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瑕

亦悲亦喜组里被毙的稿子。

总之辛苦乌鸦特地帮我修改润色了,你是大半个作者。

原梗是《what for?》那篇,地址懒得找,往前翻几页就有。

我的目标是,致力于不发便当也能虐。




所谓命运的玩笑,便是在合上了你面前的门时,打开了一扇你以为通往希望的窗。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叶修总爱在闲谈时这样提起,这句话仿佛戏剧的开场白,只是这出剧本还没演完就在刺耳刹车声中戛然而止。

如果这世上,有能够重来的机会,哪怕付出一切,我也甘愿换取。叶修一定会在这一天,阻拦外出的苏沐秋——但显然,这只不过出于荒诞的幻想,现实是他眼睁睁看着那辆失控的后八轮一路狂奔,冲向自己的好搭档。

然后,叶修的惊呼都还没来得及出口。

“砰——”

他清晰看到苏沐秋自身体底下蜿蜒而出的鲜血渗入水泥,耳旁传来乱糟糟的行人惊呼,刚才还在笑着的挚友就像突然没电的人偶,静静地瘫倒在冰冷的路面。

眼中的世界突然定格在那一秒。

身体毫无预兆地突然失去了控制,叶修木然站在路边,发不出一丝声音。心脏的搏动顺着血管,有节律地撞击着混乱的大脑。他忘了自己是怎么一步步推开人群走上前,然后目送着苏沐秋一动不动的身体被送入急救室,他甚至不敢看苏沐橙双眼红肿在手术单上签下的名字。

“很抱歉。”

很……抱歉?

叶修合上眼,倚在天台的墙角,一根根闷闷地抽着烟。

这句话就像加了混响的音声,在旷野中一边边回响,将遍布荒野的自咎碎片洗得闪闪发亮。而视野里始终是一片黑暗,也许是受了心中仍未消散殆尽的微弱希望驱动,叶修开始漫无目的地四下探索,但无论朝哪个方向行进,他都仿佛陷入无尽的永夜,难以窥得哪怕一丝光明。

“沐秋?”

不知出自何方,脑海里忽然传来人声,叶修一愣,试探地低唤,话一出口便觉得自己可笑,正准备掉头离去,接下来传来的话语却让他不由得错愕。

给你两个选择。 苏沐秋,还是荣耀?

……你是谁?

叶修蹙眉,这一切听起来那样荒诞不经,难不成自己真的见到了这世上从没被人见过的神?这也太可笑了吧?

现在你拥有了一个人类梦寐以求的机会,你可以拥有一次重来的机会,怎么,你不心动?

这句话好似蛊惑,心弦轻而易举被轻轻一勾,叶修本想嗤笑一声不作理会,心底却闪过自己已被说服的错觉。

你有两个选择,是要选苏沐秋,还是要选荣耀?

叶修低下头,腕关节处有微微的红肿。他翻开手心,尝试动了动指尖,一阵轻微的酸麻混杂痛感循着神经爬上手臂。这是常年电竞落下的职业病,这么多年来,为了站在那个地方,自己已经付出了太多。如今,他所有的愿望与期待,早就已经被那唯一的一样事物占据……但是,谁又能想到,曾携手的人,如今却已阴阳两隔!倘若只剩自己一人……

剧痛如蚂蚁般慢慢啮噬着心脏,叶修攥紧左手,默然不语良久,忽然猛地惊醒——自己竟然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难道还能是真的不成?

你究竟是谁,我又要付出什么?

不用出声,那个神秘声音也必然能知晓自己的想法,不出所料,对方很快传来了回答。

你明明知道的,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选择。时间有限,速度决定。

眼前闪过的一幕幕熟悉的画面碎了又拼起,不合时宜出现的年少时光扰得人心烦意乱。叶修长长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从那令人痛苦的回忆中脱身。事到如今,他内心的挣扎忽然变得简单,眼前也只不过两条路而已,头脑忽然在一瞬间清明起来。

如果眼下有这样的机会,那么另外一条路,也未尝不可。

有得必有失,这便是万事万物的定理。  

就有如赌徒孤注一掷,叶修心中一横,逼迫自己将纷杂的念头抛到脑后,嘴唇开合,无声地念出了答案。

那么,我——

是吗,那么就照你的选择,买定离手。

 

“血压持续下降!心率130次/分!”

“继续扩容!手术室还没准备好吗!”

“脑外和心内的医生已经到位了!”

叶修想一路跟进去,却被拦在了门外。他下意识拉住还想往里冲的苏沐橙,望着手术室门上亮起的刺眼红灯,头脑一片空白。

“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让哥哥碰上这种事情……”女孩子的哭声断断续续,叶修罕见地忐忑不安,甚至没有心思出言安慰。那个神秘声音仿佛仍回响在耳边,如果那个承诺是真的……

手术中的灯一亮就是好几个小时,叶修的心始终悬在喉咙,他紧紧攥着拳,别过头不看那刺眼的红光。

“医生,我、我哥哥怎么样了?!”

耳旁忽然传来少女的惊呼,叶修悚然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手术室的门已经打开了。他连忙站起身,不安地等待着主治医师的宣判。

而戴着白口罩的医生只是摇了摇头。

“难、难道……”

叶修的心中咯噔一声,失落与苦涩渐渐在口中蔓延开来。

“人活着。”

——什么?!果然……

“……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即使能醒过来,之后的人生恐怕也将在床上度过。”

兴奋的火焰还没来得及燃起就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熄,叶修如坠冰窟,愕然许久才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在心中对自己的草率后悔不已——自己如果当时加上一句健康地活着,一切是否会有所不同?

他脑中乱作一团,后悔占据了所有的思维通路,连接下来的话也只是隐隐听清。

“我们已经尽了全力,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当时……恐怕便回天乏术。这位小哥真是命大福大,好好照料……也许还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别放弃!”

最后这一句话,叶修不会听不明白,显然只是例行公事的安慰而已。但看着苏沐橙混杂着欣喜与安慰,破涕为笑的神情,叶修想了想,还是把要说的话吞了下去……也许,真的有希望吧?

手术后的第三天,苏沐秋醒了。

狂喜与纠结在心中纠杂一处,勒得人快要窒息。叶修在门口停留许久,方才犹豫着朝房内挪步——自己究竟该如何告诉他,以后再也没可能和我一起站在荣耀的最顶端?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自己?

正是因为知道荣耀对于苏沐秋有多重要,残酷的现实才会变得愈发难以启齿。

坐在病床旁,他有些不敢看苏沐秋的眼睛,尽量冷静地说完这一切,那语气想来甚至令自己齿冷。没想到,苏沐秋听完后却不如意料中的失常,脸上神情平静无波,甚至对着叶修微微一笑,仿佛就这样接受了自己一觉睡醒,就变得颈部以下都再也无法动弹的现实。

这反倒令叶修心中更加隐隐地不安。

一个月后,苏沐秋出院了。

同一日,叶修正式与嘉世签订了合同。之前之后如无底黑洞般的治疗及复健费用,沐橙还要继续读书,到处都要花钱,而叶修除了荣耀,已经什么都不剩。

他开始整夜整夜地练习,参加各种比赛,将一切精力都投入其中,但那心中的忧虑愈发炽烈,眼前勉力维护的一切仿佛镜花水月,只不过在某条线上达到了脆弱的平衡。

床头被精心照料的小花伴着春意恣意舒展花瓣,一片生机盎然,正如他们热血的曾经。而如今那人依旧如故地笑着,却无时不刻提醒着叶修,酿成眼下一切的正是自以为是的自己。内心一角蠢蠢欲动的不安疯狂生长,他越来越不愿靠近那静静地倚在床头看书的旧友,取而代之的是远远地注视。

叶修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意识到,一切都与以前不同了,苏沐秋,自己,还有荣耀。

也许这一步,真的错了。

虽说如此,成为人类通病的侥幸依旧飘在心头,让这一刻延长得更久些,哪怕只是一秒——怀抱着这样的心情,训练以外更多的时候,叶修都只是安静地,坐在苏沐秋难以看到的一角,抬头看看他,然后低下头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担忧的事情总会成真,预言落定,那微妙平衡终究被打破了。

叶修还记得那一天苏沐秋依旧微笑的面容,而那人临死前留下的最后的话语,即便合上眼,堵上双耳,也能清晰地看见,清晰地在脑中响起。

对不起,是我毁约了,所以要连同我的份一起,好好加油哦。

不知为何,他心中反而生起一种莫名的欣慰与解脱,为自己,为这个与自己有着相似灵魂,曾彼此约好要攀上巅峰的挚友。

是啊,只要人活着就好……但是被剥夺了全部存在意义的活着,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人类果然是喜欢后悔的生物。

叶修自嘲地摇头。

 


结果你还是后悔了?

脑内再次响起了那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然而这语气平平的话语落在叶修脑中,却怎么听都像一句嘲讽。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叶修无意识地喃喃,却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

那就破例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

什——

叶修还没来得及反应,周围的场景便开始急速变化,仿佛被按下了倒带的按钮,时间轴飞速退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叶修便发现自己再次站在了那天,那个决定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他尝试动了动四肢,才敢确信着一切都是现实。

人类真是有趣的生物……来,做决定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这是他唯一救赎的机会,自己,苏沐秋。

叶修没有吭声,短短的一瞬间,脑内便模拟出无数选择可能的结果。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两全之法,那么,究竟如何,才能不再如上次那样,给所有人带来痛苦?叶修抿着唇,在心中提出询问。

我想要苏沐秋活着,而且是健健康康,完完整整的活着……你要拿走什么?

更多,我想你会知道的,你最珍重的东西。

那个声音听起来期待而戏谑。

不过,我更期待你再次后悔的那天。

不,我不会再……没关系。

像是催眠般,他对着自己反复念着最后的几个字,试图抚平心脏喧嚷着不甘的棱角。

没关系的……

没关系。

那么,契约成立。

像是宣告一般,这个声音,将命运又导向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途。

 

又是一个熟悉的春日,生意盎然。床头的小花早早地开了,明媚的笑颜映在叶修的眼底,有些刺眼。

为什么不再打荣耀了?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是苏沐秋每天必问的问题,对此叶修只是笑笑,从不做任何解释。

渐渐的,苏沐秋也就不再问了,只剩叶修深深将答案吞没在肚子里。

因为这也是契约的一部分,不能说。

虽然无法再次和你并肩战斗,但能看着你一路前行,就仿佛自己也在共享着荣耀,所以这一点点的寂寞,又算得了什么呢?

更多的时候,叶修静静地听他说着职业圈的事情,战队的事情,说到开心的地方看着对方灿烂的笑容,张了张嘴,想回应几句却发现自己已完全接不上话题。

然后又有一天,苏沐秋说,我有了新的搭档。叶修想要说一句恭喜,到了嘴边打了个转,最终还是苦涩地咽了回去。

时间飞逝。

叶修看着那个曾彼此并肩的身影愈行愈远,渐渐到了他无法看清的地步。终于,苏沐秋的话语中再也没有叶修的存在,两人彻底失去任何共同语言。

最后,苏沐秋站在了荣耀的顶峰,和他的新搭档一起。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在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他这么说道。

那原本属于叶修的位置,早已被另一人取代。

仿佛剧情的重演,叶修欣慰地笑着,然而这远远的笑容却再也没被看见。

强自停留在过去的时光,被渐渐遗忘的人,只有他而已吧?

 

 

你后悔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声音又淡淡地在心中响起。

不后悔。

叶修没有犹豫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床头悉心照料的花早就因为主人的离去而枯萎,他将右手按在自己的心脏,熟悉的抽痛攀爬而上——那是……曾身为电竞选手的印记,是过去离荣耀只有一步之遥的见证。

真的不后悔吗?

我不知道,但这只是不同的路途。

他说。

 

                                                                                                      END

 

标题取自白玉微瑕,意为万事万物不可能皆尽人意,总有不如意不完美,正如叶修两种完全相反的选择。


评论
热度(5)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