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解暑小段子x2】P4無CP一則+DDSAT冰火冰一篇【熱到快融化了窩槽】

純粹是被熱瘋了的產物,各種OOC和腦內奇怪設定勞資才不管= =
沒什麼好說的= =



【P4,JackFrost中心,大概是菜菜子→番長】
(我家番長永遠只有瀨多總司一人,鳴上悠什麽的才不認識)




“呀!!!”熟悉的聲線傳來的卻是陌生的驚叫,灰髮少年不顧一切地丟下手中的事物朝聲源地奔去。
“出什麽事了!?”入目的是大開的冰箱門,與指著冷藏櫃,一臉不可思議的妹妹。
“歐尼醬,”菜菜子的表情混合著小小的害怕,但更大一部份卻是滿滿的好奇心,“我們家的冰箱里躲了一個活的小雪人。”
望著妹妹閃閃發亮的眼睛,名為瀨多總司的少年這才想起自己頭天晚上幹的這麼一件蠢事。

雖然別人看不見,但實際上召喚出來的Persona們平時和主人是如影隨形的,與主人一同上學,一同打工,一同感受著四季的變化,共享著主人能感受到的外界的全部,而故事發生的時間,卻是正好進入了一年中最炎熱的長夏。
總司在好幾天前就敏銳地察覺到自己體內名為JackFrost的小傢伙不太精神,一直縮在意識深處不願出現,即使是在戰鬥時強行召喚出來也是活力缺缺的病怏怏模樣,魔石啊胡椒博士啊什麽的都試過了但成效甚微,苦惱的總司只好去找同伴們商量解決辦法。
“啊啊,是天氣太熱了吧,”陽介脫下耳機甩了甩似乎能滴水的髮絲,“我們的Persona不都是有相性的么,弱火的那些估計對這樣的天氣很受不了,你看里中最近不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就像是響應他的這句話,千枝有氣無力地接嘴到:“我覺得我快死了……啊快把我放進冰箱……”
雪子一臉擔心:“真的有那麼難受嗎千枝?要不要到我們家去避暑?旅館在山裡也許比鎮裡要涼快。”
“現在只有冰箱才能拯救我……”
冰箱?對哦冰箱,這說不定是個好辦法……灰髮少年頓時有了個主意。

於是場景就變成了開場時出現的那一幕,起因經過正是總司將JackFrost放進了冰箱的冷藏櫃,第二天一早卻忘了拿出來。
“菜菜子,你聽我解釋……”
“歐尼醬快看,它會動呢!”
躺在一堆雪糕冰激凌上的JackFrost愜意的翻了個身繼續爆睡,還不忘咋吧咋吧嘴,就像是做著什麽美夢。
總司得拼命才能忍住一頭黑線的衝動,同時努力挖掘著腦海中的詞彙發揮言靈使的忽悠功力開始引開妹妹的注意力,終於好不容易用JUNES的話題成功轉移菜菜子的視線后,立刻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闖禍的JackFrost收進了意識之海。
“………………不見了,嗚……”
“因為是雪人呀,”只有在面對親愛的妹妹的時候才會發揮出的極致溫柔,“雪人的話,在夏天是會融化的哦,它一定是因為太熱了所以才會暫時借住在我們家的冰箱里的,現在它補充完能量了自然就回到自己的冰雪國度去了。”
“那,它以後還會來玩嗎?”
“嗯……我們幫了它,也許到了冬天它會來報恩?”
“真的?那到時候我們一定要好好地招待它!”
“堆個和它長得一樣的大大的雪人吧。”
“好!我們約好了哦歐尼醬!等到了冬天要和菜菜子一起堆一個大大大大的雪人><”
“嗯約好了,我什麼時候騙過菜菜子嗎?”
“菜菜子最喜歡歐尼醬了!”

一場小小的插曲就這麼圓滿的落幕了。


·END·


PS:至於JackFrost後來怎麼樣了,其實是番長又做了一個更大的雪人王出來,然後把小雪人放進雪人王的肚子里去避暑了= =(雪人王火無效)

PPS:至於千枝怎麼樣了,那就不是這篇討論的範疇了我寫不出雪千枝的百合文= =


===============================================================================



說好的解暑小段子第二彈。

聚會烤茄子之後到家太晚就沒開電腦洗了個澡直接滾上床,然後就………睡著了orz
而白天除了幹活就在敲冷飯,拖到現在才來還債實在是對不起(跪

以下,正文開始,DDSAT冰火冰向,為了歡樂於是OOC(喂),背景略架空(因為Junkyard實際並沒有四季之分),還有就是別問我Sera去了哪裡= =

==============================================

Heat最近有點奇怪。
並不是指突然性情大變或者外觀有什麼不同,但Embryou的大家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氛圍。
“Heat那傢伙,前幾天莫名跑來問我關於曼斗羅的事,”證人之一隨手撥動著自己粉色的捲髮,語氣頗有不耐煩,“拜託,那麼低級的問題也虧他能問的出來,果然當初什麼都沒聽進去麼。”
“所以他就轉身來找我了……大姐頭我被你害慘了啦。”證人之二雙手抱頭無語問蒼天,“我腦袋不靈光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找我根本就是白搭啊還白白被揍……嗚嗚。”
“…………”證人之三並沒有接過話題,一如既往地保持著面癱和沉默。
“怎麼,他沒來騷擾你嗎?”證人一顯得有幾分驚訝。
被問到的證人三做了個推眼鏡的動作之後才緩緩開口:“他只問了我哪裡食物比較豐富又比較,有錢。”
“……………他到底是怎麼了啊喂……等等,你讓他去了哪裡?”
“目前最強區域的話,的確是地下水道南座標7025至8644附近。”
“什麼!?那裡!!!??”
“安啦安啦他怎麼都死不掉的,我們要相信Heat的實力。”如果說著這句話的證人二表情不是隱隱透著幸災樂禍的話,也許可信度能提高不少,“話說回來,你們有看見大哥嗎?這段時間似乎都不太有精神啊難道是哪裡不舒服麼……”
“Argilla,Gale,Cielo,你們剛剛說,Heat去了地下水道?”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三人其樂融融(!?)的八卦,Serph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房間中竟無人發覺。
“喲~大,哥……”早已準備就緒的熱情問候卻在對方的寒冷氣息前硬生生被凍結。
“地下水道南,座標7025至8644。”Gale仍舊是平淡無波的回答,絲毫不受任何影響,然話音未落,寒流中心卻已飛速離去。
“Serph等等!你不能一個人!……怎麼一個兩個都這樣啊!總之不能丟下他們兩個不管我們也……”
“做好萬全準備再出發也不遲。”
“嗚哇從來沒見過大哥那麼可怕的表情呢嚇死我了~”
“閉嘴。(安靜點!)”這次是合聲。

視線所及之處終於能看見小型終端的紅光閃爍,那種感覺與沙漠中遇難的人偶遇綠洲出奇得一致。
沙漠、綠洲?奇怪的名詞,會出現不存在的想法說明離底線不遠了麼,一個人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深刻地感受到同伴們的配合和支援是多麼重要。
不過都已經到這地步了!再努力幹掉幾隻雜魚目標便能達成,這麼想著的Heat猶豫了一下,最終選擇了一條近路。
然而正印證了那句真理:通往勝利的道路絕沒有捷徑。
奇襲!來不及化身!而且敵人是,八歧大蛇!
手中的武器只剩下幾發子彈,就到此為止了嗎!?
“破邪的光刃。”隨著耀眼的光效降臨的,並不是預想中的疼痛,伐樓羅的骨刀在大萬能炸起的煙火映襯下散發著寒意,“真弱小,這麼容易就死了。”
“………”
“不好意思,來的不是Argilla或Cielo沒法給你治療,所以麻煩你堅持到回據點。”
“Serph……”
“來得太匆忙藥品什麼的也沒帶,自己去想辦法別找我。”
………這家伙,難道是在,生氣?
不對!生氣的應該是我吧!“你什麼時候學會了高位曼斗羅技能!?”
“我做什麼需要向你報告麼。”
“!!!!”言語的利劍製造的傷害甚至超越了之前所承受的全部傷痛,以至於噴涌而出的情緒就這麼脫口而出,“沒錯你是Embryou的leader大人,自然是不需要向我們這些微不足道小部下說明一切。”
“那麼請先向leader解釋一下單獨擅自行動的理由。”
“……………”怎麼可能將“因為親愛的leader最近看起來無法忍受夏日的熱度所以我要想辦法學會一些冰系技能來消暑降溫”這種絕對會被對方嘲笑至死的原因說出來啊!
“不肯說是嗎,”即使是已經解除了化身的Serph卻依舊避免兩人的視線交會,“雖然你是Embryou的核心人物之一,但正因為如此更要為部下以身作則。回去之後自覺去領一週的禁閉,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那這段時間誰來保護你的背後?”
“嗯?”
“沒什麼!強大無敵的leader大人怎麼可能需要我的關心反正都已經學到了最高位的曼斗羅那自然早就打消了弱點了這麼點小小的暑氣怎麼會放在心上!”
發現一不小心將實話合盤托出已經來不及收回了,微妙的沉默降臨在兩人之間。
“……………我說你啊,該不會是因為想學自己最不擅長的冰系技能才到這裡來的吧?”
“………”沒有回答,但耳廓邊緣染上的些微緋色卻將全部真相出賣。
Serph盯著那彆扭生硬轉開的紅毛腦袋許久,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你是笨蛋嗎?”
“吵死了!再笑我吃了你啊!”
“可以啊,不過前提是你能打得過我。”短時間內的超強度戰鬥畢竟還是消耗太大,笑得有些累的Serph索性順勢靠在了Heat身上,“我會等著你,所以,不要再一個人偷偷努力了。”
“這句話先對你自己說了再來教訓我。”

鏡頭拉遠。
“喂,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過去= =”
“根據目前的發展,至少還需一段時間。”
“什麼什麼大哥和Heat居然*%#&$(最後貌似給吃掉了一段所以重發一下)


鏡頭拉遠。
“喂,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過去= =”
“根據目前的發展,至少還需一段時間。”
“什麼什麼大哥和Heat居然*%#&$”
“閉嘴。(小鬼不准看!)”再一次的合聲。

·END·



全高位曼斗羅制霸,萬能外全攻擊無效,魔速均99,我家的Serph的確就是這樣的無誤。(燦爛笑

為了Serph辛辛苦苦練技能的Heat,結果發現對方一出手就是隱藏boss級最高位技能……好可憐的感覺,但是欺負Heat實在太開心!

順帶,Cielo提到的大哥沒精神的原因,真相是……為所有人曼斗羅的錢發愁啊!(血淚臉扭頭,遊戲黨你們懂…懂……

感謝兔子窩的投稿 :)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