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 人生ゲーム ↓

*依旧充满不科学私设的伞修脑洞(。)
*有点撒比西但整体来说还是挺温暖的,吧?
*不混圈读书少也不知道有没有撞梗orz
*三个关键词:被世界遗忘的角落,你身边的固定席,受伤也无妨。
*其实说成叶修x苏沐秋也完全没问题啊!?

苏沐秋,风华正茂男,因突如其来的车祸,带着满满的抱负和遗憾,卒,享年19岁……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展开。
所以说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又黑又窄又寂静,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身体仿佛被固定住的蝴蝶标本仅能小幅度动弹,试着发出声音却如同石沉大海。死后的世界?可没听说过死了还能保留鲜明的五感。比起天堂地狱黄泉灵魂离体,这感觉反而更接近看过的一部电影,《活埋》。想起情节和最后的结局,苏沐秋不禁抖出了细小的寒颤。
卧槽还会颤明显不是鬼好么!他越想越怕开始拼命挣扎,手指在身侧摸索着,下一秒毫无准备地碰上一冰凉的物体。尸体!?不对,手感不对。坚硬如铁寒冷如冰比起人体,金属还更贴切。苏沐秋在无光无声的狭小空间中描绘着触手可及的形状,忽然他摸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握柄,它弯出一个奇妙的弧度形成小巧的环,食指从中穿过指尖正好能搭在另一完整的小部件上。这是?心中一道闪电划过,他急忙反向摸向另一端,不出所料地摸到了中空的管口。
千机伞,枪形态,刚才的正是它的扳机和枪管。在想明白这一点的同时一个大胆到超出常理的猜测也跳了出来:我这是转生成了君莫笑还是干脆与账号卡合体了?
据说人是有灵魂的,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和电波数据差不多,也几乎没有重量单独也没什么力量,说起来和计算机语言的01构成极其相似。所以机缘巧合之下,本该死掉的我就被封在君莫笑的账号卡里面了吗?不过这样也完全高兴不起来啊。首先君莫笑这个角色并不是自己的常用,平时只有在研究千机伞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叶修虽然知道账号密码却一次也没有主动用过。假设目前不能动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的状态正是由离线设定造成,那么迟钝的叶修会花多少时间才会想起君莫笑的存在?
答案是,无解。所以即使已搞清楚了处境,苏沐秋也只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默默等待重见天日那一刻的到来。
简直像等待王子亲吻唤醒的睡美人。他自嘲地喃喃。
只是没想到这一睡就是八年。

当白光射入漆黑空间时,苏沐秋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说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一点也没错,哪怕只剩下灵魂也耐不过孤独的消磨。被从长达两千九百多日的漫长沉睡中唤醒,思考能力像是结满了锈斑蛛网的老旧齿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慢吞吞运转起来。
这算是,活过来了吗?直到站在发布新手任务的npc前,苏沐秋总算彻底清醒。不动声色打量了自身和周围,自己和君莫笑合二为一的事实基本板上钉钉,以及他可悲地发现,作为一名被操纵的游戏角色,他除了眨眼,转动眼球外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自由动作了。
糟糕了,还想着等醒了先努力让叶修知道自己的存在,现在显然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纠结间君莫笑接到了转身指令,于是毫无心理准备的苏沐秋就这样透过屏幕,见到了久违的那个人。
他变成熟了。记忆中曾经意气风发锋芒毕露的少年,在岁月的打磨下已褪去了所有棱角和青涩,取而代之的是压倒了内敛沉静的苍白颓废。苏沐秋这时想起刚醒来尚未完全清醒时听到的其余玩家的语音:来第十区开荒的人真不少啊。
第十区!当年自己离开时荣耀不过才刚刚第一区,这漫长的一觉醒来居然已过去了这么多年,颇有山中方一日,人间已十年的唏嘘,也难怪叶修看起来已大不相同。不晓得他在嘉世待的如何,有没有遵守和他的约定,拿冠军拿到手软?他的一叶之秋呢,身为职业选手怎么会想起用他这么个沉睡多年的小号跑来新区开荒,沐橙过得好不好,现在在做些什么……堆积如山的问题如开闸洪水倾泻而出,只不过他既不能说也不能动,屏幕前的那个人,又怎么会注意到小小的数据构成虚拟角色眼中的情绪呢。
不过没关系。苏沐秋的沮丧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还活着就还有无限可能。时间还有很多,说不定慢慢就能找到沟通的办法了,说不定我也能慢慢变得能自由活动了,说不定之前无法并肩战斗的遗憾之后就能通过另一种方式来实现了。只要我还在这里,只要你还在身边,未来的事一定能越变越好。
这是百分百肯定句,没有问号插入的余地。
从储物箱中取出千机伞时,苏沐秋似乎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开始吧。他说。
让我们一起,重新开始。他在心中答道。



作者半路插花=_=+
这是午间和女儿闲聊时的对话。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掉落……



叶修想,最近自己好像病了,不是身体上,是精神方面。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账号卡,活了。
倒不是账号卡突然动起来跳了个舞,或者开口唱了首歌,这种活起来的错觉源自操作过程中一些非常细小的偏差,而且都不是属于失误那种低级的出错。举例子来说就像是你脚丫子痒想抓抓,没想到你的手不但把脚趾挨个挠了个遍,还擅自做主斩草除根把脚气药水也一并涂上了。
明明都是在自己神经控制下的手指活动,却偏偏做出的都是自己没下过的指令。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精分?叶修盯着屏幕中穿得五颜六色长短均有的君莫笑,目光灼灼似乎要将那层液晶穿一个洞,然后他看见了,在这样的目光下扭捏将脸转开的虚拟角色,剩下暴露出来的耳尖居然还好像隐隐染上了绯色。
卧槽。他想,我该不会病入膏肓了吧,幻觉都出现了?而且这幻觉也有点哪里不对吧?
叮。猛然划破天际的破空声,一蓬弩箭就这么突然射向君莫笑,叶修连忙操作闪躲。都差点忘了这是在副本中,小怪们还在四处晃荡呢,刚这显然是进入了一小队杂兵的仇恨范围,系统自动发动了攻击。
换做平日里,这样的攻势对大神来说完全是入不了眼的小菜一碟,不过刚才叶修正在怀疑人生以至于反应慢了不止一两拍,这导致君莫笑闪得异常艰难。虽然避开了所有要害但仍有不少弩箭命中,或擦过或射中,总之一波战斗结束后角色的血条已不太饱满,这体现在了君莫笑原本就很混搭的穿着更加破碎凌乱。
隐隐的血色衬得人物偏白的肤色更加晃眼,跑动起来后更是有更多肌肤从破口中露出。最要命的是额角也擦破了,一丝血线顺着君莫笑尖削的脸颊滑落到了下巴,并且顺着纤细的颈部轮廓,最终隐没在锁骨下的衣物中。
叶修觉得自己的狗眼一瞎,然后所有的血液开始朝下半身集中。
…………………
一定是早上的那一炮没有撸彻底。叶修这样对自己说,然后面无表情地摔了耳机和鼠标朝浴室走去。


HAPPY END!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