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互粉看缘分。
https://afdian.net/@rabbitxi
欢迎投喂。

奥斯卡·问题很多·德雷斯(x)的试装。

是cos,所以用s4精神不安定立绘遮一下,不喜欢的就不用点开了。

 

至于武器,在弟弟那儿我拿不到(。

这应该就是官方之前说的“近期有重大消息发布”。

隔壁杀天正是在有了单独官推之后宣布了动画化,同理我们可以推出……

所以突如其来的一个微博转发扌由奖:【https://weibo.com/2830049562/GzTBI6ErR?flpop=1&type=comment

若22号官推上线公布动画化消息,扌由一位送诺艾尔公式设定集or官方漫画1+2or官方四格1+2(三选一),若基诺cv是津田健次郎的话,再加扌由一位送公式书+漫画+四格三合一大礼包。

参与方法:只需转发+艾特一位好友即可,不需要关注。

总之,让动画化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样就能有更多谷子给官方爸爸送钱了!

23日更新:因为官推说的是情报连续公开,所以虽然目前还没动画化消息但还是能期待一下的!

欢迎加入拉普拉斯南极自救委员会:拉普拉斯的海啊我的泪(现已改名:拉普拉斯二监特别室)

群号:414874436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拉普拉斯的海啊我的泪】:

https://jq.qq.com/?_wv=1027&k=50BXME0

或直接扫图码加入。

本群宗旨:南极互助,腿肉互割,共促繁荣(。

永远向本作冷CP和注孤生角色的各种亲妈后妈黑粉妈(?)敞开大门。

一直苦苦挣扎于冷与苦与饿死边缘的同好们,这里就是你温暖的归宿,所以,不点击上面的各种链接,感受一下吗?

—— 大人のいない游园ノベル

沒有大人存在的娱乐小說


因为中文版翻译误导,导致这篇的某些基础设定出了很大BUG,暂时还没想好怎么改,总之先放着……看出来的同好也请不要声张_(:з」∠)_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德雷斯兄弟无差。

* 轻微派森→普后倾向,一句话的拉塞尔卡隆。

* S7典礼袭击前,摸鱼超短打。




“来一杯吗。”

奥斯卡·德雷斯花了五秒后意识到,对方搭话的对象是自己。

“如你所见,这里除了你我之外都是未成年人,在搞清楚大恶魔的头部构造前也不好贸然去约卡隆,所以。”有着爬行动物之名的前黑shou党笑得仿佛人畜无害,“巴莫尔陪着公主殿下散心去了,稍微喝点也不用担心被弟弟说教对吧。”

“……如果您不介意我的身份和不善言辞的话,我很乐意。”



酒应该是好酒,哪怕以奥斯卡浅薄的鉴赏知识来说也能尝得出年代沉淀出的醇香,虽说在大家都在与jing方捉迷藏的当下酒的来源值得商榷,但显然现在并不是谈论这种话题的好时机。奥斯卡在“您调配物资的能力的确百闻不如一见”和“其实大恶魔是能喝酒的”选项之间斟酌片刻,想了想还是选了最安全的第三条:“弟弟,受您照顾了,真的十分感谢。”

“也谈不上什么照顾,更确切说,是我们擅自聚集在了巴莫尔周围,而他没嫌弃地赶走我们而已。”

“怎么会嫌弃,普后应该是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我能感觉得到。”

“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双生子的心灵感应吗,”前黑shou党笑着摘下眼镜,视线依旧长时间停留在杯缘外壁,“老实说有点羡慕,毕竟我们这种人没有体会过血亲之间的羁绊。”

“血亲吗……其实严格来说我和普后相处的时间可能还没有他和你们一起的日子多,毕竟小时候我身体很差基本都是在医院度过,普后那时候也就是在学校和家来回之间瞅着空子偷溜来……”

“在这一点上也很像,你们两个。”

也许是感受到了奥斯卡疑惑的目光,派森也就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巴莫尔大多数时候话其实挺少的,但只要碰到任何和你相关的场合就立刻滔滔不绝起来,虽然他本人不承认。”

“拜这点所赐,我们可是在还没见面之前就几乎把你从头到脚都熟悉了一遍呢,比如痛阈特别低之类的。”

“说起来你的耳钉、发型,这些,都是和巴莫尔再会之后才改变的吧,恩,所以每次你追我逃回来之后,他都会变得特别易燃易爆。”

“惩罚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对双方而言,也无法衡量哪一方更加疼痛。”

“但疼痛越剧烈,不也正说明感情的越深刻吗。”

“所以真的很羡慕你们,羡慕你。”

“有血缘上的,无法改变无法超越的优势,能够肆无忌惮地拥有永远的领先权……”



奥斯卡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刚刚喝下去的酒液似乎化作了胶水,将他的唇舌齿颊紧紧黏合在了一起,结果依旧还是善解人意的前黑shou党率先打破沉默拯救了他的讷讷无言。

“…………我大概是有点喝多了,说了些有的没有的,请忘了刚才的对话吧。”

“…………好。”









“原来你们在这里,”大恶魔的声音穿过酒精的屏障与暧昧的空气,“奥斯卡,普后找……嗯?哪来的酒?”

“是GRANDE CHAMPAGNE COGNAC(注一),要不要一起?当做预祝作战胜利的提前庆祝。”派森朝卡隆举杯示意。

“白兰地吗……从7年前开始我就不碰它了,所以,好意心领了。”





·END·



注一:是本人前一篇拉塞尔卡隆假车里用的白兰地品种,嘛,就是那个意思。


—— 何もかにもをこの俎上へと

万物皆为鱼肉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拉塞尔卡隆相关【】废料。

* 因为考不到驾照所以不分什么左右。

* 八年前某段剧情的妄想展开。

* 又名“探索大恶魔的身体构造.avi”







熟悉之后就会发现,除去外形和力量上的巨大差异,名为大恶魔的生物在本质上还是与人类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比如恶趣味,比如毫无必要的情绪波动,比如衣食住行的品味——更正,是衣食的无谓高要求,与住行无法直视的低标准。

拉塞尔·巴洛兹半靠在冷硬的沙发上,无语地盯着那个黑色鸟头在酒柜前忙碌。一边号称大恶魔不需要像低等生物一般进食,一边却热衷于收集人类间流行的饮品、尤其以酒最甚。美其名曰美酒才配得上大恶魔的身份,但真的不是因为乌鸦喜欢亮闪闪的东西(酒液在瓶中反射与酒瓶本身的光泽)吗?

当然,他是不会当面说出真相的:“今天又有什么新收获?”

“十五年的GRANDE CHAMPAGNE COGNAC(注),以你们人类的标准来说,应该算得上白兰地中的极品了。”赤眼的大恶魔转身递出高脚杯,郁金香型的细身酒具在昏暗阴冷的洞穴中划出一道明亮的轨迹,“作为明天计划的预热,足够资格了。”

“有句人类的老话,贪杯误事。”

“过于谨慎也只会让成功从指间溜走,说的就是你,拉塞尔。”

盯着高脚杯中琥珀如金的液体几秒后,拉塞尔·巴洛兹做了一个决定。



白兰地是一种高雅、庄重的美酒,人们在高兴的时候,享受一杯白兰地,会使你情趣倍增。

杯盘交错酒过几巡,不知为何,脑内突然飘过这么一行不记得在哪里见到的文字。此时此情,虽然还不能完全称之为高兴,高雅庄重也根本不见踪影,但倍增情趣倒说不定可以办到。

“卡隆,我一直很好奇,”摘下眼镜,松开领带,“大恶魔的穿衣品味,都是像你这样的……正式的吗?”

“我的风格当然是出于自身的喜好,大恶魔可都是自我中心的生物,并不会被条条框框束缚。”

“不是那个意思……嗯……怎么说呢,”仿佛无意识地移动,彼此之间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缩小,“大恶魔和人类不同吧,从物种上来说,所以这样穿着人类的服装……”

“……所以?”他们什么时候离得这么近了?

“所以,难道不会有什么身体结构上的,不匹配么?据我所知,鸟类的骨骼和人类的差异可是非常大的……”

“都说了我不是鸟!是大恶魔……冷的话去找毛毯别粘着我!”

“羽毛比较温暖,”变本加厉地将距离缩短为零,“而且,是你让我‘放下’的,简而言之,在互相没有顾虑推心置腹的当下,就麻烦您满足一下我难得一见的好奇心吧,亲爱的卡隆?”

反正不管答不答应,他都当他默许了——毕竟契约的锁链还紧紧缠绕着彼此无法解开,大恶魔是无法对契约者做出什么过分行为的。

但反过来可就说不定了。

卡隆抱怨着“你是第一次接触自然科学课的小学生吗”却没有推开他,他顺利将手伸向了大恶魔的领带,熟练地扯开丢在一边,接着开始进攻整齐扣着的马甲纽扣们。

他能感觉到大恶魔的体温升高了,这是个不坏的现象,这么想着他坏心眼地放慢了手上的速度,不出所料对方很快躁动起来:“白兰地喝多了手抖还是眼花?还是你想挑战大恶魔的耐心?”

也许大恶魔并没有和人类一样的lun理观念,可贪图享乐也是恶魔的标准设定,而接触、抚摸则是唤醒一切感官的通用前奏,不分种族。

“不要着急,夜晚还有很长。”有恃无恐地随意敷衍着,他保持着悠然的速度继续探索:接下来是尖领衬衫的纽扣,再之后……

布料之下双手触摸到的是比想象更柔软的羽毛。和双手那种类似于飞羽覆羽的长羽毛不同,更像是雏鸟细细的绒毛,唯一相同的是,它们都是黑色的。“我之前还在想,万一卡隆只有脑袋是毛茸茸鸟头身体还是光溜溜人身,岂不是很微妙,幸好幸好。”

“原来你喝多了会很饶舌,拉塞尔。”也许是错觉,总觉得大恶魔瞪了自己一眼,视线里充满了焦躁和理由不明的怒意,有一种搞不好要被喊停的惊悚。

然而事实上他的手仍旧在衬衫之下游走,没有谁喊停,也没有谁被推开。确认了表皮的部分之后,他开始探索肌肉和骨骼:“骨骼……摸起来和人类的基本一致,肌肉的分布和量也和人类平均值差别不大,所以卡隆你才不会飞是吗,噗……”

“都说了我不是鸟!”

“是是是,是不擅长战斗的、优雅的大恶魔,”强忍着笑意,为了视线更好他干脆彻底拉开了衬衫和马甲的前襟,仿佛为了回避目光的交集,卡隆扭开了头,可语言上的侵略无法回避,“我大致明白了,卡隆,不过还有一个疑问,”

“鸟儿是没有yin jing的,在这一点上,卡隆你是属于鸟类还是人类呢?”

“………………”

“还是说,需要我亲自来确认一下?”他的手指已经搭上了皮带扣,只需稍加用力……

下一秒手被锁链捆起拉离了细软的羽毛,号称除契约时平时几乎不能使用能力的大恶魔甚至不惜用了一个瞬移脱身。

“什么嘛,原来大恶魔也会害羞吗,有趣。”

“你喝多了,拉塞尔。”

“我可是全部照着你说的做的,卡隆。”

“……我承认人类的老话没错,所以,为了明天的计划,就到此为止吧。”

“…………卡隆,果然很甜(甘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是酒太甜了。”
















“这不是巴洛兹市长吗!真的太感谢近年来您为拉普拉斯市所作的一切,请一定允许我敬您一杯!”

“您过奖,这是我的荣幸。”像之前已重复了无数次的那样,拉塞尔·巴洛兹举杯欲饮,没想到这次却在中途遭遇市长秘书的拦截。

“市长,这已经是您今天接到的第78次敬酒了,即使是度数很低的香槟……”

说着上述台词的希比乐的红色镜框闪过一抹亮色,莫名让拉塞尔想起了记忆里另一个同色的存在,只不过“那个”只会说:

多喝点,把碍事的理性都抛掉。

呵。

“不用担心,希比乐,”拉普拉斯年轻的英雄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对前来敬酒的宾客露出毫无破绽的笑容,“对我来说,即使是178杯十五年以上的GRANDE CHAMPAGNE COGNAC,也完全不是问题。”




·END·




注:GRANDE CHAMPAGNE COGNAC,是采用干邑地区最精华的大香槟区所生产的干邑白兰地、方可冠以的字样。这种白兰地均属于干邑的极品。酒精度大约在40-43度之间,属于烈酒。




啊,我,嗯……(欲言又止.gif)

算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活生生被我写成理科报告的假车……(我因为写文太烂被关起来了.jpg)


标题是骨王第三季OP里的歌词,下一句“理性さえも捕食対象”(理性亦为食粮)。

以及文中所有关于白兰地的解说都是网上搜来的,本人并不懂酒(。

顺带乌鸦喜欢亮闪闪这句吐槽来自官方公式书说卡隆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w



20180822 13:29更新自挂东南枝(。





—— 从“物理学四大神兽”看《被虐のノエル》

注意!!!本篇内容含到第八章为止的大量剧透!!!请自行选择是继续还是直接退出!!!

不要被标题吓到,其实它就是个脑洞向的考据。

 

回忆了一下上次我这么zqsg写类似的长文,还是P4GA的共犯线解读——作为本命之一的作品不敢说了如指掌,至少也是翻来覆去烂熟了好几年的程度,写起来无可厚非。

而诺艾尔这部从吃安利到沉迷甚至COS都出了,只花了一个多星期…………

真香.jpg

 

 

 

回归正题。

先解释一下标题。所谓“物理学四大神兽”,指的是芝诺的乌龟、拉普拉斯的恶魔、麦克斯韦的妖精、薛定谔的猫。他们分别对应微积分、经典力学、热力学第二定律、量子力学。具体内容不多说,有兴趣的可以自行谷歌百度,这里我们只讨论最眼熟的那一个。

拉普拉斯的恶魔(Laplace's Demon):假设有某种智者,一种知性的存在,他能领会大自然运作的所有力量,以及期间所有存在的独特情境。此一至高无上的智慧必是浩瀚无穷,足以把所有资料都纳入考虑。他必然能够理解一切的法则与运动,无论是宇宙中最巨大的星体,还是最轻盈的原子,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确定的。未来和过去,都尽收他的眼底。这段话中拉普拉斯所说的“智者”,即后人所谓的“拉普拉斯的恶魔”。

相信盲生们都发现了以上描述中的华点:拉普拉斯,恶魔。

从到目前s8为止高能迭起的剧情来看,作者肯定不会随手为故事主舞台的城市取了个拉普拉斯的名字(公式书入手后这点实锤了:作者明确说了就是用了“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概念给城市命名的),既然有深意,那恶魔又是指谁呢?假设拉普拉斯的恶魔指的是拉塞尔·巴洛兹的话,作为可以全知全能看到过去未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存在,那么他在s3和s7里很多言行就解释得通了。

先说s3。绝大多数人经历此章的第一印象应该都是:修罗场气息察知!责问卡隆的出轨过去!哇市长年轻的时候好青涩好甜(甘い)卡隆你看看你都把好好一小孩教坏成了什么样,诸如此类。那么有没有人想过,拉塞尔8年前表现出来的一切其实都是演技,真正太甜太天真的是卡隆才对呢。

仔细观察一下对话和立绘表情的话,还是能发现不少蛛丝马迹的。

从最初召唤卡隆开始,到最后分道扬镳,从头到尾,拉塞尔一直都没有透露过自己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对,他是说了“如果对黑shou dang屈服,如果不能站在拉普拉斯市的顶点的话,那就如同和死没有区别”“我想要的并不是独裁者的位置,而是不用屈从于任何人的权力”感觉是想要成为市长,拥有市长的权力对不对,但实际上卡隆每次在这个问题上追问他为什么不直接许愿成为市长,反而要拐弯抹角纠缠于说法的细微差异时,他都三言两语含糊其辞带过了。

 

 

在引发两大黑手党冲突的头天夜里,当卡隆提出拉塞尔父亲作为现任市长会是明天计划、也是拉塞尔愿望的最大绊脚石,能做到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么,大家还记不记得拉塞尔的立绘和对话框。

停顿一下,一个玩味的笑容,之后才是回答:我能弑父完成这个计划。

真正有心理负担的人会露出这种“我等这个时候很久了”的计划通表情么?

 

 

从标红了这一点来看,也许这一句会稍微更接近一点愿望的本心。

 

 

在说新晋演员一步一步走向影帝的过程的同时,我们也去看一眼卡隆。说卡隆太年轻太甜不是没有根据,就连墩布条西撒和幼女丝碧卡这两大恶魔前辈都或含蓄或直接地说过相同的台词,稍微留意一下剧情也能看出,在拉塞尔之前卡隆接触人类的机会不会太多,甚至在拉塞尔一再对真正愿望含糊其辞的时候也毫无怀疑,甚至在契约达成、代价却迟迟未支付的时候,甚至在面对面拉塞尔近乎直截了当说“我就是在利用你”的时候……

他做了什么吗?

一走了之。

“比起契约被践踏的愤怒,精神上的打击更大。”

你特么是一片真心献给初恋结果被劈腿抛弃的纯情少女吗?!

那么问题也来了,以拉塞尔·巴洛兹这种做事谨慎小心滴水不漏的性格,哪怕只考虑能不能成为市长这一点,似乎也不会选卡隆这么个不靠谱的大恶魔吧?恰恰相反,拉塞尔要的就是这么个涉世未深的“未熟的大恶魔”,才能最大程度上欺骗卡隆、利用卡隆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也引申出了第二个问题:恶魔召唤还能想招谁就招谁啊?答案是,能。

故事一开头就在反复强调,恶魔召唤是违法的,然而就像笑话一般,诺艾尔从被诱骗召唤出卡隆的那一刻开始,碰到的每一个角色,有几个不是魔人,简直多到了异常的程度。

如果“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猜测成立,我们不妨大胆假设,巴洛兹这个家族应该是有和恶魔契约的传统,所以在这方面已经很有经验了,才使得拉塞尔能对西撒那个级别的大恶魔想招就招,招了还能束缚起绝大部分力量;同时也能让拉塞尔在决定利用恶魔契约实现“真正愿望”前,得以反复试验,什么样的召唤阵什么样的祭品能召唤出什么大恶魔,从而确保自己真正召唤的时候,招出的是卡隆这么个还不成熟的个体。

如果真的因为恶魔召唤是违法而没什么人去做的话,s3的旧议事堂里也不会藏着那么多记载着恶魔召唤咒语的资料了(或者说,这都是巴洛兹家族积累下来的记录)

那么,拉塞尔·巴洛兹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他想摆脱的、想切断的到底是什么,他之前又是被什么所支配和拘束?

s7好像是说了,还是通过本人亲口。

(颜色不对是因为这是s8的回忆,但台词是一样的,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但这能看出什么吗?除了能看出拉塞尔对拉普拉斯这个城市仇恨很深,其他一概迷雾一团。至于对城市的仇恨何来?可以参考s3拉塞尔在对自己父亲扣下扳机前的自白。

在拉塞尔的回忆里前市长的确是说过,身为巴洛兹家族的一员,你注定要为这个城市献出一切,这是自诞生在这个家族的那一天起就决定好的命运。

原来巴洛兹家族是拉普拉斯市的地缚灵。

要解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回到本文最开始的设想:全知全能、通晓过去和未来的“拉普拉斯的恶魔”。假设拉塞尔因为这个设定得知了长久以来巴洛兹家族和拉普拉斯市之间的联系,得知了会让自己陷入无法逃脱的命运的罪魁祸首正是因为这个拉普拉斯市,他会怎么做,一目了然。

连卡隆在s3在最后都承认看走了眼,拉塞尔其实是个拥有很无情的素质,很有野心的存在。




s7里本人干脆就自己承认了,“拉塞尔=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设定,基本能看做已实锤。

 

 

 

也许有人要问了,既然拉塞尔都已经是全能全知的拉普拉斯恶魔了,那他怎么会那么想不开把卡隆介绍给诺艾尔,导致后续一切风波动荡的展开?

因为他闲得慌。

最初我是觉得其实就像官方四格里那样,这个故事也很可能在第一天晚上因为诺艾尔睡过头没赴约而直接结束,所以也是有无数的分支结局和可能性的,当时拉塞尔哄骗诺艾尔的时候也没料到后续发展,而全知全能太久了没有新鲜感缺乏情绪起伏的拉塞尔,说不定会觉得有趣而保留下这个不确定的点任其成长起来作为消遣。

直到我注意到s6的诺艾尔。

在与MME·克彬的黑杰克对决即将终盘的时候,一举扭转败局正高歌猛进的诺艾尔已经抽到的两张牌加起来点数是20点,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继续抽牌,卡隆也强烈建议就以此点数决胜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画面和BGM一起变了,诺艾尔突然感到了不祥的预感。

如果在此停下,我一定会输,所以,我要继续拿牌。

看起来毫无道理的念头,但最后事实证明,诺艾尔的预感没错:她下一张拿到了对双方而言都是能彻底奠定胜局的Ace。问她为什么坚持要拿牌,她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一定要拿。

看起来很像纯粹为了增加戏剧性的伏笔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说是女主光环,纵观其余章节诺艾尔也可以说是幸运EX加成在很多随机的选择上都能获得更大收益,但这是在《被虐的诺艾尔》的世界里,一个高能不断的剧本里,真的是所谓的第六感吗?在面对“命运的魔女”的时候,真的会有那么碰巧的幸运吗?

 

谁才是真正的“拉普拉斯的恶魔”。

或者说,拉普拉斯的恶魔真的只有一个吗。

 

s8卡隆觉醒之后的称号变成了“慧眼的大恶魔”。

慧眼:佛教用语,为五眼之一,指上乘的智慧之眼,能够看到过去和未来。

又是过去与未来。

拉塞尔和诺艾尔产生联系的契机是什么?是卡隆。

那卡隆看到的过去和未来,是否就是指拉塞尔和诺艾尔?

也就是说,拉普拉斯的恶魔,不是指单独一个个体,或许是指复数集合体才对。拉塞尔是“过去”,诺艾尔大概就是“未来”,如此一来就能解释拉塞尔为什么会想不开指示希比乐诱骗诺艾尔,让她召唤卡隆——因为他看不见“未来”,看不见日后诺艾尔和卡隆会带来的破灭。然而诺艾尔作为“未来”目前还不够成熟(毕竟整个故事流程下来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成长)所以自然暂时还无法与拉塞尔抗衡。

如果诺艾尔和卡隆一起,继续前行下去呢。

结局谁也不知道。

 

 

 

那拉普拉斯市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s8明确告诉我们了:

拉普拉斯市,存在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巨大的秘密。

为什么不惜亲手弑父也要成为区区一个地方城市的市长。

为什么要不惜一切支配、rou lin拉普拉斯。

为什么仅仅一个地方城市的事件,就让中央甚至出动了包含魔人在内的3名队长级别的OCT前来干涉。

这样的土地之下,究竟孕育出了什么。

 

这一切的谜底,只能期待作者在接下来的章节里逐渐为我们揭开。

所以说s9什么时候出?!(敲碗)

 

 

 

COS注意!所以用漫画截图遮一下,不适应的就不用点开了。

 

马甲暂时未搞定,随意地试了个装,无视杂乱的背景。

拉塞尔:樨(管理员)

 

我不但有可爱的诺艾尔了!甚至!卡隆也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Zeno's Tortoise

芝诺的乌龟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德雷斯兄弟,弟→兄。

* S8之后的妄想再会剧情,如有BUG请指出。

* 给心之友 @Black Hole 的投喂。






普后·德雷斯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奥斯卡·德雷斯虚弱、憔悴的模样,毕竟在他们屈指可数的相处时间里,大哥不是躺在病床上,就是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这样的状况哪怕是经过了长久的分离与再会,两人身份立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后,也依旧没有太大改换。

他只是没想到一个月能将一个人从头到脚毁坏成这样。


诺艾尔用非常简洁明了的语言叙述了一下分别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尤其在后一个月的部分格外惜字如金——更正,是在奥斯卡的部分额外只言片语。普后能够理解她的体贴,也很惊叹自己在见到奥斯卡后居然依旧平静,如果派森没有拽着托多斯拉格悄悄往卡隆方向躲了躲的话,说不定在其他人看起来也是如此。

他ma的,以后再也别想让他老老实实听从大哥的指示了,哪怕要将大哥一直坚持的“正义”踩在脚底,他也再不会允许自己松开好不容易抓牢的手指。

啊,手指。

“手,给我看看。”

不出所料奥斯卡的反应是下意识将手背起,这证实了他的猜测。虽然诺艾尔的叙述里略过了详细的描述,但双生子的羁绊足以察觉一切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蛛丝马迹。

“大哥,手给我。”

“没有什么的,魔人的恢复能力很强,普后你也知道……”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兄弟俩(大概是诺艾尔,回头去道个谢好了),他也就懒得假装自己只是死火山了,当然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估计也有一样甚至更好的效果,可此时此刻他不想拐弯抹角:“不要让我再说一遍啊大哥,还是你想让我直接动手?”

说归说,他还是没等同意就抓过了那双藏在黑色皮革下的手,并在奥斯卡反抗之前掀开了那层遮挡。

“…………”

“……已经不痛了,真的,别担心。”

“是那个叫丝碧卡的大恶魔干的?还是说那个什么什么里佩里奥?”

“已经没事了,你看,虽然指甲恢复得慢一些……普后?!”新长出的皮肉突然覆盖

上了柔软的温度,是普后的嘴唇,“你,你在做什么,放,放开……”

回应奥斯卡慌乱的是更加温暖潮湿的触感:“是你教我的,舔舔能好得更快。”

“……小时候的无稽之谈怎么能……”

“啊啊,不管是大恶魔也好还是OCT的那谁也好,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没对大哥除指甲以外的其他部分出手,否则他们连骨灰罐都不用准备了。”

“……普后?”

是了,大哥的手指是属于我的,那个位置,只有我能触碰。

这样想着,普后虔诚地在那个位置献上一吻。

他最爱的大哥,左手无名指的位置。



·END·












没想到ノエル的第一篇献给了弟兄(闭眼)

第一次在接触一部作品不到半个月的情况下就写了文,紧张到写的时候脑内一片空白……本来按我的习惯没把原作吃透到能倒背如流的程度是绝对不敢轻易下手的_(:з」∠)_(所以万一有什么细节或设定的错误请务必留言告诉我_(:з」∠)_)

阿泰你看我多爱你,还不快粮我(发出了“粮我——”的声音)

下一篇就是本命的卡隆拉塞尔相关的黄色废料了,嘿嘿嘿(但我考不到驾照.jpg)




最后关于标题。

其实就是著名的“物理学四大神兽”之一,也叫作芝诺悖论、阿喀琉斯追乌龟的故事:若慢跑者在快跑者前一段,则快跑者永远赶不上慢跑者,因为追赶者必须首先跑到被追者的出发点,而当他到达被追者的出发点,慢跑者又向前了一段,又有新的出发点在等着它,如此循环就有无限个这样的出发点,跑步者永远到不了终点。

然而就像是这个悖论出现没多久就轻易告破一样,大家都知道阿喀琉斯能够捉住乌龟,跑步者肯定也能跑到终点。奥斯卡能够和普后并肩战斗,普后的心意也肯定能够传达给奥斯卡,只要坚定地一直追赶下去。

然而扯这么多,会这么命名的根本原因是,游戏里

普后→→→→→→→奥斯卡

奥斯卡→→→→→→→普后

两个平行线单箭头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才ry(。

不过比起平行线更像是衔尾蛇?这样的感觉吧


以及有没有人从标题里发觉到我更深层次的暗示有的话请务必和我做朋友TVT

僕の心を 我が儘を この嘘を 本物を。

 

 

花村阳介:樨(管理员)

photo:思思

 

 

 

不好意思,依旧还不是正片(。

—— 先輩なんてどこがいいんだよ(2)

前辈什么的到底哪里好(2)

* 我流PERSONA公寓其之二,基本设定同前。
* 本章出现的主人公们用名:藤堂尚也、有里凑、鸣上悠、雨宫莲。
* 依旧没有明显cp倾向,如果有也都是单箭头:敢问有谁不爱鬼太郎呢。









早就应该清楚的,千早的占卜是真货。 
你的命运看似与他人交集,实则游离于更高层面之上。 
这一代的“HERO”就是你吗?总之欢迎入住啦。 
年轻怪盗看着眼前自称前辈的1234人,脑内第一时间出现的居然是“超游的高位设定,低位代码也能用塔罗牌算出来?”这样的哲学疑问。 




不过既然能理所当然一秒接受殿堂、阴影、人格面具之类的存在,刚和同伴洒泪(?)挥别转身就回到监牢被告知还要loop一年时光无数次的冲击感,就自然远远比不上情人节翌日九艘跳的心跳节奏了。 
反正当做有史以来最高难度的怪频委托来完成吧,拳打圣杯脚踩伪神的17岁少年内心一如既往毫无波动。然而经历了无所事事又无人问津的两天后,雨宫莲终于没忍住在大门口随机拦下一人,询问公寓里是否有自己能力所能及帮忙的地方。 
不幸被选中的鸣上悠上下左右酝酿了许久话语,最后也只是在新人后辈肩上拍了拍,一言不发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生真幸福啊”的虚无表情走出大门,逐渐融化在夕阳中的背影述说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好不容易有了后辈以为自己终于能从加班地狱中解脱出来下一秒就接到Never More其实是EverMore哒这种高位精神打击,说到底也不能怪你。”
另一边的肩膀同样感受到了力度,雨宫从记忆阁楼扒拉出之前收到的自我介绍们,再艰难与眼前面孔画上等号:“……藤堂前辈?” 
“直接叫名字就行,都是同龄人。” 
“……尚也前辈,加班是指?” 
“太受欢迎也是很沉重的负担,你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切身体会,然而作为被时代遗忘的我是不会有这种烦恼的,”看似自嘲的台词却听不出多少不满,落伍的前辈目光转向后方,“你也能明白这种心情的对吧,凑。” 
雨宫莲这才发现两人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另一个存在,后者完全不在意自己悄无声息的举动是否打击到了怪盗轻灵敏捷的自尊,开口说出的是比行为更打击人的无情台词:“我的人气可一直比你高太多了所以恕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而且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要和新来的一起去跳舞拯救世界。” 
“什么不但要和4后辈一起画迷宫还要和5后辈一起跳探戈?!呜呜呜连身为亲戚的我都还没能和凑一起合唱一曲キミの記憶……” 
“打扰啦,您的快递请签收~” 
蓝发的前辈熟练签下姓名,对于自称亲戚的另一位前辈哭诉熟视无睹的同时大发慈悲将注意力分给在场唯一的后辈:“反正还早,一起打个游戏?” 
咦,啊,好。 
雨宫莲注意到的是,快递单上的汉字是有里凑,而非几天前听到的结城理。 






超游,可以有;不同时空的人共处一室,也可以有;身处狭间还能叫外卖网购还不会引起时空乱流……好吧也许这就是高位生物的任性,习惯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和同样身为制作出来的“HERO”前辈,“一起”玩以自己为主角的RPG游戏……精神错乱的恍惚感就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了。 
“makot……3前辈,”暂时没想通姓名的秘密,雨宫谨慎地选择了暧昧的叫法,“之前说的是,‘一起打个游戏’,对吧?” 
“对,所以?” 
“所以……现在为什么是我在玩,而前辈坐在一边看着我玩。” 
正在咔嚓咔嚓嚼薯片的3前辈舔舔手指,举起红黑基调的光碟外壳指了指某个角落,细小的字体清晰写着:适合一人用。
哦。雨宫莲面无表情按下“因为我也喜欢你”的选项,面无表情盯着跳出来的“已经无法回头了”的提示框,仿佛正在九艘跳ing的角色只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陌生人。 
“真好啊,还能有复数的女朋友。” 
“前辈既然这么羡慕不如我们交换?” 
“被时代抛弃了的我连队友都不能直接操作,次时代新主机就更操作不来了哟。” 
在“这年头队友由队长直接指示不是默认设定吗”和“明明昨天我还看见3前辈和鸣上悠前辈一起玩PSV”的选项中斟酌片刻,资历最浅的后辈将脑内光标移向了选项三:“……我也想试试前辈作为主角的那一代作品。”
嚓嚓嚓的声音停下了,一时之间只有Beneath the Mask -rain-的沙沙雨声清晰可闻。 
目不斜视盯着屏幕中捻着刘海发呆的那个自己,雨宫莲突然有将日记本掏出翻回十秒前记录的冲动。
“好。” 
“我就随口一说其实也没那么想……嗯?”
“那么问题来了,”比自己矮上小半个头的前辈不知何时绕到了电视前方,背景里雨天阁楼的昏暗光线为他镀上一圈模糊轮廓,隐去表情细节。
“你是想见一见PS2的我,PSP的我,3DS的我,或者,BD的我呢?”
“……”我全都要





藤堂尚也推开门,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们新鲜出炉的后辈端坐于电视机前,关到最小的音量隐约能听见“要闭上眼睛吗”的台词。而亲身经历过这一幕的当事人则如同当时做出的选择那样,伴随着规律的鼻息在角落里安静地睡着。
藤堂吞下原本要说的台词,转而默默在电视前与雨宫并排坐下,下一秒,又默默递出一盒纸巾。







Mona,你现在过得好吗?
雨宫莲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划掉重写。
主人公不在的场合其他角色会怎么样,自从得知所在世界的秘密之后雨宫对这个问题根本不敢细想。但有些事情说出来(写下来)多少比一直闷在心里轻松。
一直都觉得是我们怪盗团,是身为“诡骗师”的我,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战场上无数次打败了伪神,然而时至今日再重新思考,既然我们能不为人知地拯救世界,那又怎能断言没有其他HERO的存在和活跃。
其实想想也是啦,超游都能存在,那世界肯定不止一次面临毁灭的危机。
再过不了多久我也会变成前辈的吧……到那时说不定就能够分担一部分他的“责任”了。

·END·





对不起最后部分画风突变(。)
或者大家可以当做终于要切入主线了。 
对,这玩意还真的有所谓的主线——最初就是打算和几年前的34脑洞合并写成一整个背景的剧情的,所以也差不多该入正题了。
当然也不排除接下来还是东扯西拉……反正离年底CP还早嘛哎嘿(。)

综上所述,因为之后我也不知道会写成哪种所以这没有下回预告(淦)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