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戀愛練習30題

*CP應該是秋伏,但出現伏秋也別覺得意外(。

*應該都是甜的,應該…………

*本來說寫超短篇小段子的結果又忍不住寫長了啊摔!

*爭取日更

 

 

 

1、初次拜訪

草薙出雲慣例做著開店前的準備,當他擦拭到第四個酒杯時,隨著大門處裝飾物發出的輕響某個熟悉的青色身影映入雙眼:“打擾了,午安。”

“今天又是外勤嗎?辛苦了。”換上與營業用表情不同的微笑,草薙從吧台下取出了本不應該在此處出現的全套茶具,“老規矩?”得到對方的默認後便熟練地沖泡起了大吉岭。

“你們S4的品味還真是與眾不同啊暫不提高貴的青王大人,小世理那非紅豆沙不可的習慣估計是改不掉了,而看起來很正常的你沒想到也是個會跑到酒吧來點紅茶的怪異傢伙呢。”

“草薙桑就不要取笑我了,”被調侃的對象,正是Scepter4的NO.3,秋山氷杜,“執行公務中不能飲用含酒精飲料的規定想必您一定比我更清楚。”

“那下次非工作時間來一定抓住你狠敲一筆才行。於是這次特地跑來Homra的地盤是為了……因為聽說有新人加入?很不幸你來的不是時候,小鬼們剛好都出去瘋跑了,衹剩伏見一個人還在。”

順著草薙的視線,秋山這才發現光線照不到的角落裡那幾乎與暗色融為一體的存在。少年的臉龐躲藏在寬大的黑框眼鏡之後,看不清雙眼卻始終有被牢牢注視著的感覺。

微妙地,某種知名不具的戰慄感從背脊處揚起,促使著秋山半下意識朝著少年所在的方向靠了過去,主動伸出了右手:“你好,初次見面,我是秋山氷杜,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

“嘖……”少年轉開了臉看向別處,秋山的手就這麼孤零零地停留在半空。就當他以為要被無視到底的時候。

“伏見猿比古,請多指教……”聲音很小但足以聽清,少年的體溫偏低手指纖細柔軟,衣領處一小截因轉頭而露出的頸項白得刺眼。

秋山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邊才是,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2、冰箱上的留言

今天天亮得好早啊。這是秋山醒過來時出現在意識中的第一個念頭。習慣性摸索著終端一邊迷迷糊糊地想,才6點左右就這麼刺眼了不太科學……等、等等?爲什麽終端上顯示的時間是8時37分!?我明明設定的鬧钟是6時30分呀不至於聽不……啊。

被人生首次遲到預感嚇得頭腦一片空白的秋山,此時才想起頭天晚上,難得來自己房間過夜的戀人嫌鬧钟太吵,擅自做主將兩人的終端都調至了靜音模式。

算起報複嗎伏見先生〒_〒……手忙腳亂洗漱、更換製服,空蕩冷清的宿舍內不用細看都能知道,幾個小時前還同床共枕肌膚相親的另一人早就悄無聲息獨自離開了,絲毫沒考慮到被留下的那位會不會因為睡過頭而最終導致死於副長的愛的教育。

時針指向8時52分,秋山奇跡般地基本收拾妥當衹差出門前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了。路過冰箱時他的目光不由自主被突兀多出來的一張即時貼吸引了過去。

最後的髮膠我全用了,挺不錯清爽不黏膩定型效果佳,下次多買點。 FROM Fushimi

秋山氷杜,男,25歲,今天也依舊因可愛能幹卻傲嬌彆扭的上司痛并快樂著。

 

 

3、成對的咖啡杯

“一模一樣的制服,一模一樣的終端,一模一樣的宿舍,一模一樣的床單……就連咖啡杯這種東西都要全員統一成相同規格究竟是想鬧哪樣完全沒有意義好嗎?!”

“我們的王並不是出於實際意義方面的考慮才這麼做的吧,以及道明寺,你拿著的是我的杯子。”

“唔欸?哦哦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玩意太難辨認了啦又不能做個人標記。說到這個秋山山,你好像從來都不會弄錯自己和伏見先生的杯子哦,難道有什麽秘訣嗎?”

“其實很容易的,”指尖滑過瓷白中帶淡淡米色的杯沿,投注與上的目光溫暖得仿佛面對的正是自己可愛的戀人,“秋山家家傳配方調製出的牛奶可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能夠嘗得到,當然,留下的顏色自然也與其他人的完全不同了。”

 

 

4、購物

科技的高度進步難免被詬病,但更不能否認的是它依舊給絕大部份人帶來了極大的便利,比如對于伏見猿比古這種患有人類密集恐懼症見光死的病嬌來說,足不出戶動動手指就能完成日常的一切生活起居娛樂休閒,這樣的完美人生簡直不能更喜大普奔了。

所以當有一天,熊孩子發現自己終端內,包括阿裡X旺、當X網、京X、X客等的所有在綫購物網站、客戶端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時,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多大仇人幹事有必要做到這麼絕嗎老子會屈尊來當個小小公務員不就是看中你們S4每秒4GB的網速以及可以無上限透支的信用值嗎連這點存在意義都沒了我還呆個球啊!?

“伏見先生,今天天氣很不錯。”可偏偏還有不怕死的人類在這種時候前來捋毛。完全無視著對方頭頂積聚的滾滾黑雲以及能夠殺死人的兇狠目光,秋山氷杜微笑著將緊閉的窗簾一口氣全部拉開:“這麼好的陽光,一起出去散步順帶採購吧?”

誰要和你出門買……啊!“兇手就是你吧!!!居然敢擅自做主把我終端里的@#¥%&*”未盡的言語硬生生掐斷在對方急速逼近的溫柔笑顏里,秋山的聲線帶著與窗外暖陽相同的溫度不容抗拒:“伏見先生,適當的戶外活動有助於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長,想必您並不想看到自己今後的業餘生活再也沒有網絡的存在吧,嗯?”

………………

所謂的,薑還是老的辣?

現任NO.3和前任NO.3的今日,依舊是風平浪靜其樂融融的正常運轉。

 

 

5、穿/用對方的東西

- 鎮目町其實是個很小很小的地方,尤其當Homra的八咫鴉總是在各種各樣的地點和時間與Scepter4的伏見猿比古狹路相逢的時候,前者難免不異常深刻地再次認識到這一點一次。
無視充斥在耳邊的愉悅呼喚,Homra的突擊隊長一腳踩上了滑板。長久以來的經驗告訴他,當下場合多說無益(也說不過),直接動手才是最明智有效的辦法。鮮豔的赤色火焰呼應著戰意包裹了全身,而對面青色的身影也毫不猶豫地將手搭上了佩劍:“伏見,緊急拔刀。”
然而利刃並沒有如期出鞘,甚至連那清脆的金屬解鎖聲也沒有發出。原本趾高氣昂的欠揍錶情也隨著時間的滑走,在鏡框下凝固成了微妙的不具名。那樣的姿態連“敵人”都覺得同情起來,正當他忍不住想說點什麼的時候。
“嘖煩死了,所以說搞一堆莫名其妙的規矩和無意義的統一除了麻煩究竟能有多大用。”S4的NO.3,前情報科首席嘀咕著沒有前因後果的自言自語,然後在下一秒像換了個人一般,從他口中傳出的是完全陌生的聲線:“秋山,緊急拔刀。”
叮————長劍破空劃破沉默,終於宣告第537次的街頭追逐戰拉開序幕。
反正那家伙擅長寫各種書麵文件,區區檢查肯定不在話下。這樣的想法儘在愉快投入相愛相殺遊戲的熊孩子腦中閃現了一瞬,之後立刻就被雞血沖去了未知的天邊。


 

6、誤會

眾所周知青組的現任NO.3雖年少卻因為各種原因擁有許多狂熱粉絲,但相比之下,年長且性格更平易近人溫柔可靠的原NO.3也毫不遜色地有著穩固的忠實崇拜者,例如同樣身為特務隊一員的同事,弁財酉次郎。
比起想方設法引起對方注意千方百計創造二人接觸機會,弁財認為努力做好自己本分不給對方拖後腿才是最根本的好感基礎。正因為如此弁財才會成為S4繼秋山之後公認的常識系靠譜人士。可我想要的不僅僅是這樣啊!可不管他怎麼兢兢業業甚至不惜犧牲個人時間,他的心上人也只把他當做最佳工作搭檔而已,在私人感情方面久久不見突破。如果秋山對其他人也如此一視同仁的話弁財也不至於太過糾結,可偏偏那個在他看來除了會給秋山添亂幫倒忙外一無是處的道明寺,卻顯而易見的更加受寵,這簡直不可理喻。
你看,秋山對待伏見桑的態度都比對我要親密……明明最關心最全心全意看著你的人是我才對,為什麽你連一個溫柔微笑的表情也不吝於施捨與我?

大概是弁財幽怨的視線太過執念沒法無視,不遠處正和部下愉快交談的上司像是終於無法忍受了似的,越過談話物件的肩膀向這邊投來一瞥。不動聲色地盯了幾秒後,伏見忽然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秋·山·氷·杜·是·我·的·人·你·不·會·再·有·機·會·染·指·了。弁財分明從那不懷好意的唇語中讀出了上述內容。然而還沒等他從這衝擊性的事實中醒悟過來,仿佛為了加強效果,黑髮的少年攬過了自己身前之人拉進懷裏,沒有受到任何抵抗地,在那從一絲不苟扣到最頂端的制服領口上,朝著露出的肌膚印下宣示所有權的一吻。
“最近怎麼不見弁財圍著秋山轉來轉去了?”
“我也是覺得奇怪所以剛直接問了他,結果他小小聲重複著「我才不承認我的秋山巨巨是受總受的秋山山我絕不承認那是秋山」這樣完全不明所以的句子轉身跑掉了……”
“…………珍愛生命,遠離副長的下午茶。”
“雖然也不明白你究竟是如何得出的以上結論但本能告訴我最好還是無條件認同你的意見。”
“這樣才是最明智的選擇=_=”
“同感=_=”

 

7、戀人的背影

秋山氷杜已經習慣了在任何情況下都與他人保持著微微落後幾步的前後距離,不論對方是工作中的同事,生活中的友人,還是交往中的戀人。一方面是出於本能的警覺性絕不將背後暴露給他人,另一方面則是下意識地選擇斷後,以保證在自己身後的人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伏見猿比古也已經習慣了在任何時候朝身側伸出手去時永遠都觸不到自己的戀人。事實上這個慣性讓他感覺微妙地不爽。也不是沒有軟硬兼施各種手段試圖糾正過,但每次最多維持個幾天然後在不知不覺中又變回原樣,幾次三番下來除了神煩還是神煩外,就再也沒有多餘的想法了。
為什麽不能並肩前行,難道你認為我是連自己的後背都保護不好的廢柴?
您誤會了,關於這件事其實……看著您的背影總能感到滿滿的安心感,像是“如果是和這個人的話絕對會沒問題的”的感覺,於是忍不住就……
這樣嗎,那你繼續吧。
…………還以為您肯定會冷嘲熱諷著反駁?
嘖,你很煩。
真正接受的理由,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諸如,剛才的對話讓我不由自主回想起了過去的時光,那時你還是NO.3,我也還是情報班不起眼的一員,所以你一定不會記得當年被你堅決擋在身後保護著的部下,以及這名部下當時默默在心中許下的誓言。
總有一天,我會與你交換位置,替你承擔苦痛,和你一起交換幸福。
如今的我,正是為了你,而存在於這裏。

 

 

8、故地重遊

雖然幾乎看不出來,其實S4的三巨頭都是分別擁有個人的辦公室的。只不過除了青王大人會規規矩矩坐鎮室長室外,淡島副長更多的時間花在了廚房和屬下宿舍之間的往返,伏見則更是光明正大地霸佔了公共房間的閒置終端,一副“我在的地方就是我的辦公室”的理所當然。美其名曰為了工作方便,只不過偶爾這種方便也會變成極不方便。
秋山踏入久違了的單間時,心中難免不受控制地產生了某種混合著懷念與陌生的複雜情緒。距離最後一次來到這裏的時間,已經有快一年了吧?這也意味著,自己成為那個人的部下也將進入第二年,而自己成為那個人的戀人的時光,也同樣在不知不覺中走過了一百八十多個日日夜夜。
當時可完全沒料到會變成現在這樣的關係,所以只能說人生無常嗎……對自己露出了摻雜著自嘲的微笑,秋山開始認真履行上司交與的任務,尋找一份重要的更新材料。記憶中那個一向是放在……啊。

目標沒有發現,代替其出現在指尖下的,是某樣充滿了回憶的物件。
其實,人生果然並沒有什麼的意外存在啊。秋山望著白紙黑字雖陳舊但分明是被精心保管著的檔幾秒後,終究還是被打敗似的認命歎了口氣。
文件的標題是:關於推薦伏見猿比古成為情報班首席的可行性報告。落款人姓名:秋山氷杜。
我們的命運,從相遇的那一刻開始,就已步入了命中註定的軌跡吧。

 

tbc

评论
热度(1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