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小型犬饲养手册-第二章

_郄:

那一刻时间陡然变得无比漫长。

似乎该发生的一切都排着队走到眼前,却又不让你看真切,朦胧雾气中撩动着裙摆。

人生转折,停止,更新,毁灭。

往往都在一瞬。

天堂在此一瞬,尘世也在此一瞬。

只可顺应,不可回头。

又或者以更通俗的话来讲,那就是命运的车轮开始了转动。

好在楠原刚虽然尚且年轻,却也明确了解着在看到陌生人的第一眼后脑中出现过多的如上内容,太过容易让整个氛围变成某种恶俗偶像剧,于此,他得以迅速收敛了完全来源不明的脑补,转而专心打量眼前的人。

头巾、滑板、棒球棒。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完全全是街头混混的各种装备。

……然后两个人一起将视线转向了楠原忘了换下的制服。

“靠!有条子!……撤!”

率先反应过来的反而是方才与面前的这家伙对立的那一伙人,虽然喊出那句话的人看了看楠原明显是在抱头蹲防的姿势后语气和动作都迟疑了好几分,但心下转了好几圈,想了想再不抓住这个机会快跑,今天这事恐怕难免要糟糕,这才一跃而起,带着一帮人转头就跑,混乱中楠原还依稀听到了几句类似“这次就放你们一马!””算你们运气好!“之类的挑衅,在慌乱逃窜中被扔了过来。

真是没创意啊……楠原刚默默苦笑。

可就是这几句被认定为没创意的句子,不知哪个部分刺激到了他面前的……呃,少年?那家伙一跃而起,嘴里叫嚣着意义差不多的句子踩着滑板挥舞着棒球棒就冲了上去,一棒糊在跑得最慢那个人的后脑勺上……呃,高度不够的原因吗,只打到了背……

莫名其妙的,那身影明明挺健气又活跃,可看在楠原刚眼里却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扑腾着要去咬别人脖子结果只能咬到脚脖子的小型犬。这样的错觉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他无视了自己刚刚下班正准备回家的事实,蹲在后面围观得那叫一个欢快。

不知怎么,刚才一直缠身的疲劳状态,突然就消散了大半。

嘭!啪!哇!咦咦这一拳打得有点歪,啊啊那一脚踹得有点早……

不知不觉开启了路人状态的楠原小朋友兀自欣赏点评着街头斗殴技术,倒也没太对那伙人拳打脚踢间时不时显现出的艳色火焰表现得太过惊讶,毕竟现下状况早已表明自己的命运已经从那一瞬间起偏了轨,卷入了什么不可知的奇妙世界,好在楠原的优点中明明白白写着认命这一点,对于这些超出常理的人和事,他已经接受得越来越顺畅。

“收工啦~”眼见着对面最后一个人倒下,有人在乱糟糟的人群中打了个响指,一群人笑嘻嘻地转身往回跑,楠原刚不知在想什么,呆呆愣愣地站了起来也跟着往回走。

“跑最后那个,关一下门!”不知从队伍的哪个部分传来了这么一句,楠原回头一看,好嘛,果然是刚才没及时反应过来的他落在了最后头。十分认命的,楠原抬起头看着自己头顶的卷闸门,伸出手。
呃……愣了一会,他努力把双手都伸高,踮起脚。
“怎么了?”注意到后面似乎出了状况,八田踩着滑板从前面绕了回来,看清状况后哈哈大笑:“你怎么这么矮!”
你好意思说。楠原默默在内心咽下这一句吐槽,后退一步歪过头瞅着八田,明显示意着看你来。
八田笑嘻嘻地走过来,抬头估计了一下高度,略略后退后助跑起跳,格外英姿飒爽信心满满地伸手去够卷闸门的边际。
呃,只不过很可惜,差了一点。
楠原努力试图忍住不发出笑声,只不过也很可惜,差了一点。
就在八田恼羞成怒要扑上来咬他一口之前,一只手从他们俩之间伸过来,轻轻松松抓住卷闸门下摆完成了耽误多时的关门任务,罩着套头衫的少年以懒洋洋轻飘飘却能被那俩人清楚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Teddyand Chihuahua.“
八田:“……”
楠原:“……”
八田:“呃,他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

楠原:“…………”

“反正肯定不是好话。八田小声嘟囔了一句,也懒得再做计较,转头看向楠原:“你怎么跟着来了?”没等楠原回答,又自顾自接了下去,“你虽然穿着制服,但好像不属于那群青服的家伙喔?怎么样,要不要来Homra玩玩?”

“啊,我……”

“好,就这么决定了。”

“……啊?!”

评论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