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冰火】目覚めます

*和 @_郄 互(hu)助(ni)投(C)喂(P)第二弹。

*不要深究细节的科学性,这是不科学的(

*短,特别短,不但短还坑爹,就是要全年龄拉灯你咬我= =

*想看真x一几的肉拿小黄兔来换啊!对!说的就是你!那个谁站住别跑!



“以上,帮助大龄DT摆脱魔法师宿命互助第一次行动,正式开始。”

“大龄DT是怎么得出的结论!以及互助会又是什么鬼!短短一句话简直满满都是槽点根本找不到下嘴的地方啊!”

“Heat,我记得你的角色设定并不是吐槽役,还是说,只要给你付眼镜就可以直接变身新吧唧?”

“姑且不讨论新吧唧到底是谁,首先Junkyard就没有眼镜这种东西好不好!”

“不要紧,作者说了不用深究内容的科学性,所以我们当做全部都是Sera带来的新世界大门就好。”

“你以为拿Sera当挡箭牌我就会被说服了吗?!”

“嗯,好吵。”

“唔!”


和看起来就很硬邦邦的物理型外表正相反,某人的嘴唇倒是异常柔软,说不定因为体脂率太低以至于幸存的部分对比之下显得更加美味,就像是……单卡拉比的口感。一边下了这样的结论,Serph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轻触,而是饶有兴致探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战利品,不出所料得到了全身僵硬的回应——也仅仅是中了石化的效果,完全没有罗刹化狂暴的前兆。

好吃。


“第一次?”

“说、说得好像你不是第一次一样!”

“哦?倒是没有反驳这是初吻呢。”

“这种时候你为什么这么啰嗦……”不知道是否已经打算自暴自弃放弃抵抗,Heat干脆画风一转“强硬”起来——如果眼一闭心一横毫无章法胡乱亲上来算强硬的话。

啊,磕到牙齿了。Serph在心里扶额。好吧为了不让好好一个甜蜜温馨的场景演变成流血暴力事件……

稍微用点力咬上对方下唇,趁他吃痛下意识张嘴的瞬间,Serph将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

里面也一样很柔软,Serph想。



“你他妈真的是第一次?”

“嗯……其实我有来自异次元的丰富经验,这么说你信吗?”


至于丰富在哪里,就让你亲身体会一下好了。





END




最后附赠彩蛋(雾

互(hu)相(chai)投(hu)喂(ni)中来自且茄的部分。因为是Q上直接发过来的所以就当是做个备份。

我们真的都特别喜欢看谢菲尔德吃瘪(真爱



有时候得知真相的全部所需只是观察而已。

比如靠窗边坐着的两位美丽少女,貌似关系冷淡,实际其中一位左手染着精致的指甲彩绘,右手却齐根剪短,手指洁净修长;又比如旁边亲密交谈的情侣,桌上只放了一大杯可乐两根吸管,男性喝的时候女孩子嘴角抽动了一下,明显是厌恶的表情;再比如教你生物化学的那位女教授,对外宣称30岁,面部肌肉却时常不受控制地僵硬,八成可能是注射肉毒杆菌后遗症。

“人类还真是无趣啊…”萨弗小声感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他唯一愿意“好好观察”的人类,可惜对于他刚才那番长篇大论对方完全一点反应也没有,一手勺子一手书看得尤其认真,那本书还偏偏是他刚才提过的生物化学。

“希~特~”萨弗甜蜜地拉长了嗓音,以期得到一个不耐烦的“嗯?”或是飞起的眼刀,可希特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用眼神示意——那一瞬间萨弗真的有所期待了——示意他低下头。

“领带掉进汤里了。”希特淡淡说完,收拾起书转身走了。



真的没了。

评论(3)
热度(2)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