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穏やかな日々

【秋伏秋】穏やかな日々

 

·別看標題tag打成那樣,其實並沒有什麽明確的CP

·都快不會發糖了寫崩不准揍我

·我的伏見先生真!是!太!萌!了!

·才不會告訴你們梗的由來都是我們的日常(。

 

 

 

 

[前篇]勇者たち

 

 

“我喜歡有血有肉的東西。”

“即使擺出了如此中二的藉口也不能讓挑食的理由變得深明大義起來,伏見先生。”

“……嘖,你好煩。”

進行這種對話的回數,嚴謹認真如秋山都已不勝枚數。如果三餐的每一分鐘都能劃分為60等分的話,那麼花在這種無聊事情上的份量足以讓道明寺安迪追著馬刺身在地球和月亮之間跑幾個來回。

望著終端機另一頭年齡差足足六歲的上司,秋山氷杜忍不住再次歎了口氣。之前也不是沒就這種問題強勢過,但效果也僅限於當場,變換成通俗易懂的語言后簡寫為:只要眼睛一離開這個心智和實際年齡一樣並未成年的小孩子,自己所謂的一切努力都能曇花一現轉瞬即逝。

到底誰才比較煩喂都19歲了還用絕食和病嬌作為賣點的角色真的大丈夫嗎而且爲什麽我非得苦口婆心連帶語言行動一起做著無用功————啊對不起錯拿了隔壁赤組艾力克的臺本,導演請把這段刪掉重新來過謝謝。

秋山氷杜再次默默歎了口氣:“知道您不喜歡蔬菜和生魚片,可爲什麽現在會發展成連除此之外的正常飲食您也不願意接觸了呢?”其實如果有這個可能,真的很想伸手跨越空間的距離抓住這個人的肩膀用力搖晃幾下——前提是S4的科技已經高端到開發出能夠媲美隨意門的移動終端,基於上述不可能完成的前提故目前愛操心的苦勞系秋山山也只能靠腦補來對親愛的上司進行愛的教育了。

“懶,不願意動。”不出所料的答案,被遮擋在黑框眼鏡后的長睫毛沒精打采低垂著,視線遊弋在不知名的虛空,“反正人這種生物,一個星期不吃東西也死不了。”

秋山忽然覺得自己想要隨意門的念頭更加迫切起來:“伏見先生。”

也許是感受到了一向沉穩自製的下屬話語中不尋常的波動,伏見猿比古終於將目光投向了屏幕彼方,然後與對方的宣告撞了個正著。

“您不吃的話,那我也陪您一起。”

………………哈?

“既然不能用語言說服您,那只能用行動來證明我的決心。”

從那充滿決意的聲線與目光中,伏見領悟到秋山這次發言並不是往常那般半玩笑的包容與退讓。發現了這一點的真相后焦躁度立馬直線上升:所以我才討厭這種認真到死板的老好人啊嘖!

虛張聲勢的僵持僅維持了幾秒,伏見率先敗下陣來:“……走之前你應該在冰箱里留下了足夠的儲備糧吧,事先聲明,太複雜的我可懶得做。”

“都是很簡單的速食,準備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這一點了。”將嚴肅表情瞬間融化在了微笑中,好好先生恢復了一貫的溫和無傷,“作為交換,伏見先生有什麽特別想吃的嗎?這次外勤回來我來下廚。”

“……………………什麽都可以?”

“嗯,我會努力的。”

“辣的。”

“a——欸,?”

“麻婆豆腐,而且越辣越好。”

“……………………”

“不是你說的什麽都可以嗎?”欣賞著秋山抑制不住的錯愕神情,略覺愉悅的伏見,其實開口的時候完全沒考慮到會給對方造成多大困擾。

“不,沒有問題,只是請給我一點準備的時間。”在上司看不見的視野死角中,秋山默默將一本甜點烘焙教材塞進了行李的最底層。

到底是誰說中二未成年都會喜歡甜食的?求差評退貨。

 

 

前天秋山山去中華街採購了一大堆未知的物體X。注:物體X的殺傷力簡直堪比副長的紅豆沙。

昨天秋山山將自己關在廚房中整整6個小時,期間不斷有可疑的氣體從門縫中飄出。注:高度懷疑可疑氣體的主要成份由物體X構成因為殺傷力依舊和紅豆沙不相上下以至於我不得不繼續去日高榎本房間避難。再注:爲什麽對於我的到來會得到兩個白眼?這不科學;_;

今天秋山山終於從廚房出來了,但……爲什麽整個人像是狠狠哭過了一場!?

無聊記錄著室友生活的道明寺在見到秋山的異樣之後驚訝得就差當場將日記本摔在隔壁桌的弁財臉上,結果毫無意外地收穫到了同事的非難:“道明寺你又做了什麼讓秋山困擾的蠢事?”

“冤枉啊!天地良心我都被迫在外面流浪兩天了都沒機會接近秋山山而且有宿舍不能回的苦逼你能懂嗎懂嗎懂嗎?”

“我不打算懂。”冷酷地將化身大型犬的賣蠢隊友從自己身上撕下來扔回原處,弁財酉次郎持續觀察著不同尋常的秋山,“嗯?他好像拿著什麽朝……伏見桑房間去了?”

“咦?那不是物體X的……加工品嗎?”

“出於同事一場的情分,我強烈建議你趁早放棄尾行的打算。”B先生難得好心提醒道,“如果你不想之後的一個月都被上司出於報復心理而加班加班加班加班以及加班壓榨成道蠢寺的話。”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道蠢寺是鬧哪樣啊喂!”

 

 

伏見沉默地盯著鼻頭通紅眼角帶淚(?)的秋山氷杜,以及其端來的謎樣物體X,許久才找回提問的語言:“你這是怎麼回事。”

“非常抱歉,因為之前從未接觸過中華料理所以比想像中花了更多的時間,”眼中淚光仍在閃爍但已擺出溫柔笑顏的秋山,鄭重地將籠罩在餐盤上的金屬蓋掀開,“您指明的麻婆豆腐,可能和預想中的存在差距但以我的接受能力來說已經是最極限的程度了。”

伏見花了幾分鐘才理解秋山話中的全部含義:一、他把自己的無心之言當真了;二、一個不能吃辣的人爲了調味而挑戰了激辣料理,其後果……已經擺在眼前了。

第一時間浮現在心中的感想居然不是感動,伏見一邊微妙地想著自己還真是惡劣的人啊一邊安靜地開始品嘗部下充滿了愛意的極限料理。

“太甜了。”

“是嗎?真抱歉,第一次做果然還是……”

“我是說你,太甜(甘い)了。”

“欸?太甜了是指……?”

“乖乖做你力所能及的事,別妄想挑戰超出範圍的未知。”

“您所言甚是,對不起讓您見笑了……”

“聽說,你最擅長的是飯後甜點?”掃蕩著盤子的底部,躲藏在鏡片后的長睫毛輕輕顫動,“下次做點布丁來嘗嘗吧。”

“………………好的,伏見先生,非常樂意為您效勞。”

雖然鼓起勇氣偶爾嘗試一下完全相反的口味也挺不錯,但甜食能讓人幸福,這句話果然還是真理。

 

 

 

 

 

 

 

 

 

[後篇]me me he

 

 

如果說兩人相處的每天是由60%的日常和40%的患得患失構成,那麼現在的情況大概能劃分成5%的驚喜和95%的驚嚇。

伏見此時此刻正努力將自己團成一個球型,再盡可能地縮進秋山雙手能夠攏起的懷抱中。光是這一點就夠讓人大跌眼鏡了,然而更要命的是,明明做出了如此可愛的舉動卻擺著一副什都沒發生過的冷淡表情,想叫人不胡思亂想都不太可能。

“怎麼停下來了,繼續啊。”未成年的上司不鹹不淡地催促著,聲音中聽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唔那我接著念了,伏見先生。”秋山努力將視線和心思從對懷中之人的注目禮中轉移回手頭的閱讀材料上來,“……是这轮明月的影响吗?明明已经过了上午零时,巷道里的街灯卻没有一盏是亮着的。即使是深夜也多少会有车辆在路上来往才对,但街中却毫无声响……”

感受到臂彎中之人更加用力地朝自己身邊擠了擠,秋山再怎麼遲鈍也意識到了有哪裡不太對勁。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一小時前,也就是故事一切因果起源的出發點。

S4接手了一個微妙的委託,說它微妙是因為整個事件與其說是超能力者引發的擾亂治安,倒更不如說是顛覆整個尋常思維的怪力亂神:①存活下來的目擊者均聲稱在深夜時分目睹其餘人變成冰冷無機質的棺材,倖存的自己則被奇怪恐怖的黑影追殺,逃不掉的人無一例外在被襲擊后變成了再也醒不過來的活死人。經由警視廳上層轉交與室長的卷宗上是這麼寫著的,若不是那白紙黑字無論如何也看不出偽造的痕跡,估計所有人都會或直接,或腹誹地提出先查明證言可靠度的建議吧?但現實是室長用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和一個三天內結案歸檔的命令成功地堵住了每一張嘴。72小時有限的時間,無法判明的線索,相信沒有人在這樣的條件下還會選擇將時間浪費在嘴炮上。

辦公室裡很快只剩下敲打鍵盤的聲音,秋山盯著屏幕上的資料沉默了幾分鐘,決定先用一貫的思考回路嘗試將所有混亂碎片整理出一個模糊的輪廓。午夜0點(作案時間?),棺材(具現化能力?),黑影(兇手?)……正將一條條線索羅列出來尋找其中共通點的時候,一個聲音突兀地打斷了集中的注意力:“秋山,過來一下。”

 

結果什麽理由也沒問就這麼下意識跟了出來的自己,直到抵達目的地的休息室才想起漏了什麽關鍵:“伏見先生,那個,我們似乎還正在緊急任務……”

“沒讓你偷懶,”對方扔過來一疊文件直接用行動代替了回答,“讀一遍給我聽。”

“……………………什麽?”自己好像還沒有過勞到會出現幻聽的程度,吧?

也許是從未見過的呆然表情取悅了眼前這個其實還是小孩子的上司,對方難得耐心地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語:“任務材料都集中在這裡了,你讀一遍給我聽。”

“可是……”

“嘖哪來那麼多爲什麽,這是命令,照做就是了。”中二少年的好心情來得快去得也快,一秒前的耐心仿佛是轉瞬即逝的五月雨,而經驗告訴自己,這種時候順著毛摸才是最佳選擇,這麼想著的秋山老老實實翻開了文件夾第一頁。

“坐下,杵在哪裡礙眼。”

“好,好的,伏見先生。”

“坐過來一點。”

“是。”

 

然後……然後幾分鐘后,情況就變成了開頭時出現的那一幕(。

誰來告訴我一下這究竟是觸發了什麽隱藏關卡才會出現的特殊任務?秋山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著,但表面上還是在認真地朗讀證人的證言:“②夜空中弥漫着奇妙的绿色磷光。于其顶端正伫立着闪亮到令人觉得阴森的明月,有种足可说是异样的存在感,简直就像在威吓着它所照耀的一切那样,仿佛下一秒就要從黑暗處冒出某種不知名的……”唔?

這絕對不是錯覺,伏見先生再次試圖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即使這個距離早已變成了0。所以說絕對有哪裡才是被自己疏忽了的真正原因?快速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可能的關鍵字,相比起更像是靈異故事的案件這個思考的難度太低了所以很快結果便浮現出來,可這個答案卻讓人實在難以相信。

“伏見先生,恕我直言,”小心翼翼地選擇著措詞,雖然再怎麼努力也肯定是沒有成果的,“您該不會是,害怕鬼故事吧?”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是又怎麼樣,”反駁的聲音微妙地底氣不足,“就算知道了理由,你也依舊得在這裡念報告而不是跑去喜聞樂見皆大歡喜普天同慶奔走相告。”

不,就算我說出去,估計其他人也只會在奇怪的方面變得更加崇拜您……腦補了一下道明寺的花癡臉后秋山再次確認隊友都是一群沒有理智的腦殘粉。默默感歎了一下自己的情敵還真是不少,秋山放下了文件夾,轉而擁抱住了彆扭到可愛的戀人。

“請再多依靠我一點吧,雖然沒有伏見先生您那麼能幹,但我會一直站在您這一邊的。”

“嘖,誰需要你的支持啊……”嘴裡這麼說著,身體卻忠於本能朝著溫暖的地方靠攏,“我改變主意了,今天之內就把這個調查清楚,做不到就等著集體扣工資吧!”

“……………………”公報私仇來掩飾害羞是不道德的,傲嬌少年伏見猿比古。

 

最後事件當然是得以在規定時間內圓滿解決,只是得知真相后所有人都有一種深深的被騙了的挫敗感:什麽棺材啦,綠色的月亮啦,會狩獵精神的暗影啦,只不過是一名擁有干涉知覺能力的斯特林爲了障眼法而製造出來的噱頭,更讓人有吐血衝動的是,障眼法的參照物居然是上世紀某款單機遊戲的背景和設定。

只是因為一個遊戲的場景就讓我們加班到深夜,我們存在的意義究竟都在哪裡!?這是絕大部份人內心的咆哮。當然其中特別的兩個人更是各種心情複雜五味雜陳累感不愛。一時間諾大的房間中只能聽見終端機輕微的運行聲,直到新消息提示音劃破尷尬沉悶的空氣。

“很抱歉打擾了諸位悠閒的午後時光,不過很遺憾的,又有新任務了。”S4的偉大室長依舊笑得優雅從容理解不能,“有一名華裔女孩失蹤了,失蹤前電梯監控錄到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視頻,經過簡單處理之後發現了某些似乎不能用科學來解釋的事物呢……”

秋山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望向了那個人,不出意料正對上那道隱藏在黑框眼鏡后的視線。

幾秒種後,伏見的終端機上收到了一條私人信息:需要我為您朗讀新的任務材料嗎?伏見先生。PS:附帶其他服務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哦。

回覆很快就來了:可以啊不過這次去你房間,期待你的特·別·服·務·啊·秋山氷杜。

 

所以說中二未成年的報復心可是很重的,加油吧秋山山,希望明天不會看見你的病假條,阿門。

 

 

 

注:①②均為著名PS2遊戲Persona3中的場景描寫與設定,至於結尾那個,最近有關注微博的人應該都知道的,華裔女孩電梯靈異視頻(。

 

 

·END·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