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見覚えのないキスマーク

*給郄郄的生日禮物,抱歉拖到現在(還沒寫完orz)

*所以CP自然是秋伏- -

*時間略有捏造,請不要和作者糾結這些小細節囧

*今天依舊過著“就不好好說人話”的絕贊人生!

*相信我它絕對是HE(。

 

 

 

「また会え、ますか」

敬語が今の

僕と彼の距離。

秋山氷杜走進S4裝飾繁複的大門時,伏見猿比古正跟隨著第四王權者穿過狹長的廊下。王與眷屬間的感應也好嚴於律己的自我約束也罷,秋山在第一時間內做出了足以當做教材的標準敬禮,對此青之王回以了輕輕頜首腳步依舊無絲毫偏離原定的軌跡,倒是稍稍落後於王幾步之遙的N0.3不偏不倚地對上了那並不指向于自己的視線。

“你在躲著我。”頂著疑問句式語氣卻是百分百肯定。

“您說笑了,伏見先生。”對外用笑容完美禮節措詞無懈可擊,“S4日常事務繁忙日班和夜班本就不容易碰面,而最近又正好輪到外勤的我與伏見先生您錯開了而已。”

“哦,是嗎。”年輕上司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可似乎也沒有就此轉身離去的打算,兩人就這麼相視無言面面相覷,時間久到連秋山都覺得自己的假面快要維持不下去時。

“既然不是故意的,那麼今晚來我房間。我知道你明天休假。”丟下這句話后的伏見像是終於記起了該履行的職責,再也不理會被迫接下邀約的當事人追隨早已看不見身影的室長大人而去。

抱住資料的手指無意識地用力,幸好長久以來都已變成本能的責任心在文件徹底報廢之前發揮了作用。秋山有些慌亂地撫平著紙張上的褶皺,然後發現這不過是無用功。

揉皺了的白紙無論如何也恢復到平整如初,那麼人心是否也是一樣?

爲什麽您還能若無其事說出那樣的話……明明都已經……明明是您…………

 

天気予報ではあなたのは雪だそう

月夜の向こうにあなたは遠いね

ため息がフゥとちいさな雲になる。

當第四次被相親對象看似體貼實則委婉地發卡后,秋山氷杜面對周圍人的調侃也只能默默苦笑了。並不是想與眾不同特立獨行,事實上身為普通人類的一員再怎麼優秀、出類拔萃,也依舊會渴望能有一個人分享快樂,分擔悲傷。只是,只要還身著這一身青色的制服一天,自己也許就無法得到平淡的安定與幸福吧。

吾等大義無霾,不但意味著必要時毫不遲疑的拔劍,也同樣意味著特定時毫不猶豫的犧牲。這樣的覺悟隨著時光的流逝深深融入了血肉,而正是因為如此的約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在不知名的什麽地方的我,果然還是不可以與他人交換下相守終生的承諾。秋山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楠原剛殉職后僅僅過了月餘,原情報科伏見猿比古在宗像室長的直接任命下,頂替秋山氷杜成為了位列淡島副長之下的第三人。命令宣佈的當天,秋山終於有機會看清了那個傳聞中因受青王獨寵才破格直升,轉眼便超過了自己的未成年上司。

少年的身形像春日裡瘋長的枝條,纖瘦且倔強。寥寥數言的自我介紹在說出名字和附帶的請多指教后便再無下文。秋山將難得好奇的視線投注過去時,對方的目光也恰在此時掠過了這邊。

事後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兩人仿佛真的存有心電感應似的不約而同選擇了幾乎一致的形容:傳說中的命中註定,那什麽的齒輪開始咯吱咯吱轉動了。

當然在那個時候沒有誰會認為對方能在日後佔據彼此生命中越來越多的份額,甚至如果不是借他人的無心之言,秋山氷杜和伏見猿比古一生中最深刻的交集,大概就那麼永遠停留在了初遇時的驚鴻一瞥上再無延續。

同事D:“伏見先生又帥氣又特別厲害,但冷冰冰的完全不搭理人超sad,明明是同齡人的說,好想能再更親近一點就好了,秋山難道不這麼想嗎?”

上司A:“秋山君,作為S4中資歷最老又最可靠的前輩,負責伏見君的指點和協作的任務就決定交給你了。”

做決定前就不能先徵求一下本人的意願嗎囧?想歸想,事實上秋山也不完全否認自己對哪個包裹著太多謎團的上司持有興趣。於是就這樣出於半強制半自願,秋山變成了與伏見最親密的人。當然在最開始階段這樣的親密明顯是一廂情願的單箭頭,伏見毫不掩飾對任何他人靠近自己的行為表現出排斥。比起暴力不合作,更有殺傷力的自然是冷放置,通常情況下只要祭出此般手段不出數次對手必然知難而退,只可惜這次的另一人沒那麼容易被打敗。

秋山已習慣了在或陳述或對話時得不到回應:“……伏見先生,類似此次發生的異能者事件,通常情況下Scepter4作為最核心的管理機構,應當在不違背120協議及相關法律的前提下……”

“總之就是做得漂亮些,別留下蛛絲馬跡給上面那些無聊的傢伙抓住把柄嚼舌根,對吧。”缺乏情緒波動顯得有氣無力的聲線突兀插入。

“……雖然這麼說也沒有錯……”剛才的那個聲音?

“嘖,啰嗦了一大堆,無非是讓我們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隨心所欲。”像是對長時間枯燥單調的講義感到了厭煩,新上任的上司拋下終端轉身站起。秋山以為他又要像往常一樣不告而別,那個人卻在經過身邊時停住了腳步。

“那個,基本需要注意的事項差不多都清楚了,所以……所以以後不必再浪費精力在我身上,去做好你自己份內的工作。”遲疑了片刻,像是經歷了某種心理鬥爭后又補上了一句:“這段時間給您添麻煩了,感謝您的指點和教導,秋山前輩。”

秋山楞了好幾秒后才醒悟到對方是在向自己道謝。抬眼望去看到的是彆扭轉開的側顏,微微染上薄紅的耳廓。一瞬間多日連續額外加班的疲勞魔法般地瞬間煙消雲散,忍不住地微笑起來:“您說笑了伏見先生,能為您建言獻力是身為部下的榮幸,今後也同樣請您多多指教了。”

其實,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冷漠不好接近,反而有點可愛呢。秋山默默想。

之後的發展順理成章,萬事萬物只要有了好的開端剩下便統統事半功倍。其餘人在最初還會對秋山和伏見在工作時間里形影不離默契十足表示大驚小怪,發展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一個人會覺得那兩個人在下班後和假日裡也黏在一起有什麽異常。

某次秋山輪到和道明寺一組夜班,在未成年和與年齡不符的過人實力加晋升速度這兩點上,與新上司完全一致的同事,前一秒還在無聊刷著終端,後一秒沒頭沒尾忽然扔出了感歎:“秋山山運氣真好啊,能和伏見先生打成一片出雙入對,我怎麼就做不到。”

是你的攻略方式從根本上就大錯特錯吧?在心裡吐槽著,秋山並沒有停下手頭的工作:“下次換個方法再去試試看?比如正常點的日間問候之類的。”

“哪有那麼容易啊,你也知道伏見先生對其他人都是什麼樣的態度,除了對你。”

“一開始我也一直被無視,但只要耐心堅持下去,肯定能得到回應的。”

“所以說~好~麻~煩~啊~”道明寺拖長著音調,以誇張的大字型撲倒在了辦公桌上,“簡直就像是在用繩命追求對方談戀愛似的。”

戀……愛……?敲打著鍵盤的手指陷入了停滯,就在這時終端的震動拉回了秋山還未來得及深入細想的思緒,屏幕上閃爍的信息提示果然是來自那個人:早上下班之後來我這裡。

看來伏見先生很中意秋山家特調可可牛奶呢,想到這裡,一抹柔和微笑不由自主爬上了眼角眉梢。

“你看你看,就是這樣的表情!笑得一臉甜蜜看得我寒毛都豎起來啦!”道明寺壞笑著伸手戳上了秋山的臉頰,“老實交代,你和伏見先生是不是在熱戀中?是不是是不是?”被調侃的對象卻像突然凝固了,呆呆地任由對方的手指不懷好意地上下其手。

原來,這種心情,這樣的情感,正是名為……“戀愛”,嗎?

 

 

見ねば今も残っている

「好きです」

たった一言の未送信メール。

究竟是以何時為分界線,對於那個人的感情開始逐漸變得微妙呢?彆扭的道謝?怕燙卻又抵禦不住熱飲誘惑的可愛表情?因為寒冷而不願離開被子的起床氣?……想得越多就越得不到答案,相反還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名為伏見猿比古的個體,已在自己的生活中佔有了多么巨大的比例。

什麼時候產生了心動的感覺?也許,相遇時無意識的目光交匯的那一刻起,名為愛的魔盒便已開啟。所以才會覺得之後的所作所為一言一行都仿佛日常呼吸的空氣般自然,才會直到今日才經由他人的無心提醒才領悟到發生在自己身體里靈魂內的改變。

從漫長的思考中脫出時,秋山發現自己正站在那扇熟悉的門扉前。當習慣溶入血液化為本能,即使無需意志的指引,雙腳也能順利抵達正確的地點。看著下意識朝門鎖伸出的手指,秋山不禁想到,這簡直就像是被馴服的忠犬。

只是這份感情,是對方所需要的嗎,真的不是由於錯誤接收了無關緊要的訊息而得出的錯誤結論?或者再退一步,情感的命名有無數種,現在正體會著的,的確是讀作“好き”的那一份嗎?

猶豫不決遲遲未觸碰到的大門突然無預兆開啟:“太慢了,站著發什麽呆,給了你鑰匙難道還要等著我來開門嗎。”慣用的抱怨卻沒有得到一如既往的回應,伏見抬起頭見到的,是站在門外未曾移動半步的部下,以一種仿若初見,迷茫卻無比認真的神情注視著自己。

“值夜班睡眠不足還是腦袋被馬刺身啃了?”

“伏見先生……我……”

緊急聯絡用的蜂鳴在此時不合時宜地響起,年輕的上司不耐煩地接通,簡短應答間神情已完成了日常向工作時的轉變。與此同時制服的更換也同樣乾脆俐落,待通話結束時伏見正將名為“昴”的佩劍固定於腰帶之上。秋山的視線不由自主追隨著對方的動作一路遊移,敞開的襯衫領口遮不住鎖骨旁焦黑的印記,削薄的腰線在層疊的制服后依舊若隱若現。伏見先生還是太瘦了啊可以的話希望能夠讓他不再那麼挑食好好休息……

“爲什麽休息日也得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幫個忙,不太方便。”被叫到之人帶著條件反射般的自然單膝跪下替對方調整著長靴的鬆緊,直到伏見整裝完畢準備離開,秋山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出了怎樣的舉動。

…………原來,是這樣的啊……

“於是,你剛才想對我說什麼?”擦身而過的時候,伏見停下了腳步。

“………………不,沒什麼,什麽也沒有。”眼前的這個人帶著與初遇時一模一樣的微笑,說出口的是措詞合體的完美敬語,“路上請小心,祝一切順利。”

如果看著一個人的時候,只是想要好好照顧他,希望他過得更幸福的話,這樣的感情真的能被稱作為戀人之間的愛嗎?

所以這一定只是某種和愛情極其類似的錯覺,僅此而已。

 

`TBC`

评论
热度(8)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