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春之歌

对,对不起,说好的生肖那篇赶不出来了_(:з」∠)_

所以我可以拿本子里这篇孙肖凑数吗TVT(你已经拿了)

小事情你要相信我是真的爱你的呀么么哒T3T

================================================

这是肖时钦中心本《钦此》里的第二章,是完整故事中的一部分。

更多试阅和信息见主站 @钦此 

天窗地址:http://doujin.bangumi.tv/subject/35543




当某个重要的东西就在触手可及之处,你最好想一想再伸手。因为它的重要程度往往和对目前生活的破坏力成正比。

 

                                                 ————那多《甲骨碎》

 

 

 

“小事情!”孙翔能感觉到自己发出了拼尽全力所能喊出的最高音量,但前方的身影依旧自顾自渐行渐远,甚至都没有对他的呼喊做出任何回应。

孙翔想要更快一些,想要追上那个人,奈何宅男的体力再好也支撑不起长距离耐力跑,在最初的几乎成功后他便再也没能够触碰到对方的一丝衣角。

 

醒过来的第一感觉是:我靠怎么这么累,转念一想,原来在梦中长跑现实里也会肌肉酸痛啊?而顺着这个思路再往深里去回忆,顿时孙翔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也只是差点儿,这得益于蹦之前先翻了个身,使得他在动起来时余光瞟到了旁边床上另一个人熟睡的身影,接着整个人便立刻软了下来再次瘫回棉被堆。

太好了,只是个梦而已,再说我的小事情才不会不要我呢。

孙翔觉得有点冷,往被子里缩了缩把自己团成更加紧密的一团。其实作为一队之长,哪怕这是一支被外界形容为即将沉没残破不堪巨轮的队伍,宿舍的条件也还是相当不错的,空调地暖冰箱微波炉一应俱全,电费之类的也完全不需要操心,可这些都改变不了孙队天生怕冷的体质。H市的冬季湿冷而漫长,即使立春后也得经历大段大段的低温阴雨,在这个房间住进另一个人之前,孙翔都是靠着电热毯暖宝宝勉强维持晨起时的体温,可那毕竟不是天然环保得来的温暖,与之相伴而来的永远都是固定的副作用和后遗症。

所以在数不清第几次目睹孙翔堪称帅气的脸上点缀着停不下来好不了的密密红疹后,肖时钦叹了口气,说,孙翔,你要真那么冷的话,下次和我一起睡好了。

还是冷,孙翔想,虽然不太想吵醒小事情……动作轻一点的话应该不会吵醒他吧?年轻的肢体灵活异常,飞快地以一个难度很高的姿势钻上了隔壁的床。总之他应该是做到了,因为连将手环上那细瘦腰背的时候对方也不过含混不清地嘀咕了几个音节,全然没有睁开眼的意思。而小幅度挪动朝里空出位置的行为,孙翔知道那是长久以来养成的条件反射,完全不需要清醒的意识来指挥身体的一举一动。

嗷!小事情!我的!孙翔还是忍不住像大型犬一样蹭了蹭被他搂在怀里之人的颈窝,换来的是一声低哑微弱的抗议:“别闹……明天还要比赛……”

挑战赛而已……幸好在不过大脑乱说话之前孙翔及时管住了自己的嘴。送上今晚第二次的单方面晚安吻之后,嘉世队长心满意足在自家副队的床上沉沉睡去。

 

 

 

 

孙翔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只会钟情于游戏,不会被其他事物扰乱心神——叶秋不算,那是必须击败的宿敌。他想象不出自己为他人所倾倒的姿态,正如他预料不到自己会碰到肖时钦。

一般这种情况下往往人类会感神明之翻弄叹人生之无常,言而简之命运的齿轮开始咔咔咔转动,但孙翔才不信那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儿,他只相信直觉,并确信正是这份天性里带来的能力让他没有错过他的小事情。

这种事也只有孙翔干得出来了,换做随便一个普通人,谁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冲上去抓着对方的肩膀说,爷我看好你啊跟着爷混吧包你吃好喝好玩好还能拿冠军。也亏得当时情况特殊搞不好肖时钦都已经混乱得失却了正常判断力和思考力,才会鬼使神差地顺水推舟答应了一句,好,我跟你走。

当然,上述还原场景时是加入了艺术加工的夸张成分,但是当肖时钦打来电话说,陶老板你好之前嘉世联系我的转会事宜我已经考虑好了具体签约和待遇之类的还麻烦您再和雷霆的经理详谈,的那一天,就连当事人孙翔本人都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青年生来便傲气反骨,什么事都非得亲自去争个头破血流牢牢抓在手里才算满足,偏在第一次看中了某个人的关键点上无法做主只能假借他人之手。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孙翔的确是合格的职业选手,他老老实实照着联盟的规章制度走了程序让上层去协商谈判,虽然背后用的是天天摧残队友和经理的方式——与其说敬业还不如说更像吃不到糖而闹腾的小孩子。

这句真相还真有人就这么对着孙翔说出来过,居然没缺胳膊断腿半死不活还至今天天刷着荣耀,所以还是印证了那么一句话:怎样都好,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敢这么说的自然是肖时钦。他不止一次地问,为什么,凭什么,图什么,不合情理不科学。

而得到的回答每次都大同小异:“因为我喜欢你呀!”

他躲避着孙翔的目光假装忙得不可开交,脸上微微扭曲的苦笑却暴露了真心。

 

 

孙翔喜欢肖时钦,但肖时钦不喜欢孙翔。

至少到现在都还不够喜欢。

 

 

 

这条粗大的单箭头至今未折断还愈发可观的原因,也正是拜了发起者正巧为孙翔的缘故。亏的是永不服输的斗神·一叶之秋的继任者,拥有百折不挠越战越勇的精神,至于这种精神究竟有没有用错地方,该用在哪里才对,就统统不在孙翔的考虑范围内了。

其实孙翔自己也不清楚这种喜欢到骨子里的原因,从头至尾都是野兽一般精准的直觉告诉他,你没有选错。没办法,撇开年轻的好皮囊外在,孙翔的内里根本就是由野性、冲动、热血、执着构成,理性和思考大部分时候都被压制得太狠以至于仿佛不存在。当然并不是说孙翔不够聪明,事实上他的各种意识各种能力放在高手云集的职业联盟里也是拔尖的,在游戏方面堪称天才。但不是有那么个说法么,上帝是公平的,给了点什么必然会拿走点什么。

孙翔觉得肖时钦就是来填满那些被拿走部分的存在。

一旦夯实了这样的理念,过程中的种种不顺和对方的消极都不算什么了,那自然是通向终点前的必然试炼:游戏也好,感情也罢,越困难越有挑战性,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

然而有干劲的确是好事,但空有干劲未必就能办得好事。在数都数不清第几次好心办坏事增加肖时钦眉间的褶皱和眼眶下的青黑后,横冲直撞无所畏惧如孙翔也不免心神不安起来。

该怎么做?要怎么做?十余年来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的孙翔此刻脑内也一片空白。不过好歹还不至于情商低到无可救药,在自己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幸好他还记得可以向别人请教……问题是向谁请教啊?!

虽然加了一堆职业选手群、七期选手群、战法交流群,实际上孙翔并没有什么日常可以谈心的对象——大部分时候他也不需要谈心就是了。孙翔盯着好友名单像是盯着杀父仇人,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来来回回扫射了好几遍,先后排除了不靠谱的刘小别,比刘小别更不靠谱的唐日天,邹远……邹远还是算了,找他还不如找妹子们呢!

……妹子们?孙翔想了想又将列表拖了上去。楚云秀……柳非……不熟,几乎没说过话,不行;戴妍琦?孙翔脑内立刻出现了女魔头张牙舞爪狞笑着丢来一个天雷地火的形象……果断PASS。女选手之所以被称作联盟的财富正因为数量的稀少,孙翔这么东挑西拣一番下来,居然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了……

虽然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可以的话,真的不想去找她啊啊……孙翔抱着头在键盘上滚了两圈,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点开了聊天窗口:“在?问个事儿啊。”

对方倒是很快就来了回复:“都在一个屋檐下,孙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当面说么。”

当面说还不更要被你冷嘲热讽到死。当然这样的话孙翔还是晓得绝对不能说的,所以他只能继续忍气吞声摆出求知若渴的好好学生样不耻下问:“那个啥,问你啊……如果,如果想要追求一个人的话,要怎么做才好啊?”

“是肖时钦吧。”连疑问都不用,直来直去一个肯定句好似卫星射线直插孙翔脑门,一招就HP见红变残血,“这个恕我帮不上忙,抱歉了孙队。”

“等等等等一下!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小事情!”

“所以呢?”

“我没有开玩笑,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去问……我知道你肯定讨厌我,但是只有这件事,只有对小事情……”

沐雨橙风的输入状态沉默着,只有一叶之秋还在自顾自不停说:“真的好喜欢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种心情……为了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一个按理来说的“对头”将心中的想法一股脑儿全部倾倒而出,可能是长久以来的压抑总算找到了出口,也可能……对方存在的某种特质让孙翔在这种问题上不设防地毫无保留。

“孙翔,”对方终于再次开口打断了孙翔的自说自话,“肖时钦他……不适合你。”

“没关系!我会做出改变的!”

“哪怕,在一起之后会发生各种各样不好的,难以名状的,不测?”

“嗯,非他不可。”孙翔郑重其事地敲下这几个字。

“…………从对方的喜好以及细节下手如何,比如纪念日的小礼物,主动分担工作减轻他的负担之类的。”苏沐橙一边出着主意,一边又点开了另一个头像歪歪扭扭写了个“笑”字的窗口。

“又一个。”她在另一个窗口里写道。


至于孙翔怎么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在恋爱之路上有如神助,那都是后话了。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


“孙翔,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嘉世已倒,明天你我就将分道扬镳,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给我个答案么。”


肖时钦突然开口的时候,孙翔正在纠结要如何将自己接到轮回转回邀请的事情说出来。不想走,但容身之处即将不复存在,他还不想放弃荣耀;想走,可是小事情怎么办,和轮回的约定里没有附加选项。他心不在焉地划拉着行李,一米八五的个子缩成一颗球。

“孙翔,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舍不得你……”闷闷的声音从床脚处飘出,可怜兮兮的调子硬是酝酿出让人忍不住丢下正事去安慰的氛围。这招换做今天以外的任何时候可能都非常管用,唯独今天失效了,因为肖时钦下定了决心。

“我打算回雷霆。”他说,无视着孙翔猛然弹起的震惊一字一句清晰地,仿佛谈论明天天气一般平静,“相信以你的实力,也一定有比嘉世更强更适合你的队伍向你伸出橄榄枝。

“小事情!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想要两人一直在一起,只是你有好好考虑过个中原因么。”

“不需要理由的!”

“可能你并不想承认,但身为人类,所有的行为其实都是出于利己的目的。”

“不,我没有……”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和我好好谈谈吗。”

肖时钦很少会直视着孙翔说话,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尽力避免两人的视线交汇,为此孙翔也闹过不少次别扭只是这样的行为似乎已经变成了习惯,但现在肖时钦认认真真笔直地看过来时,孙翔才发现想要逃避的人变成了自己。

不是的,我没有想从你那里拿走什么……不对,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拿走什么吗?他突然心虚起来,因为他想起了他们的初遇,想起了每次亲密接触时心底翻滚叫嚣的某个声音。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这种欲望看不见摸不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以自己贫乏的词汇量根本不可能将其正确地传达给对方理解,任意妄为随便解释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他原以为长久以来的身体力行所作所为足以诠释自己对对方的渴望和喜爱,原来到头只是自己单箭头的一厢情愿,吗。


肖时钦看着孙翔又在无意中将自己缩成一团——这几乎都成了他纠结烦恼时的标志性动作了,心知这次恐怕又是无功而返。其实他十分清楚想要和孙翔好好坐下来谈论正经事是不可能完成的梦想,这也是长久以来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摊牌的最大原因,另一原因则是他相信孙翔所作所为没有恶意。

战术大师成名之因即为心思缜密,不敢自称眼光毒辣一眼明辨黑白也至少能在朝夕相处之后对他人的秉性知根知底。孙翔说穿了就是单纯直白的小孩子心性,智商奇高情商堪忧,对人好便恨不得掏心掏肺,讨厌人也不至于深仇大恨更多的都不是隔夜仇。肖时钦在度过最初的苦手期后应付起来也逐渐得心应手,顺着毛摸就好,更何况对方兴致来得快兴趣走得也快,有的时候还不等肖时钦考虑好摸头方案孙翔的思路就早已跑去了十万八千里以外的其他领域。

只是应付归应付,那种不能好好交流的心累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累积起来。嘉世内部暗潮涌动的氛围也只有孙翔感受不到,或者单纯只是不想去感受,仅仅身为过客的肖时钦自然更不可能在这里寻找到可以互倒苦水的对象。向雷霆的老队友们寻求慰藉?一两次没问题,更多的话即使他们甘之如饴毫无怨言肖时钦也无法放任自己依赖下去。

这不是解决办法,必须要彻底地,互相说个清楚明白,哪怕,哪怕……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再狠狠吐出,仿佛要将身体里所有的犹豫、踌躇、摇摆不定的软弱连同代谢之后的无用之物一起挤出体外:“孙翔。”


孙翔听过无数次肖时钦叫他的名字,绝大部分是无可奈何的语调,也有轻松愉快时候虽然次数少得可怜,唯独这次,即使处在烦恼不已的走神状态孙翔也依旧敏锐捕捉到了不同寻常的细微颤音。

“小事情?”他迟疑地问,对方却在那一声之后再次三缄其口,只是沉默地开始了动作。

肖时钦的双手一如联盟内其他人,保养得当修长灵活,而如今这双手正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衣扣。领口,胸襟,腰腹,最后是手腕,然后在孙翔越睁越大的双眼注视下一口气脱了下来。

“等、等等!小事情你要干嘛?!”

然而那双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和一般运动服款式无异的队服裤子脱起来比衬衫更加简单粗暴,等孙翔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时肖时钦的手指已经搭上了仅剩的布料。

“停下!”身体永远比声音行动得更快,这种时候体格优势便显得格外有用。抓住他的手,困住他的身体,好像只要这么做了就永远不会伤害到他,不会失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说,我只好自行猜测你的目的。”肖时钦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但孙翔不敢松开手,他预感到这次小事情认真的程度绝不是随便开开玩笑就能糊弄过去,所以他只好持续收拢着两手紧紧抱住对方。

肌肤相触的地方柔软火热像是有什么在持续燃烧,从下腹烧至胸口又一路朝上,心脏尖叫着发出红色警报,但他不敢放手,甚至不敢稍稍偏过头去窥视对方的表情。

“不过是凡夫俗子皮囊一具,你想要的,给你就是了。”

“为什么……你根本不需要这样……”

“你想要的现在就摆在面前,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或任何无穷后患。”

“不……我想要的是……”

“承认真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他动了动身体,将对方稍稍推离开来,不出所料见到的是一副混合了惊讶、羞愧、兴奋、压抑等各种情绪涂抹而成的扭曲表情。他抓过对方的手,毫不犹豫贴上了自己的脸颊,“这么做完全是我自愿,你不必想太多。”

这句话像是开关,像是解药,解开了持续处于僵硬状态的孙翔,他终于能够活动起来。

他抓过肖时钦的手,然后……在手背上印下了轻轻的一个吻。

虔诚珍重,仿佛骑士对主人许下的永不背叛的承诺。

“你看,这就是我想对你做的。”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尽管如此他仍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滚烫好像煮熟的大虾,“我只想好好珍惜你啊小事情。”


轰隆隆,那是某个地方的黑洞,坍塌时传来的巨响。


“可以抱着你睡吗。”

“想做点什么也可以的。”

“不,只是抱着就好,就这样,就很好了……”

“孙翔,”

“嗯?”

“我……也喜欢你。”

“…………”

“孙翔?”

奇怪的是,他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答。


 

第二天肖时钦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位置早已冰凉,再仔细一看,原本房间里属于孙翔的东西也全都不翼而飞消失得一干二净。问了其他人之后才知道孙翔这是买了一大早前往S市的车票,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

虽然奇怪为何对方不告而别还走得如此匆匆,但只要一想起前一天夜里他在耳边说出的那些话语,酸软甜蜜的情绪便溢满了整个胸腔。

 

 

回到W市的那一天受到了热烈到夸张的欢迎,只是感动哭过之后依旧需要面对严峻的现实。为了下赛季更强大的雷霆,每一分钟的时间都不可以浪费,这也直接导致了肖时钦和孙翔的再会已是第十赛季开始后的九月,雷霆主场迎战轮回。

 

肖时钦努力压制着想要快步迎上去的冲动,强装镇静保持一贯的步伐慢慢靠近那个身影。

“小事情?”他终于发现了他,迟疑着叫了他的名字。

“好久不见,孙翔。”久别重逢的喜悦在心尖抽枝发芽,孕育出的花苞即将盛放。

“你我已经不是队友了,你还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即将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

花朵还未绽放便已凋谢。

 

 

 

 

 

 

 

 

对了,好像还没有说过,孙翔和他的小事情,值得纪念的第一次相遇吧。

那是第八赛季常规赛即将结束的时候,嘉世破罐子破摔基本放弃了努力,身为新队长的孙翔自然承受着绝大部分的外界舆论压力。看着日渐暴躁以至于队内人人自危的人形自走炸药,战队经理和陶老板一合计,索性大手一挥给孙翔放了个大假,美其名曰散心,其实就是爱哪儿哪儿去总之别留着祸害人。

孙翔也不客气:“帮我订最近一班的机票,对,随便去哪里的都可以。”

于是华灯初上之时,孙翔脚下所踩的,已是B市的土地。

一个职业电竞宅男,平常的生活除了荣耀还是荣耀,又哪里会关注旅游美食景点之类。孙翔也不是没来过B市,但那都是跟着战队匆匆前来打完比赛又匆匆离去,对于B市的印象仅仅停留于航站楼,高速路和……这么一想反正也没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去看比赛得了。

孙翔的脸就是门票,工作人员一看如此大神驾临二话不说直接放行,他乐得无人阻拦在场馆里满场乱晃,随便逮了个人问,今天比赛的是谁跟谁啊?

噢,微草对雷霆,微草的主场——后面那句不是废话么。

结果是微草赢了。肖时钦明显不在状态,没了主心骨的雷霆自然不是冠军队的对手,个人赛擂台赛团队赛全军覆没,交出了一份十比零的白卷。孙翔有点不爽,主要是打得太没有观赏性了,谁愿意看一边倒的比赛呢,所以他决定去休息室找个谁谈谈人生。

然还没走到地方迎面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是刚刚赢得了比赛的微草队长王杰希,奇怪的是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获胜后应有的情绪,或者说,基本看不出人类该有的正常情绪,他居然没对在这种地点这个时间碰上孙翔做出任何吃惊的反应。

王杰希只不过视线微倾就算招呼了,脚下丝毫未停。换做平时孙翔估摸着会撺掇上去东扯西拉探个究竟,年轻人么好奇心总是很重,但此时此刻他被一种更奇特的气息吸引住了,完全没心情去关注之外的事物。

该怎么描述呢,就像是饿了好多天的人突然被饕餮盛宴的袅袅香气包围,或者ABO世界里某个不可言说时期没有抑制剂掩盖下的信息素——先不去讨论为什么孙翔会知道ABO设定,总之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去找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引力源的话,整个人就要被得不到纾解的渴望扯碎。

快了快了,就在那边,只要转过这个墙角。冥冥之中有人在脑中轻声细语仿若温柔的情话,越来越浓厚的气息就像情人的手抚摸着脊背,孙翔忍不住跑了起来,朝着命中注定的目标。

然后他便看见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人呢,真想一口吞掉啊。

 

 

 

END

 


评论(14)
热度(18)
  1. edwina-121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2. Mita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