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寿限梦·改

还是亦悲亦喜里被毙掉的稿子(。

较最初稿增加了一半以上的内容,这下结局应该能看懂了吧……




炽热阳光晃进视野的时候叶修突如其来地眩晕了片刻,本以为是天气太热又刚熬了个通宵的缘故,但随即走马灯般窜过视网膜的影像则立刻扑杀了他这种天真的想法。

眼前世界像被包裹进灰色半透明的薄膜里,又像是被浸入了粘稠混沌的浆糊中,时间流动的速度和街上的行人都因慢放而呈现出诡异虚影,而这些的异常更加反衬出不远处那一个人的正常。只见他完全没有受到无形之力的限制,行走、张望,该怎么样仍是怎么样,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周围的异常。

如果这样的正常,能将那覆盖了对方整个身体而显得身形模糊不清,看起来充满了不详的血红色浓雾,也包括在内的话。

 

叶修很想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但即使这样做了也依然阻止不了心底某个阴魂不散的声音絮絮低语:你看到的那些意味着什么,其实你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虽然说出来大概百分百没人信,其实,叶修有超能力。

不,也许根本算不上超能力的等级,仔细想想反而更像神明恶意的捉弄。

依稀记得是很小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兆,某一天就这么莫名突然蹦了出来,出现在眼前的奇特景象:人群突然变灰,然后其中有某个人会像黑白电影中突兀的一截彩色胶卷那般亮起来,或带着割裂痕迹四分五裂,或血肉模糊混作一团。反正不管变成什么形状都是被笼罩在一片鲜红色的雾气中。看见这样的东西一个小孩儿自然怕得不行,但躲又躲不掉,出现的时候又没有预感完全没法回避。经历了最初几次的惊慌失措后叶修尝试将自己的经历说给别人听,希望能得到安慰和帮助,没想到收获的回应几乎全是不以为是的敷衍。

这孩子,想象力真丰富啊,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这么说道,带着一副自以为是我是为你好的关切表情,完全无视了叶修拼命描述出来的异样,就像是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似的——实际上他们的确看不见。

所以说,只有自己才能看得到“那个”吗。求助无门叶修只得被迫接受下现实,时间一久次数一多,居然也渐渐麻木到不以为然起来,但也仅限于看到了也可以无视的程度而已,他并没有刨根问题的探索冲动。本能牵引着意识规避未知的危险,至于那被浓雾涂抹出来的人最后怎么样了,叶修不清楚也不想去搞清楚,直到有一次他在自己某个同班同学身上再次见到血红的雾气。

三天后,那个同学死了——偷跑去江边游泳,溺水而亡。

 

那一天,叶修总算明白了长久以来自己看到的异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便是,名为死亡的预告。

 

 

 

凡事有其一便会有其二,自那次之后,死亡预告开始陆陆续续也出现在非陌生人的身上,这让叶修逐渐感受到了来自随手赋予自己能力之神的恶意。不认识的人也就罢了,有过交集的哪怕仅一面之缘的人们一旦得知他们将要离世,想做到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几乎不可能。事实证明这看起来很厉害的能力,除了让自己心灵承受较常人多一倍的压力和双重打击外,就再也没其他作用了。

告诉对方你就要死了所以快想点办法回避一下?这么做的下场就是被当做妄想过度。无法说明,没法证明,苍白的语言没有任何说服力。当然也不是没试着强硬过,什么都不解释直接阻止,可最后的结局依旧必须死的还是死了,一点都没有改变。

多次的尝试,屡次的失败。反反复复中叶修甚至摸索出了雾气颜色的深浅和死亡时间相对应的规律,然后同时也得出了最终结论。

 

未来是不可能也不可以改变的。

 

 

叶修为此消沉过一段时间,除了感情上不能接受外,也有点类似于“翻开剧本发现自己是HERO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告知唯一作用是耍帅”这般的心理落差。少年心思单纯又直白,所以才会在那一年的初夏,在又一次看见身边熟悉的人被涂抹上红色后,决定带着一小半的叛逆一大半的梦想以及那一丁点儿想要逃开的心情,离家出走了。

至少都是陌生的人的话,就不会有那么难过了。他想。

也不晓得是命运之神玩够了网开一面,亦或者单纯的心理作用,总之换了个地方之后还真的好像不太见到“那个”了,这让叶修偷偷开心了好一阵子。时间一久加上平日里玩游戏刷装备接代练等等的忙碌,混合在一起竟也慢慢冲淡了过去种种负面的记忆,直至今日。

还自以为是天真地想,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逐渐消退掉了,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死亡预告,没想到多年之后再次……叶修闭了一会儿眼睛,自我催眠“只是幻觉只是幻觉”,再睁开时那个血红的身影依旧,且颜色还有加深的嫌疑。

看来不出一周就会……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又下意识估算了具体时间。以为早已忘掉了的习惯如今还是牢牢盘踞在体内。现在怎么做?无视?隐晦地提个醒?叶修久违地纠结了起来,然而这样的天人交战并没有持续太久,只因他想起了过往曾做过的、无一成功了的、那些无用功。

算了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况且我也不认识你,所以对不起了。叶修在心中默默合掌了一下,随后便强迫自己不要再多想,加快脚步准备超过对方。

 随着距离的缩短那个身影也逐渐变清晰,只是有那层雾气的流动阻碍再怎么清楚也看不出细节,这种状况下哪怕是熟人也一时认不出来的吧。叶修忍不住想,不过这样也好。

越是不了解的人,相对心中的愧疚感就能越少,不看不听不想的话,就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人类这种生物,归根结底还是极度自我中心又无情的。

还差一点,再多走几步我就能超过那个人,还差一点,再多走几步我就不必知晓一个陌生人的残酷未来,还差一点,再多走几步我就可以回到平静无波的日常……就在这个时候。

肩膀被拍了一下,与此同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好巧啊阿修,正好可以一起回家。”

不用看都知道来者是谁,叶修还没回头微笑已不由自主爬上了嘴角,原本沉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一边转身一边说:“我是为活儿跑腿,哪像沐秋你是偷懒……!”

“怎么了?话说一半突然一副见鬼了的表情,难道是哥今天太帅了?”

 

如果可以选的话,我还宁愿选择白日见鬼。

 

想转开视线,但目光定格在来人身上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想说服自己只是错觉,却怎么也没法将那浓稠得几乎遮挡面容的血色当做不存在。

 

 

死亡时间:三天内。

苏沐秋,你才是下一个。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沐秋!?

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叶修只觉得脑中一团乱麻。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种问题的时候!

从未如此厌恶过这该死的能力,厌恶它无比准确绝不落偏。

只能改变未来了吗!但是!但是!但是……

现在看来以前遇到的竟只是真枪实弹前的小小演习,从没想过有一天真的要面对至亲之人的死讯。没有什么能比明知道一切会发生却无力阻止的自己更加令人痛恨。

怎么做……我到底该怎么做……

早就知道了的,逃走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到了时间不管在哪里都是死路一条,死神会严格按照发出的预告依序带走名单上的每一个人,公平公正冷酷无情。

那么只能眼睁睁看着沐秋去死?

不!我做不到!我必须得做些什么,必须。

但是,要怎么做……

思维陷入了无解的死循环。眼看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眼看时限逐渐逼近,没有头绪,没有办法,没有进展,原地踏步。

期间沐橙和沐秋来敲了好几次门,随便找了些借口胡乱敷衍了过去。叶修没有自信在这个时候面对他们还能完美保持住若无其事的伪装。不可以不将他们卷入,不可以让他们品尝到和我一样的痛苦,他只能独自一人烦恼彷徨。

烦躁中动作太大,一个水杯跌落摔得粉碎,这一声脆响仿佛灵光一现。

等等!是不是想法的方向出了问题?那么换个思考的方式?

如果说躲不过去,那就去改变它呢?如果打破它的顺序,不按预告来实现呢?

比如……原本应该在预定时间死亡的人,因为某些缘故提前死掉了,那样是不是就算预告被打破了?

这么说起来,那天在沐秋之前看到的那个人,仔细想想似乎也不算完全陌生?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在周围附近见到过,如果用心去找一找的话,说不定就能查到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习惯,平时的活动规律之类的详细资料吧。

倘若那个人出了意外,没有在沐秋之后,反而在沐秋之前死掉了呢?

现在外面那么乱,车祸啊强盗啊天灾人祸啊,而人的生命又是那么脆弱,总是那么轻易地就会成为毫无生气的尸体,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或者身边的人今天还是好好的,明天就变成天人永隔。

这都是很常见的,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想要一个人死掉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

 

收拾杯子碎片的手停了下来,因为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正从心底缓缓浮出,逐渐成形。

 

 

打破死亡的顺序,不让它按照预告来发生,吗。

也许我可以亲手改变这一切。

 

 

 

 

“最近真是不太平。”苏沐秋看着报纸上的新闻皱起了眉,“是不是该把沐橙叫回来住几天?学校那边请假好了总比成天提心吊胆的好。”

他还陆陆续续说了些别的什么,但是叶修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叶修?你有在听吗?”

“………………抱歉。”

“没事吧,看你从昨天起就像丢了魂似的。”

“…………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是为了救你……

“真的没有?和我说说看说不定能帮上忙?”

“……真的,没有。”为了你,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没事啊。”

“你想太多了。”虽然已经有了觉悟,虽然并不需要亲手,虽然只要暗地里推波助澜一下……

“别干傻事。”苏沐秋突然严肃起来,认真说到。

听了这句话的叶修,猛地放正了一直飘忽不定的目光,转而直直盯着苏沐秋。好几次他嘴唇颤动着像是要说什么,可直到最后还是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他只是将脸深深埋进了双手中沉默着,许久许久。

 

 

明明,都下定了决心。

明明,都打算放弃思考了。

明明,都已经准备好了背负一切。

结果,还是什么都敌不过你的一句话。

假如,是你希望我不要沾染上罪业的话……

 

未来不可以改变。

对不起。

我还是,做不到。

 

 

 

 

这是一天崭新的开始,也是一个终末的结束。 

 

“那我出门了,沐橙和阿修好好看家,别到处乱跑啊。”

“哥哥早点回来路上小心~”

“会的会的放心吧,欸阿修你那是什么脸怎么一幅再也见不到我的样子啊别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喂(笑)。”

“……早去早……回。”

“嗯走啦,回见~”

 

 

不想说出那两个字。

虽然再清楚不过了。

奇迹不可能会发生。

 

 

再见?

弥天大谎。

 

 

 

END?

 

 

 

路人的惊叫,满地的鲜血,刺眼的刹车痕。

所有人都在忙着打119、110、120,所有人都在忙着救人,所以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驾驶室内的司机,喃喃说着什么。

“杀掉了……我杀掉了……我把本该在你之后的那个人提前杀掉了……这样我看到的顺序就被打破了……未来就可以改变了……”

在他脸上,完全没有失手肇事后的惊慌失措,有的只是夙愿得偿后的欣喜和狂热。

“哈,哈哈哈……完全不认识那个倒霉鬼真是太好了,否则还真不一定下得了手……做到了,我能做到……实在是……太好了。”

 

为了救你,为了打破预言,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

 

 

 

 

 

 

电话铃突兀响起的时候叶修的心也跟着猛跳了一下,手一抖,本该挑起BOSS的一记圆舞棍捅到了NPC身上。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嗯对苏沐秋是我哥哥……什么!?怎么会!……车速过快……我哥哥他!!!………………”

之后还说了些什么,叶修都听不见了。

他那握住鼠标的,原本稳如磐石的右手,有生之年以来第一次,剧烈颤抖了起来。

 

奇迹,果然是不存在的。

若我没有犹豫,若我没有思前想后,若我动了手……

 

但再多的假设,都只能是假设。

事到如今,后悔又还有什麽用。

 

 

 

 

 

 

 

 

 

 

 

对了,您不知道吧,其实神悄悄给予了很多人各种各样的能力,其中预知能力是最受神喜爱的——因为很有趣。它能让人类拼尽全力做各种各样无谓的挣扎。

所以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具有预言未来的能力——乐趣当然是越多越好不是吗。

Will you kill someone , because of love?

您做不到的,不代表别人也一样做不到。

 

 

 

END


评论
热度(10)
  1. 星河欲转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