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Deep Breath Deep Breath

*秋山病毒桑指定的特典

*大概是秋伏……

*通篇都在OOC(。

*所以說黑箱這樣真的大丈夫嗎囧

 

 

“やわらかな风が吹くこの场所で

今二人ゆっくりと歩き出す

几千の出会い别れ全てこの星で生まれて

すれ违うだけの人もいたね わかり合えないままに……”

伏見推開門的時候,第一時間給予迎接的便是這樣的歌聲。因水聲的掩蓋而顯得模糊不清甚至隱隱還有幾分跑調,但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聲音的主人,自己要找的那位,此時正處於完全放鬆的愜意狀態。

算是前所未有的初體驗?平日裡一貫正直認真的常識系外表太容易讓人遺忘掉他其實也是和大家一樣,是有著正常同齡人日常喜好的二十幾歲年輕人。想到這裡,伏見索性輕車熟路地找了個舒服的角落窩了下來,安靜地聽他唱完剩下的部份。

“……あなたの彩る全てを抱きしめてゆっくりと歩き出す

やわらかな飈が吹くこの场所で。”

比淋浴的水聲更遲一步結束的曲調也漸漸隱沒在排風扇的嗡嗡聲中。浴簾的開合聲,由遠及近的腳步聲,以及隨著客廳照明開關被按下后瞬間爆發的驚聲尖叫:“伏、伏見先生!?您怎麼會在這裡!?”

嗯哼,風景不錯。在心底吹了個口哨,表面上依舊不動聲色平靜無波:“雖然早就清楚你是穿衣顯瘦脫光有料的典型,但還是想好心提醒一句:現在還沒到可以裸奔的季節。”

“欸?啊!對不起——————————!!!”

(此處省略混字數嫌疑的過程敘述。。。)

 

當房間的主人,25歲的秋山氷杜,終於將自己收拾齊整面對憑空出現的不速之客時,挂鐘的分針已慢吞吞地爬過了兩小格。望著旁若無人在沙發邊翻翻找著的身影,秋山不禁開始糾結要如何才能將一直未得到回覆的疑問再次問出口。然而未等他尋找到開口的契機便被手持吹風機的來訪者打斷:“頭髮濕著容易感冒,這可是你說的。”

 

所以說……爲什麽劇情發展會演變成當下這種詭異的狀況啊囧?僵硬地“享受”著向來將彆扭傲嬌懶洋洋無幹勁標籤高高掛起的戀人一反常態的積極服務,秋山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腦洞不朝著天降紅雨六月飄雪的BE一路狂奔。不知道死於上司的私人惡意是否能夠領到S4的殉職撫恤金?有機會活下來的話一定要好好請教一下室長或者副長……

吹風機恰好在這時停下了運轉,取而代之的是戀人淡淡的話語:“你好像很緊張?怕我技術太差毀了你的劉海?”

“您說笑了……也不是,緊張,只是……”錯覺嗎?總覺得對方的聲音,隱隱透著一絲與平日不同的,愉悅?

“只是猜不透我到底怎麼進來的,以及莫名其妙主動的理由,對吧?”

“唔……”雖說是這樣沒錯,但那一直無法用語言表述的不祥預感……等等!這就是所謂的,臨死前的最後晚餐嗎!?聯想到情緒多變難以捉摸的戀人身上,難道,“伏見先生!請不要……請不要和我分手!”

“………………哈?”

“雖然一直以來都在單方面地給您添麻煩,但請相信我對您絕對……啊。”

敲在額頭上的吹風機手柄中斷了基於悲觀妄想的不切實際發言:“笨——蛋,滿腦子都在想些什麽亂七八糟的啊。因為你太慢,所以我才自己「開門」進來了。”

“欸?可是備用鑰匙還沒有……”

“你以為我是誰。”指尖上轉動著不知何時出現的開鎖工具,伏見露出了一個愉快的笑容,“而且,如果老老實實敲門的話,不就聽不到難得一遇的耳福了嗎。”

伤つけたあなたに今告げよう谁よりも爱してると……

“哦至於這個,”揚了揚吹風機,“就當做是額外驚喜的回禮好了……”句尾消失在了輕柔相觸的雙唇間,羽毛般小心翼翼的觸感,純粹的心情,代替那些說不出口的,發自靈魂深處的千言萬語,能夠就此傳達到彼此的心中的話……

 

吶,再唱一首如何?

如果這是您所期望的。

 

NowI'm...I'm standing above you

trying sohard not to tell you I love you

And allthat I want in this world is you

 

If you'donly wake up

you'd knowit was true

 

Oh baby Ilove you can be so hard to say

Especiallywhen it's meant in this strong a way

 

But at thismoment

while youlie asleep I am suddenly free

And mytrembling arms reach out for you

As if youcould see

 

 

 

·END·

 

 

對不起這玩意就是個意味不明的坑爹貨orz秋伏甜文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難了啊!?從頭到尾都在竭力控制不要豎flag不要手滑翻轉,寫完感覺簡直比正式寫一篇日常扯淡BE還要心累(。此等狀態下誕生的這篇……不管怎樣先土下座總沒錯orz

 

不管是草稿和最後的完稿,寫完後都先給郄郄看了一遍,結果:

_郄(A先生hshs

嗯,看完了  

我有几个诚恳的槽点

Serph·Sheffield ←(這是我)

。。。。請講

_郄(A先生hshs

其一你居然真的把分手写出来了

Serph·Sheffield

不能寫嗎23333333

_郄(A先生hshs

其二你居然让日本人唱英文歌

Serph·Sheffield

哈哈哈哈哈哈哈!!!!!

_郄(A先生hshs

其三卧槽居然比之前还甜

Serph·Sheffield

噗噗噗很甜嗎

_郄(A先生hshs

很甜啊

Serph·Sheffield

那就讓他們真的分手好了(。

_郄(A先生hshs

呀咩!!!

於是,之後點了秋伏的妹子們,抱歉了你們收到的都將會是分手結局的BE(被揍死)

開個玩笑啦23333333其實最近因為某些私人的緣故大概碼出來的都會是甜死人的糖?希望這段蜜月期永遠都不要結束啊wwww(做夢)

順帶一提文中涉及的兩段歌詞分別出自Glay的《HOWEVER》(就是秋山的中之人高橋桑自彈自唱過的那首)以及王力宏的《Lastnight》,歌詞很棒曲子也不錯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歌,有機會推薦去找來聽一聽XD

评论
热度(8)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