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朱隠し

*多多良x出云+尊,总之是家长组-_-

*第一次写吠舞罗相关,大概会非常OOC(。

*松茸茸生日快乐!请不要介意我这份既短小还补刀(可能)的礼物囧

*老规矩,BE或HE选择权在你们手上^_^

 

虽说当时几乎什么也没有思考毫不犹豫握住了周防尊伸出的右手,那是出于与对方之间深厚的羁绊和信任,相信并确信他绝不会伤害自己,但怎会料到,只是握个手而已为什么所造成的后果却一波接一波地绵延不绝。

草薙出云以手压住胃部,非常少见地在白天以一种非常没有形象的姿势半趴在吧台上,如果要加个对话框说明的话,那里面填上的一定是“躺尸中”。

十束多多良推开Homra大门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上述情景。空气中飘荡着的惨烈气息硬生生地将他那句未完整拼出的「早安」扭曲成了意味不明的破碎吐息:“哦哦哦草薙哥你又恶心反胃了吗都说了怀孕早期得好好休息保证充足睡…嗷!”

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草薙将充当了凶器的硬皮封面菜单摆回原处:“别闹,现在的我没法游刃有余地应付你的玩笑。”光是压制住体内骚动的火焰就已经快要筋疲力尽,更何况被压抑的力量无处可去没法尽情破坏,于是调转方向开始进攻身体内部。心脏不规律地剧烈跳动,无形的熔岩烧灼着腹腔脏器,甚至连喉咙都像是被高温的手紧紧扼住,每说一个字都几乎要拼尽全力。如此情况下,根本顾不上维持营业用的优雅形象了。

“很难受吗草薙哥,”十束不知何时靠近了吧台,不正经的嘻笑已退得一干二净,“没事没事有我在,一定会没关系的。”这么说着,那习惯于弹拨琴弦操作机械的手指轻柔地落在了草薙的金发上,像是触碰着珍贵的易碎品般一下一下抚摸着。随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草薙出云明显感到本不停躁动的火焰逐渐平静下来,如玩累的野兽在驯兽师的带领下终于肯回巢再次蛰伏。见目的已达成,驯兽师自然而然准备功成身退:“你看,现在不就没事了吗?”

草薙下意识抓住了十束正要撤离的手指。大概是触碰的感觉太舒服以至于本能地想要更多。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他得在十束颇具深意的注视下努力岔开话题:“你的手的确很灵巧,形状也很好看,之前听其他人说还不太相信……”

“一看就是没有什么力量的双手,所拥有的也不过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能力。”轻描淡写仿佛评价的不是自己,十束随意弯曲摆动着另一自由的手。忽然,一抹火焰出现在指尖,“不过能替king和草薙哥分担一部分麻烦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最棒的力量。”

“十束……”

“对啦,king呢?闹腾了这么久也没见他出现。”

“尊的话,貌似快天亮的时候好不容易才睡着,现在应该睡得正熟吧。”

“那还是等会儿直接叫他吃午饭好了~于是草薙哥今天想吃什么?无论什么都可以我都会做哟!”

相对于十束跃跃欲试的踊跃,草薙的回答是直接再次捂住了胃部。自从获得力量之后,就像是为了维持有所得必有所失的公平似的,食欲、睡眠、精力等均被削减到了仅能维持生命活动的最低限,力量越强大的被削减得也越厉害。周防尊自然不用说,草薙出云作为仅次于赤王的第二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失眠厌食简直变成了家常便饭。而唯一例外没有受影响的第三人则义不容辞承担下了照顾他们的任务。力量暴走时柔软的手指,无法入睡时温暖的拥抱,以及没有食欲时变着花样各式各样的偏方料理……心意出发点是好的,至于有没有效果,有多少效果,那就非常不好说了……想到这里,草薙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当初绞尽脑汁才阻止了十束打算每晚唱摇篮曲助眠这一不靠谱计划时的情景,顿时觉得自己的胃疼又加重了几分。

对此十束多多良的反应是:“草薙哥胃疼?那今天就做些养胃的……冬阴功汤如何!”

有给胃痛的人吃辣的养胃法吗!?你知不知道我的胃痛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因为你才造成的……只可惜草薙的抱怨还没来得及送出,这边厢十束早已手脚麻利系好了围裙钻进了酒吧的后厨。

草薙出云,Homra酒吧店长英俊有为青年,终将卒于十束多多良的地狱料理之下,享年21岁。

 

面对着桌上一眼看过去除了红色还是只有红色的,满满一大碗还在冒着热气甚至还在泛着气泡的可疑汤底,草薙出云的大脑直接拉响了一级红色警报:不想英年早逝的话就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ry……然而耳边响起了小恶魔那不容拒绝的私语:“快尝尝看,我专门为草薙哥特别调配的秘制冬阴功汤哦,绝对让你一次难忘~”

抱着必死的决心,眼一闭心一横,草薙出云悲壮地抓起了汤勺:“那,就,多,谢,招,待,了。”

想象中的激辣却并没有如期造访。

入口酸爽,轻微到难以察觉的辣不会对脆弱的胃造成任何负担,反倒是有几分让人胃口大开的意味,而且汤底似乎是以鸡汤调成,衬托着香茅草、青柠檬、薄荷叶、香叶的各种香料香气,保留了冬阴功汤的最基本特色且巧妙地温和避开了太过刺激的极辣,的确是能让人一次难忘的美味。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十束笑嘻嘻地看着草薙一点一点消灭汤碗里的食物,“特地去查过资料的,天气太热没有胃口的时候冬阴功汤是最好的选择,然后根据草薙哥的情况实际做了些改良。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继续一直做哦。”

草薙看着面前那张非常努力不表现出沾沾自喜神情却又忍不住凑过来表功的脸,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笨蛋,你做的饭我哪一次没有乖乖吃完过?记得留一份给尊别光顾着我俩!”

 

当然,之后周防尊吃到的那份却是正宗泰式激辣冬阴功以至于之后他一看到红色的汤类食物就会下意识拒绝的后遗症,那都是后话了。

 

 

(作者插花:不想看补刀的,请在这里就点击退出,还来得及哦^_^)

 

 

空荡荡的酒吧,一反常态地一个人也没有,除了草薙出云自己。他盯着没有点亮照明的天花板发呆了好几十分钟,终于想起该做点什么才不至于让自己在冰冷的空气中冻僵。

可是能做些什么呢,已经没有了需要自己时刻提防小打小闹损坏吧台的那些人,也早已停止了营业不再会有客人上门……算了,去收拾收拾后厨好了。这样想着他打开了闲置已久的冰箱,不出所料里面几乎空空如也。毕竟会想着时刻往里添加各种材料的人已经不在了。

草薙出云慢吞吞地将冰箱里所剩无几的瓶瓶罐罐一一拣出,忽然他的目光静止在了其中一小袋香料上,上面的标签是:泰式冬阴功酱。

“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继续一直做哦!”

那个……违约了的……

笨蛋。


·END·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