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The Path to Decay(1)

想想还是自己个站扔一份初稿权作试阅,基本写多少更多少,不过目前还是发存稿的状态(正在努力爆字爆字and爆字……)。

完整的是作为all肖本《钦此》中的第一章节,王肖side,私设有,与后文有密切联系——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端。

主站: @钦此 http://heidongxsq.lofter.com

天窗: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35543


==============================================

每个人考虑和重视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为追求自身的利益而采取相应的行为,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去尽力达到一个并非自己本意想达到的目的。

————亚当·斯密《国富论》

 

 

 

王杰希可以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听人墙角热衷八卦的爱好与潜质,但现实却偏偏热衷用完全相反的事实啪啪啪打脸。

所以说,我是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状快速通过,还是藏好一点再多忍耐一会儿?只是违反主观意志不断传入耳中的对话,听起来那两个人怎么也不像即将结束的节奏啊……

 

 

时间是第七赛季第16轮结束第17轮尚未开始,地点则为全明星周末的主场。这个赛季微草风生水起一路高歌猛进,常规赛还没过半外界已经在猜测这是又要捧起第二座冠军奖杯了吧,而王杰希作为微草的队长自然备受关注万众瞩目。作为全明星周末的常客,他已经对这样的氛围习以为常了。不需全力以赴,不需殚思竭虑,权当紧张赛程中的一次放松。说到底也不过是24岁的年轻人,平日里再如何成熟稳重考虑大局,也总会有想做些符合年龄的冲动,抛下一切束缚随心所欲的时候。

今晚安排是观众互动的趣味挑战赛,预先得知自己并没有太多戏份的王杰希饶有兴致参观起了比赛场馆。之前也不是没有来过只是每次都匆匆打完客场便离开,难得有机会,权当饭后散步也好。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漫无目的闲逛,不知不觉离开场时间近了。

差不多该回去了?循着来时的记忆轻车熟路,倒也没有什么意外——这个时间段,职业选手都在各自的准备室候场,观众都在忙着入场找好位置,谁又会像他这样跑出来随便溜达……嗯?

 

“真的不行了吗。”

“对,所以死心吧。”

 

王杰希的下意识第一反应是闪身将自己往廊下的阴影里藏得更深更深,然后在完成上述动作后他才想到,为什么我要躲起来。

难道是怕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尴尬?这样的理由也并非说不过去,因为那两个声音的主人,实在是再熟不过了。

 

“应该还有回转的余地……”

“不要以为什么事都可以像战术一样死扣细节的啊肖队。”

“叶秋前辈!我只是,想要……”

“什么都不用说了。”

 

敢情好,四大战术大师一下子就集齐了两,偏偏谈论的话题听起来似乎还与他们的本职完全不搭边,个人恩怨私情大过天——王杰希觉得自己刚毫不犹豫的举动实在是太正确了。然而手表的指针闪着淡淡荧光在一片昏暗中提醒他,他必须得回去了,必须穿过一墙之隔的那两人,回到属于微草的准备席。

 

“好了肖时钦,话说到这个份上,你也明白的吧。”

“…………”

“离开场也没多久了,再不回去你们雷霆可要闹翻天了。”

“连叶队都不急着回嘉世,我就更不急了。”

“不,不一样,我和你,完全不一样。”叶秋似乎笑了笑,语尾的几个音节模糊得语焉不详。不知为何,听到这里王杰希突然兴起了想要看一眼的念头,事实上他也就这么做了。

他选的藏身位置的确完美,灯光像是刻意绕道一般唯独空开了这一块,哪怕直接迈出墙角的遮掩他也依旧与黑暗融为一体。雷霆的机械师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嘉世的斗神倒是朝着他的方向,只是脸完全隐没在腾起的烟雾中虚幻不明。

那就多走几步好了,他想,反正迟早要被发现的。于是他一步一步地,朝着光明。

 

“知道为什么我要拒绝你吗。”

一句话停住了魔术师的步伐,也抬起了机械师的目光。

“因为你想要的,我给不了。”

一直懒洋洋放在队服口袋中的双手伴随着这句话举到胸口,合拢比划出一个心的形状,然后下一秒手指像花似的,嘭。

“已经给出去了的东西,已经没有了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了。”

 

“你的直觉没错,我们的确是同类,”叶秋重新点起一支烟,伸手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但是可惜,你来晚了,来晚了十年。”

“那个时候曾经想过,为什么就只有我一个人遇上这种事情,凭什么只有我,结果时间长了现在倒觉得,能看到其他人不错也挺好。”

“但是我想错了,注孤生就是注孤生,是不会以个人意志而发生改变的。”

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那个人,一边说一边朝不远处的阴影里淡淡瞟了一眼,看似漫不经心,但王杰希就是知道,他正看着他,他也在对他说着这句话。

注孤生,注定孤独一生。这几个字像导火索,点燃了王杰希脑内的烟火。

 

对不起啊小队长,我已经决定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就正式退役,所以从常规赛开始就让袁柏清多上场打打轮换,姑且当做提前适应正式比赛的节奏。

对不起,不能继续与你一起并肩前行了。

 

回想起来,当时的他虽然笑着对那个人说了再见,但为了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更多言语却几乎耗尽他所有的演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没有为什么,就因为是你,你注定孤独一生。

 

王杰希猛地迈出一大步,廊灯惨白的光顿时劈头盖脸拢住了全身。脚下未停,他笔直朝那两人走了过去。

“哟。”随便挥了挥夹在指间的香烟权作招呼,早就知道他在那儿的叶秋表情如常,反观另一人就没有那么淡定了,反光的镜片也不能完全掩饰住吃惊的神情:“王、王队?!”

“真是巧遇,王大眼。”

“倒也算不上,”他回以一个对外营业用微笑,然后转身面对自己的目标,目光笔直,神色认真:“肖队,虽然很突然,但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

“王队请説?”仿佛被莫名变得严肃的气氛感染,肖时钦回答的声音也小心翼翼起来。

 

“肖时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得到的回应是一声口哨:“看不出大眼你还挺干脆直接,不愧是B市纯爷们。”

而被告白的这位显然是陷入了暴击引发的僵直中,久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无所谓,他也没期待在这里就得到什么结果:“不用急着答复,我会等你的,肖时钦。”

 

说什么注孤生,那我就要两个人一起证明给你看,你是错误的。

 

“认真的?”

“叶神觉得我在开玩笑?”

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是被拉住了,叶秋的视线带着几分从未见过的幽深,王杰希不甘示弱正面迎上那道目光,几番无声交锋的结果是胜负未明,叶秋松开了手。

 

可惜了……

背后隐隐传来了几个音节,但王杰希选择性地,任它们飘散在延伸出去的白光里。

 

 

TBC

评论
热度(1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