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全ての人の魂の詩

*道明寺x秋山,應該(。

*D先生指定命題的節日梗

*剛通宵完略神志不清有BUG還請無視

 

 

  Scepter4雖然對外宣稱是國家公務機構,但正如同它根本的性質是第四王權者宗像禮司的私人軍隊一般,S4的公務員們也基本與正常上班族所擁有的法定節假日無緣:緊急加班比緊急拔刀還顯得家常便飯,而加班的上限時間非常科學地與異常的嚴重程度構成精確等比例縮放。

  年末本應該是由聖誕節元旦連休加年假構成的,365天中最愜意時光的一段日子,但卻因為學院島事件的突然爆發而淪為自S4創立以來最為忙碌的歷史記錄。堆積如山的損失統計數據,待修復重建的人員資金調配,所有政府高層之間的協調談判,無數的工作就像山一樣地壓向了S4的所有人,被赤之王越獄時破壞得差不多的設施設備更是給善後處理帶來了超乎想像的困難,在這個人類早已習慣依賴於各種電子機械的時代突然被迫回歸於最原始的辦公形態,想必沒有多少人能夠毫無障礙地迅速適應過來。暫且不提普通隊員,那些平日里幾乎與優秀、效率等等完美形容詞畫等號的擊劍機動科特務隊精英們也同樣陷入了無止境的工作地獄。等一切的磨難好不容易算是告一段落,大家終於有機會徹底收拾自己的辦公桌時,才發現桌上的日曆早已翻到了削薄的盡頭。

  新的一年就這麼在不知不覺中降臨到了每一個人的身邊,沒有任何預兆地公平帶走了舊曆中或懷念、或遺忘的分分秒秒。

  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室長取消了本年度的集體忘年會改為個人自由活動。即使是冷靜理智如斯的王,在經歷了一周前的那個事件之後,想必也很難做到若無其事吧?亦或者說,正是因為是強大到無人可及高度的王,所以才會讓身邊那個可以並肩而行“友人”的位置顯得格外珍貴。

  宣佈完解散命令之後,所有人都仿佛約定好了似的迅速離開了這個已困住他們太久的空間,等秋山默默將自己的私人物品擺放妥當,又習慣性地順手幫助同事兼室友再次整理了一遍桌面后,才發現諾大的辦公室中冷冷清清,早已空無一人。也不是不能理解其他人急於離開的心情,但想到就這麼被拋下的自己,心中難免還是升起了某種名為寂寞的情緒。

  回老家過年的打算早已因突如其來的緊急事態化為了純粹的紙上計畫,平日裡太過專注于工作忽視了業餘生活構築的後果便是在這種情況下完全無法在第一時間想到可以一起度過新年的人選。得出這個結論的秋山忍不住歎了一口氣,不管如何總之先回屯所好好休息徹底放鬆一下精神再來思考這些麻煩的問題吧,沉浸于個人的思索中以至於完全沒留意身後觸手可及的距離里佇立著的障礙物,自顧自轉身的秋山在發現居然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后險些給嚇得心跳驟停:“……道明寺!你沒有回去嗎?”

  平日里總是活蹦亂跳到讓人不禁懷疑其智商程度的這個人,此時此刻卻只是安靜地站在那裡,碧綠雙眼投注而來的視線筆直且包含了太多未知的內容,這巨大的反差使得秋山莫名不安起來:難道……是加班加太久了導致的大腦當機!?也許是因為自身的正常思考回路也給高強度的工作攪得幾乎死機,秋山完全沒發覺自己一瞬間冒出來的想法已經荒謬得可以和道明寺一決高下。再這麼放任兩人電波系溝通的話搞不好就要穿越去了異次元,道明寺終於率先打破了這詭異的沉默:“秋山。”

  “啊,我在。”

  “今晚……”

  “今晚?”

  “我們一起去神社吧。”

  “神,社?可是要新年參拜的話,不應該是明日一大早的時候去嗎?”

  “可是我想今晚去,”下意識將暖橘色的捲髮抓得更加淩亂,目光遊離在空氣中,“想在0點的時候,准點,去神社。”

  “…………”完全猜不出對方的想法,映入眼中的姿態微妙地傳達出了幾分躲閃像是在隱藏邀請的真正原因,這樣的行為出現在平日裡所作所為基本不經過大腦思考,想到什麽說什麼的道明寺身上,簡直可疑到了一個相當的程度,換做是其他人的話估計當機立斷二話不說就拒絕了吧?但現在,道明寺提出要求的對象是秋山:那個溫柔、細心、從不忍心拒絕自己各種任性要求的,秋山氷杜,所以結果已經失去了猜測的懸念。

“距離午夜還有好幾個小時,在前往探險之前,我們可以先回屯所休整,”秋山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特別是今天這樣特別的日子里,當然要好好地準備一番啊。”

 

  享用了出自A先生之手的豐盛新年大餐后,兩人選擇了步行的方式前往今年最終的目的地。剛下過一場小雪的冬夜街道顯得異常安靜,雖然沒有風但依舊能感受到接近零度的空氣瞄準一切可利用的空隙襲擊著包裹在衣物下的肌膚。只在薄毛衫上穿著無袖羽絨外套的道明寺不由自主地縮成了一團企圖抵禦冷氣的進攻,這時一團帶著熟悉體溫的淺灰色針織物降落在了他的頭上。那是秋山的圍巾。

  “欸?把這個給我了你不覺得冷嗎?”

  “看起來比較冷的人是你吧?出門之前明明還特地提了句溫度很低結果某個人完全沒聽進去呢。”

  “嘿嘿,因為知道秋山你會分享給我嘛~”帶著滿滿的幸福表情將整個臉埋進了柔軟的圍巾中,道明寺接下來忽然做出了一個出乎意料的舉動:他抓過了秋山裸露著的右手握緊,然後一起塞進了自己外套的口袋。而被抓住的人只在最初的瞬間下意識地做出了輕微的掙扎,在明白其的意圖后便安靜地任由對方動作:這樣的默許毫無保留地展示著絕非一天兩天能夠建立起來的默契與信任。

  “給別人看見不好。”嘴上雖這麼說著,但卻絲毫沒有更進一步的抗議行為。

  “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們兩個感情最好啦所以沒人會說什麼的~”道明寺笑嘻嘻地解釋著自己的所作所為,然後下一秒像是發現了什麽新大陸似的稍稍提高了音量,“哎呀呀,秋山山你好像臉紅了哦?”

  對方毫不留情地閃開了他企圖摸上去的爪子:“那是你的錯覺,即使有,那也是風吹的。”

  “可是我記得出門之前有人說過今晚是無風向晴天?”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最後的結果是以強忍笑意而導致全身顫抖不已的D先生腦袋上挨了一記肘擊而告終,真是皆大歡喜。

 

  因為時間計算得恰到好處,所以到達鳥居前的時候距離新的一年到來差不多還有幾分鐘的富裕,不多也不少,正如同秋山氷杜這個人帶給別人的一概印象:嚴謹,但卻不過火。也許是半夜以及小神社的位置又比較隱蔽的緣故,除了他們兩個人外,並沒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好了,都到了這裡了,總該告訴我一下半夜不好好呆在房間里特地跑過來的理由了吧?”會順著對方為所欲為也並不代表自己沒有想知道真相的好奇心。

  只見道明寺帶著一副好像難以啟齒的表情,又是對著自己的橘毛好一陣撓撓撓后才小小聲地道:“說了你不可以笑話我。”

  回應他的是沉默……欸?想像中的回覆一樣也沒有發生,只見秋山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那眼神仿佛在說“你要是敢用一個無聊的理由來忽悠我的話,後果你懂的。”瞬萎,可剛準備想個辦法糊弄一下卻見對方的眼神變了,變成了“或者你打算用傻笑蒙混過關的話,後果也是一樣。”

  所以說平時都好好先生的人較真起來才是真·魔王啊!無路可退的道明寺同學只好老老實實交代前因後果:“我也是聽日高榎本的啦據說在他們家鄉那邊的習俗里新年到來的准點許願撞鐘的話願望會特別靈驗所以我就想和秋山山你一起來試試看而已全部的理由就是這樣了!”一口氣不停頓地倒完后便眼一閉心一橫,也不管秋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了。

  “噗——”淡淡的嗤笑蘊含著的是善意的包容而非惡意的嘲諷,秋山終於將虛張聲勢的嚴肅換回了平時看慣了的表情,“你是小孩子么未免也太好騙了吧……”

  “你!都說好不准笑話我的!”就算是D先生,也是會有惱羞成怒的時候的,秋山似乎都能看見對方環繞在全身上下因情緒激動而浮現出來的隱隱藍光了,遂從善如流順毛之:“不不不我相信這個習俗肯定是有它的存在意義的,信者則靈,對吧。”

  主動伸手,握住對方那剛剛逃跑了的左手,一如既往的溫暖讓心情奇異地跟著平靜下來:“時間差不多了,一起去許願吧?”

“哦,哦哦,好啊!”D先生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少許的安撫就足以重新擁有毫不遜色最初的好心情,他抓緊了秋山伸過來的右手,“走吧!”

 

  許願,擊掌,撞鐘,抽籤,伴隨著新年鐘聲敲響的初詣很快就結束了,互相展示了所抽到的簽之後便是相視一笑:兩個人居然像是約好了的一般,都是中吉。

  “呐呐秋山你許了什麽愿?”道明寺難掩一臉的興奮,情緒出奇地高漲,“和我有關嗎?有嗎?有嗎?”

  “說出來就不靈了。”

  “日高榎本他們說沒有這個規定的啦!所以我的願望就是:情人節收到秋山山親手做的巧克力!順帶搶走所有送給秋山山的巧克力!因為秋山是我一個人的只能收我一個人的巧克力!”

  秋山感覺自己的耳廓迅速燃起了高熱的火焰,他簡直不想再看面前的蠢貨一眼了……這算什麽,新型的羞恥PLAY嗎!?

  “說嘛說嘛,秋山山你的願望是什麽?什麽?”這邊廂不會讀空氣的D先生還在歡樂地上串下跳企圖引回對方轉開的視線,沒想到秋山乾脆再也不看他轉身就走。

  “嚶嚶嚶嚶秋山山你別丟下我一個啊TTATT”

  裝哭也是沒有用的!在回到屯所之前都不要再搭理這個蠢貨了,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愉快地想著,秋山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微微的柔和弧度。

  像是: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這樣的願望,是無論如何也不用說出來的,難道不是嗎?

幸福可是必須靠自己的雙手才能抓牢的哦,道蠢寺君。

 

 

 

  ·END·



D先生钦点的新年拜拜许愿梗,通篇写下来我自己牙都快甜倒了(。太温馨了啊摔!不行我要来一句话翻转结尾!你们不觉得新年参拜,许愿这种东西就是个死旗flag吗囧!?一不小心又写了3500+的我……内牛满面T.T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