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蝉时雨

*乔安乔,或者说安→乔,乔→安?

*短,OOC,不虐……大概(。

*前半截是且茄写的,后半截才是出自我手(所以画风上下不对很正常- -)

*本该甜甜的室友组脚本为什么又被我写成了微酸单箭头啊!?

 

  

赛后的庆祝宴,不知怎么先拿了酒量在众人里还算不错的安文逸开刀,开始还挺正经的说着开心庆祝庆祝,没过一会儿就七荤八素地胡言乱语,满嘴跑火车地哄着小年轻一杯杯往嘴里灌,直到几个根本不沾酒精的妹子们上来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技能把自家牧师拖下去时,安文逸已经明显喝多了。

有人喝多了会哭,有人喝多了会笑,有些比较烦人的会边哭边笑,而安文逸明显就属于那种喝多了反而会安静的人,此时带着点酒气双眼发直脑内放空,坐去一边沙发上时被唐柔和苏沐橙问了好几句“没事吧?”

安文逸反应有点迟钝,但还是摇了摇头作为对关心的回应,接着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放起了空。

其实到后半场所有人都闹得有点疯,陈果冲过去抢了杯子灌下一大口,转头就抱着苏沐橙开始哭,安文逸表面上看起来没反应但其实身体不易察觉地僵了僵,坐得比之前更直——当然,是在经过不短时间的反射之后。

好在一片混乱中实际上还是有人保持着清醒的,坐得笔直的安文逸前后晃了晃,眼看着就要倒下去时,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他。

安文逸抬头看向人,镜片后的眼睛缓慢地眨了眨,半天才说话,语速比平时慢了好几倍:“乔……一帆?”

“嗯,是我。”乔一帆对着他笑了笑,把拿在另一只手上的杯子递给他,安文逸迟钝地接过捧在手心里,暖的,他低下头喝了一口,甜甜蜜蜜又带着几分清凉,大概是……

“蜂蜜柚子茶。”

在旁边坐下的人提前给他解开了疑惑。杯子凑得太近,温热饮品腾起的热气慢悠悠糊上眼镜,安文逸眼前白茫茫一片,也丝毫想不起来要去擦,看得乔一帆暗暗忍笑,索性伸手替他摘了下来。

“一帆……”

“怎么了?”

其实安文逸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就叫了他的名字,出口才发现想不起来下面要接什么,暖暖的温度透过玻璃杯传到他的指尖上,折射着灯光打过来,让他的手指尖看起来像是透明的一般,安文逸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抬起头,看向坐在旁边的人。

乔一帆在发短信,嘴角微微勾着,耳根处泛起一小片粉红,一看就知道很开心。

安文逸慢慢的想起来了,之前他被集火的时候,这小子好像就是悄悄发着短信躲去了外面,现在才能如此清醒。

……凭什么就我一个人被灌酒?安同学突然觉得有点不爽。

现在被他盯了这么久,乔一帆仍然一副完全没发觉的样子,安文逸勾了勾嘴角无声地做了个“呵”的口型,还好现在没人看他,不然如此惊悚的安文逸同学肯定会被当做OOC了。

他悠悠地一手捧起杯子,然后以某种壮士扼腕的气势一口干完,顺手把杯子跺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硬物相碰撞的声音总算是引起了乔一帆的注意,他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一脸不解地抬起头来——刚好和安文逸看了个对眼。

然后小天使就是一个寒颤脊背发凉,自家治疗现在脸上的表情和正常情况下的样子真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去,这阴测测弯着的眼,斜斜勾起的唇角,似笑非笑的眸子,合在一块儿看还真有那么一点儿……让人心跳失控。

乔一帆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伸手试图去探一探安文逸的额头温度,“你没事吧”的四个字音刚发了两个出来就被一巴掌拍开了手,剩下的两个字卡在喉咙里,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就看见安文逸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表情诡异的脸在他面前迅速放大,然后是唇上的柔软触感……

两秒钟后乔一帆才反应过来他被安文逸吻了。

 

 

 如果安文逸的目的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室友就要一起遭殃,那么他的行为绝对已经达成了超预计的成果。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被强吻的人足足一分钟都没能做出任何抵抗,任由对方火热的舌头灵活穿越齿缝直抵内部柔软深处。不论吻人的还是被吻的都没有闭上眼睛,乔一帆清楚地在安文逸的瞳孔中看见了自己诧异的表情,以及对方似乎十分清醒的视线,这导致他打算伸出的手硬生生顿在半空,直到不远处一声不算响亮的“咔嚓”以及一道白光划开了这诡异的气氛。

“哎呀居然忘了关闪光灯和快门音。”光明正大“偷拍”着的苏沐橙毫无被发现的愧色,“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不用在意我们。”

“沐沐太不专业了,看我和果果的。”这边厢唐柔也凑了过来展示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手指滑动之下不断引起苏沐橙的惊叹“哇这张拍的好赞传我传我><”

在这样乱七八糟的背景刺激下,乔一帆总算想起自己还在被强吻着的现实。体温偏高的双唇还在一下一下蹭来蹭去,那样地专心致志,就像撒娇的大猫一样。不知为何脑中浮现起了如此的想法,乔一帆悬于空中的手迟疑了下终于抚上了对方发烫的脸颊,轻柔却不容抗拒地,将那恋恋不舍的温度拉离自己。

“醒醒文逸哥,你喝太多了,我送你回房间吧。”

“……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不公平……”谁说喝醉了的人没什么力气的,纯属扯淡啊!乔一帆手忙脚乱地将那个紧紧抓住自己不放的人扶起,无视身后“要闪了?这是要去单独两人世界了吗!”等起哄的呼声,来不及和其他人打招呼便带着自家治疗,逃跑了。

 

上了二楼之后果然阵阵喧闹小了很多,但乔一帆甚至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被耳边异常鲜明的心跳声引导得再次紧张起来。砰砰砰,不知来源于谁的它们是那么响亮,仿佛就在耳畔鸣动。就在这时候,本来很乖巧借着力跟上他步伐的安文逸,突然推开了他的手臂。

“文逸哥?还有一点点就到房间了,再……”

“哼,说什么‘我会保护你’,结果还没到关键时刻就一个人脱离战场,这就是你的承诺吗。”重新戴上眼镜的安文逸看起来仿佛已经恢复到了平常那个有几分冷淡的理智状态,说出口的话语也是不带感情起伏的平淡陈述,这让乔一帆险些忘记了他前几分钟还在酩酊不醒,就差直接抱歉脱口而出了。一句对不起在舌尖转了一转,最终凝成了另一疑问:“刚刚……为什么要吻我呢?”

然而话刚出口便已后悔。果然,对方在听到这一句后,就像面具裂开了一道缝隙,灼灼目光抛下所有伪装直射了过来:“为什么,你明明知道的,难道不是吗。”

乔一帆最终还是没敢对上那道目光,他盯着脚下那微微反光的大理石地面,就像是能在上面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觉,觉得冷的话,我来泡蜂蜜柚子茶,喝了就能暖和了。”

“有更直接的能让身体热起来的办法,为什么要退而求其次。”

一记直击!完全没料到平日里高冷谨慎的牧师大大喝醉了之后居然如此简单粗暴战斗力翻番,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的鬼剑选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神圣之火强制沉默的三秒钟间,兴欣的牧师大人利用身高优势将鬼剑士困在了手臂与墙壁之间:“怎么样,要不要来做些能让人更暖和的事情呢?”

下一秒乔一帆感到,一团比神圣之火还要炽烈百倍的火焰,轰地点着了自己的脑子。他拽下了撑在肩头的那双手朝身边一带,比自己稍高的身体便稳稳落在了怀中,没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他直接封住了那用来吟唱咒文的双唇。

鬼阵落下,一片绚烂的光影,在两人的心上开出永不凋落的盛宴。

 

 

“还冷吗?”

“唔……”

“可是手还是很冰,”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乔一帆暂时放开了自家室友,“等我一下。”

安文逸默默看着他跑回房间,没多久又返了回来,只是多拿了些什么。“这是?”

没有回答,只感觉到手上被抹了一层微凉柔滑的膏状物体,它们随着对方轻轻的动作渗进皮肤。确定没有一寸地方遗漏后,乔一帆将一双薄膜手套套上安文逸双手作为结束。

“这是老板娘她们教的,”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乔一帆笑着解释道,“手不容易暖和起来的时候,抹上护手霜再戴上手套就能很快热起来了,我试过,的确很有效。”

似乎为了印证其效果,安文逸觉得自己的双手真的慢慢暖和了起来。他盯着对方还带着几分羞涩的微笑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就觉得不停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自己蠢极了。

“…………真是,败给你了啊……”

 

 

 

TO 英杰:怎么办,我好像真的恋爱了……

                                                   FROM 一帆

 

 

 

 

END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