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每日练习】2014.01.01【白日做梦】

与@家饲乌鸦  说好的码字练习第二日,真女神转生3相关妄想,全0无CP。

 

 

“高槻!快醒一醒都已经下课了!”

肩头猛然被人摇晃着,硬生生将尚在温暖舒适梦乡中徜徉着的灵魂拖回冰冷无情现实世界。少年以一种梦游的动作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强行打断他好梦的人是谁。

“真是的,早就说好了放学之后要一起去新宿卫生病院的,你倒好,一个人睡得昏天黑地。”穿着灰蓝色牛仔连衣裙的年轻女孩抬手拨弄着自己的披肩长发,姣好精致的五官里满满是高高在上的骄傲,“新田那家伙也是,铃声一响就不见了踪影,不想去就直说啊。”

“勇他今天本来有社团活动,应该只是去请假了。”代替不在场的同伴解释道,少年伸长了胳膊舒展着因姿势不对而造成的肌肉僵硬。见他一副悠然的样子完全没有立刻动起来的打算,少女皱起了眉头很快丢下一句“哼不等你们了我先走一步等下车站见”便转身离开了教室,望着她的背影,被称作高槻的少年又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才开始慢腾腾收拾课本和文具。

倒不是他有意冷落女孩,只不过梦中的景象太过庞大震撼,一时半会儿难以将思绪彻底抽离罢了。想到这里他仿佛再次置身于那片虚无的混沌中,茫茫天地间再没有另一个生命,惟有身侧如森森磷火的幽深目光作伴,朝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塔顶攀登。

教室门再次打开的声音让他清醒了过来,下一秒头戴八角帽,穿着时髦的另一名少年扑到了他的桌前:“抱歉抱歉比想象中花了更多的时间,等急了……咦,怎么只有你一个?”

“千晶嫌弃我们太慢,一个人先走了。”

“糟糕又惹女王大人生气了!等下指不定还要被嘲讽多久呢!糟糕糟糕糟糕……”

“千晶她就是这样的性格,说完了就完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总之还是赶紧去赔礼道歉……我说你也太慢了吧?不等你了哦!”

“其实,我刚刚做了个梦……”

“我先去追女王大人了!你也快点收拾好跟过来啊!”

才起了个头的话语,就这样突兀断在了空气里,伸出打算挽留的手寂寞收回,他发现自己有点控制不住地回想着梦中看到的一切。想要倾诉,想要和人分享。

到了医院以后再和佑子老师说说看吧,这样想着,他将最后一本笔记扔进了抽屉,起身,朝门外走去。

 

 

 

“主人主人,到时间了该出发了哦!”

人形的生物睁开了双眼,一片黑暗中只能看见他金色的瞳孔熠熠发光。舒展了一下四肢,身体上仿佛纹身一般的花纹随着呼吸的鼓动泛出了一阵莹绿波动。

“人修罗殿,方才见您休息得似乎不太安稳,是否有哪里不适需要治疗?”

“没事的,”他平静地安慰着同伴,“只是做了一个久违的梦,仅此而已。”

“梦?那是什么?有趣吗?可以吃吗?”

“也是,连我这样的……都还能做梦的话,你们说不定以后也能体会到这一点。”

梦是属于人类的奢侈品,恶魔不会做梦——本该如此。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回头看身后那点点幽绿烛光般的一对对一双双瞳眸,接着迈出了第一步。

深界的穹顶依旧笼罩在不明的昏暗中,在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无止境的……

 

END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