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星光指引的道路

*楠原+伏见,非CP关系

*其实就是俗称的“flag授予仪式”(雾)

*梗来自帝都KO的楠原伏见COS合照

*设定多有捏造请不要挑我的BUG囧

*咖喱棒拼写是临酱教我的错了请去找她(。

 

 

加入S4之后,楠原刚遇到了无数次的困扰,基本上都是些能够凭借意志力与毅力克服的小麻烦,直到时间进入6月。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看起来与其他时候的日常没什么区别,等待昏昏欲睡楠原小朋友的,是比盼望已久的午睡更振奋人心的消息:欢迎成为特务队的一员,以及,请为自己的专属佩刀命名。

如果第一个消息足以让楠原去环城跑的话,那么后者的效果就是令其在毕业多年之后再次深感理科生语死早的虐。

“佩刀的名字?不都是看个人喜好随便取的吗?”奋力奔跑着,日高晓也不忘做出一个夸张的吃惊表情,“难道你是在烦恼这个所以才会走神被逮到吗?哈哈哈哈哈蠢死了——”

空旷的训练场上,两道孤零零的身影一前一后正在进行绕圈跑的单调行为。听到日高明显随口一提却直接命中真相的猜测,楠原也只能以苦笑回应了:“我可是很严肃地在烦恼啊,请不要再取笑我了。”自从昨天得知了必须为佩刀命名的硬性规定后,向来听话又认真的楠原同学便陷入了思考的泥沼。

太简单的不够正式,复杂的又太繁琐。既简洁又具有深意的名字名字名字……钻牛角尖的后果便是通宵失眠以至于第二天差点爬不起来迟到。勉强踩着死线冲进道场后仍时不时被睡魔袭击,好不容易强打精神撑过晨间训练眼见就要解放却在最后关头放松注意力功亏一篑:拔刀的动作比其他人慢了0.05秒。

在日高的爆笑与副长的训斥中,楠原乖乖接受了加跑5000米的惩罚——当然是与明目张胆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日高晓一起。

虽然5000米不是个轻松的距离,但对于楠原来说也不过是换了个思考的姿势而已。一边将机械的规律运动交由身体,一边在脑内再次与文字展开新一轮的搏斗。

不可以就这样被打败!但真的好难啊呜呜前辈们的命名都那么优雅。秋山先生的垂氷,弁财先生的残照,加茂先生的虎彻,不管是念出还是写下均既美丽又充满气势。珠玉在前,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拖大家的后腿。可自己实在不擅长取名字啊,要是有人可以商量……手边不就有个可供参考的探讨对象吗!

“日高先生,可以请问一下你佩刀的名字吗?”

“终于等到你来问了!听好了哟,宇宙第一霹雳无敌日高晓大人的佩刀名字是!G!S!X!哈哈如何!是不是有种不明觉厉的气息扑面而来呀嘿嘿嘿!”

前言收回。会将这么一位,连队长的剑都被取名为盟约胜利咖喱棒(Excalibur)的笨蛋小队成员,作为参考样本的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了。

 

一整个白天过去了楠原也没能得出完美的名字。在经历了日高的奇葩后他自然也放弃了去找剑四其他人商量。然而一个人独自纠结除了让自己头昏脑涨外别无所获。

身体上的疲劳可以用休息来修复,精神上的倦怠就没那么容易了,更何况根本问题还没有解决。左思右想后,楠原决定溜去道场,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将全身心沉入剑术的领域中,说不定答案在不知不觉中便自然浮现。

虽然很想请善条先生指点一二,可这么晚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打扰。这样想着已准备一人练习的楠原抵达了目的地。出乎意料的是,已另有他人捷足先登。

不知出于什么鬼使神差的想法,楠原没有选择现身而是留在门外悄悄观望。道场内没有点亮任何照明,但夏夜灿烂的星光和月色透过敞开的门窗足以勾勒出柔和的人影轮廓。即使无法获得更多细节,也可以分辨出正在挥剑的少年并非熟悉的面孔。暗色的短发配上眼镜,宽大的剑道服更是加深了身形削瘦单薄的印象。看起来不像是机动课的成员呢。然而像是为了反驳楠原的以貌取人,少年的挥剑愈发凌厉起来。比起S4正统严谨的剑术,更像是自创的独特技巧。纯粹地追求最大伤害与效率而不按常理出牌的打法让楠原似乎隐约见到了自己的身影与之重叠。很快少年完成了练习摆出了振剑回鞘的姿势,稍稍平复了呼吸后他突然开口:“看够了吗。”

原来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啊。楠原有些尴尬地从阴影处走出:“对不起,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觉得不方便打扰您的练习,没想到看着看着就入迷了。”

对方没有回答,看起来也不像是生气了的样子。他只是淡淡看了楠原一眼后便自顾自走到角落坐下休息。这种时候应该先自我介绍吗?面对着从未碰到过的状况,楠原不自觉地有几分不知所措:“呃,我是机动课第四小队的楠原刚,请问您是?”

几乎是意料之中的毫无回应。就在楠原以为自己被彻底无视了的时候,角落传来了低低的只言片语:“情报课,伏见猿比古。”

身手这么厉害的人在情报课是不是有点浪费?等等,伏见猿比古……伏见……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地……

“不需要用道场的话,那我继续了。”对方的话打断了楠原的思路:“呃我,我暂时不用,请继续吧。”对方也不再客套,直接再次摆出了拔刀的架势。

既然没有让自己回避的意思,那就意味着我可以看下去吗?在心里默念“多谢招待”,楠原也不客气地正大光明观摩起来。伏见的剑术几乎完全不追求招式的美观只为发挥最大威力,却自然而然散发出另一种别样的吸引力。淡淡的青色光芒随着竹剑挥动逐渐弥漫开来,包裹住持剑之人并不断扩大。很快,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球形的独特空间以伏见为中心,正式宣告着自己的势力范围。

那便是圣域。属于第四王权者,以及王之眷属独有的,青色圣域。

不管亲眼目睹过几回,甚至自己也已亲身体会过多次,楠原也仍旧像是初会一般难以抑制激烈跳动的心脏,而且也许是因第一次见到的情景太过震撼,以至于日后不论是谁展开的青色领域,楠原一概只会下意识直接联想到那个人:Scepter4的室长,青之王,宗像礼司。

悬于空中的庞然大物,威严壮观却又散发着难以靠近的危险气息,这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算看过了再多次也没办法不感到畏惧啊。眼前这位名为伏见的少年与宗像室长并无半点相似之处,但因为拥有相同的圣域和强大的力量,楠原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了类似的敬畏心理,说不上害怕,却包含着极其相似的部分。

如果是这个人站在宗像室长身边的话,一定能够和淡岛副长一起,完美胜任左右手的辅佐职责吧?楠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像是为了甩开上述念头,又恰好伏见的练习再次告一段落,他说出了心中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难题:“伏见先生,可以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吗?”

“……什么。”

“关于佩刀的命名,您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这种东西,随便想一个不就好了么。”

“总觉得……太随便了不太好,毕竟是宗像室长亲自要求的……”

这次伏见没有立刻回答,他隐藏在镜片和刘海之后的视线静静停留在楠原身上几十秒后得出了与提问毫不相关的结论:“你很憧憬喜欢室长?”

“咦?欸?那个,额……”对于直球,小狗狗明显表现出了慌乱,“不是说佩刀的事么为、为什么突然提到了室长囧……”

因为是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你对着那位不停猛烈摇晃的尾巴啊。伏见难得好心地没把真实想法说出来:“室长的佩刀叫什么名字。”

“唔,天狼星。”

“那么你的佩刀就叫做……‘昴’,好了:与‘天狼星’共同组成冬季六边形的,金牛座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作为象征代表着崇敬室长的你的一部分,这样的名字我觉得再适合不过了。伏见想。

“‘昴’,吗……”楠原下意识抬头望向了夜空中如洒落于黑色幕布之上的点点星辰。拜天气晴朗所赐能见度极佳,这使得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寻找到了那片即将成为自己佩剑的星云,然后也同样不费吹灰之力看到了那颗属于室长的“天狼星”,“谢谢您伏见先生!这名字太好了,不,是太棒了!非常感谢您的赐教!”

对于楠原的欣喜与感谢,伏见也只是回以一个云淡风轻的浅笑。这个人,真的如传闻中一般,像小狗狗一般可爱,像小动物一般天真。

狗的寿命只有人的十分之一,甚至更短,而天真的生物往往都活不长。

那么你呢,楠原刚。

 

一周后,传来了楠原刚殉职的消息。

 

那天晚上,伏见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死者微笑着将一柄沾满了血的佩剑郑重地交到了自己手上:“室长的后背,就交给你了。”然后不由得他拒绝,梦醒了。

那个……笨蛋,真的是,没有比你更固执更一意孤行的笨蛋了。

 

天亮之后,第四王权者宗像礼司宣布,情报课伏见猿比古将成为S4仅次于自己以及淡岛世理之下的第三人。

 

“为你的佩刀命名吧,伏见君。”

“昴。”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END·

评论
热度(6)
  1. 髑髅prince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