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ある馬鹿について

*道→秋,秋→道?

*梗來自ask上秋山和道明寺的互動,感謝兩位毫無OOC的相親相愛。

*覺得中之人都是熟人這是我的錯覺嗎囧……

*愚人節的小段子拖到今天才來寫,my拖延癥真是(ry

*被《二分之一以下的愛》虐到的各位,補償的第一彈甜糖來了!

*腦細胞都在糾結秋山本的細節中陣亡殆盡所以本篇各種微妙窩也不管了(x)

 

 

 

如果要在同事中選擇一名作為共同生活與工作的同伴人選的話,秋山氷杜應該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弁財酉次郎,理由其實很簡單:作為特務隊唯二的常識系人士,不管從哪個方面評判這樣的組合都能得出百分百發揮1+1>6理論效果的結論。基於上述理由在某個日子即將到來之時,秋山理所當然地認為弁財應該會與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這樣美好的一廂情願在看到到達終端的留言后被擊得粉碎。

 

“室長,現在申請探親假回老家還來得及么……”

“雖然很想順手推舟簽個同意但恐怕要讓你失望了,秋山君。”S4的最高領導人,青之王宗像禮司在整齊排開的拼圖和文件之後露出了一如既往優雅的微笑,“在弁財君因妹妹第四次訂婚而不得不請假的前提下,如果再少了秋山君的話,恐怕整個S4的工作效率至少要降低80%以上,想必那樣的情況不論淡島副長還是諸君都是不願見到的。”

無法分辨是有心還是無意,顯得特別溫柔的聲線在“淡島副長”幾個字上刻意咬下了重音,這讓本來就覺得希望渺茫的秋山更是在眼前直接投影出了一座紅豆泥大山,透過紫黑色幻影映入眼中的青之王笑顏頓時便帶上了幾分猙獰的不懷好意。

“秋山君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期待著明天你依舊優秀的表現。”,穿透鏡片而來的視線簡直就像是來自戲弄著獵物的貓科猛獸,沐浴在如此惡意中的秋山氷杜只覺得自己再也見不到明日的夕陽。

不遠處牆面上懸掛著的仿古時鐘發出了歡快的報時聲:現在是201x年3月31日午後18時30分,結束了一天工作的大家心情都還愉悅嗎?

愉悅……你妹啊!有人在心底發出了無聲的咆哮。

 

入夜后顯得格外安靜的屯所,突然一聲慘烈哀號穿透隔音良好的宿舍大門劃破了空氣:“嗚哇哇哇哇啊還有比愚人節當天輪到外勤更虐身虐心的大慘劇嗎嗎嗎嗎嗎嗚噗——”未竟的拖尾長音被突兀打斷,平和氛圍重新回歸。剛好散步路過的日高對同樣路過的五島扔出了“剛剛發生了啥”的疑問,然後得到了“全部都是你的錯覺”的答覆。

 

一頭黑線的秋山默默將佩劍挂回原處,再次檢查了一遍門窗是否已全部關好以防再次出現噪音擾鄰的事故。無視了背後淚眼汪汪哭訴的目光,完全陷入“明天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ry…”無解死循環的他完全沒有擺出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好好先生外表的餘裕。就在這時一個絕對稱不上好辦法的主意一閃而過,秋山沒有放過它:“只剩下那個了嗎……”

說是喃喃自語但音量也未免稍微超出了定義範圍,這讓獨自沉浸在心靈肉體兩方痛苦中的道明寺安迪終於注意到了自家室友的不對勁。一點一點蹭到對方面前,保持在佩劍帶鞘攻擊範圍外的道明寺小心翼翼窺探著秋山的表情:“秋山?你沒事吧?”

原本以為不會有回答,沒想到下一秒便和對方猛然抬起的視線撞了個正著:“明天是愚人節對吧!”

“啊……啊啊,是這樣的沒錯……”被那寄宿在深綠眼瞳中不尋常的堅決嚇了一跳,道明寺下意識就做出了回答。

“愚人節不管說了什麽做了什麽都是玩笑不必當真的對不對?”

“是有這麼個說法,啦……”話音未落就感到肩上傳來了非同一般的重量。

“明天就拜託你了道明寺,就這麼說好了。”將雙手置於對方肩頭,秋山做出了鄭重其事的發言。根本來不及提出反對意見只能默默被迫接受了莫名其妙的未知約定,這讓道明寺產生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不知從何時開始,愚人節不再是只充斥著或惡意或善意惡作劇的日子,它被微妙地賦予了另一個情人節的奇怪使命。大概是在這一天告白的話,即使被無情拒絕也能以“今天是4月1日哦所以我的發言都是驢你的~”的理由,穩妥地給兩方都擺好了後退一步的餘地。所以在某種特定前提下,對於個別人而言愚人節是比情人節聖誕節新年夏祭更加可怕的存在。

在見識到身邊活生生的範例后,道明寺總算明白了頭一天晚上秋山對自己做出那樣舉動的根本原因。

他是知道的,不論是女性職員口中的男友力MAX,還是同伴之間半玩笑的最佳結婚人選,秋山氷杜在S4有多么受歡迎是大家心中人盡皆知的秘密。他沒想到的是,即使在離開了S4的範圍來到鎮目鎮其他地方,身旁的這個人也依舊是毋庸質疑的大眾情人。

“秋、秋山桑!我喜歡你!請、請和我交往!”啊啊又一個。道明寺在心中悄悄歎了一口氣,半放棄地聽親愛的室友微笑著再次放出必殺。

“非常感謝您的垂青,但是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能接受您的告白。”這麼說著的同時仿佛爲了增加說服力,秋山的右手毫不猶豫地尋找到了道明寺空著的左手握了上去,十指交纏,不留一絲空隙。

清晰感受到對方因持劍而有著薄繭的掌心指尖傳遞來的溫度,道明寺忽然就覺得呼吸亂了節奏。心跳加速,血液朝著大腦一起湧去,一陣輕微的恍惚后思考回路像是燒斷了一般一片空白,這樣的他做出了在平時連想像都絕對不敢的舉動。

借著相握的雙手使力,利用身高差將對方整個人都擁進了懷抱。察覺到臂彎中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掙扎,道明寺對著一臉震驚告白失敗的妹子擺出了勝利者的笑容:“不好意思啦可愛的小姐,先來後到。”

 

格外漫長的一天終於進入了尾聲。

“今天謝謝你了。”

“唔?不用謝啦我們是同伴這點小事應該的……”一回到屯所便將自己整個人扔進床鋪的道明寺,因為臉埋在枕頭裡而顯得聲音沉悶模糊。

“對不起,大概讓你無緣無故被人怨恨了。”

“啊哈哈這不算什麽總比你去找其他人躺槍要好啊,畢竟我們兩個關係最好也才最有說服力不是嗎?”

聽到上述回答后的秋山,沉默了幾秒。“今天是4月1日,是愚人節。”

“是呢我相信S4配發的終端不會有錯。”

“…………所以,我今天說的那些都不是真的,都是騙人的。”喜歡什麽的,另一半什麽的,都是事出有因的一種策略而已。

道明寺噌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並沒有退去:“我知道啊,但是沒關繫的,因為我其實不喜歡你啊。”

“………………………………”

“噗!秋山山你當真啦?居然被這樣的理由騙到了?”道明寺忍不住爆笑起來,就差沒在床上滾來滾去了,“你忘了今天是愚人節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剛那句是騙你的,”抬手抹去笑得太誇張滾出的淚珠,道明寺換回了一個比較認真的表情,“但一直一直以來我都在說的,喜歡你,絕對不是愚人節的玩笑哦!”

看著眼前專注盯著自己的這個人,秋山終於也忍不住放鬆了緊繃的表情笑了出來:“是~我也一直一直都知道你最喜歡我了,再清楚不過了。”

不出所料,對方在聽到這句話后完全化身為了大型犬撲了上來。一邊安撫般撫摸著那顆暖橘色的捲毛腦袋,秋山一邊想,這種喜歡,應該只是同伴之間的那種喜歡,吧?

因為沉浸于思緒中,他並沒有發現蹭在自己頸窩里的那個人偷偷確認了一眼終端上的時間。

“最喜歡你了,秋山。”

“都說了一天了還沒有說夠嗎?”

“不,現在說的是最重要的。最喜歡你了。”

“嗯……我都收到了,你的心意。”

 

我真正的心意,你有確實地收到嗎?這麼想著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憂鬱的笑容,但是它轉瞬即逝,在被對方捕捉到之前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似的,再也看不見了。

 

(作者插花:好了想要看淡淡尤桑單箭頭BE的妹子可以在這裡直接點紅叉叉了,不滿結局想要一句話翻轉的……那就繼續看下去吧- -)

 

道明寺安迪已經習慣於每天早晨睜開眼時看不到室友的身影了,畢竟對方是那個勤快又嚴於律己的秋山氷杜,而自己的晚睡晚起也基本是無法改變的固定生物鐘了。

迷迷糊糊爬下床,差點淹死在浴室后也沒讓睡眠不足的頭腦進入正常的運轉速度。道明寺就這樣半夢半醒爬向了衣櫥,心想再不出門就要趕不上早操了啊副長的檢討書什麽的太可怕了一邊摸上了自己的制服,穿上襯衫后一張輕薄的白色便籤紙被帶出,悠悠然飄落。道明寺努力集中起全部的神志撿起了它,在看清楚其上的文字后頓時整個人都徹底清醒了。

 

你忘了S4配發給每個人的終端都有可設置的准點報時功能了嗎?——From  Himori

 

 

 

·END·

 

 

應該……能看懂結尾吧囧?

好吧看不懂的再來問我好了阿哈哈哈orz

评论
热度(8)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