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走马灯

*全职,伞修伞无差,或者说根本没西皮(。

*第一次尝试(没人看得出的)新写法,有BUG也请轻喷TVT

*伞哥真的是我真爱啊写这篇的时候我超焦虑和紧张的啊你们信我啊!!!

 

 

 

 

喷溅出的血很美,像花朵一般或星星点点或肆意泼洒在白花花的路面上,衬得那红格外鲜艳夺目。如果不是那刺眼的刹车痕破坏了这幅画面的话。

叶修似乎张了张嘴说了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啊笨蛋。而且,明明这么好看的红与白,简直比千波湖的春色还要好看,为什么你的手在颤抖呢,为什么不像往常那样调侃回来呢,为什么,要哭呢。

“叶修,你听我说,”

“坚持……!市第一医院……就快到……!!!”

“车牌号我记住了,是XXXX-1086,”

“别再说话了!!!”

“呐阿修,赔偿金拿到了的话,你和沐橙的生活费和学费就不用愁了,”

“苏沐秋你给我闭嘴!!!”

“阿修真的好凶啊……”就不能看在我没有拖累你们的份上,在最后,对我温柔一点吗?




苏沐橙今天也像往常一样,在哥哥独有的叫醒服务中迎来崭新的清晨。

叠好被子洗漱完毕的她飞快跑进厨房,从哥哥身后探头探脑试图提前获知早饭的内容。忽然额头上受到一记不轻不重的弹指:“小心被烫着,马上就好了。以及这位美丽的小姐,可以劳驾您递一个盘子过来吗,非常感谢。”

苏沐橙被自家哥哥一本正经的样子惹得忍不住咯咯发笑,手上倒是没忘完成交予的任务,从善如流将自己专属餐具递了过去,然后苏沐秋轻巧接过,装盘。

本该是这样的。却被瓷器碎裂的脆响打破。

“……对不起,手突然滑了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一个盘子而已,再买就可以了呀。”虽然是很可惜有点难过,但更不想看到哥哥自责的样子。她飞快地收拾了碎片,抬头却发现哥哥盯着自己的手出神。

“哥哥?手怎么了?割到了吗?”

“没,嗯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吃饭吧。”

说着话的苏沐秋脸上已是熟悉的笑容,仿佛刚才发呆的不是同一个人。




叶修觉得今天自己简直状态神勇无人能挡,哪怕对手是苏沐秋也一样。

他们俩刚从几大公会的包围网中脱身而出,过程略过不表总之一句话,腥风血雨天翻地覆也不为过。两人几乎红血以及弹尽粮绝,但对手们付出的代价却更加惨烈。

也许是久违了的激战导致热血一时无法平复,好不容易回到主城的叶修兴奋劲反而更加高昂,一叶之秋原地转了个圈, 下一秒选择了传送竞技场。

“对手太弱不过瘾,我们再来几局?”虽是疑问句其实根本就没有第二种选择,房间号和密码已经发到了苏沐秋面前,而他也确信对方绝不会拒绝自己。

一开始叶修并没有讨到太多甜头,神枪手的乱射和枪体术限制了太多可供发挥的余地。随着激情渐渐冷却下来,叶修的攻击变得越发密集和强力,像一双强力的手,将胜利的天平逐步带向了自己。

“别偷懒啊,我可是会因为太过无聊而放水的。”话虽这么说但一叶之秋的攻势反而更加猛烈,神枪手并没有正面迎上趁着猛攻寻找漏洞,反倒直接飞枪拉开距离选择了周旋。

怎么回事,以前PVP的时候可不是这种风格,而且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叶修这回倒是没把疑惑问出口,他决定自己找答案:用更咄咄逼人的攻击。很快,对方就在节节进逼的战斗法师面前表现出了疲态,子弹交织出的防线被撕开数个明显的漏洞。

好机会?不,是陷阱。他太熟悉苏沐秋的打法了,这么明显的漏洞绝不会是苏沐秋放给他钻的空子,于是他选择了后撤,并且同样“一不小心”漏了一个空当给对方。

对方毫无悬念地没有上当,但是也没有借着这个机会重新找回主动攻击的节奏,依旧远远保持着距离就是不靠近。

奇怪,“苏沐秋你搞什么鬼呢,堂堂正正分胜负不好吗,还是说,你就已经手酸了打不动了?”

回答他的是一记巴雷特狙击。

“这样才对啊!”话音未落屏幕中的战斗法师已拧身抢上。叶修已经想好了苏沐秋会怎样闪开这一击以及自己该怎么应对,然而这一切都化作了泡影:神枪手动也不动地被魔法斗气叼了个正着,结结实实吃下一记大招的结果就是HP直接归零。

叶修望着荣耀两个大字久久不能接受现实。搞毛呢苏沐秋你搞毛呢!?甩开鼠标他就想去要个答案,却在看见对方怔怔的神情后硬生生咽下了提问。苏沐秋依旧保持着操作的姿势手指还停留在释放技能前的那个位置,但不知为何却迟迟没能按下去。

“我说,沐秋,”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但这个想法才刚出现就被他打上了红叉,于是口吻也变得不那么严肃起来,“我说你该不会真的是手酸了打不动了才输给我的吧?别开玩笑了哈哈哈哈哈也想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啊。”

他笑着一拳锤上了对方的肩膀,笑得太过夸张以至于错过了那一直停留在键盘与鼠标上,微微颤抖的双手。





手指依旧有点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苏沐秋深深吸了一口气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一字一字在搜索栏里敲下一行名词。

跳出的大量文字立刻将他吞没,从内到外,由身至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脑中的唯一念头只剩下了“不能让沐橙和叶修知道”。

诊断报告书团成了一团,刚刚就已经随手扔掉了,但是今后要怎么办。快速进展,无法治愈,他不由自主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如同一支点燃的蜡烛心,它不断熔化你的神经,使你的躯体变成一堆蜡。最后,如果你还活着的话,你只能通过插在喉部的一根管子呼吸。而你清醒的神智被禁锢在一个软壳内。”

不——————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未来!

他茫然地走上马路,身旁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双脚可笑的依旧准确朝着家的方向前进,甚至还遵守着交通规则老老实实踩在斑马线上,但心,却已经找不到归去的地方。

喇叭声和车前灯闯进意识时,身体早已抢在回过神之前做出了闪避的前奏,可是在下一霎那,医生无情的宣判猛然在脑内响起:

由手部开始,很快蔓延至全身,患者将逐渐失去全部生活自理能力,甚至再也不能说话和移动一根手指。打游戏?到那时候你根本连吞咽呼吸都需要外界的帮助,就更别提其他额外了。

他迟疑了,就仅仅迟疑了这么短短的一瞬。

然后。




身为一名导诊护士,A子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份工作真特码的便利了!唔抱歉好像一激动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词总之无视啦无视。之所以如此开心,是因为今天接待了一名特别帅气的病人,而且不枉费她力排众人挤上前赢得了为帅哥带路的机会,最关键的是帅哥不但长得好看,声音也特好听特磁性!

“谢谢你。”到达神经内科的走廊后,他微笑着向她道谢,就这么一句的威力已足以让A子飘忽到怎么回的导诊台都不知道。沐浴在同事们羡慕嫉妒恨的眼刀下,她美滋滋地开始回忆帅哥的一点一滴。

帅哥的手好好看哦手指匀称细长简直连女孩子都要自愧不如,腿也好长好直哦该不会是模特吧……去的是神经内科欸,不晓得他是生了什么病?

还在胡思乱想呢,身边同事却已眼尖发现了帅哥的身影:“帅哥出来了!哇看起来脸色不太好走得飞快!咦好像掉了什么东西下来……A子!?”身边早就不见了人影。

A子飞快找到了他掉落的物品,捡起里的手感像是纸团,但来不及细看了她赶紧追了出去,可惜还是慢了那么一步。虽然这儿不是市一市二那样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但H市车水马龙热闹程度依旧足够淹没任何一个角落的任意一个人。

她只得悻悻走回门诊大厅,路上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终于打开了那揉成一团的纸张。

“唔嗯……苏沐秋,果然名字也好优雅啊…………咦,卢伽雷氏症?没听说过的病名……等下有空去问问医生好了。”

这份诊断报告就让我帮你保存吧,有机会会亲手还给你的,虽然看起来很快就会痊愈不一定还会来复诊,总之就先让我保留一下搭讪的大好机会吧嘻嘻。

她这样想着,脚步也不由得轻快起来。


END




卢伽雷氏症,即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又叫运动神经细胞萎缩症),确诊后平均生存时间只有3~5年,全球每90分钟就有1位患者不幸去世,被列为五大绝症之一。,

主要表现是肌肉萎缩无力,从手部逐渐累及所有肢体,患者逐渐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直至不能进食和说话,如累及呼吸肌,就会窒息死亡。但在整个疾病过程中,患者始终意识清醒,智力如常。

“渐冻症”患者被称为清醒的“植物人”,最终多因呼吸衰竭而死,目前尚无根治方法。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