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刀剑乱舞】カメリア

*厚藤四郎x药研藤四郎。

*黏黏糊糊寡廉鲜耻的青春期教育。

*OOC和BUG都归我,他们都属于DMM

 

 

花语:可爱、谦让(?)、理想的爱、了不起的魅力、奋斗胜利。

 

 

“近身搏斗我可不会输!”誉,以及樱吹雪。

“不是自夸,我历代的主人诸多名将,都是很有名的人物。”认真,以及自尊心。

厚藤四郎是藤四郎家族短刀中少有的实战刀,看起来似乎不存在弱点和短处。

 

“药研,这是怎么回事,拜托你教教我。”

“……这种事情,还是等一期哥来了请教他比较好吧?”

“可是都过去了这么久,等到一期哥来的时候肯定已经来不及。”

“…………我觉得我们还是相信大将的运气,再等一等……”

“兄弟中只有我和你的外表年龄相近,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还能找谁商量了。”

“………………”

“而且药研你看起来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这种事情也肯定很熟悉,对吧。”

 

厚藤四郎是藤四郎家族短刀中少有的实战刀,看起来似乎不存在弱点和短处,唯一缺少经验的,大概只有“那个”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药研藤四郎以手掩面,心中的喟叹简直要化作巨大的感叹号加问号具现化在头顶。

“哦哦哦真的站起来了!唔嗯那么接下来要做的是……”

身体最脆弱柔软的部分被小心翼翼地握紧滑动,对方惯于实战而带上薄茧的指腹,只要轻轻一动便能引发全身的连锁反应。

“真的像药研说的那样,只要一碰这里就全部热起来了呢!”

“教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在我身上,做实验。”已经拼命努力做出了愤怒的姿态,无奈不稳的气息和红透的耳根早就将之抵消得一干二净。

“才不是做实验,而且明明很舒服,药研的表情是这么说的。”厚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甚至愈发大胆放肆起来,“之前教我的时候就亲身体会过了那种感觉,而且我学得很快很好,所以肯定不会难受的,就交给我吧!”

但是问题的根本并不在那里啊!想这么吼出来的音量到了咽喉一软,化作模糊不清的呜咽伴着绵软的鼻音漏出——厚突然舔咬上了那覆着薄汗的侧颈,留下一枚小而鲜艳的印记。

“你是小狗啊……?”

“抱歉,不过,忍不住。”将鼻尖蹭在药研的肩窝,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但就是觉得药研有一种很好闻很好吃的味道,想就这样一口气咬下去,吃掉。”

与语言冲击一同到来的,是舌尖与嘴唇在皮肤上一寸一寸的游走,像是为了宣告所有权似的留下黏腻的痕迹。药研拼命压抑着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还带着手套的手指将身下的被单抓握出了层层叠叠的皱褶。

不对,不该是这样……跟随前主经历过大大小小里里外外那么多的场面,经验丰富的自己,此时此刻居然被自己的兄弟……

“呐舒服吗,不会有哪里难受吧……可是我觉得难受,药研也帮帮我好不好……”厚银灰色的眼瞳湿漉漉的,配上涨红的脸颊渲染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成功封堵住了药研的拒绝,任由厚抓住自己的手探向两人交缠的下身。

即使隔着一层布料,掌心碰触到的温度也依旧热得惊人。下意识想要缩回,却被对方的手紧紧按住。

“帮帮我嘛,药研也一起。”厚的声音贴在耳边带着撒娇的波动,即使如此也激起了贯穿半身的电流,彻底击溃了挣扎的念头。

“手套,会弄脏,脱掉……啊。”

“嘿嘿抱歉,好像来不及了。”

 

 

 

 

TBC?

 

 

P.S.:写到这里时BGM随机到了娟娟的《ソレデモシタイ》(即使如此也要做印度人!)所以……没有后续了(。

下次炖肉前一定会记得把播放列表里的逗比歌曲都移除掉的我保证= =


评论(2)
热度(16)
  1. Lost heaven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两人π_π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