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Backside of the shadow world

*構思和草稿都是郄郄的秋山中心文

*所以應該算我們兩的孩子!?

*CP大概是秋伏 弁秋 道伏(。)

*神烦

*非常烦

*三观不正

*……总之请慎点




 

……唉。

秋山看著手裡的終端再次歎了口氣,眼角餘光瞥到一旁弁財又在辦公桌右上角的小筆記本上劃了一筆,迅速別過臉按了按額角青筋努力忍住再嘆下一口氣的衝動,坐正身體深呼吸,盡全力讓自己平靜正視收件箱里幾乎是同時到達的兩條訊息:

“Mail from '道明寺安迪' 「伏見先生真的是好帥好帥啊嗷嗷>﹏<」

“Mail from '伏見猿比古' 「秋山,我命令你,在道明寺把他那封犯蠢告白的情書發到公用論壇之前,不論他穿沒穿馬甲,連人帶信一起滅口。」

……………………唉。

終於還是沒忍住。

   

要解釋所有的話該從何說起呢。

如果只能用一句話概括,那大概唯「論移情別戀與遇人不淑的危害性」莫屬了,不過真要這麼解釋那八成後果便是被正義的人民群眾高舉火把大喊燒死。

所以,爲了避免么得血么得骨么得灰連收尸都做不到的人生結局,我們還是老老實實從頭說起吧。

   

   

一直認為自己牙好胃口好吃嘛嘛香身體倍棒的秋山氷杜,最近卻在被前所未有過的嚴重耳鳴襲擊。原因講出來估計不會有人信。眾所周知,秋山親愛的那位室友是自家NO.3的狂熱腦殘粉,而這種熱度在近期以一種無法形容狂暴的速度急速增長。其實劇情發展到如此階段還不至於導致最後無法收拾的悲劇,只要不加上另外一個更加神煩的前提條件:這位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NO3,非常不幸地,是與自己交換過相親相愛誓言的戀人,而已。

道明寺安迪的追星方式簡直異常得令人髮指,髮指到複述一遍都能達到聞者傷心見者流淚的程度……還是說所有處在腦殘粉狀態的人類都是如此表現方式?可惜身邊手頭記憶庫中都無法尋找到任何可以作為參照物的存在。

總而言之,秋山的這位室友最常用來表達澎湃洶湧愛意的方式,就是嘮叨。

“秋山秋山~我也要像伏見先生那樣把衣領的第一第二第三顆扣子解開!然後我的帥氣度也能像他一樣帥爆了顆顆顆~”

“秋山山山~你說我稱呼伏見先生是不是太普通了呢唔唔唔——要不然叫伏見大大怎麼樣!高端洋氣的伏見大大~伏見~~大大~~~~”

拜託閉嘴好嗎,蠢貨。秋山默默在心中將血腥暴力少兒不宜的R24洩憤場景抹上馬賽克倒進回收站。

啊啊,完美使用了25年的面具都要裂掉了……無視腦內飄過的吐槽彈幕,秋山盯著終端屏幕想像那是神煩製造者的本體企圖用眼神將其千刀萬剮,只可憐了一旁陪同加班的弁財,就這樣莫名地被溢出的黑泥淹沒,生生打了個冷顫。

可就算整個氣氛已經暗黑到了如此程度,也依然無法讓熊孩子的讀空氣技能樹開啟,秋山覺得耳邊巨型蒼蠅的嗡嗡嗡逐漸只剩下了兩句話。

“秋山秋山~~~伏見大大~~~~”

“秋山秋山~~~~秋山~~~~大大~~~~~”

秋山……大大?

…………………………不不不不這一定是錯覺。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這點之所以能成為不可動搖物理法則,正是因為經歷了無數名勇者前仆後繼撲街才得出的真理。秋山氷杜神煩的同時另一名當事人自然也不能倖免。比起雙耳雙眼精神受害的秋山山,這邊廂更加遭到熊孩子實質性攻擊的伏見猿比古先生,用盡了諸如高冷、例如威壓,等等各種手段均慘遭失敗之後,才後知後覺明白面對的這具人形兵器,會用腦殘來概括之的自己完全是太甜了:這哪裡是戰鬥力500的熊孩子,這明明就是另一次元無法戰勝的深井冰啊!

這樣的悲劇在秋山爲了尋求精神解脫而拋棄戀人,以加班為藉口逃離的一個星期內發展到了高潮。道明寺同學終於從遙遠的平行宇宙故鄉獲得了足夠的勇氣,向著高不可攀的伏見大大,告白了。

在第一現場目睹爆炸性八卦誕生的秋山,下意識將手摸去了藏於抽屜深處的蠟燭。然而還沒等他碰到目標,喜聞樂見就直轉而下赫然成了人艱不拆:從來都給大家帶來高貴冷豔無法接近距離感的伏見猿比古大大,在以一種非常微妙的表情盯著熊孩子足足五分鐘之後,完全無視掉就站在一旁的正牌戀人,淡淡回答道:“哦,知道了。”

   

於是當天晚上,秋山在充斥著“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伏見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ry……”的魔音穿耳中,面無表情地將自己的在綫狀態改成了「已僕街」。

 

三天后。

Mail from 道明寺安迪':「伏見大大好溫柔嗷嗷居然送了我盼望已久的絕版遊戲>﹏<」

 

再三天后。

Mail from 道明寺安迪':「不愧是伏見大大嗷嗷這次送了我超級溫暖的手織毛線帽>﹏<」

 

再再三天后。

Mail from 道明寺安迪':「嗚嗚嗚最喜歡伏見大大了不但將限量發售的滑板作爲了禮物還幫我報了速成班>﹏<」

 

……………………

怎麼覺得,這個發展,不太對勁?

 

 

人生首次覺得渾身上下插滿了各色FLAG的秋山大大,除了以心累不愛趴桌裝死來表達內心的悲憤外,已經完全想不出還有什麽能夠拯救自己拯救隊友的更好辦法了。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而秋山恰恰正好占全了兩項。

“秋山君?”熟悉聲線中斷了秋山的自怨自艾,從劉海的縫隙中抬眼,所見到的便是在最靠譜同事排名第一位的弁財身影,“突發報告幫你擬好了初稿,請確認一下,如果無誤的話請簽字然後我連同自己的部份一起提交了。”

午後那褪去咄咄逼人氣勢的陽光,以極致溫柔的方式充滿了兩個人獨處的辦公室,逆光中的弁財酉次郎帶著鍍金的光暈,溫柔地說出口的貼心話語,映入此刻距地獄邊緣僅一步之遙的秋山眼中,無疑等同於天使的撫慰。

“啊謝謝,真是麻煩你了。”曾經有一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不傲嬌不犯蠢有話好好說能幹貼心的完美戀人人選擺在我面前,我沒有選擇,事到如今只剩追悔莫及……不對!事到如今還是有能夠翻轉BE的選項的!“弁財君!”

“是?怎麼了嗎?”

“請……和我交往!”

“欸?這,這個不太好吧?我記得伏見先生和秋山君是……雖然現在他接受了道明寺的……”

“請不要再提那兩位了謝謝。”

“唔……對不起請容我考慮一下可以嗎?”

在秋山的默認中,弁財將整理得整整齊齊的報告放下,帶著絲毫沒有產生紊亂的呼吸,仿佛什麽都沒發生過似的步速沉穩離開了辦公室。這不禁讓秋山開始懷疑起自己對於對方的判斷是否從根本上就有了本質性的錯誤。

原本以為他會很高興……至少能看出一點點高興的跡象的?畢竟那些時時刻刻默默注視著自己的視線,或公開或私下為自己付出的所作所為,都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這種情況下終得如願以償獲得雙箭頭的回應,不正是所有單戀中之人的最終目標嗎?

目光半無意識地在弁財桌上巡迴,忽然一個黑色長方體的形狀跳入眼簾。那是S4配發給每一個成員的終端,除了背面的統一標誌外再無更多額外裝飾。整齊劃一固然好看但造成的麻煩也是顯而易見:想要得知終端主人是誰,只有通過確認內在內容這唯一的途徑了。

因為直覺弁財絕不是那種粗心大意會忘記東西的人,所以秋山一邊埋汰著智商拙計的同伴,一邊沒有任何額外想法地點亮了被遺忘終端的屏幕。

201x年9月21日18時34分06秒,請勿打擾。

201x年9月24日08時57分13秒,工作堆積中。

201x年9月25日11時30分01秒,power down。

201x年9月…………

從一目十行所獲得的第一手信息來判斷,出現在桌面上的似乎是很正常的工作用表格,雖然記錄的對象不明但看不出任何異樣,當然,也看不出任何能夠反映該終端持有者信息的線索。很抱歉可能要再更加深入地查看一下了,這麼想著的秋山的手指緩緩移向菜單鍵,就在這時表格的最後一行小字清晰地躍入眼簾。

201x年9月29日20時33分11秒,已僕街。

……嗯?

 

只要將鑰匙再轉動一圈門就能完全開啟,但鬼使神差地,秋山並沒有立刻做出推門的舉動,而是將鑰匙拔出后維持著僅留一道縫隙的狀態,悄無聲息地展開了異能者專屬的敏銳感官,幾分鐘后,他不出所料地收穫了想要知道的訊息。

 

“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滾來滾去~(~o ̄▽ ̄)~“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滾來滾去o~(_△_o~) ~ “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秋山大大接受我的告白了(ry”如果棉被能換成真人該多好(下略

……會相信有所謂的“完美戀人”的我,還是太甜了啊。

25歲的秋山氷杜先生,在這一天,決定了自己的墓誌銘。

 

·END·

评论
热度(7)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