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The Path to Decay(2)

想想还是自己个站扔一份初稿权作试阅,基本写多少更多少,不过目前还是发存稿的状态(正在努力爆字爆字and爆字……)。

完整的是作为all肖本《钦此》中的第一章节,王肖side,私设有,与后文有密切联系——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端。


主站: @钦此   http://heidongxsq.lofter.com

天窗: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35543

==============================================

“恭喜夺冠。”

“谢谢,雷霆这个赛季也打得很不错。”

“王队过奖,比起微草还是差了很远。”

那么期待下个赛季与你的再次交手……这句话已经完整出现在了对话框里,王杰希却没有立刻按下发送键,因为他想起了几个月前在灯光刺眼的通道里撂下的那个告白,以及那个我会等你的承诺,顿时屏幕上虚情假意的客套变得无法直视起来。

居然是对方主动找上了门。

倒不是故意摆什么高冷的姿态,只是没料到全明星周末后微草的赛程会如此紧凑,再加上治疗之神有意退位让贤,接任者经验不足,更沉的重担压上了年轻魔术师。别人看到的是金光灿灿冠军奖杯和赛季MVP的称号,看不到的是幕后多少个或熬夜或失眠的夜晚。在这种情况下能不忘记自己曾说了什么已经十分值得称赞。

其实王杰希赛后有考虑过无数回该怎么和肖时钦好好谈谈,而满肚子的谋略计策每每在鼠标移动到战术大师的头像上时就变成了开闸泄洪的水库,一滴不剩跑了个精光。一拖再拖转眼总决赛都已尘埃落定,眼看再拖下去连太忙的借口都要挂不住。所以这次一定不能再半途而废……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王杰希点开了聊天窗口。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输入面板仍是一片空白,结果对方的文字反而先跳了出来。

“王队,恭喜了。”

 

就像从机械箱中变出的各式各样机械道具,机械师短短的几个文字也仿佛有神奇的魔力,久久纠缠在指尖的词句不再沉重:“考虑得怎么样了,可以说说吗。”

王杰希以为对方会因这记直球而沉默,或者至少要等很久才会给出回答,不想还没看到正在输入的提示回复就来了:“想好了。”随即跟上的是一张图片,沙漏转啊转显然还挺大,身为一名顶尖选手魔术师自然不乏耐心,他在等待的时间里猜测了各种可能性,不过当图像显示出来的时候还是难免吃惊了一下。

那是一张W市到B市的直达票,购票人姓名那一栏里,肖时钦三个字清晰而醒目。

“方便尽地主之谊,丰富一下后辈的夏休生活么,前辈。”

一个挂着疑问句式的肯定句,因为他知道他不会拒绝的。

 

关上QQ王杰希才想起忘了问肖时钦准确的到达时间,刚匆忙的一瞥光顾着震惊去了竟然连车次、发车时间等一概均没看清。打算再看一眼,可一个电话中断了鼠标移动的步伐:是技术部打来的,关于在夏休期提升王不留行银装的计划。这一讨论起来将近用去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放下电话喘口气,还没等端起杯子润润喉咙,王杰希的余光已发现门外经理的身影。

等一切都忙完的时候,时钟的指针早已迈过了11点的大关。

生灵灭的头像不出所料灰着。职业选手作息向来规律,即使在不打比赛没有训练的日子里也一如既往。王杰希操作滚轮刷刷翻着短得可怜的聊天记录,可本该出现在那儿的照片却被闪电状的裂痕取代。他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电脑是设定了在屏保期间的自动缓存清理。

荣耀联盟有几大传说,其中之一便是王杰希左右不对称的双眼其实是一眼看着过去一眼望着未来所以上可知天文地理下可通灵预言……那都是扯淡。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对着那个灰色的失效图标大眼瞪小眼,不过他很快就因记起某个细节而心安理得起来。

最初交换的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手机通讯录里都躺着彼此的号码。所以若是到达的话,他一定会联系自己的,王杰希如此肯定。至于主动打一个电话过去这个选项,只在脑海中闪现了几秒便被魔术师刷刷否定掉——他还没想好要以怎样的态度和心情去面对这个被自己冲动之下说了喜欢的人,而哪怕是一点点的缓冲也好,他需要时间。

那个说不清掺了多少真心又拌了几分虚情的告白……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何在沉默了大半个赛季之后突然开了窍般行动力大爆发,但有一点是绝对可以确定的。

甜言蜜语的一见钟情是属于尘封已久青涩年少的回忆,而他们则是早已步入不会热血上脑的,成熟又理智的成年人。

恣情放肆的敢爱敢恨还是留到梦中偶尔回味,现状只要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就好了。这样想着的王杰希在床上将自己摊平,闭上了眼睛。

 

意识到这是在做梦时,王杰希已经在一片漆黑中独自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梦的世界不存在逻辑,魔术师怎么也想不出自己出现在这里并且不知疲倦朝某个目标前行的原因。他只是不停地,一步接一步,执着向前走着,哪怕穷极视线尽头也看不见任何能被称作终点的存在。

这也太慢了,毫无效率可言,要是能像魔道学者那样……他想,然后下一秒灭绝星辰就出现在了手里。

魔术师几乎是立刻便接受了变身为游戏角色的事实,反正是梦,怎么胡闹也不会有人跳出来指手画脚。他稳住身形并顺手压低了王不留行的宽檐帽,灭绝星辰轻快地腾空而起。

快了快了,就快要到了,有个声音一直在絮絮低语,魔术师感到自己在加速,飞得越来越快。

来吧来吧,到我这里来,那个声音持续着喃喃细语,王杰希索性放弃了谨慎,总之到了再说。

终于前方出现明晃晃的一点,王杰希一边感叹着真不容易一边开始思考现实版的扫把如何减速。也不知是真人和游戏果然仍存在着差异还是来自白光的引力太大难以抗拒,灭绝星辰不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愈发提速直直朝终点撞去,从一开始看不清的一小点儿到王杰希发现那其实是一身银装的生灵灭也不过一瞬间,他只来得及喊了声当心便一头扎进了……软绵绵的枕头中。

柔和的触感让王杰希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枕头……等等!枕头!?

他以堪比魔术师手速的爆发力弹了起来,但还没看清身处何处便因清晨的低血压晕回了原地,倒下去时额头好死不死砸在了不断发出吵闹铃声的手机上,居然奇迹般地关掉了闹钟。

王杰希捂住脑袋好半天才彻底清醒。这是自己的宿舍,自己的床,没有灭绝星辰,没有生灵灭,仲夏的阳光穿透窗帘洒落地板,张牙舞爪与室内空调争夺温度的控制权。他抓过手机瞄了一眼时间,上午七时零六分,通话记录和收件箱里干净清爽,既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短信。他想了想点开通讯录划到X那一栏,对着那个名字迟疑许久,最终还是没按下通话键。

算了吧,他会联系我的,所以我不需要主动。

再次说服了自己的魔术师淡定起床洗漱收拾房间,虽然夏休期没有严格的时间安排但王杰希依旧照老规矩八点整准时来到训练室报到。接下来的行动完全不需要思考,这已是几年如一日刻于身体深处的习惯成自然,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王杰希今天没有关手机。

严格讲,传説不可能是凭空捏造,总会有一定的事实基础才好在其上艺术加工。比如杰希·王大大的神棍属性,眼下最直接的证明,即唯一一次训练期间手机开机便接到了重要电话。

“抱歉,门卫不肯放行,所以能麻烦王队来接一下我吗?对,大门口。”

 

王杰希脑内模拟过很多次与肖时钦再会的场景,但惟独没有这种情况下的重逢:他站在微草的队徽下挥手致意,镜片在夏日午间炽热的光线中反射出闪闪发亮的白光;战术大师的微笑自然轻松,仿佛身处之处不是别家俱乐部门外而是自家雷霆的街头。

“低估了B市早高峰点的二号线,”他苦笑着解释,“本打算给你个惊喜,结果在路上就耽误了好几个小时。”

王杰希张了张嘴,他有很多问题可以问,有无数引子可以拉开话题,但它们偏偏只在肺腑咽喉轻快地打了个转便沉入腹中并拒绝再次出现,所以他只能偏开目光掩饰冷场的尴尬,假装热情接过对方寥寥无几的随身行李招呼:“外面热,先进来再说。”

 

好久不见。

啊啊,好久不见。

 

TBC

评论
热度(9)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