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Angel For My Sin

居然一直都没有发过文字版,来补个档_(:з」∠)_


*三个关键词:破坏冲动,一决胜负,拥抱。
*给秋山先生的生日贺文,但为何关键词如此相爱相杀我也不知道(。)
*应该是秋伏吧,但也保不准写着写着就伏秋了……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记得吃完最后要说一句“生日快乐”哦XD

伏见眼中的秋山氷杜,是个永远带着笑容,有求必应,温和不会拒绝的老好人,而这种向来是他最讨厌的类型。不温不火没有主见毫无个性,简直就像没有骨头的史莱姆随便揉捏扔进人堆中便会消失不见。自己的人生本来就够乏味无聊了,如果身边还都是这样的角色,迟早连灵魂都要在麻木中被侵蚀得一干二净。所以他讨厌他,打从心底。
这种情绪直接反映在了日常行为中,伏见毫不节制地使用着身为上司的特权。最多的文件,最麻烦的任务,写不完的报告,跑不完的腿。所有假公济私都顶着能者多劳的名目光明正大地每日上演,再迟钝的人都能感受到两人之间微妙的空气。也不是没想过委婉地提醒下,但被欺负的当事人都还没表态呢,身为旁观者总归不好越坥代庖。于是就这么得过且过地拖着,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消耗战。
“伏见君,能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吗。”明明是祈使句却完全是不容拒绝的语气,能如此强势的也只能是身为青王的宗像礼司了,“关于秋山君的事情,想和你谈一谈。”镜片后的视线带着微笑的弧度而没有微笑的温度,一如既往地令人心生厌恶。
想归想,伏见猿比古还是老老实实留了下来。所以说果然还是忍不住求助了吧我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展开。伏见盯着室长,并没有期待他会说出什么令人意外的台词。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青之王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基于效率最优化的考虑,从明日开始,秋山君将搬去与伏见君同住,希望二位能继续友好相处,共同进步。”
“…………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室长。”
“最开始就说了伏见君,这是出于效率最优化的决定。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观察你们二人的配合,而本月整个S4的报表显示有超过50%的工作量都是出于你和秋山君二者之手,事实胜于雄辩。”
“啧!”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这就是了。“室长,我认为……”
“抗议无效伏见君,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不会再变。”宗像礼司依旧笑得十分优雅,“要和秋山君好好相处哦,毕竟你们都是我,都是S4重要的部下。”
伏见假装没听见室长最后一句里故意强调的重音:“那么室长大人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您敢保证这次决定没有包含任何个人私心吗?”
“哦呀,我虽然身为王本质还是人类,自然也会有想看热闹的好奇心。”
对于毫不脸红就承认了自私意图的青之王,伏见也只能狠狠地咂舌后摔门而去。

同居生活就这么拉开了帷幕,虽然完全不是出于什么甜蜜的自愿。
相比伏见的暴躁,秋山对于这样的命令既没有表现出高兴也没有明显的不满,云淡风轻地一句“那么今后就打扰了。”后便拎着少的可怜的个人物品正式登堂入室。完全无视着身后那能将自己烧个对穿的视线,秋山氷杜悠然地确保了自己的一小块领地。
再之后?再之后就肯定是那样的展开了嘛。明目张胆的欺负从工作场合顺理成章延伸到了下班后的日常。其实,伏见猿比古的本性并没有那么恶劣,只不过他现在就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猫,正张牙舞爪祭出浑身解数试图烦走入侵者。
“秋山你的制服过界了这是我的位置!”
“秋山没做完的工作不准带回宿舍!”
“秋山!咖啡杯没洗干净!”
“秋山!晚上翻身的声音太响了吵死人!”
“秋山!”
“秋山……”
换作别人,面对这样显而易见的找茬和恶意估计早就受不了。伏见也原以为以秋山氷杜日常表现出来的软绵绵性格,早该哭啼啼找室长要求换回宿舍了吧?然而大大出乎意料,无论他如何刻意刁难,对方都一如既往地笑着一并接受下来,并且依旧悠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像是从未受过任何影响,这让伏见越发烦躁起来。
究竟,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那家伙不再笑得仿佛洞察一切?怎么样才能让那家伙惊慌失措?要怎样才能撕下那家伙一直微笑的假面?无解,无解,无解,还是无解……怎么想都是无解!
想要破坏,想要血肉,想要畅快淋漓地大打一场。这样的冲动在血液里啸叫,伏见甚至能感觉到身体中分别属于赤与青的两种力量不约而同地沸腾起来,这种失控的感觉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大部分时候伏见都能巧妙控制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让他们保持平衡,但就像水火绝不相容一样,再怎么努力青和赤的力量也绝对无法合二为一。时间一长总会到达无法抑制的临界点,那时候如果不能将多余的力量发散掉的话……
“伏见先生。”耳旁忽然传来的声音让本来就神经紧绷的伏见险些直接跳起来。猛地回头,不出所料见到的是那张始终挂着温和笑容的脸。“今晚月色不错,要不要和我去道场比试一场呢?”

“真剑?你认真的?”接下对方抛来的武器,触手沉重的分量让伏见赫然发觉那是自己的佩剑,昴。而对面已传来金属弹开的声响:“秋山氷杜,紧急拔刀。”随着长剑出鞘,空气逐渐染上淡淡闪烁的群青光芒,这一切都在用事实证明,对方并不是一时兴起的玩笑,“请拔刀吧,伏见先生。”
“………………”
“不用担心,拔刀记录我会处理妥当的。”似乎猜到了伏见犹豫不决的原因,对方轻笑了一下追加说明道,随后更是直接摆出了攻击的姿势。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反正有什么后果那也都是你自找的。这样说服着自己的伏见也终于甩开一切杂念,将手搭上了佩剑。
“伏见猿比古,紧急拔刀!”

“是我赢了,伏见先生。”没有起伏的嗓音就像颈旁的剑锋一样冰冷。
这家伙,居然有这么强吗!?伏见猿比古不甘心地咬住了下唇。自己已几乎拼尽全力,但对方自始至终都明显处于游刃有余的状态,所有攻击都在轻描淡写间轻松化解。有好几次伏见都觉得自己肯定要被剑气切碎,但对方的剑尖却只是擦身而过。
这算什么,猫捉耗子的羞辱吗!想到这里伏见再也忍不住身体深处涌起的冲动,借着黑暗的遮挡,左手悄悄搭上了一直藏在袖中的小刀:“你赢了。”
下一秒对方已振剑回鞘,然后就像往常那样微笑着对他伸出了手:“打得还算痛快吗伏见先…………”来不及说出的句子和突然刺上的小刀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中。
伏见开心地看着那张惊愕的脸笑了:“我还没说我认输了哦秋山前辈。”
倒没有打算闹出人命所以伏见只是对着非要害刺了过去,心想着只要能让那个家伙受点伤就回本了。但笑着笑着他发觉有点不太对劲,为什么对方迟迟没有反应,为什么……黑暗中那个身影开始变得不清晰!?
“秋山!?”
“唔,看来没办法再多陪您一段时间了。”他朝前迈了一步,半透明的身影顿时暴露在了月光下,“对不起伏见先生,本来还想再帮您几次的,但很遗憾的现在就要说再见了。”
“到底怎么回事!?”
“是我拜托室长,让已死的我能以血肉之躯陪伴在您左右,在您力量失控的时候助您一臂之力,但保持人形的条件就是不可以受伤。”在这种时候这个人居然还保持着一贯的微笑,平稳的语调诉说着的仿佛是别人的事情。
“这种事情……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明知道不能受伤还约我来比试!”
“不这么做的话,伏见先生失控的力量就不能得到最好的释放。”他依旧笑着解释道,只是身形变得更加淡薄了。
看了眼就快要和夜色融为一体的自己,秋山对着伏见张开了双手:“呐伏见先生,可以满足我最后的愿望吗?”可以给我最后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拥抱吗?
回答他的是毫不犹豫扑上来的,少年温暖的体温。
秋山氷杜笑了,发自心底的,一生之中最幸福的笑容。

再见了,永别了,对不起,我爱你。
再见了,下辈子再见面吧,别哭啊。
不管轮回多少次,不管你我相隔多远,我都会一次一次地找到你,奔向你,然后向你大声呼喊。
我爱你。


END

谈人生请排队!不要挤!你们听我解释啊!


评论(8)
热度(16)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