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
爱发电主页https://afdian.net/@rabbitxi
欢迎投喂><

—— 先輩なんてどこがいいんだよ(1)

前辈什么的到底哪里好(1)

 

* 我流PERSONA公寓,以后大概会成系列总之这篇标个1。

* 主人公们用哪个名字都有特殊意义,本篇出现的有:藤堂尚也、鸣上悠以及          。

* 基本都不会有明显的CP倾向,本篇略偏番长→鬼太郎,前者单箭头,后者属于世界。

 

 

哇靠居然说我有MGC……直接上图片了!

 

PS:2500fo感谢!之前评论点文的第一弹~

 

https://afdian.net/@rabbitxi

 也搞了个爱发电主页,总之欢迎投喂///////////

—— 在yu望的宫殿寻找毛茸茸的温暖是否弄错了什么

* 一个没头没脑的ooc全员逗比摸鱼。
* 什么资料都没翻瞎写,和游戏冲突的部分还请无视。


直到失去才体会得到的珍贵——就好像Mona不光是强力的战斗要员,战场转换的舒适交通工具,更是大家疲惫时心灵小船的港湾——现在船只们正濒临海难。

时间是十月,地点绵绵吐司。
要不是怪频的委托死线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自诩常识人的Joker也不会做出带领大家徒步在铁轨上奔跑的脱线行为。要知道跟高五厘米的尖头小皮靴踩在阴影头顶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天晓得这么一趟障碍跑下来反叛的精神会不会需要重订鞋掌。
可惜失去了才懂得猫车的好……Skull退群吧,Mona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在一片热烈的附和之声中,Navi因失去软乎乎心之友而显得愁云惨雾的导航响起。
目标发现……你们还做不做委托啦……


Persona反映持有者的心灵,痛失精神支柱的怪盗们不出所料地陷入了狼狈的境地——委托对象还好死不死正好是异常攻击系敌人。
战斗伤害可以用技能或道具恢复,精神的裂隙只能靠毛茸茸抚慰。
你说用五盘金枪鱼寿司换得回Mona么……
别说五盘,五十斤我都双手奉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Mona吸我要死了……我已经看见河对岸的妈妈在向我招……嗯?
雪白,丰沛,饱满,根根分明的绒毛,随着所有者的呼吸似乎还在微微颤动。
…………Foxxxxxxxxx————!!!


喜多川佑介,身材高挑翩翩风姿,只要不说话就是绝好的看板和养眼工具,作为心之怪盗团第五位成员代号Fox,在战斗方面也是重要的主力担当。
时间是十月某一天,地点则为绵绵吐司某一层,因为某些原因,Fox突然觉醒了自己的特殊使命。


Joker……
什么。
下次再用异世界导航的时候,怪盗服的损坏应该能自动复原吧?否则我可没多余的钱来修补啊……



END







起因是 @熱鬧嗞嗞嗞 说:啊~~~我好想看在安全屋休息然後祐介被群體玩尾巴這種夢幻畫面……
所以我就写了!(淦)

等凑到下一个整数比如2500就在这条的评论里挑个CP或场景写个点文吧!

没人理就默默删掉这条当无事发生过(。


虽然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基本就是这种结局了

有一个深深的疑问困扰我很久:P系列跨部拉郎的CP,比如鬼番这种,除此之外的耳环波特,耳环鬼太郎,耳环达哉等等等,到底要怎么称呼简写的好(。 

照片属性的时间说明一切(。

明明,是我们先的ry

所以官方真的没有偷偷关注各种同人和cos吗(。

莫名有种真三和DDSat的场景感……

HistoricalPics:

“氛围”
- 最近,美国的创意设计工作室Pneuhaus使用充气织物制作了一个沉浸式的光线体验装置,移动的日光透过织物缝隙和内部雾气形成质量光,使观赏者有触摸光线和参与光影变化的感觉。

—— 夜の底 朝の淵

* 虽然没出现但脑内设定的主人公用名:来栖晓,有里凑。

* 没什么CP倾向,硬要说的话,波特→鬼太郎。

* 大概算有剧透。

 

 

 

“事先声明,此刻于此地发生的一切你将无法保有记忆,即使如此也要继续?”

“那么,还请尽情享受这仲夏夜之梦。”

 

 

 

我们是不是在某个时间的某处见过?

这种老掉牙的搭讪套路本不该出现在天下第一怪盗大人的脑内,然而鉴于脑门正中刚被开了天窗的前提下,也许哪来的思维渣滓就这么随着子弹登堂入室也说不定。

啊他看过来了,难道一不小心说出了心声?

电棍敲在栏杆上哐哐哐中断意识跑车的奔驰,精致如BJD的美腿萝莉除了无法给予温柔体贴,格外擅长制造身体心灵多重创伤。真是没用的囚犯!要收回之前对你的称赞。附赠品照旧为高压电流的滋滋火光,明灭之间恍如人生一瞬最后的走马灯,歪打正着唤回先前记忆。

背叛,逮捕,自白剂,传达失败的意图,以及顶在额头消音器的冰凉。

The show is over,所以接下来就算被天鹅绒之屋住人冷嘲热讽也不意外……

“这的确是毫无胜算的不合理游戏,但你的旅途不应止步于此,因为你所背负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命运。”

咦,台词不对。

透过铁栏投下的身影拉出陌生高度而显得迫力,传入耳膜的话语却比人偶多了灰烬的温度。双子不知何时已退回主人身侧,取而代之站在眼前的,是似乎在哪见过的“那个人”。

“被选中的Trickster,为了这个“世界”(为了我),再次、重新站上博弈的棋盘吧。”

一片纯蓝和黄金之中,那人灰色的眼眸越过长长额发如汪洋中一抹星辰。从天而降的雪白羽毛之下,内心有什么混沌不明的东西正呼之欲出。

普通进出天鹅绒之屋都不会出现的第三人,只有在这种时候。

等等!我们是不是——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吧。

熟悉的天鹅绒之屋,熟悉的长鼻老者和长发少女,陌生的第三者——明明色系和整个房间和谐融为一体也很难无视掉的存在在视网膜烙下挥之不去的既视感,像是随着枪声落下的防水闸门,在记忆里刻下仿佛已无果无数次的救赎失败。

如果这都不是错觉,那么怪盗团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因为团长死亡而任务失败。

“……死于告知之钟的扭曲嫉妒是第一次。”

出乎意料地收到了回应。是和外表一致的声音以及和年龄不一致的,某种因未体验过而无法形容的……等一等,刚那句算是默认我已经重复轮回过程很多次了吗?

麻烦解释一下。

“每一次你都会这么问。”

你又是谁。

“总之还不是时候,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去搞定圣杯当好救世主,好走不送。”

回答我的问……喂直接丢道具赶人就是你们的待客之——

 

 

 

 

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你。

对方的答复是劈头盖脸糊来的羽毛和下一秒开始被光芒逐渐笼罩的自身。

“有空用俗套手段搭话,不如先把满脑门的血擦擦,好好思考怎样才能不在第一个宫殿就扑街如何?”

就连初次耳闻的这个声线,都熟悉到与想象中的配套神情重合的地步,更进一步从侧面证实了自己的推断。可世界线重合的时间转瞬即逝,不惜用团灭代价换来的机会已经被对方压缩到只剩道具效果发动的短短几秒,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告诉我,是不是只要我没有达成成功拯救世界的结局,就能在这里见到你?

 

「       。」

 

 

 

 

 

 

只要放弃拯救世界,不要迈向真实就行了是吧。

“好,我同意这个交易。”

 

 

 

波特看罢,因笑道:“这个前辈我曾见过的。”番长惊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波特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番长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波特便走近鬼太郎身边尬了个舞,又公路花滑一段,因问:“前辈可曾拯救过世界?”鬼太郎道:“救过无数次,然后都被你毁灭了。”波特又道:“前辈可有后宫?”鬼太郎垂眸不语,从胸口掏了伟大的封印出来糊在他脸上,波特更是开心,又跳电车又穿马路地唱着歌道,“妙哉妙哉,便收你做我第十船罢!”

 

·END·

 

羽毛=黄昏之羽,就P3用来原地满血复活的那个道具。以及主人公用哪个名字都是有意义的。

 

本来想写个“只有世界线出现异常(BE)时作为守护和修正者才会出现在天鹅绒屋的鬼太郎,而为了见他轮回多周目最后选择了BE2的波特”这种的故事。

结果今天突然想到,波特他们在殿堂和绵绵吐司搅动大众意识(造成心理改变),而鬼太郎作为门锁挡住的正好是人类负面情感和黑泥造就的怪物,那么,这样的因果关系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至于最后那一段,就当作是PQ2的妄想罢(。

以及鬼太郎说的【   】那句其实是【少自作多情给我增加工作量】(。

不说根本没人看得出原型是谁姑且当做可爱小姐姐(!?)写真吧。

Model:樨(管理员)
Photo:魔导士

讲真我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见一见这套完整的原片…………

—— 没想到LOFTER也有打(tao)赏(fan)功能了呢……

有亲爱的粉丝亲友们让我感受一下被包养的舒爽吗0 0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