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半半送我的明信片小段子

翻锁屏梗的时候发现的,索性一起发啦。
作者是泠泱,作者是泠泱,作者是泠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苏沐秋感冒的当天,叶修自动自觉戒了一天烟。
深冬尚寒。叶修在铺天盖地的游戏背景音中听见他对面的苏沐秋咳了一声。他当时刚点上一根新的,随手跟进去一个副本,手上微妙地一顿,还是轻松闪开小怪,左手不动声色在烟灰缸里按熄。
苏沐秋当时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对面的叶修MT当的轻车熟路,他闻到烟味的时候喉咙痒得咳了两下也没当多大事。
刷完副本正赶上正月十五活动,计时还差五分钟。他摘耳机挂上脖子,对叶修笑,“熬夜?”
“反正就这一天,干嘛不熬?”
苏沐秋哈哈笑两声,引得苏沐橙回过头来,也弯起嘴角,“好啊,你们都打不睡觉的算盘?”
叶修耸了耸肩,“你哥的主意。”
“你这时候就都往我身上推!”
“没事,”苏沐橙笑呵呵的,“带我一个。”
算来他们玩荣耀也有些时日,去年活动的时候苏沐橙技术还不熟练,两个当哥的一左一右手把手教。一年的时间够快,转眼,说过就过。
还有五分钟也没别的事可做,叶修干脆扔了鼠标挂机干等着。
对面的苏沐秋间歇性又咳了一声。叶修看着搭在烟灰缸旁九分长的烟闲了一会儿,问,“吃药没?”
“没,”苏沐秋满不在乎挥了挥手,“前三天不吃。”
苏沐秋说话的时候叶修觉得心里开始烧得慌。他吐了口气,随手拆了一圈卷烟纸,嚼了几根烟丝过瘾。
“你好不了,我赌你三天过去越来越严重。”
“你咒我是吧?”
“我说真的。”叶修诚心实意地,“发炎药毒不死你。”
话到这里正好凌晨,活动开始。苏沐秋没接上话,似乎只来得及笑着嘀咕了一句什么没听清。
二十四个小时以后的苏沐秋几乎倒头就睡。苏沐橙没跟这两个疯子一直熬到最后,她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十二点多点,苏沐秋已经搭着椅子睡了,叶修的位置上没有人。她伸头张望了一下,阳台前的人影周围裹着一圈烟雾,火星隐隐约约。
叶修站在阳台前抽烟,整整一天他憋得实在是狠了,一口气抽了三根。
他看见房间里有些响动。苏沐橙给他个找了个毯子,然后探头看他。叶修摆了摆手,示意苏沐橙他一会儿就进屋。烟蒂安熄在水泥墙上,叶修吐了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
“……下次教他抽烟吧。真他娘的,憋死我了。”






好好写其实能扩成篇文(。不过依旧只是个没头没尾的段子_(:з」∠)_


——————————————————————————————————


PS,其实当时我补了个一句话BE的结尾,不过想想还是不发出来了,嗯。

评论(4)
热度(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