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交换日课1

 @_郄 

 

人类会在幻觉中感受到手机的震动,但摩尔迦娜不是人类(至少现在还不是),而且它也没有手机,那么为什么尾巴尖上会时不时传来被触碰的错觉呢。



和往常并无异样的迷宫探索。怪盗团的leader有着和乖巧伪装完全相反的暴力车技,所以这就是他没拿到驾照的根本原因吗?Mona一边感受着绵绵土司异样的骨骼墙壁和自己的肚皮擦身而过,一边分神听着同伴们的闲聊。
“哐唧哐唧摇晃得也太厉害点了吧?感觉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啊!”
“还不够快!还远远不够表达出速度感!”
“啊好想吃甜食——”
呱唧呱唧。
吧啦吧啦。
毫无紧张感的对话仿佛把异世界变成郊游现场,直到一个紧急刹车后的剧烈碰撞。
“敌人三体~都是杂鱼赶紧解决了吧~”
Mona保持着巴士的状态,这次的探索它并不是首发于是乐得轻松。吾辈变来变去也很累的,这句话还没完整从脑内过一遍的时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干得漂亮~Crow~”
虽然实在不喜欢那个人,但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区域,他的persona能力的确是所有人当中最有效率的。Mona看着Joker拉开驾驶室的门,默默和他give me five,依旧保留着的猫尾难掩兴致地摇晃起来。
……咦?
末梢敏感的毛发清晰感应到了人类的体温。
原来不是错觉!
猫型巴士嗷地炸了毛,锃光瓦亮的蓝色大灯迅雷不及掩耳转体三百六十度,直射还没来得及远离犯罪现场的白色手套。
“抱歉抱歉,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实在没忍住。”被Noir戏称为可以贯穿一切的红色鸟喙面具之下,一如既往的笑容完全没有被抓现行的尴尬,“Mona的毛果然如同想象一般的柔软顺滑,Joker是个称职的好饲主呢。”
“吾辈才不是猫!而且吾辈和Joker是同伴!同伴!”
“欸不是猫吗,那这个拟态的完成度实在非同一般的高啊……”
“吾辈又不是自愿变成这个样子的!”
“可以的话,能让我多研究……”
Queen淡淡地中断了愈演愈烈的学术讨论:“我们在这一层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像是配合她的发言,Navi的警告适时而至:“收割者出现了!”

“大家快上车!去下一层的最短路线没记错的话……”
Leader大人在全体慌乱目光的注视下一动不动,像往常那样扯了扯并没有松脱的手套:“正好,我们有个打败收割者的成就还没有完成。”


导航结束,即将从异世界返回现实世界。


“还,都还活着吗……”
“和尸体差不多了……”
“没想到祝福和咒怨属性的攻击全部无效……”
“每次两回合行动太作弊了啦……”
“针对弱点属性的攻击根本无法回避……”
“大家辛苦了,今天的探索就到此为止吧。”
“Mona就不能保持巴士的样子送我们回家吗……”
“早就说过不可能的!”


褪下怪盗假面的少年少女返回学生的外壳中,或结伴或单独,像往常那样,朝不同的方向离去。
“明智。”然而和平时不同,黑发的少年阻止了他的离开,迎着投来的疑问目光,朝他递出了装着黑猫的背包。
“咦?”
“就当做是今天探索的奖励。”
“看在你很努力的份上,吾辈就大发慈悲让你摸个爽吧。”
“欸可是我并没有……”
“一直很想摸吧,看得出来的。”
“……谢谢,恭敬不如从命。”



夜色中的勒布朗,咖啡和咖喱的香气,两人一猫。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吵闹啊这只猫,而且今天似乎特别喵个不停?”


呐呐,吾辈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所以说好的外带寿司,别忘了哦!
正在洗盘子的黑发少年,对着趴在冰箱顶上的黑猫,轻轻点了点头。



END

就是想写个特别想吸猫但碍于身份不好意思说结果早就被焦卡看穿了一切的明智同学。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orz)

评论(2)
热度(18)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