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每日练习】2014.01.02【婚礼花束】

与@家饲乌鸦 约好的码字练习第三日。全职兴欣室友组相关,莫橙结婚设定注意。

小安生日快乐!!!这是生贺第一弹!!!以及!!!最重要的!!!

请相信我是爱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都说,莫凡那小子一定是用了几辈子说话的能力与卡密萨马交换,才会在今生获得了苏沐橙女神的垂青。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点心大大如此评价道。

“还是坨八棒子打不出个屁的无口牛屎。”老魏同志诚恳做着补充。

“哟看不出来老魏你还会无口这个词,一定是小黄书看多了的成果。”兴欣的队长紧盯屏幕目不转睛,那边的世界正被君莫笑搅得一片鸡飞狗跳。现实里的他倒是瞅着空取下一直叼着的烟随手一弹,老长老长的烟灰顿时像长了眼睛一般朝某人飞去,眼看就要命中目标却在最后一秒被拦截。

“叶修不要闹了啦,”能这么对队长大人说话的自然只有苏沐橙,“莫凡并没有做错什么……”话音未落堂堂荣耀第一人就已掏出了不知从何处摸来的小手绢抹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做西子捧心状:“呜呜呜妹妹长大了就向着外人了……”结果被再也看不下去的老板娘一巴掌抽翻在电脑桌前。

“明天就是沐沐的大喜日子了你们就不能消停一点吗!”陈果双手叉腰气沉丹田一声断喝,“看看你们!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幼稚,看看小乔!看看小安!人家该干嘛干嘛从不添乱从不让人操心,你们怎么不学学?”仿佛为了印证老板娘的话永远都是正确的,乔一帆的声音在此时恰到好处地从门外响起:“司仪和宾客名单都已经确认无误了,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们!”

“那个,出什么事了?”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乔一帆打量着室内一群沉默不语的人。像是怕吓着了小年轻,陈果迅速换上一副温柔和蔼的表情:“没事没事大家在开玩笑呢,辛苦你啦跑来跑去张罗这个张罗那个,对了,怎么没看见小安?他没有和你一起?”

“呃文逸哥他……他……有点不舒服先回上林苑了。”

“欸怎么会突然不舒服?是不是中暑了?要不要紧啊我叫个120……”陈果向来是风风火火说干就干的性格这边说着那边手机早已按出了三个数字,吓得乔一帆几乎是惊慌失措地扑上来拦住:“真的没事!就是有点头晕而已!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果果你也太夸张了。”这边厢唐柔也出声劝了一句,见状陈果总算放下了手机:“那,小安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们是室友,彼此最熟悉也最了解了。”

“嗯……嗯嗯………………”乔一帆盯着地板看得专心致志,回答的声音含糊不清。

“嘿小弟!我们也是室友啊所以也是最了解彼此的心之友对不对!”

“谁跟你是心之友啊快放手!!!”

 

 

在所有人的祝福(当然也不能排除更多人心碎了一地)中,新人交换戒指与誓约之吻,然后,新娘转身:“我要丢捧花了哦!”

荣耀的第一枪炮师在现实世界里的准头和力道也是极佳,只见花球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最终稳稳落入一人怀中。

“怎么(居然)是你!?”所有人望着接住花球的人纷纷表示出了震惊,而被注目着的主角,无视着那些灼灼的目光,一如往常地推了推眼镜,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了人群,然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唐柔居然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

“其实,今天我有一件事想向大家宣布,”镁光灯照耀下,安文逸的声线平静无波,缓缓牵起了身边唐柔的右手,“我们,准备结婚了。”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大家惊呼自己今天一定是起床的姿势不对才会在这种场合直面绝对爆炸性的消息,然而没有人注意到的是,此时全场唯一安静着的人,捧着水杯的手指已用力到发白。

 

 

 

TBC?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