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秋+伏】Hello,Goodbye

*因为 @_郄 这家伙说要在贺文里发便当,所以我就来发个糖好了(

*这下你们应该能清楚看出来谁才是真正的良心吧= =

*说完这句突然觉得给自己立了个什么不太好的flag……

*真的不是BA!虽然开头看起来很像!



“我说你啊,要不要去谈个恋爱什么的?”

“……咦?咦!?”

弁财酉次郎像是有预知能力似的,准确无误接住了从室友手中滑落的马克杯,在放回桌上之前还不忘浅尝一口,“唔热可可,果然是在渴望甜蜜的LOVELOVE。”

秋山氷杜默默将手背贴在了室友额头上。

“没说胡话,认真的——你上个月和女朋友分手了吧,”作为相处多年的老友,弁财自然能从对方细微的表情动摇中得到肯定答案,“所以这个月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人生真是寂寞如雪’的荷尔蒙气场。”

秋山在坚持“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伪装不到半分钟便宣告放弃:“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真的有那么明显?”

弁财看着他但笑不语。

“好吧我投降……不过老实说实在不明白,明明已经做得够完美了,为什么还是会被要求分手呢……”

“你……真的懂如何恋爱吗?”

“如果你的下一句是‘要不要让我来教你怎么做’我一定把剩下的热可可全部浇过去。”

“我……是这样的人吗,”无视那不自然停顿的话可信度会高很多,“其实是想建议你,要不要换个角度,看看恋爱中的别人是怎么做的?”

“……你就那么想说‘让我来教你’这句台词?”

回答他的是甩在脸上的一部终端,以一种凶猛砸在鼻梁上的力道。



“弁财那家伙,下手怎么这么重,”揉着酸胀的鼻骨,秋山倒是认真看起了弁财摔来的终端屏幕,“虚拟……恋人?”

只存在于网路之上的另一半。作为弥补,各型各款任君挑选,当然越优质的定价越高,不过以S4这种公务员薪资来说买它个十天半个月完全不在话下。

于是现在问题来了——



“早安,今天有点冷,不过也不可以因为赖床而迟到哦。”

短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秋山正和弁财进行每天的例行活动——虽然秋山自己是仪容监督的负责人而弁财身为负责人室友,但明显这两都不是那种会擅用职权的人——清晨的穿衣镜争夺战总是格外惨烈难分胜负,然而最近这段时间战况悄然发生了变化,胜率正在朝一方猛然倾斜。

抹平前襟最后一丝皱褶的弁财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适可而止啊你,再这么下去我得需要一副墨镜才行。”

“当初将终端砸我脸上的时候可不是这种酸溜溜的语气哦弁财。”半开玩笑回答道,秋山快速输入“FUSHI真的很厉害啊,连快要迟到这种事情都能猜到”后也投入了仪容整理的任务中,副长的教诲领教一回就已足够了。

集合,出操,早餐。将味增汤送入口中时秋山终于抽出时间瞄了一眼终端,不意外发现了一条未读:“没想到HIMO这么严谨的人也会睡到自然醒,而且记得你说过上司很麻烦很不好打发,这样真的没关系么。”

还在思考要怎么回复的时候,另一条新消息接踵而至:“需要提供每天的叫早服务吗?”

好啊只要不麻烦……这几个字还没输入完毕,早餐时间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剑道训练和办公时间显然都不是那种可以偷懒摸鱼的场合,一路忙下来一天不知不觉便溜走了一半。闲下来的秋山再次看了眼屏幕上没打完的那句话,想了想还是全删掉了。

“不会给你造成困扰?”毕竟我们的关系仅仅靠看不见的虚幻所连接,所以……

没想到回复来得飞快:“不会,因为……这是……这是恋人专属的特权。”



“啊咧弁财,今天怎么一个人吃中饭,秋山呢?”

“他从一小时前就开始对着终端发呆了,怎么叫都没反应,我看是要病入膏肓的节奏。”

“病?”

是啊恋爱病,弁财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初次见面我是FUSHI,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将成为你的专属恋人,请多指教。嗯~ o(* ̄▽ ̄*)o ”

不知是否是觉得前一句太过拘谨,对方特地在后一句里加上了颜文字。看到那个笑脸符号,原本还有几分紧张忐忑的秋山顿时笑了出来。

是个认真又有点可爱的人呢,所以说不定,这不长不短的三十天会非常有意义。

“你好FUSHI,这边是HIMO,也请你多多指教了^_^”




“呐,既然你现在的上司充满槽点,那么我来做你的上司如何?”




·END·




忘了说时间线是某人还在赤组的时候。

以及……

秋山先生,27岁生日快乐!

(虽然我还是迟到了……

评论(1)
热度(3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