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每日练习】2014.01.06【临界】

与@家饲乌鸦 约好的码字练习第七日。DDSat……可以是冰火,也可以只是Serph中心。



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对。

身为一名合格的leader,健康管理自然也是包括在领导才能里的一部分。不光是每一位下属的精神指数和肉体数值要了然于心以便于人尽其事物尽其用,更重要的是,做出这一切部署的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但是现在……倒不是有什么明显的不适,相反肉体的状况简直不能更好:思维清晰条理分明,而负责执行指令的神经骨骼肌肉反应灵敏动作精确,如果非要说问题出在哪里的话……

“士兵可以替换,leader不可替代,请您牢记这一点。”平稳无起伏的女声从狙击枪长长的枪管后面传来,像是从思考的河流中暂时被打捞起来,自己的目光随着那个声音停留在了粉色长卷发上,但是下一秒又再次陷入另一个看不见尽头的迷宫。Junkyard永不停歇的细雨作为伴奏,在残败的废墟中敲击出单调重复的节奏。

总觉得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句话啊。这样想着,双手却还是依旧熟练地确认了武器的装弹。视线转向不远处的战场,竖起手指做出无声的指示,不出意料在下一秒听到身旁熟悉的弹药上膛音效。

“上吧leader,我会一直在你身后。”有人坚定地在耳边说道。




“士兵可以替换,leader不可替代,请您牢记这一点。”平静无波的女声从狙击枪长长的枪管后面传来,猛地拉回了不知神游去了何处的思绪。也许是拜一贯的面无表情所赐,部下中没有一个人发现了自己在战场上莫名其妙的走神。事实上刚刚在想些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居然记忆中一片空白,仿佛短短一瞬间之前的那个人完全不是自己。只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对——就像被困在了一个不停重复的螺旋之中,没有目标,没有光亮,没有出口,找不到来时去路,只能茫然徘徊。

双手机械地拉开了自动手枪的保险然后确认弹夹的情况,手指弯曲挥动基本变成了一种本能,随着这样的动作,耳畔传来了听惯的声音。

“上吧Serph,我会保护你。”




“士兵可以替换,leader不可替代,请您牢记这一点。”

看了眼仿佛与狙击枪合为一体的Argilla那粉色的卷发,Serph一言未发直接对两侧的部下下达了简单的战术指令手势,然后伴随着复数子弹上膛的轻响,埃布利欧的leader率先冲出了掩体,几乎是同时,他的身后闪出了掩护的火光:“别冲那么快!Serph!”

爆炸的音效掩盖了包括雨声在内的一切声响,以至于交战的双方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闪动着幽幽绿光的蕾正蠕动着触手一般的根须,以一种难以察觉的速度,缓缓绽放了。

END

评论
热度(2)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