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每日练习】2013.12.31【大晦日】

和@鸦_水月流歌 约好的每日互相监督的500字练习,今年的最后一天,我的命题是:大晦日。

 

被炉中传来的舒适暖意令人昏昏欲睡,就连淡淡橘香也不能唤回逐渐沉向意识深海的注意力。耳畔是同伴们的欢声笑语,电视中的红白歌会正进行到白热阶段,窗外还隐隐传来烟花绽放的声响,平日里这些能让濑多总司神采奕奕的音效,此时此刻却不知为何成了助眠的摇篮曲,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注意力一点一点从指缝间溜走,最后只来得及听清了一句“老师?老师你没事吧kuma?”便一脚跨入了梦境的长廊。

然而就像是为了弥补之前神志不清的补偿,梦的世界里一片清明,如果不是那层层绝不可能在现实世界里再次出现的乳白雾气,濑多总司几乎都要认为刚刚在被炉中与同伴共同跨年的一切才是梦。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红色鸟居,没有石板路,这里并不是那个刚来到八十稻羽时进入的场所。他低下头,手中赫然出现了用惯了的日本刀。

新的战斗吗,没有迟疑,濑多总司握紧了刀柄,毫不犹豫地迈步向前。脚下的质感似乎是泥土,却时不时会窜起没过脚面的错觉仿佛活物,远处只有模糊不清的微软光亮,隐隐约约在视线边缘形成了一扇大门的轮廓。他由快步疾走慢慢变成了大步奔跑,可与那扇门的距离却一直未见缩短,到最后双腿只剩下了机械动作的力气。

心中忽然升起了可怕的念头,如果到不了那扇门前,是否自己从此再也无法回到同伴和家人的身边?这样的恐惧变成了驱使自己继续向前的最后能量,只是仅凭这一点的话……

不是你。

什……么……?一直安静得像黄泉比良坂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幽幽叹息。濑多总司猛地抬起头四处张望,放眼之下一无所获。

我要等的那个人,不是你。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随着这少年的声线,远处的那点光芒逐渐变大变亮,以一种要吞噬掉整个空间的气势,席卷而来。濑多总司来不及说出等等就已陷入了那片白光中。

如果你遇见了他,请转告我的话,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minato。

“哇哇哇老师!老师你怎么啦老师你快醒醒TAT”濑多总司在熊孩子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中睁开了眼,场景转换太快,他花了好几十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梦已醒。一边安抚着担心不已的同伴,心思却忍不住飘移去了清醒之前那个陌生少年留下的话语。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minato……凑?

 

濑多总司并不知道,几个月后的自己,会在现实世界中真正遇到一名叫做有里凑的少年,通过他才了解到这个大晦日的夜晚所作的梦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END

妈蛋一开始还以为会字数不够结果超字超了一大段啊囧!

我就是想在P4Q出来被官方打脸前开一开脑洞罢了,别深究,别深究……

评论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