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No pain,No game

*所谓的变装play第二弹,第一弹在这里【 http://weibo.com/1698162490/AbUfeBpPv 】
*莫凡x安文逸,或者说是莫凡x小手冰凉
*才不承认是为了兴欣最喜欢的两个角色才拉郎的(。)
*最后一定要强调的:玩女号的汉子都是!纯!爷!们!

安文逸有生之年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在学业与荣耀之间选择了后者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才会导致现在身陷如此一个尴尬又进退两难的境地。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荣耀职业圈推出了新的周边:角色的等身手办。各职业的宣传手法不尽相同到了牧师这一块就变成了操作者对游戏人物的cosplay。这并不奇怪,毕竟荣耀世界的服装设计向来广受好评,平日里各大漫展同人展不乏打扮成角色的coser,甚至安文逸所在大学的动漫社都搞过一票。所以当他得知这一消息时也就像其他人那样,想象了一下张新杰穿上石不转那一身时的情景,在心里感叹完两人从里到外的同步率和相似度后正打算该干嘛干嘛,肩膀上传来不轻不重的一下。
“小安,恭喜你。”号称全联盟心最脏的战术大师收回自己的手,笑得一脸慈祥仿若普济众生的圣母白莲花,“恭喜你获得了和张新杰大大共同出镜的大好机会,要好好干不要给兴欣丢脸哦!”而被拍的人也几乎是秒懂了对方话语里包含的巨大信息量。
但是我并不想懂啊?说到联盟第一牧师,不理所当然是霸图张新杰吗为什么我一个操作渣装备也不够档……装备!
一身不走寻常路的高暴击高输出牧师银装,正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才会选中我的吧?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说的通了。但就算知道了真相也已于事无补。安文逸努力无视着队友们充满同情,以及掩饰不住的“有好戏可以看了!”的目光,想了想之后绝对要出现的群魔乱舞,默默放弃了抵抗。
小手冰凉,放眼荣耀世界,唯一不点满智力和精神的另类牧师,兴欣战队第一个全身银装的角色,以及最关键的一点:这是个女号。
事实上安文逸本身对女装、cosplay之类的并没有什么偏见。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其他人没资格指手画脚。虽然摊到自己身上难免会有点芥蒂和不适应,但这绝不是不作为的借口。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从朋友手上接过小手冰凉账号卡后,不但没有因为她是个女号而废弃,反而将她越练越强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觉得再建新角色太麻烦,这一点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总之,一边讨厌麻烦和无意义,一边依旧认真做好自己职责范围力所能及的事的安文逸,婉拒了母校社团提出全力支持的好(wei)心(kong)好(tian)意(xia)提(bu)议(luan),按照联盟的安排顺利完成了宣传的拍摄。期间成功获得张新杰的亲自指点和亲手签名,还意外收获了大大对放跑了原本自家公会优秀人才的惋惜。
“期待日后能在赛场上见到更加完美的小手冰凉。”以上述话语作结,张新杰以预定的练习时间临近为由而率先离开了现场。安文逸也总算是松了口气,想着终于能将这一身束缚换下而开始寻找同伴的身影,不想环视一圈后却怎么也看不到某人那醒目的金发。没等他将这点不好的预感酝酿成更大的不安,摄影棚的工作人员倒是先找了过来:“是安文逸…先生吗,这里有份给您的留言。”
——以前的小弟突然来找说是有事拜托所以先走一步啦小安子你肯定不会迷路的而且为了减轻你的负担我把行李都带走了哟不用太感谢我记得和老板娘说晚饭我想吃咖喱鸡!包子
工作人员并不知道便条的内容,但从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表情上,似乎可以感受到不是什么好消息。出于礼貌他小心翼翼地追加了一句:“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安…先生?”
“……可以借用一下电话么。”
“可以的没问题,请这边走。”
不出所料,不管是上林苑还是网吧,一个是接通了无人接听,另一个倒是有人接只不过是完全不认识的小网管,询问后被告知老板娘不在,二楼训练室也没人(关榕飞可忽略不计)。安文逸沉默着挂断了电话,在心里已经将包子绑上了烤架用神圣之火烧他个三天三夜。
先不说作为帮手的人半路开溜,你走就走吧好歹把我的衣服手机钱包留下,全部一股脑儿带走这叫人干事?即使清楚包子这么做其实没有恶意,但烦闷的心情实在难以抑制。安文逸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重复了好几次深呼吸之后总算平静了一点,然后他向工作人员打听了摄影棚所处的位置,再详细询问了由此回到上林苑的路线,万幸地发现比想象中要近。以自己平时的速度大约步行半小时到四十分钟的距离,不算太勉强,当下就决定直接走回去好了。要知道安文逸的人生准则之一就是能够自己做到的,万事不求人。
他拒绝了工作人员提出的开车送他回家的提议,就这么踏上了靠11路回家的漫漫征途。本还有几分忐忑的心,在发现路人并没有对自己一身奇特装扮投来过度注视后,也彻底放了下来。这一点上还得感谢H市的COS团体和个人,若不是他们的活跃想必广大群众也不至于如此淡定。想到这里安文逸轻轻笑了一下,这是个好的开始,我一定能够顺利回去的。
但是万事严谨冷静的安文逸同学今天明显失算了,他忘了自己现在穿着的并非日常舒适合身的衣物,而是游戏中,小手冰凉那一身虽低调却繁复的及地长裙,而最关键的脚下,更是一双高跟过膝长靴。原本只需几十分钟便能完成的路程,如今却被拖长成了近一小时。联盟提供的衣装质量均属上乘,黑色靴子更是由柔软的小羊皮制成,紧紧包裹着脚面和小腿不会觉得难受,但那差不多六七厘米的高跟显然成为了影响行动力的罪魁祸首。
脚很疼,但离住处还有一小段距离。一定要坚持啊安文逸!你可以做到的!默默鼓励着自己,安文逸忍着双足传来的阵阵刺痛,努力向前持续迈着步。游戏里好看又实用的装备到了现实中基本全变成了麻烦制造机,先是靴子,现在又是裙摆,随着双腿疲累的增加越发频繁地和最下端的蕾丝纠缠在一起。把裙子抱起来会不会好走一点?这样想着,他低头小心地将沉重的布料拢进双手间,完全没注意到两步开外,由于地砖塌陷而造成的路面高低不平。


莫凡正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上林苑附近晃荡。
今天莫名其妙放了假,理由好像是有人要去参加什么什么商业活动,索性集体休息一天。老板娘呼啦啦带走了一票人,方锐大大也大手一挥,带走了剩下的一批,等莫凡从电脑前抬起头,周围早就静悄悄一个人都不剩了。
有点无聊。游戏里正值一天在线人数的最低潮,成为职业选手后原来几个号也不再方便重操旧业,莫凡转了一圈居然没想到能做点什么。习惯性看向苏沐橙的位置,落空,这才想起被陈果拉去逛街了,顺带还捎走了叶不修当苦力。他对着空房间发了一会儿呆,最终决定出门去接触下久违了的新鲜阳光空气。
出了门顿时觉得周围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自从头脑一热买了机票飞到这个城市以来,自己似乎就没有迈出过上林苑与兴欣网吧的两点一线。虽然不认为有什么不方便,但转念一想万一在家门口迷路岂不要被笑死?于是莫凡以他们住的那一栋为中心,慢悠悠地开始散步顺带认路。
没记错的话这里是高档小区吧,难怪都看不到什么人,就更别提形迹可疑的……咦?
最先晃入视线的是耀眼的银色发丝,它正在午后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再往下是一袭墨蓝长裙,虽然并不华丽但怎么看也不像是平常大马路上会出现的款式,这人到底……还没等莫凡转过一个完整的念头,只见前方外表奇异的少女(?)小心拎起了裙摆,然后下一秒,毫无预兆地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莫凡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冲上前,手也下意识就这么扶上了妹子的双肩:“没事吧,摔到哪里了?”
看到这里先别急着喊作者OOC得没边了先听解释呀。相信大家在原作中也感受到了莫凡大大对于女性的态度不同,比如只接受苏沐橙的投喂只和苏沐橙交流and etc.所以!我们不妨大胆假设,莫凡其实是个对女孩子很温(shen)柔(shi)的人呢?
虽然从小到大基本处于放养状态,事实上莫凡还是有受到良好的家教像是敬老爱幼女士优先,总结起来就是比自己弱的人一定要礼让照顾。什么你说游戏里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二次元三次元还有墙呢就不允许别人区别对待?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的莫凡大大不但开了金口,还身体力行地做了:他直接掀起了对方裙子的下摆察看是否受伤。
提问:一名男士,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掀了一名初次见面女士的裙子,他会收到什么样的回应?
A.高跟鞋踹脸
B.耳光+流氓称号
C.妹子娇喘一声倒入怀中
D.作者大大你忘吃药了
答案是………


安文逸尚沉浸在脚踝处传来的剧痛中,不料双肩突然被人抓住,紧接着来人居然直接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裙摆打算就这么掀起来。
安文逸吓傻之下倒是还没呆住,他仅仅迟了半秒后便毫不犹豫抬脚踹了上去,但在鞋跟接触到对方的一瞬间被更猛烈的疼痛袭击,不但攻势全消还反被握住了小腿。他一下子没忍住,泄露出了少许小声的痛呼。
“扭伤了就别再剧烈活动,会加重伤势的。”一个有点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文逸这时终于认出了不速之客的样子。
什么居然是这家伙等等他不是从不出声说话的吗不过现在先要让他松手,没想到对方下一句话恰好正在这时,更快一步地狙击了他未出口的要求:“…………黑色蕾丝花边款。”
…………靠!
安文逸,年方二十有一,男,第一次因为被同伴(男)看见裙底风光而羞愤难言,以至于被对方打横抱起后才想到要挣扎。
“你走不了了吧,住的地方就在附近,到那里帮你处理一下。”回答的倒是有理有据言辞肯切让人没法反驳……但这么被公主抱着还是很奇怪啊。
“没事,虽然你有点重,但我还是抱得动的。”
…………………
安文逸决定在神圣之火的烤架上临时再加入一人。

回到上林苑的住处后,安文逸就这么直接被抱去了莫凡的单间。虽然一度想开口让他送回自己房间,但一时没忍住对这名独来独往份子的好奇心。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地观察一下。
进门将自己放在床上坐下后,对方就返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隐约传来翻找的声音,大概是在找医药箱?安文逸打量了一圈这儿唯一的单人间,和自己那间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还要更单调一些。看来和房主一样缺乏生气,下了第一结论的时候,莫凡也正好抱着冰袋和运动绷带返回了。
“现在要脱掉你的靴子。”像是为了取得许可似的但事实上莫凡并未等到回答便动手了,动作倒是出乎意料地轻柔,仿佛对待的是什么贵重易碎物品。很快长靴落地,里面却还有一层黑色丝袜,向上延伸着直到消失在层层遮挡之中。安文逸猛然想起它们是通过同色系吊袜带固定在大腿根部的,连忙动手试图将其解开。只不过当初穿上时看后勤人员固定超级简单,亲自操作起来却怎么也没法将小小的按扣松开,慌乱之下更是手指僵硬不听使唤。莫凡本安静呆在一边看他和吊袜带搏斗,此时也终于看不下去了,将手搭上了柔软的大腿内侧。
他没有说什么多余的废话,动作也又快又稳,但手指划过的皮肤却微妙地热了起来,并且这股热量还朝上传递着,直到脸颊也染上了同样浅浅的绯色。
好……奇怪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没有答案的自问,罪魁祸首倒是完全没有造成了别人困扰的自觉,依旧准确快速地完成了冰敷消肿,绷带固定的全过程。
“处理好了,之后注意休息不要负重不要过度活动,24小时后冷热交替敷促进淤血的吸收,可以好的更快些。”做完说完这一切后,莫凡没有起身离开,反而更加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
安文逸的心脏忽然跳出了不安分的节奏,他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一些超出常理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却完全没有逃走的想法。他就这么睁大眼睛看着莫凡将一个吻印上了自己的趾尖。
“很美,它,还有它的主人,你。”
他只觉得喉咙一阵无法抑制的干渴,所有的津液像是突然全部消失了般,这让他的声音更加地低哑:“对不起,我……我不是女孩子,只是这身装扮让你产生了错觉。”
“我知道。”抱着的时候就通过接触知道了,虽然他并没有说,“美是不分性别的,你很美,所以我喜欢你。”
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呆了,安文逸就如同被神圣之火笼罩住了的猎物,失去了一切反抗的能力,任由莫凡顺着足背一路往上,不间断的吻不停落在因缺乏阳光而稍显苍白的肌肤。
一直向上,吻经过的地方,雪色上绽放开微红的花朵。小腿后方,膝盖内里,大腿内侧,髂骨上,小腹中,侧肋,胸口画了个圈,然后在颈间有些不舍地停留了片刻,最终来到了唇间,同时手指掠过,眼镜被摘掉了,视线一片模糊。安文逸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心,所以当感到柔软的舌尖试图穿过齿缝时,他乖顺地张开了嘴。

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一吻总算结束,因短暂缺氧而感到几分头晕眼花反应迟钝的安文逸,终于感到有一双不安分的爪子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就在他们将要到达某些区域时他慌忙将其抓住。
“等,等一下!不要这么快,莫凡。”
覆在身上的人不知为何,猛地僵硬了一下:“…………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明明还没有说过的。
“不是刚来的时候就由队长做过介绍了?”
“我们,不是今天才刚刚见面的吗?”
………………………
安文逸冷静地将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重新戴好眼镜,并摘掉了银色的假发,指着自己的脸郑重其事地问道:“我是谁。”
“呃是我太冒失了,还没问过你的名字,那么现在问还不算迟吧?”
“呵呵是吗,”安文逸露出了一个温和到极点的微笑,“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END


什么?之后?之后还需要我写出来吗?(灿烂笑)
总之在这里说点私设的内容好了。
在我脑内,莫凡对其他人的脸都是记得非常不清楚的(除了叶不修和沐橙),像他这种不太关注身边队友的类型,稍微改变一点化妆就能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而那老练的调情手段和对吊袜带黑丝超出寻常的热爱,可以当做是早年父母的影响(强势美艳,将正装当日常穿的母上,以及稍微有点弱势,却是大众情人的父上)。
嘛大概就是这样啦~困死了我去睡了,想抱怨我卡肉的可以排队等待谈人生了,以上,大家晚安~zZ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