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repo to钦此

官方的感谢放在主页里说了,这里我就说一句:
终于有人被幕间心塞到了!开心!(ntm)

韩文清:

热闹对我的repo的字数很不满,叫我重写一次。


 @钦此 打扰了


没写过正常意义的repo,所以就提一提印象比较深的句子之类的,吧……




这本我一开始没打算看,因为懒


热闹说我看就请我吃当天的晚饭,然后非常殷勤地把U盘塞给我


看完我逼她多请我吃了两顿饭。




About The Path To Decay




因为她赶稿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所以钦此的私设也了解了个大概——也只是大概而已。


然后往下翻上几页,王杰希说,“肖时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你喜欢谁?


当时真是万分的不解。然后热闹凑过来看了一眼,拍拍我的肩膀。




我也喜欢你呀。要和我交往吗?




好吧,只是玩笑而已。


起初只是君子之交随随便便都可以说出口的,玩笑也不如的戏言而已。




说不出话。


所以一直沉默着,直到你开口。


想不起事情。


所以一直沉默着,直到你伸出手。


找不到目标。


所以一直沉默着,直到你近在咫尺,直到退无可退,直到两败俱伤……


魔术师大大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


啊,对对对。因为是小小的小事情嘛。


连梦也可以轻易接受的魔术师,不断地强调自己是成年人的魔术师,归根结底还是个魔术师。


一双漂亮的手来来去去,演绎的除了帽子戏法,就是寓言童话。


你以为总会有人沦陷,你以为总会有胜负,你以为你终将成为迎来胜利的人。




肖时钦的好,似乎是顺其自然又理所应当的好。


王杰希顺其自然又理所应当地放下了警戒,变成了“恋人”之一。


所以我觉得王杰希和肖时钦就像是两个说了谎的人。每当其中一个为了圆谎而撒下另一个谎,另一个人也不得不进一步装饰自己的伪装。直到最后弥天大谎和弥天大谎融合在一起,谁也没法分清楚什么是真实的,什么又是虚假的。


某个人又凑过来,说:其实全都是真的。




然后你看着肖时钦,肖时钦也看着你。


你这才知道,这只是两个成年人的一场游戏而已。


啊,不,肖时钦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这只是你的游戏而已。




About 春之歌




孙翔真可爱啊。


……孙翔真可爱啊,从某种意味上来说。


然后热闹好死不死地又出现了。(……我说,马后炮可不好。)


王杰希为什么喜欢肖时钦?


孙翔为什么喜欢肖时钦?


大家为什么喜欢肖时钦?




……


好吧,我明白了。


不过,呃……孙翔真可爱啊。




不得不说如果换一个人站在这个地方,就不会被所谓恋爱的烦恼困扰了。


你睡在他的身边,鼻腔里都是他的味道,手臂因为他的体温而渗出薄汗,初醒的眼睛收到的第一束光来自他的睡颜,你拥抱他,甚至于你命运的大路上与他重叠的那一段被称为恋爱之路,而他依然躺在你的床上。


真怪。这就是一厢情愿吗?


一厢情愿,即只是单方面的愿望,没有考虑对方是否同意,或客观条件是否具备。指单方面的愿望或不考虑客观实际情况的主观意愿。


好,你称这为一厢情愿,孙翔。




肖时钦毫不腼腆地把自己赤裸裸地摆在孙翔的面前,而孙翔语无伦次,节节败退,终于是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我只想好好珍惜你啊。


嗯?


不对,不对,肯定不对吧。




你真的只想珍惜他吗?




但是已经得不到答案了。


这下子真是两败俱伤啊。我一拍大腿……


然后热闹也一拍我的大腿。真惨啊。


啊,真惨啊。




猎物想要扬起一个笑容,然后锋利的獠牙从他的嘴里露出来。


于是猎犬一步又一步地后退,后退,后退,然后向着森林外逃去。


一脚踏进陷阱就尸骨无存。




About 飨宴




雷霆是橘子味的。


闻起来好吃吗,江波涛?


呃……不。


闻起来好吃吗,肖时钦?




影院、水族馆、游乐园,恋人约会三大圣地。


连第一个也没有一起去过的江波涛和周泽楷之间,想必是没有什么超脱朋友的关系了。于是江波涛突破了这个诅咒,于是他们终于踏出了超越朋友的第一步。


于是这两个关系十分特殊的人,在这个特殊的地方,遇到了又一个足够特殊的人。


好像可以看到一团木棉——对,木棉树会结出的那种木棉,咕噜咕噜咕噜地在风里面转动着飘进了森林,细而黏的丝线缠在某处的树根上,小小的黑色种子就此生根发芽。


虽然木棉一点也不适合在植物密集的地方生长,他还是发芽了。


而且那并不是满身带着密密麻麻的刺、自以为隔绝了世界就安全的木棉树。


是虎视眈眈地觊觎着天地万物的花。




这一篇的小事情一点儿也不可怜。


不如说,真可怕啊。




我知道你会看着我的,所以我并不看着你。


我知道你会维护我的,所以我并不顾忌你。


我知道你会在意我的,所以我欺骗你。


我知道你会喜欢我的,所以我吃掉你。




小小的白色的花开满了土地。


然后溪流终于改道,空气里的水汽被阳光蒸发,森林泥泞又无助,就像一碗郁郁葱葱的死油。




那就待在一起也没关系。




轰。




热闹打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一篇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就真的当作没有什么意思的过渡来看了。


然后我看见Fin后面、TBC前面的一小段,下意识地骂了一声我操。




真是于事无补的马后炮啊。




等等,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是传染病啊!!




About 桃源乡




看了两段之后,最大的疑惑就是——


那个游戏到底是谁做的?




请和我交往。


似曾相识的句子,似曾相识的对象,似曾相识的背景,不太似曾相识的人。


这一章实在不那么好懂。所以我继续向下看。


我喜欢你。


熟悉的感情,熟悉的语句,熟悉的……嗯?




噢,这可不太熟悉。


知情人喻文州,胜利者喻文州。


也是错误的喻文州。




这篇真的很短,但是内容却说不出的丰富。


终于败在对抗里的肖时钦,终于被连根拔起的花,终于被终结的肖时钦的故事。




终结了吗?




也许吧。




About 幕间




依稀记得某年某月STAFF讨论番外的时候,我旁观了。


然后我看着开心的小戴笑起来。


然后我就笑不出来了……




但是小戴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让人很在意。


肖时钦到底又要干什么,也让人很在意。


至于桃源乡的结局里肖时钦的“忘记”,和这一个肖时钦展现出来的东西好像又有所矛盾,让人更在意。


不过在意的事情多了,也不缺这一个。


据我所知,这个幕间主要的存在目的就是让心塞的读者更心塞。


所以我就假装没有心塞了。




About 26.5℃的空调病




我知道空调的所谓26.5℃,是所谓兼具环保与凉爽的温度……当初公益广告宣传过的。


总的来说,是一个优秀又舒服的温度。


一个非常“张新杰”的温度。


也许霸图训练室的空调,七年来一如既往都是这个温度吧——这好像不太可能,但是又好像是可能的。




韩文清当然要专注于训练。所以他叮嘱宋奇英,把张新杰看好。


宋奇英就不用专注于训练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


韩文清也是知道的吧。只要是定下来的规矩,张新杰总会自觉地去遵守的。


真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啊,真可爱啊……




然后张新杰咂了咂嘴巴,看着食物一样的韩文清。


不妙啊,很不妙啊……一想起孙翔当初对肖时钦的形容,就觉得它无论如何都很不妙。


但是不得不说这篇看上去真甜啊——毕竟是第一对你情我愿的恋人呀。


甜得快要得虫牙了。




热闹在这中间小小提醒了我一下,韩文清就是霸图当时的战术核心。


然后我顿时觉得张宋也蛮不错的。


不过想想张新杰藏在镜片后的虎视眈眈的眼神……就让他去了吧。




有一点真是让人羞于启齿。


这一篇里面的“点”,我几乎都没有找到——除了一个之外。


热闹看到我看这一篇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番外细节多。


所以我唯一发现的点就是,张新杰在肖时钦直截了当地说出“食爱”这种词的时候,沉默了五分钟之久。


真可爱啊……(感叹)




然后韩文清和张新杰,他们拥吻在一起。




摄魂怪通过死亡之吻夺走人类的灵魂,王子通过百年后的深吻唤醒睡美人,而猎人会亲吻猎枪的枪管,亲吻即将被做成陷阱的麻绳,亲吻猎犬的耳尖,亲吻夺取了生命的手指。


那也就只是个亲吻而已。




About Free talk




心疼热闹。


然后我看饿了……(真是对不起)


烧所有STAFF。祝你们在地狱的火海里获得灵魂的新生吧……




就这样吧,我只会写300-的REPO,所以强行加字就会变成这样。


看不懂……也不负责。


最后,期待新作(如果会有的话)。

评论
热度(32)
  1.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韩文清 转载了此文字
    官方的感谢放在主页里说了,这里我就说一句:终于有人被幕间心塞到了!开心!(ntm)
  2.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韩文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钦此
    明明就写得很好啊棕狮狮,非常感谢repo(鞠躬)基本上我们用心留的细节伏笔都找到了,这简直比各种赞美
  3. 熱鬧嗞嗞嗞韩文清 转载了此文字
    除了说感谢repo之外,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