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In Memories

*给@胡一钗 巨巨的榎本+日高,不是榎本x日高或者反过来。

*所以无CP!不是CP!没有CP!

*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 =

*虽然开头看起来非常……歪(

 

 

 

“阿榎,放轻松点。”

“呜!”

“真的,一点也不可怕的,相信我。”

“我不要……快拿开……”

“你看,只是一根手指,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可是!一想到要把‘这个’放到自己身体里!我就忍不住……”

“那么多人都试过了都没有问题,所以你也可以的。”

“不行……做不到……不可能的……”

“来吧试试看,说不定就成了呢。”一边说着,一边坚决地朝对方逼近中。

“日高你!别过来!”想后退,身后已是死角,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比自己大一圈的身影压了上来。

“我之前有帮别人做过,技术很好肯定不会弄痛你的。”说话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缩短到可感受到呼吸的程度,下一秒日高笑眯眯伸出手……

“不!我!我……啊————————”

 

 


 

“对不起日高,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阿榎,是我操之过急了。”揉着后腰,日高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难受,但从臀大肌传来的一阵一阵酸痛却超越了意志力在他脸上涂抹出一连串扭曲,“不过说真的,完全没料到,阿榎你居然爆发起来这么……夸张。”

正在翻找跌打药酒的榎本闻言抬起头推了推眼镜:“所谓人类在危急时刻的本能爆发……应该就是类似于这样的东西。”说这话的本意可能是想给予尽可能的安慰,只可惜效果不是太理想的样子:日高晓五官的移位变得更加明显。

“只不过是戴个隐形眼镜而已……怎么也扯不到人生危机上去吧……”他小小声嘀咕。

“嗯?日高你刚才说了什么?”

错觉吗!?为什么感觉阿榎的镜片闪过了一道寒光!?此时此刻真正感受到了生命危险的日高拼命摆手:“不不不不不我什么也没说!你听错了!”

榎本竜哉露出了理解不能的表情,不过显然没打算在这种无聊问题上浪费时间,已经找到了目标的他示意日高把裤子脱了:“刚摔到了吧,看你一副很痛的样子,抹点药?”

“呃其实还好,相比之下被你直接踹到的肚子倒是有点……”作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好哥们,穿同一条裤子可以,但被兄弟脱裤子不可以!日高晓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贞操,哦不裤腰,悄悄往后退开半步。眼看榎本仍有直接上手的意向,他干脆自暴自弃主动掀起了T恤。

“没事的啦阿榎,虽然有点痛但是看起来没有问题,没青也没紫。”

“真的吗?我看看……”即使戴着眼镜,但榎本竜哉仍然习惯性地凑了上来,就差一点鼻尖都能碰上日高的腹肌了,日高怕痒似的缩了缩,然后因为这个动作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阿榎,你真的不考虑,试试戴隐形?”

“欸?”

“一直戴着框架眼镜很不方便吧,而且最近你的度数好像又加深了?”

“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隐形眼镜什么的,想想都还是觉得太可怕了。”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合不合适,说不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抗拒?毕竟有那么多的人都戴过了,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在试戴之前都像你这样想太多的。”

“……不行,光是用想的就完全不能接受,肯定做不到的。”

“那换个说法,戴眼镜可是没法入伍的哦?”

榎本停下了在日高肚子上摸索的动作:“即使这样我也……办不到就是办不到啊。”

“……那我陪你一起。”

“什么?”

“也不是一定非得参军不可,虽然可能不能像阿榎那样考上大学,但打打短工什么的,好歹也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等等,当一名军人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可是不是和阿榎的话,总觉得怪怪的……因为从小到大都已经习惯了做什么都和阿榎一起了,哎嘿。”

“这样,真的好吗?”榎本认真看着日高,语气严肃。

“嗯,我已经想好了。”日高收敛轻佻笑意,语气恳切。

两两相视,一时静默无言。

“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也不说什么了。”结果是榎本先打破沉默。

“放心吧我不会后悔,”日高也跟着恢复了笑嘻嘻的表情,“而且啊,说不定以后还会有额外的特别机会完成梦想的!比如会有个对视力没有要求的特殊部队招人呢对吧!”

“别痴人说梦了怎么会有那样的机构!”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好哦?比如七王也好,异能者也好,几十年前也没人相信。”

 


人生的路那么长,未来的事情,谁又能下定论呢?

 

 

 

END

 

 

 

没查资料信马由缰写的,有BUG还请谅解_(:з」∠)_



评论
热度(10)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