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老规矩,因为有剧透,所以用封面遮一下。


CN:樨(管理员)

photo:列列

略有剧透,用封面遮一下。
just a 速报。


波特:莎
明智:樨(管理员)


photo:列列




每一张都仿佛不是同一个人的足立:樨(管理员)

没有出镜的番长 @Black Hole 

没有出镜的菜菜子 @_郄 

没有出镜的舅舅 @青行灯Aoandou 


photo:魔导士




最后一张是えびすし太太的原图(授权就懒得放了有需要可以找我看)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5637342


不要问我正片什么时候有,我也不知道(。

正体を見せる。

just试装,手机自拍xjb不清楚,以及,波特的眼镜还在路上所以用的是番长的(。)

—— 交换日课1

 @_郄 

 

人类会在幻觉中感受到手机的震动,但摩尔迦娜不是人类(至少现在还不是),而且它也没有手机,那么为什么尾巴尖上会时不时传来被触碰的错觉呢。



和往常并无异样的迷宫探索。怪盗团的leader有着和乖巧伪装完全相反的暴力车技,所以这就是他没拿到驾照的根本原因吗?Mona一边感受着绵绵土司异样的骨骼墙壁和自己的肚皮擦身而过,一边分神听着同伴们的闲聊。
“哐唧哐唧摇晃得也太厉害点了吧?感觉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啊!”
“还不够快!还远远不够表达出速度感!”
“啊好想吃甜食——”
呱唧呱唧。
吧啦吧啦。
毫无紧张感的对话仿佛把异世界变成郊游现场,直到一个紧急刹车后的剧烈碰撞。
“敌人三体~都是杂鱼赶紧解决了吧~”
Mona保持着巴士的状态,这次的探索它并不是首发于是乐得轻松。吾辈变来变去也很累的,这句话还没完整从脑内过一遍的时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干得漂亮~Crow~”
虽然实在不喜欢那个人,但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区域,他的persona能力的确是所有人当中最有效率的。Mona看着Joker拉开驾驶室的门,默默和他give me five,依旧保留着的猫尾难掩兴致地摇晃起来。
……咦?
末梢敏感的毛发清晰感应到了人类的体温。
原来不是错觉!
猫型巴士嗷地炸了毛,锃光瓦亮的蓝色大灯迅雷不及掩耳转体三百六十度,直射还没来得及远离犯罪现场的白色手套。
“抱歉抱歉,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实在没忍住。”被Noir戏称为可以贯穿一切的红色鸟喙面具之下,一如既往的笑容完全没有被抓现行的尴尬,“Mona的毛果然如同想象一般的柔软顺滑,Joker是个称职的好饲主呢。”
“吾辈才不是猫!而且吾辈和Joker是同伴!同伴!”
“欸不是猫吗,那这个拟态的完成度实在非同一般的高啊……”
“吾辈又不是自愿变成这个样子的!”
“可以的话,能让我多研究……”
Queen淡淡地中断了愈演愈烈的学术讨论:“我们在这一层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像是配合她的发言,Navi的警告适时而至:“收割者出现了!”

“大家快上车!去下一层的最短路线没记错的话……”
Leader大人在全体慌乱目光的注视下一动不动,像往常那样扯了扯并没有松脱的手套:“正好,我们有个打败收割者的成就还没有完成。”


导航结束,即将从异世界返回现实世界。


“还,都还活着吗……”
“和尸体差不多了……”
“没想到祝福和咒怨属性的攻击全部无效……”
“每次两回合行动太作弊了啦……”
“针对弱点属性的攻击根本无法回避……”
“大家辛苦了,今天的探索就到此为止吧。”
“Mona就不能保持巴士的样子送我们回家吗……”
“早就说过不可能的!”


褪下怪盗假面的少年少女返回学生的外壳中,或结伴或单独,像往常那样,朝不同的方向离去。
“明智。”然而和平时不同,黑发的少年阻止了他的离开,迎着投来的疑问目光,朝他递出了装着黑猫的背包。
“咦?”
“就当做是今天探索的奖励。”
“看在你很努力的份上,吾辈就大发慈悲让你摸个爽吧。”
“欸可是我并没有……”
“一直很想摸吧,看得出来的。”
“……谢谢,恭敬不如从命。”



夜色中的勒布朗,咖啡和咖喱的香气,两人一猫。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吵闹啊这只猫,而且今天似乎特别喵个不停?”


呐呐,吾辈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所以说好的外带寿司,别忘了哦!
正在洗盘子的黑发少年,对着趴在冰箱顶上的黑猫,轻轻点了点头。



END

就是想写个特别想吸猫但碍于身份不好意思说结果早就被焦卡看穿了一切的明智同学。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orz)

—— 【么得光】一个非常冷的狗血老梗

人偶宣布,今晚萨尔卡多就能取回全部的记忆了。
尤哈尼非常高兴,决定趁着这个绝妙的机会,等萨尔一出房间就告白。

完(?)

所以后续是,踢开房门的萨尔卡多(R5)不由分说抓住尤哈尼(L5)暴打了一通。
哈尼:?!?!?!????!?!








以下是一些萨尔R5的个人感想,有剧透,主观意识多,介意者请直接点叉。













怎么说呢,萨尔R5的走向基本都猜中了,从贝琳达R5兽太R5就能看出来,唯一意外的是哈尼的态度。
那种恶毒和刻薄,不可能是短时间内酝酿而成,肯定经历了无数时间的发酵,说是杀父之仇也不为过?真的很难想象出还有什么更狗血更老套的剧情了。如果不是在共事之后结下的芥蒂,那么只可能是更早之前的故事。萨尔剧情里只提到哈尼是因为在涡里的功绩才升职上来的,所以在那之前到底还发生了什么呀啊啊啊啊好在意!
爸爸什么时候出哈尼的R卡啊!(虽然很可能R1就是萨尔R5的内容换个视角)
尤哈尼真是个谜一般的男人,但不得不说,这么一来就更加俺得了,俺得到昨天看完故事之后直接心动过速血压飙升无法冷静到失眠(靠)
相爱相杀CP的重点不就是相杀嘛!(雾)
哦对还有总裁。
猛一眼看过去大概会觉得蕾萨这个股要彻底跌停了吧,恢复记忆的萨尔要如何面对总裁,想想都觉得有趣(爸爸改不改特殊对话呀!)
然而个人觉得萨尔的态度并不会有什么改变,一时间的怨恨肯定会有,但冷静之后,就会觉得蕾格烈芙的决断非常理性非常正确。这种感情类似于弹丸2里边古山对九头龙于自己的态度:道具就是道具,请把我当做道具来使用就足够了。
虽然道具的主人会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但不管如何,于心不忍啦心生愧疚啦是一定不会出现在导读之主身上的,有异议的人直接重看总裁R卡故事吧!
优秀的领导者是不会让私情动摇正确决断的,这点,身为蕾格大人的狗的萨尔,一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所以结局只可能是萨尔暴揍哈尼了对不对)

讲真,萨尔R5真的超俺得的,这才是无光的精髓(笑)

—— 喜大普奔!萨尔终于R5!的国服庆祝涡4预告

\恭喜萨尔去世/撒花!*★,°*:.☆\( ̄▽ ̄)/$:*.°★* 。 

8号维护结束会开庆祝涡4,万一开出幺蛾子会开第二个,万一再出……那只能向黑恶势力屈服了(。


总之黑车条件如下(满足任意一条即可):

1、LV20级灭却的棘线+L卡宫格;

2、LV10级以上灭却的棘线+九宫格;

3、毒铁线+任意等级灭却的棘线+总裁双专+两人任一L卡宫格;

4、萨尔手提+萨尔趴头+L5萨尔+毒铁线+任意等级灭却的棘线+哈尼手提+L5哈尼+哈尼成就专+哈尼任意等级四专;

5、导都全员暗房专(国服已有的部分)+全员任意等级四专的武器宫格;

6、粮我萨尔相关><


大约10个左右的黑车位,先到先得~有兴趣的大小姐请私信我ID和截图~


萨尔这么好大家不来R5他吗!

对人烂骰惨不忍睹,对CPU倒是全赢了……

亲爱的你们能对人也正常发挥吗TVT

—— 【UL】Just一锅那什么

* 作者by一位为了维持尊严不愿透露姓名的掉马者。
* 泰瑞尔x林奈乌斯,NC 17+,安全起见直接上地址贴图。
* 灵龟死兽保护群的赌约产物。
* 作者说写完这篇感觉首席和泰瑞都不会去她家了噗。
* 放心吧原子大大会很开心地来的。


渣浪: http://weibo.com/2830049562/DkNU2027w

—— 【UL】Pretending to…

* 凯伦贝克x柯布,虽然是x但是没有恋爱倾向。

* 技能相关的效果和数据八成以上都是我扯淡(。

* 除了爹以外都是自家有的战士(所以写完这篇爹还会来我家吗……

* 比起爹会不会来我是不是要先担心一下自己会不会被二哥放鱼咬残




作为引导者家里的中坚力量,柯布已经很久没有被派上过探索地图的前线了。最多也就是作为保险一般的压底大将,陪着其他刚加入还未彻底熟悉战斗环境的新人,象征性地当个吉祥物罢了。毕竟大家生前都有着身经百战的积累,再不济也不太至于落到全员危机的地步。

然就像星幽界的天气阴晴不定变脸如熊孩子,虽然几率微小,但人偶的指示也会出错,也会有阴沟翻船烂骰18:9防御穿9的悲剧发生。所以当赤红石榴兜头浇落的时候,柯布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好不容易从威廉那儿搞到的烟草就这么泡汤了。



“柯布先生……真的……非常对不起…………呜呜呜…………”纤细瘦小的女孩子哭个不停任谁都劝不住,仿佛剩余生命值都化作了泪水汹涌而出。这让无端吃了一记直伤-5HP的前Prime One二当家感到血条真正地即将归零。

“有什么好哭的,这不是还没死么。”

“可是……可是……可是这次出门并没有带急救品……”

“有时间在这里哭哭啼啼,把力气花在早点完成进度返程不就全解决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小魔女止住哭声一秒,结果下一秒看见自己身上能力低下8的debuff之后,再次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遭遇人偶和其他同伴数发眼刀攻击的柯布,宁愿干脆再吃一记直伤死回圣女之馆得了。

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很不擅长应付女性尤其是娇柔的女孩子。无力,脆弱,脑回路诡异,想法性格难以捉摸。明明1+1=2的简单明了,偏偏要做成1-1=4的无解谜题。赶紧打完回去治疗难道不是最直接的办法吗,而且这是出于对同伴能力的信任才会得出的结论吧,为什么所有人都一脸责难真是搞不懂。

柯布靠在树上喘了一口气。揣测别人心思太累,更何况现在的HP还见了红,老实说还真有点想直接死回去得了——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清凉流水的琴音悠悠飘至,如烟似雾悄然缠身。

实质的HP回复了,精神的MP却遭到重击,啧。

“这样,大家感觉应该好一点了吧。”一如既往,那个伪装得高贵优雅温柔的,恶魔。

“谢谢凯伦贝克先生(老师)!”你们不要被表象骗了,这个家伙,本性恶劣至极。

“那边的那位先生,如果已经恢复了,那么可以请你一起出发了吗?还是说,你已经虚弱到无法跟上女孩子与手无缚鸡之力普通人的步伐了呢?”

…………看吧!这个混蛋!就知道开口一定吐不出什么好话!

“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哈。”前Prime One二当家潇洒地一甩西装外套,路过那个人身边时随手甩下特2。

“祝你一路都能顺利开出技能。”



如果这个世界有那什么所谓黄历的话,柯布相信自己的本日运势一定写着不宜出门。

“啊啦啦,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攻击到自己人呢。”一身雪白身材火爆的女将军做出一副困扰的样子道歉,可惜笑眯眯的眼神暴露了毫无诚意的事实,“本来融魂之雨的效果最大可能性是自坏到我自己的,今天真的很难得呢。”

柯布已经提不起力气来发火了,虽然更大可能性是因为正在悄无声息地被推向那边的世界。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硬要描述的话,大概和某一次对战时被对手那位超人教团教主种上诅咒的感受差不多——类似的无力感,相差无几的被逐渐抽干的虚弱,无法开口,以及体温一点一点流逝,四肢慢慢变凉僵硬,最后就连呼吸也即将一并失去。

小小的引导者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对不起,不过已经没有圣水了,所以只好让你就这个样子直到回去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体验濒死……柯布勉强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那么,凯伦贝克,柯布就交给你了。”

等、等等?!凭什么……

“今天队伍里的男性,除了你,就是他,其他女孩子,不行的,做不到。”人偶扫了眼181cm的柯布,眼中写明了你没得选择。

……不,还有的选,那就是直接让我死回去……

然而恍惚的时候,一边的胳膊已经被拉起,架在了另一幅对于成年男性来说略单薄的肩膀上。

“放心吧,一定会好好把柯布先生带回圣女之馆的。”那个人微笑着做出了保证。



“你也不用太纠结,如果不是你刚才对我放了个酸蚀者,也不至于让没法参战的我来照顾你。”

说不出话的柯布,只能狠狠瞪着眼前这位从生前到死后都与自己不合的仇敌,试图用眼神召唤食人鱼咬烂那张云淡风轻的脸。

可惜手上没有剑4枪4呢,二当家。

“说起来,你一定在想要是能直接死回去该多好对吧,可惜引导者的意思是要把你全须全尾地带着直到圣女之馆,所以怎么都不会让你(轻轻松松)死掉的。”

做不到嘴炮回去的柯布索性彻底装死。让那个人单方面去浪费口水吧……虽然是这么打算,但事实上体力也基本快到极限了。沉重的死亡化身巨剑悬于头顶,残存的自坏倒数时间正是那细若毫毛的固定线,随着秒针滴答而摇摇欲断。

意识一点一滴滑向虚无的暗黑深渊,声音之后视力也在渐渐失去,耳边聒噪的嗓音不断远离,不断混进轰鸣的杂音……直到唇上传来湿润柔软的凉意。


知觉的世界像烟花一样炸开,五感争先恐后回到原位。最先恢复的味觉和触觉鲜明地将生命之水的存在反馈给身体,随着那股涓涓细流的滋润,新生的血液融化了冰冻灵魂的死亡,重新将鲜活的生命注入。

在最后恢复的视力前展现出来的,是那个人浅藤色的前发,以及微笑着的唇角。

“从黑山羊小姐那里偷学来的‘丰收之吻’,看来效果超乎想象的好嘛。”


丰收之……吻…………吻……………………卧槽。


Prime One二当家恢复了体力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掏出了剑3枪3特1。

当然,下一秒就被超合金小提琴殴打回去了。


“你还是不要勉强战斗的好,”毕竟现在的你也肯定打不过我。后半句凯伦贝克还是很好心没说出来,因为光是看着一脸铁青眼神死掉的柯布就已经足够有趣了。

他一点也不喜欢柯布,但这并不影响他用偷偷藏下来的圣水以救人的名义好好捉弄前Prime One二当家一番的恶趣味。

牺牲一个吻换来对手精神上的巨大打击,还是相当值得的嘛。


“凯伦贝克,柯布,已经没事了的话就跟上其他人,要返程了。”圣女之子无机质的声音简直像是目睹了一切知道所有真相一般,恰到好处插入进来,“以及,麻烦帮柯布恢复一下HP。”

“如您所愿,好的。”既然被揭穿了那也没必要装作无法使用技能了,不死的小提琴手以优雅的姿势端起了琴弓。

“那么,准备好聆听我这把扎吉的音色了吗。”




END



“凯伦贝克,为什么柯布回到圣女之馆的时候又是自坏的状态?”

“嗯……大概是我搞错了技能吧,笑。”





这回是真的END了。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