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君の知らない物語

·DAD,吧(。)
·下班途中突發腦洞。
·也許和人設有出入但懶得管了(誰叫官方不給小天使們更詳細的資料)
·別問我爲什麽雙王本還沒脫稿就來摸魚。
·因為今天是官方124DAD日啊!
·略短小滿地BUG但可以用愛補完一切!



秋山氷杜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並不是指外貌或性格上有什麼奇特的差異,正相反,不論是端整細緻的眼角眉梢,亦或是認真溫和的待人接物,放在任何場合都是高度好評的典範。所以非得尋找一個異常的理由的話,那也衹能將一切的罪歸結于上蒼造物時刻意扭曲了遺傳因子的小小惡意吧。

Scepter4的準則之一:絕對不可動搖的秩序。聽起來很牛逼,說白了也就是必須事事像小學生那般遵章守紀,細化落實到實際工作中便是集團行動的整齊劃一,例如平時的劍術訓練,再例如實戰時的全員拔刀。每到這種時候秋山原本就很纖細的神經就會更加繃緊,持劍的手亦會不由自主灌註入翻倍的力量。原因很簡單:秋山氷杜,男,25歲,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是,左撇子。
雖然右手的靈活度和左手相差無幾,但是人這種生物在突發情況下總是會下意識使用自己最熟悉可靠的部份。日常可以用毅力掩飾得滴水不漏,大部分的非日常也能用意誌力控製得毫無破綻。可就是有那麼一句千百年來無數慘痛教訓凝結而成的神總結,不怕一萬衹怕萬一,一想到在未來的某一天因自己這種無意義的疏忽會帶給同伴們甚至整個S4無法挽回的傷害,好好先生秋山就止不住整晚整晚與失眠為伍。而失眠的次數積纍起來直接導緻集中力直線下降,本能的旁支末節開始悄悄冒頭,不自覺使用左手的情況不斷出現,壓力驟增,最後的結果便是失眠變得越發家常便飯的惡性循環。
道明寺安迪詫異地發現自己的同事兼室友,一向嚴謹從不出錯的秋山將茶葉加進了咖啡中,待處理文檔直接移進了回收站,雖然幾乎在同時當事人就發覺了失誤並神速糾正,但自己可以用二十年的智商作證以上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它真的就這麼,發生了。
D先生的第一反應是望向窗外。天氣很好,既沒有下紅雨也沒有六月飄雪,再看自家的上司們,室長依舊在拼著永遠都不重樣的拼圖,副長也依舊在一本正經開發暗黑料理並試圖推廣給其他人,隊友們或開小差或尋找千奇百怪的理由遠離紅豆沙的荼毒,總之一副平和悠閒的午後場景完全看不出任何世界將要毀滅的徵兆,這衹能說明剛親眼所見的問題根源還是在於A先生本身。
回憶了一下最近一段時間室友的言行舉止,似乎並沒有特別值得註意的異常?與往常一樣的勞碌命,一樣規律到無趣的作息……不對更正一下,這麼說來最近好像經常在半夜醒來的時候察覺到房間中另一人不穩的氣息,那代錶著對方又習慣性失眠了。道明寺一直將之當作室友太過認真的個性導緻的壓力過大,並試圖嘗試各種辦法使其放鬆但不出所料屢戰屢敗,目的沒達到反而使親愛的室友失眠更加嚴重,衹好作罷放任自流。衹是仔細回想起來,最近這種情況的確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到底是什麽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壓力?工作不算繁重,紅色的傢伙們難得安靜沒有太過惹事生非,室長和副長也沒有因為太過無聊而折騰下屬打發時間,而自己更是相當地老實完全沒給室友增加額外的工作量,那麼……
“秋山,這份文件重新檢查一遍。”是伏見先生,他大概是所有人中唯二沒有摸魚而是專註工作的人了,至於另一個人是誰不言而喻。好少見啊,伏見先生會在公事上讓秋山返工,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道明寺偷偷關註著兩人的一舉一動。
“這裡修改一下,然後還有這裡的……”
“十分抱歉伏見先生,現在就重新抄寫一份。”
“不用了,修改一下就好,然後改完了你就可以下班了。”伏見先生看起來顯得……略煩躁?“掛著這麼嚴重的黑眼圈,不明真相的人該誤會S4熱衷于虐待員工了,所以文件改完就給我老老實實下班,這是命令。”
“…………是,給大家添麻煩了,非常抱歉。”
“嘖,別說那麼多廢話,速度。”
哎呀哎呀,原來伏見先生也會關心別人啊,雖然表達方式略彆扭。
“這裡簽上名,剩下就……你用左手也能寫出這麼端正的字麼。”
嗯嗯?嗯嗯嗯?剛好像聽到了什麽不得了的信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龐大的好奇,道明寺乾脆明目張膽地湊了上去,看到的是用左手持筆卻意外渾身僵硬的秋山,以及文件上漂亮流暢的簽名。

 

“秋山秋山,再表演一次左手簽名嘛!”

“………………”

“秋山秋山,剛剛伏見先生收的太快了都沒看清,再寫一份嘛我想看!”

“……………………”

“秋山山~剛那一下太帥氣了下次也教教我?”

“…………道明寺,我現在想[刪除]逃避現實[/刪除]休息,可以安靜一點嗎?”

“欸這麼早?果然太辛苦了嗎!快快快,需不需要我幫忙鋪床……”

“謝謝,你只需要閉嘴一邊呆著就够了。”

“嚶……秋山山凶我……”

秋山一轉頭見到的,便是像被主人拋棄的大型犬一般縮在牆角畫圈圈的D先生。怎麼搞的像我在欺負他一樣,本來想哭的人是我才對啊……歎了口氣,秋山帶著目前狀況下能擺出的最大限度的溫柔表情上前摸了摸那顆蓬鬆柔軟的橘毛腦袋:“不是故意想對你發火,只是稍微覺得有點累所以心情不太好,對不起哦。”話音未落就被熊抱了個滿懷。

“嘻嘻嘻嘻就知道秋山山最愛我了才捨不得兇我呢~”一臉燦爛到日光燈都失色的笑容,哪裡有一點受了委屈的樣子?看著這樣的笑臉,秋山心里頓時湧出一股難以抑制的衝動。

“咣————”一聲脆響。

“痛痛痛——————!!!!”一串慘叫。

A先生淡定地將佩劍挂回原處,第一次發現不用拔刀也可以造成良好的殺傷力,好頂贊。

 

然而秋山小看了犬類的情商和智商(。

從那天起,道明寺就開始暗暗留意著秋山的一舉一動。D先生這個人,正如同善條剛毅評價的那樣,做事從不按常理出牌但卻意外的很有效果,而且一旦下定決心就一定會心思縝密到不擇手段不達目的不罷休。所以A先生,要自求多福哦,你的小秘密暴露只是時間問題。

什麽都不知道的秋山仍舊過著每天壓力山大的日常

,自從上次失誤暴露在上司眼前之後更是隨時隨地處於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黑眼圈的程度不減反增,這樣的狀態下不出點問題才比較奇怪,或許應該說,不出點什麽狀況作者也掰不下去了(。。

不算太麻煩的任務,但對方是能力未知的斯特林爲了保險起見所以特務隊全體出動了。其實在得到出動指令的前幾分鐘秋山還在糾結要不要破天荒地請一次病假,長久以來的睡眠不足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快到極限了,沒想到……對工作一向勤勤懇懇從不缺勤的A先生自然是不可能在這種關頭退縮的哪怕自己已經快要秒躺。

在聽到淡島副長的全員拔刀指令的一瞬間,秋山被突如其來的失神襲擊了,恍惚之下的後果就是下意識按上佩劍的,是左手。

眾所周知,秋山在拔刀隊的位置是第一個,也就是說,如果在他這里的動作慢了哪怕只有幾分之一秒,也會對全體造成不可挽回的影響:青色聖域並沒有成功展開。

回過神來的時候敵人的斯特林已近在眼前,瞬間移動的能力嗎!面對閃著冰冷光芒的兇器想要展開偏向立場業已為時過晚,秋山唯一能做到的只是盡力保護住要害不受到攻擊,但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如期到來。

“道明寺緊急拔刀!”伴隨著金屬相擊發出的刺耳聲音擋在秋山面前的,是道明寺安迪的身影,但現在並不是讚歎D先生敏捷身手的好時機,因為道明寺爭取到的這寶貴時間,耀眼的光芒終於以青色氏族為中心噴薄而出進而填滿了周圍的空間。

接下來的展開順理成章毫無懸念,再然後,就是副長的愛的教育時間:“秋山氷杜,出列。”

“副長大人等一等,請先聽一下我的解釋如何~”還是一貫的連太陽都能閃瞎的笑顏,雖然用在這裡稍顯不太合適,但是看在淡島世理眼裡卻是和頭疼、麻煩直接畫上了等號。

“其實是這樣的啦,因為昨天晚上一不小心看了日高硬塞給我的午夜凶鈴結果嚇得睡不著於是拖了秋山陪我,我們是室友嘛所以,啊哈哈……”

“也就是說造成今天這樣的狀況全都是因為你的害怕才導致秋山出了差錯?”

“嘛不好意思啦……”

“………………………………”

 

勇於自我犧牲的D先生最後領到的懲罰是字跡清晰可辨抄寫S4守則1000遍,一天之內必須上交否則直接開除出特務隊。要知道該死的守則長達數千字,而時間只有24小時,所以現在的道明寺安迪正在一邊寬麵條淚一邊埋頭苦幹。

秋山默默地盯著他看了許久,最終還是沒有忍住:“爲什麽。”

被問到的那一方連抬頭的時間都擠不出來:“什麽什麽?不好意思能等我全部抄完了再聊么?秋山山也不想我被開除吧對吧對吧?”

“爲什麽要代替我接受處罰,明明與你毫無關係。”

“這麼說我可會傷心的哦,”明明應該連抬頭的時間都擠不出來的道明寺卻放下了筆站起走向秋山,“你都已經傷了我一回了,這次總該補償一下了吧?”

“什,什麽?”也許是因為身高差的緣故,被對方的身影籠罩下的秋山微妙有些底氣不足。

“身為最親密的同事兼室友,居然獨自煩惱那麼久都不願意讓我分擔,我傷心了哦。”

“…………並不是,什麽很重要的,事情……”

“你的事情在我看來都同等重要。”一貫輕浮的表情已從道明寺臉上退得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鄭重,“再說了,左撇子這種事情,並不是什麽可怕的缺陷啊,爲什麽要一個人獨自煩惱呢?”

“!?!?”

“我早就知道了,從那天你用左手簽名之後。一直沒說出來也只是想看看你是否會願意向我傾述,結果……嚶嚶我好傷心啊秋山TAT”一本正經的假象維持不足一分鐘,破功。道明寺再次化身大型犬,整個人都掛在了秋山身上埋首痛哭流涕。

“………………真的很對不起,我並不想把你捲入進來的。”心臟某個柔軟的角落似乎被觸碰到了,微微顫抖。

“所以秋山你要補償我!”

“好好好,你想要什麽?”

“以後有什麽煩惱不許一個人糾結,告訴我可以就兩個人一起想辦法了!”

“…………好。”

“還有就是!”

“???”

“還有就是……秋山!幫我一起抄守則吧否則這次我真的死定了啊嗷嗷嗷!!!”

“………………………………”

“咣————”一聲脆響。

“痛痛痛——————!!!!”一串慘叫。

A先生淡定地將佩劍挂回原處,然後淡定地拿起了簽字筆。

 

 

 

·END·

 

媽呀我終於趕上了!!!

本來只想寫個短小的DAD甜文爲什麽寫著寫著就四千字了啊這不科學!?

總之A先森和D先森要一直相親相愛下去啊!你看官方都承認你們了!
评论
热度(4)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