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寿限梦

*脑(sang)洞(xin)奇(bing)大(kuang)的伞修

*黑,OOC,三观不正,反人类反社会(。

*说好的打人不打脸!打脸不打鼻子!

*一边写一边发现BUG一边修……如有漏网之鱼也请多包涵_(:з」∠)_




炽热阳光晃进视野的时候叶修突如其来地眩晕了片刻,本以为是天气太热又刚熬了个通宵的缘故,但随即走马灯般窜过视网膜的影像则立刻扑杀了他这种天真的想法。

一切都像被包裹进灰色半透明的薄膜中,又像是浸入了粘稠混沌的浆糊,时间流动的速度和街上的行人都因慢放而呈现出诡异虚影,只有唯独远处一个人,完全没有受到无形之手的限制,很正常地行走、张望,而且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周围的异常。

除了那覆盖了整个身体而显得模糊不清,看起来充满了不详的血红色。

虽然很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但叶修知道,是“那个”又来了。




虽然说出来大概百分百没人信,其实,叶修有超能力。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经常毫无预兆看见奇妙的景象:人群突然变灰,然后其中某个人会像黑白电影中突兀的彩色胶卷一样亮起来,或带着割裂的切迹四分五裂,或血肉模糊混作一团——被笼罩在一片鲜红色的雾气中。最奇怪的是,这样的情景只有叶修一个人看得见,曾经尝试着说给别人听,而得到的几乎全是不以为是的敷衍。

这孩子,想象力真丰富啊,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这么说道。因为他们看不见叶修所见到的世界,自然也想象不到之后的发展。所以到底那被独立出来的人最后怎么样了呢?最初叶修也不清楚,直到有一次他在自己某个同班同学身上再次见到血红的雾气。

三天后,那个同学死了——擅自去江边游泳,溺水而亡。

从那天之后叶修总算明白自己看到的究竟意味着什么:那便是,名为死亡的预告。





还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力也逐渐消退掉了甚至还偷偷开心过一阵子,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死亡预告,况且这种能力除了让自己心灵承受较常人多一倍的压力和悲伤外,没有其他任何用处。告诉对方你就要死了所以快想办法逃跑or准备后事?又不是没试过,除了被当做妄想过度外根本是毫无用处,当然也有半信半疑尝试了规避,至于结果……现实残忍地告诉我们,只是逃避的话,未来是不可能也不可以改变的。

没想到多年之后居然又看到了这个。叶修闭了一会儿眼睛,对自己催眠“只是幻觉只是幻觉能力早就没了”,再睁开时那个血红的身影依旧,且颜色还有加深的嫌疑。看来不出一周就会……算了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叶修在心中默默合掌了一下,加快脚步准备超过对方赶紧回去三个人一起的家。

随着距离的缩短那个身影也逐渐变清晰,只是有那层雾气的流动阻碍再怎么清楚也看不出细节,这种状况下哪怕是熟人也一时认不出来的吧。不过也好,越是不了解对方心中的愧疚感就能越少,不看不听不想的话,就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人类这种生物,归根结底还是极度自我中心又无情的。

还差一点,再多走几步就能超过那个人,就能不用去知晓残酷的未来……忽然在这个时候肩膀被拍了一下,同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欸阿修!好巧啊正好可以一起回家。”

不用看都知道来者是谁,叶修还没回头微笑已不由自主爬上了嘴角,原本沉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一边转身一边说:“我是为活儿跑腿,哪像苏沐秋你是偷懒……”后半截戛然而止。

“怎么了?突然一副见鬼了的表情?难道是哥今天太帅了?”

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宁愿选择见鬼啊……想转开视线,但目光却定格在苏沐秋身上移动不了分毫,只能被迫将那浓稠得几乎遮挡面容的血色尽收眼底。




时间:三天内。

你才是下一个。





要改变未来吗……但是,要怎么做……

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叶修只觉得脑中一团乱麻。从未如此厌恶过这该死的能力,从没想过有一天真的要面对至亲之人的死讯,但是最痛恨的,还是明知道一切会发生却无力阻止的自己。

事实早就证明逃走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到了时间不管在哪里都是死路一条只是死法上的不同罢了,死神会严格按照发出的预告依序带走名单上的每一个人。那么只能眼睁睁看着沐秋去死?不!我做不到!我必须得做些什么,必须。

但是,要怎么做……思维陷入了无解的死循环,眼看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眼看时限逐渐逼近,没有进展,原地踏步。

烦躁中动作太大,一个水杯跌落摔得粉碎,这一声脆响仿佛灵光一现。

等等!是不是想法的方向出了问题,那么换个思考的方式……如果说躲不过去,那就去改变它呢?如果打破它的顺序,不让预告实现呢?

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从叶修心底缓缓浮出。


打破死亡的顺序,不让它按照预告来发生,吗。





“最近真是不太平。”苏沐秋看着报纸上的新闻皱起了眉,“是不是该把沐橙叫回来住几天?学校那边请假好了总比成天提心吊胆的好。”

他还陆陆续续说了些别的什么,但是叶修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叶修?你有在听吗?”

“………………抱歉。”

“没事吧,看你从昨天起就像丢了魂似的。”

“…………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是为了救你……

“真的没有?和我说说看说不定能帮上忙?”

“……真的,没有。”为了你,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没事啊。”

“你想太多了。”虽然已经有了觉悟,虽然并不需要亲手,虽然只要暗地里推波助澜一下……

“别干傻事。”苏沐秋突然严肃起来,认真地说到。


听了这句话的叶修,直直盯着他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好几次嘴唇颤动着像是要说什么,结果最后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





未来是不可以改变的。

对不起。

结果我还是做不到。






“那我出门了,沐橙阿修好好看家别到处乱跑啊。”

“哥哥早点回来路上小心~”

“会的会的放心吧,欸阿修你那是什么脸怎么一幅再也见不到我的样子啊别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喂(笑)”

“……早去早……回。”

“嗯走啦,回见~”






路人的惊叫,满地的鲜血,刺眼的刹车痕。

所有人都在忙着打119、110、120,所有人都在忙着救人,所以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驾驶室内肇事司机,喃喃说着什么。



“为了救你,为了打破预言,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让自己的双手沾上鲜血。”






END


欸,这样的结局应该还能看得懂吧囧?

还有就是……其实最初设定比现在的黑太多了……连我自己一边写一边都觉得太丧病了……所以才会改掉……

总之叶修你的清白(?)保住了,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