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Fly me to the moon【伞修】

《噓宴》之「以你為名的花」第二章,略有R15。

 

叶修今天很郁闷,而且十分不爽。
倒不是PK又输给了苏沐秋,或者隐藏BOSS没抢到之类,确切说和游戏没半毛钱的关系。那是和什么有关?在斜睨了身边那正和自己搭档刷着本的人一眼后,叶修发现还真不能说和这货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牵连。
起因是,叶修在从房东那儿收来的一堆信件里,发现了一封寄给苏沐橙的情书。
这封出自不知姓名胆子比城墙还肥厚勇士的情书,自然没有完成它的使命即惨招遭毁尸灭迹。按理来说,成功狙击了一次威胁叶修应该感到满意才对,可他偏偏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情绪上的别扭再怎么掩饰也会在行动中展露出蛛丝马迹。终于,在骑士角色再次出现一个重大失误差点导致团灭后,苏沐秋严肃地对叶修道:“怎么回事,心不在焉的?”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回事!罪魁祸首就是你啊啊啊!当然心里这么咆哮着表面上还是很云淡风轻:“今晚月色太明亮,无法抑制内心野性的爆发。”
“……就算想以发情期为借口,敢对沐橙下手也一样不饶你。”
“有你这个鬼畜哥哥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只有妹妹没人敢要吧。”
“那下午被你销毁的那封情书又是怎么来的?凭空蹦出来的吗?”
“…………”该夸奖一下您的洞察力真敏锐和一针见血?反正都说到了重点,叶修索性也不再拐弯抹角,“我说,既然不放心把妹妹交给不熟悉的陌生人,那考虑一下我如何?都一起生活这么久了还审查得不够吗?”
“不行。”斩钉截铁秒答。
“为什么!”
“总之你就是不行。”
靠!叶修简直要蹦起来了:“有你这么当哥的吗置亲人的幸福不顾也不知道图个球放着大好的人选不要居然更愿意便宜外人……”
“搞了半天原来走神是因为这个。”苏沐秋打断了叶修的喋喋不休,“那么你喜欢沐橙哪一点呢。”
没料到话题猛然间峰回路转,叶修噎了一下之后很快找回了思路:“当然是脸!……呃,还有性格。”
“到底是脸,还是性格,或者还有别的?”
“………………脸!”挣扎片刻叶修最终选择了忠实于内心的冲动,不料话一出口就看见苏沐秋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看脸就行了么……我和沐橙挺像的吧。”
“废话你们是兄妹……唔!!?”
从刚才起苏沐秋就在不知不觉中靠了过来,长久以来的信任让叶修对上述举动没有任何戒心,直到那不知何时抚上他脸颊的手指忽然抬起了他的下巴,本就离得很近的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凑上,在嘴唇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然后在叶修还未能从冲击导致的死机中重启过来,苏沐秋就已经退开了。
“如何,被'沐橙'亲到的感觉。”等好不容易稍微恢复了少许思考能力,叶修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发言。盯着那张依旧笑得满满温柔人畜无害的脸,他只发出了各种无意义的单音节而没法好好说出一段完整的话。
“哎呀,好像冲击过头,主板烧坏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做了什么啊!?!?”
“因为沐橙不能让给你,所以只好勉为其难由和沐橙长得很像的我来安慰你了——反正你喜欢的是脸,对吧。”
“才,才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吧!”
“所以才问你感觉如何啊,如果这样也觉得挺不错的话,那就证明你果然是只看脸的。”
“…………就那么一下下能感受到毛线!?”
“哦?那你的意思是,再试一次,这次时间长一点?”
“嗯……嗯!?等,等一等!??我不是这个意…!!!!”
说晚了,身体已经被紧紧抱住,在他因为震惊而抬起头的时候后脑勺被固定住,比刚才玩笑般的接触浓厚几百倍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舌尖从来不及闭合的双唇间滑进口腔,流连过齿面和牙龈,柔软的黏膜重叠在一起,仿佛麻痹到了脑髓的感触,让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这样……是不对的………明明察觉到这是不对的,但大脑像是融化的糖浆一样,黏黏糊糊根本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抗,只是茫然地僵硬着。直到嘴唇终于得以分开后才稍微好一点,只不过对方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只手无声息地潜入了他作为家居服的T恤下摆,滚烫的肌肤接触到微凉的手指,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终于使叶修的危机意识得以苏醒发出了警报。
“STOP!停!!住手!!!”他手忙脚乱地推开他,尽力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玩笑开过头了啊!!!”
被指责的苏沐秋却是一脸无辜:“是你同意再试一次的,”一边说着,一边出其不意地隔着布料触碰到了那个人某个快要爆炸了的部位,“而且你看,你这不也是觉得很舒服吗?”
靠!被这样那样一下是男人都会兴奋起来的吧!是男人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叶修的慌乱一下子就藏得不见了。只见他摆出了一副了然于心的险恶表情,将身体重新靠了回去。
“不光是我舒服吧,嗯?”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尤其是腰部,这样的姿势使得对方的反应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得到。苏沐秋的下体和自己一样火热,随着他的动作自然地再次摩擦在一起,而那种火热的感觉就这么以难以置信的鲜明一路从下腹升上来,两人都迫不及防发出了短暂的促音。
“你看,你能做到的,我也没问题。”
“………你是认真的?”
“你猜。”
“那么,我就配合你吧。”
拉下最后一层的布料,将彼此的火热握在一起摩擦,灼热的感觉以光速在放大,几乎能吞噬掉一切。被触摸而差点冲破喉咙的声音被封在了交缠的口唇间。因常年接触键盘鼠标而有着薄茧的指腹擦过敏感的顶端,这让叶修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快感积聚在一起,就快要爆炸……然而突如其来的禁锢卡在了根部,他发出了不满的抗议,抬眼却看见苏沐秋促狭的笑容。
“怎么可以就你一个人爽到。”
“是,吗,那,么………”叶修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一直闲着的双手猛地动起来,却是以致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听见苏沐秋猛然爆发的喘息,叶修愉悦地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得意还不到几秒就被报复回来了。
“不要试图捉弄年长者啊。”一边加速着手上放肆的动作,一边像是为了加深印象一般在叶修的耳边清楚地说着,然后就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让叶修在他手上率先释放了出来。

事后两人都很有默契地装沉默,一前一后去浴室收拾自己。苏沐秋想着干脆洗个澡得了扭开水之后却被刺痛袭击,这个时候才发现肩膀的位置赫然被留下了数道抓痕。
还真是月圆之夜的狼人变身啊,苏沐秋苦笑着盯着镜子中的自己。
不过我又何尝不是呢。
月色太美,而无法抑制内心冲动的爆发。

第二天,从朋友家借宿回来的苏沐橙,在见到哥哥肩膀上的痕迹后担心地问了起来。
“没什么,被太过陶醉不太听话的小兽抓了几爪子而已。”
回答他的是隐藏在饭桌下狠狠地一脚。

                                                         「嗨到上月球」完

                                                                   TBC

评论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