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闷头作死】逮着谁黑谁。

………………给作者点了32个赞,简直黑得漂亮(褒义)

梦小夜_迎风撒尿:

就算很多年过去,叶修也依然记得那天。


充满了诡异的魔性的一天。


那年他和苏沐秋还是上街碰瓷儿的。苏沐秋负责躺地上装死,叶修负责红口白牙的讹钱。


从最开始就很魔性。


蹲在马路边上一上午都没辆车过去,以至于老远的来了一辆,苏沐秋都没仔细看就冲出去了。


躺地上的时候才看清楚那是辆三蹦子,韩文清骑的,后面车板上还拉了一车废纸壳以及若干塑料瓶子。


叶修有点蒙圈,但躺都躺了总不能爬起来拍拍衣服说碰错人了。


于是冷静地上前说,你的三蹦子把我哥撞死了,赔吧。


韩文清说你胡说八道差不多就行了,你哥是多弱能让个三蹦子给撞死。


叶修面不改色地说我哥是被抽一巴掌都能转二十九个圈断断续续吐十三口血的男人,更何况被车给撞了,更更何况是三蹦子,更更更何况是你骑的三蹦子。


苏沐秋躺地上憋得有点肚子疼,可他得敬业点,叶修都这么卖力的吹牛逼了。


韩文清不想和他多费口舌,从后腚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掏出二百块钱。


叶修其实嫌这些有点少,可碰上的这位长得略惊悚,再多要,恐怕要挨揍了,不值。


韩文清把钱递给叶修的那一刻,目光突然越过叶修,然后面色一肃。


叶修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


噗滋——库嚓——唔——呃——嗞啦——呃啊——


然后叶修余光看见一辆卡车开了过去。


他觉得真是可惜了,如果碰的是这辆卡车能讹出不少来。


这时韩文清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十的一并递给叶修,眼神里颇带点同情地说,少作孽。


叶修有点茫然地接过钱,顺着韩文清的目光回头看见了一滩苏沐秋。


你看,就说二百太少了,连办丧事的都不够。


二百五也不够。


……话说这得用勺子收尸吧?


于是叶修那天就拿着苏沐秋平时吃饭用的勺子,蹲在马路上一点点抠嗤那滩肉泥抠嗤到后半夜。


完了叶修把装身体的盆放到一边,自己抱着个还全乎的脑袋看了看。


艾玛,还笑着,估计是下午叶修说话的时候就憋着的笑。


这时候应该来个魂儿和叶修交代几句遗言,可是叶修就这么抱着个脑袋坐到天亮也没个魂儿来和他说话。


封建迷信害死人。


往后的事就是叶修洗手不干了,改算卦了。


铁口直断,绝对靠谱。


这个人啊……说没就没了,我有一朋友,碰瓷儿碰的很好,后来他死了。


诶这位小哥,我看你印堂发黑绿云罩顶,不日必有血光之灾。


来,我看你面善给你打个折,你给我五千块钱,咱俩日一日给你消灾。


……诶,别走啊,要不我赔个本,五百,五百行吗?诶操……不识货。


日子总得过,多行善积德,少作孽。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诶这位姑娘……


直到现在,叶修想起来,都觉得那天简直是似魔似幻风中凌乱。


可有些事你觉得和做梦似的,它也确实是发生了。


该有的人没了,没了就是没了,回不来,你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安稳一点。


就像叶修后来吃饭再也不用勺子了。


 


 

评论
热度(75)
  1. 遍寻不得梦小夜_迎风撒尿 转载了此文字
    还能好嘛!!
  2.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梦小夜_迎风撒尿 转载了此文字
    ………………给作者点了32个赞,简直黑得漂亮(褒义)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