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QDSAT冰火冰】紅蝶【BE注意不喜慎入】

紅蝶。

同一CP30日連續命題之15:一方誤認另一方死了。別問我為什麼第一天就是最後一題,也別問我為什麼最後的結局是真的[嗶―]了。





覺醒的目前是一片漆黑。談不上熟悉的場景,但絕對是不想再次踏足的存在,然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這次又會是那個人嗎?半是自暴自棄地想著,銀髮的青年漫無目的地朝未知的方向邁出了第一步。為什麼會再次陷入這個夢境?下意識自問的結果是得不到任何回答。
夢?夢境?奇怪的名詞,從未接觸過,無法理解,為何會出現在我的意識中……思考之後得出繼續深思下去只會讓自己更加混亂而已的結論的同時,黑暗的盡頭出現了異樣的色彩:幾乎能灼痛視線的血色鮮紅,即使距離尚遠也依舊奪目。
不是Lupa!同樣的紅,但經年累月相處的時光卻能讓自己在瞬間便分辨出其中的細微差異,“Heat!?”身體優先於反射神經的指示開始自由行動,奔跑,加速,竭力伸出的雙手努力著試圖挽回那道身影。似乎是有所感應,被稱作Heat的人停下了遠去的腳步轉身,一個微笑。
“再見了,Serph。”

“喂精神點,在戰場上也能睡著,真有你的。”額頭上突然挨了一記暴擊,映入猛然睜開的雙眼裡的是一片熟悉的火紅。
“H...eat?這裡是……?”頭腦尚未從混沌中脫出,一片混亂,然下一秒臉頰上傳來的痛感總算讓意識在現實世界的地平線上降落,“已經足夠清醒了,謝謝你的特殊叫醒服務,Heat。”
收回在對方臉上拉扯扭動恣意妄行的手,Heat將一個小型的單眼偵查儀扔給了自家leader,“當前座標AST8651743,距離敵方最前線約1.5km,剩下的你自己確認吧。”
淺綠視野中散落著零星代表敵方所在位置的黃色標記,Serph在心中默數了一遍,15人,而己方所擁有的是,Heat以及自己,僅僅的2人。
“15人而已,不如讓我單挑得了。”檢視著自己的武器,Heat做出了漫不經心的亂暴發言。如果是照以往的戰績的話,兩人的最高記錄是一對二十二,15人的確算不上什麼難事完全可以放手任由Heat隨意發揮,但思及剛剛才擺脫的不吉夢境,最終定下的戰術還是兩人一起,擾亂敵方的防禦和戰線,找出對方的首領後,一擊必殺。
對於這樣的安排Heat顯然不太滿意,Serph決定無視。兩人默默地穿行在Junkyard鉛灰色的細雨中逐漸接近敵方前線。最後確認了一次武器的狀態後,Serph舉起了右手,再次動作時便是出擊的指令。
“Heat。”
“啊?還有什麼問題?”
“平安地回來,兩人一起。”
“那還用說嗎?”
右手毫不猶豫地揮落,真紅的炎之劍,蒼白的冰之刃,同時激射而出。

戰鬥開始後的34分鐘。敵方還剩下三人,己方雖不能稱得上完璧但基本都是些無妨的小傷。舌尖嚐到了些許的鐵鏽氣息,Serph抬手抹去滑落的血跡,在視線右側偏上的位置尋找到了那抹鮮豔的火紅。
實際情況與最初的計劃發生了偏差,敵人比想像中狡猾,目前仍未發現對方首領的痕跡,但負隅頑抗也差不多到此為止了:只剩三人,命中機率33%以上,而且這個數字只會越來越高。短暫的眼神與手勢交流後,兩人幾乎是分秒不差地撲向了各自選定的目標。
投射入視網膜的是見慣了的對手驚慌失措的表情。這個也不是嗎,直覺在意識的淺海中囁囁細語,但下一瞬間便轉變成了尖戾的警報:對手的表情變了,一絲得意的冷笑一閃而過。
來不及思考究竟發生了什麼,戰鬥本能已控制著身體做出了緊急迴避,然而仍舊是遲了。閃光,爆風,破片刺入血肉的激痛,烈焰炙烤肌膚的灼熱,在極短的時間內便覆蓋了知覺的每一個角落。
對不起Heat,原來違約的那個人是我。
雖然並不想說再見。
這是沈入暗黑的世界前最後的思緒,之後,一片虛無。

“睡夠了沒?起床的時間早過了。”隨著這句話落下的是份量十足的一拳,毫不留情所帶來的疼痛足以讓死去的人都跳起抗議。
“………疼,這就是你對待傷員的正確態度嗎Heat。”拜這暴力一擊所賜,終於徹底蘇醒的Serph意識到,自己還活著的這一事實。
五感尚存,四肢似乎也都好好的長在原本的地方,只是從身體各處傳來的陣陣隱痛都在向主人宣告著不適。
“別折騰了,短時間內死不了。而且我不叫醒你的話還不知道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去,那樣可就威嚴掃地了,親愛的leader大人。”
“那我還得再次謝謝你的特殊叫醒服務了咯?親愛的相棒。”
沉默,片刻之後,爆笑。
“謝謝。”發自真心的,語言。
“不用謝我,因為你的命是屬於我的。”半玩笑半認真的,回答。“我說過,這個世界上能殺死你的人只有我,所以,不允許你隨便死在別人手上。”
“那麼相對的,你也是屬於我的,對吧?”
“反正我所認定的leader,永遠只有你一個。”



正因為是相棒,我們才毫無保留地信任彼此。
也正因為是相棒,所以我的生命也只交付到你一人手上。



沾滿自己鮮血的手,輕輕地撫過對方的左頰,在那裡有著深黑色的異形紋樣,半開的蓓蕾與水滴的組合,水之主,伐樓羅的象徵。
深紅色的血混合著透明的眼淚,調和出別樣的美麗。目睹這一切的Heat笑了。
“Serph,吃了我吧。”



·END·




題目取自《零紅蝶》:“我們要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
被QDSAT虐到的我才不甘心一個人胸悶呢!哼!

评论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