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DDSat】未完成勇者

*第一本命居然写的最少,我反省……

*超短,甜腻,无脑,难得想写拉布拉布。

*虽说是冰火但怎么看都像火冰orz

 

“夜安~”钥匙刚插进锁孔一声轻快的招呼就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但听在希特耳中就直接与恶魔的呢喃画上了等号。

“怎么又是你!而且我才换过门锁你对它做了什么萨弗!”要不是双手抱着的资料太过重要说不定这时已经朝着那探出的黑发脑袋砸过去了,希特只好脑内模拟了一下权当出气。

“啊啦我只是想从侧面提醒你防盗措施该加强了。”虽然也没有小偷会光顾你这种穷学生的窝。后半句萨弗非常好心地没说出口,因为他的注意力被其他事物吸引了:“没想到你居然戴眼镜。”

回答他的是大门被重重摔上的声响。希特完全没理会投射来的兴趣盎然视线,一言不发开始整理带回来的笔记和文献。明天有重要的公开课,准备提问的资料还没有找齐,生理学还有非完成不可的作业,麻烦的事情一堆根本没空和不速之客生气,更何况这货擅自跑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算短的相处时间让希特总结出了经验:只要把他晾一边不管就好。

只可惜希特显然低估了萨弗的行动力。才刚翻开第一页就感到背上一沉,下一秒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已不翼而飞:“唔好深的度数,还以为是装帅用的平光镜,没想到希特真的是超级用功的学霸。”

试图反手取回眼镜,不想萨弗反应更快地闪开,希特只得悻悻地口头还击一记:“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那样是能轻轻松松拿奖学金的天才。”拜平日里不太戴所赐,没有眼镜其实也基本不影响日常,只是今天下课后急着赶回来一时忘记摘下而已,没想到偶尔一次的疏忽就被萨弗撞见了。

见他没有进一步抢回眼镜的打算且有直接再次无视自己的趋势,萨弗不甘寂寞地又趴了回去:“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我也有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好好努力着的……呐呐不回头看一眼吗?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帅气值MAX眼镜on模式的萨弗·谢菲尔德哦。”

希特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扶额叹气,看来不回应一下对方是不打算作罢了。他半放弃地丢下笔记转身,不想被超近距离放大的灰色眼瞳吓得差点蹦起来:“干嘛贴这么近!”

“嘻嘻嘻这不是担心你看不清么。”似乎是看出了希特手忙脚乱的原因,萨弗不但没有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反而更进一步凑了上去,变本加厉地朝对方耳朵吹了口气,不出所料,它几乎是在瞬间染上了鲜红的色彩。

“你!!!!”

“怎样,有没有再次爱上我?”

“谁会喜欢你这么恶劣的家伙啊!”不过说归说,事实上希特不得不承认,比起自己,萨弗那种中性纤细的外貌显然更适合戴着银边或者无框的眼镜。诚然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离是心跳失控的原因之一,但那惊艳的一瞥也绝对是杀伤力极大的一击。只不过他是打死也不会把这个理由说出口的。

“玩,玩够了吧!玩够了就去一边呆着别再来烦我!”

“可是你还没有称赞我。”

“…………”

“说嘛~说了就放过你。”

“…………很好看。”这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极限了,本以为对方不会善罢甘休不料萨弗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干脆利落地将眼镜还给了他。虽然下意识想问为什么但理智阻止了这个很可能导致没完没了纠缠的举动,所以希特只是盯着萨弗跑去厨房觅食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之后便再次认真投入了学习。

在他看不见的角落,萨弗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比起别人虚伪的崇拜,我更喜欢的是你别扭的称赞。

只不过你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一点了吧,希特。

 

END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