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小型犬饲养手册-第四章

_郄

第四章

“咦,等等,握手?”楠原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刚才还在闹腾的其他人不知怎么也突然安静了下来,专心致志围观他。楠原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很快就要被视线的重量压塌了,正浑身僵硬耳根发烫不知如何是好时,好在有人及时跳出来拯救了他。

“握手就是这、样、的~”刚才抱着他蹭的那个男人蹦了过来,随手把楠原放在吧台上的玻璃杯拿开,一把抓住他的双手举到眼前晃啊晃的,还笑嘻嘻地跟他说:“来小Teddy,汪一个!”

“啊……啊?”楠原更加不知所措了,求助的眼神转了一圈最终落到那个看起来最沉稳靠得住的墨镜男人身上,弱弱出声:“草薙先生……”

被求助的男人看了看那双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默默叹了口气出声:“好了十束,你就别……”

“哇果然好可爱!(>﹏<)”话音未落就被打断,十束再次化身金毛巨犬扑了上去使劲蹭,好在没多久就被前来救援的草薙制裁铁拳第二次落在了头上,大喊着“救命嗷谋杀亲夫啦——”被拖进了吧台。

在草薙温柔的“可以不要调戏我的客人吗?”声中,楠原总算是小小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仔细一回想才突然一惊,熟悉而又陌生的威压感不知何时已悄然消失,楠原扭头找了一圈才发现,那位赤红发色的王者早已平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呃……”楠原默默觉得自己的脑容量和运转速度都有点不太够了,他下意识拿起吧台上那杯草莓牛奶,双手捧着喝了个干净。然后,他脑袋歪了歪,就像突然死机了一样趴在了吧台上。

“喂!你怎么了?!”八田跳了起来想冲过去看看情况,却被安娜拉住了。小姑娘从高高的凳子上跳下来,隔着红色的珠子看了看那杯被十束动过的草莓牛奶,再转过头看着十束。

十束笑嘻嘻地回望着她。

“狗狗会生气的。”安娜轻轻地说。

“顺顺毛就好啦~”十束耸肩,从吧台里转出来摸了摸楠原的头发,“哇,细细软软。”

“……。”安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也凑过去摸了摸,半晌点点头:“也要小心主人。”

“嗯知道啦~”

“……哈?”只有八田美咲同学,从头到尾都是一脸茫然。

 

楠原睁开眼,朦胧间看见眼前是两根火红的须须。

受惊过度的小朋友缓慢地眨了两下眼,慢慢的,再次闭上了。

好在这次睁开眼后面前是正常的天花板,楠原在刚才的余震中慢慢坐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似乎并不是熟悉的色彩。

难道刚才不是睁眼的方式不对?楠原没敢转头,身边床头柜上的终端机突然强烈震动了起来,一只手伸了过来,刚刚好停在他面前。

楠原小朋友很是乖巧听话地转过头去拿终端,没注意到背后的人盯着他,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拿到了终端,周防也没说话,直接按了免提,声音清晰地从终端机扩音器里传出来。

“把我的部下还给我。”

楠原愣了,周防尊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部下,楠原刚,昨天晚上见了你的人之后就被带走了。”

“啊,是那只泰迪么。”

“果然是在你那里,把我的泰…部下,还给我。”

“你刚才说了泰迪。”

“我没有。”

“你有。”

“周防尊,诱拐儿童是严重犯罪。”

“他十九岁了。”

“没错,我说的是‘少年’。”

“他都听到了。”

“……”

通话被掐断了,楠原刚嘴角抽搐,周防尊放下终端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搞得楠原小同学彻底石化了。

这算什么,来自赤之王的安慰吗?楠原正胡思乱想着,就看见赤王掀开了身上盖着的被子,赤身裸体地向浴室走去。

……原来赤之王的赤是赤身裸体的赤吗?!楠原赶紧捂住眼睛。

啊不对不对,没过几秒,楠原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瞥了一眼终端上的时间,手忙脚乱地套上自己被扔在床边的制服衣裤,向着警视厅飞奔而去,在迟到的最后一秒前奔进了门,趴在自己桌上长出了一口气。

还没等他彻底缓过来,一只手触到了他后颈发根和衣领间露出的那段肌肤,只害得他浑身一激灵,鸡皮疙瘩都浮了起来。他转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的,赫然是另一位王。

青之王,宗像礼司。

评论(1)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