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永遠なる安らぎを

这是真女神转生IMAGINE paro的伞修+

依旧亦悲亦喜被毙掉的稿子orz

把名词解释融进原文里去了,然后还加了个我觉得特别苏的场景(x)

初稿往前翻翻就有了,相比之下这篇大概算改动最少的吧囧




“很久都没带过新人了要不是被临时拖来救场,总之能碰上我算你走运……一脸别扭也没用,总之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迫不及待来抱哥的大腿的。”

“我叫苏沐秋,你的名字?”

“从最基础的教起的话,那先说明一下我、以及你之后要成为的、角色好了。所谓的DB即恶魔召唤师,虽然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职业,但所有的人都是以缔结下的契约为纽,是与仲魔并肩战斗的人。”

“啊仲魔是什么你应该都知道了?它们即与DB缔结了契约关系而变成伙伴的恶魔,特别需要强调一点的是它们和一般意义上的宠物不同,是有自主意识与价值观的独立个体。获得方法有两种,一是直接交涉这个比较容易,还有一种就有点麻烦……嗯?”

“居然嫌我啰嗦,真是个胆大包天的新人啊啧啧。”

“资质倒是不错学得挺快,现阶段推荐每个职业都尝试下,找出自己最喜欢最顺手的再决定也不迟。不过要是打算成为枪手的话我可以毫·无·保·留·教你哟。”

 

“老实了很多嘛,这才多久就被哥高超的操作技术征服了?”

“……第二庇护所出了点状况,周边没有任何能立刻进入战斗的DB小队,除了我们。”

“本来还想再多指导你几天的,看来不得不提前让你进入实战了。”

“不过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吧。”

“因为我是无所不能的苏沐秋啊(笑)。”

 

“快走这里交给我!叶修!跑起来!不要回头!”

 

 

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

苏沐秋你个混蛋!!

 

擅自丢下我!什么的!怎么可以!!!

我还没有告诉你,还没来得及对你说……

 

 

 

 

 

“…………修……叶修……叶修醒一醒,天亮了。”熟悉的声音穿透混沌迷雾抵达意识的本体,多年来培养出的警觉性让叶修几乎是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伴随淡淡晨雾映入视线的,是苏沐橙浅色的长发。见叶修已醒她微笑着将水和食物递了过来:“回复一下,该出发了。”

点点头表示感谢,叶修一边啃着卷饼一边习惯性地开始回忆从始至今的来龙去脉整理思路。这里是靠近弥赛亚教团的某个小型据点,身旁不远处三三两两聚集着不少DB,或组队或独自带着仲魔,看来都是准备去挑战那个的:不久前由斯耐克发布,叶修和苏沐橙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委托——调查废弃已久的第二庇护所,寻找多名失踪的DB。

第二庇护所早在多年前的袭击中沦为恶魔的巢穴,通往其内部的通路也因山体陷落无法通行。负责周边区域封锁警戒的弥赛亚教团也不清楚是否还存在其他隐藏通路,所以直接摆在叶修等人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寻找潜入第二庇护所的办法,接下来才有可能搞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和苏沐橙已经在这片区域逗留了好几天,围绕第二庇护所的周边山区都不知转了多少回合,甚至无数次冒险深入陷落的旧出入口穿越恶魔的包围进行调查,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崩落的岩石太过坚固,即使堆上全部的火力也无法突破分毫。没有收获,没有进展,只有不停的消耗与消耗,眼看体力精力均要到达一个极限。

所以才会莫名梦到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吗,看来我也累得不行了啊,叶修自嘲地想。指间戒指型的COMP中,仲魔们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情绪,纷纷于容身的异空间里发出细小的骚动,仿佛在给予主人力所能及的鼓励和安慰。

 

就这么打算放弃了吗?不像你啊。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你说对吧。

 

“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再多休息一会儿?”

 

现实中的声音和记忆中的记录重合的一瞬间,叶修产生了时光倒流的错觉,不过反应过来之后不禁哑然失笑。也对,他们是兄妹,这种程度的相像是自然,只是会把沐橙错认为沐秋的我果然还是太……

真是的,连身为他亲妹妹的沐橙都什么没说,我又怎么可以率先放弃。这样想着叶修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做着出发前的最后准备。武器防具耐久满,各种消耗品数量也很充足,应付今天一天的调查和可能会有的突发状况都绰绰有余,准备完毕的他喊了一声沐橙,之后两人便如同之前的每一天那般,再次踏上路途。

“今天稍微走远一点看看?”苏沐橙一边往阿瓦隆里装填子弹一边提议,“说不定能有新的发现。”叶修对此双手赞同,行进路线开始脱离第二庇护所的范围朝更远延伸。刚开始时倒是照原定计划,平稳地规避着不必要的战斗缓慢前行,只是同样也没有任何新鲜的线索发现,直到半路上猛然蹦出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隐藏敌人猛然打乱了两人的步伐。

倒不是打不过,但出于不想有过多额外消耗的思考,两个人选择了且战且退,结果这一退却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最初的方向,等醒悟过来的时候他们已在离第二庇护所十万八千里以外的某个副本前。

“怎么办,回去吗。”面面相觑。

“或者将错就错继续?”大眼瞪小眼。

“欸欸那边的大哥和美女姐姐~你们也是来避难的吗~”突然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猛地蹦了出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留着过长刘海的家伙正欢脱地朝他们挥手致意。

 

 

 

不知为何,从刚才起叶修脑内就一直在反复loop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样与他风格非常不相符的文绉绉词句,无论怎么奋力想把它甩出去都不成功,最后也只能将原因归结为找到入口的原因太过戏剧性了。

是的,他们进来了,以近乎匪夷所思的方式,稳稳地踩在了第二庇护所的地面上。

苏沐橙正努力将自己恢复成一个枪手平时应有的干净利落姿态,只可惜不太成功。冰冷且暗潮汹涌的地下河足以让任何一位女神男神变得狼狈不堪。在从长靴中倒出足足半公升河水后她终于放弃,自暴自弃想反正也不会有第三个人会看到:“多亏了包子,否则我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入口隐藏在水路之下。”

“失足落水时一不小心发现河底居然有隐藏通道,虽然觉得‘哇!肯定通向很不得了的地方!’但游泳潜水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可怕了所以还是交给老大你们吧!”明明是模仿着包荣兴的语气,但从叶修口里说出来却莫名带上了几分微妙的嘲讽,“所以说我们两,是继几年前这里被封闭后,唯二再次踏进这片区域的人了。”

“嗯,是那次袭击之后第一次,回来这里……”回应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几个字更是到了细不可闻的程度。

叶修并没有接下去说什么,只是跟着一起安静了下来。

 

“走吧?”然而现在不是缅怀故人的时候。

“小心点,要面对的可是数量和形态都完全不明的恶魔。”

不过如果能消灭这里全部敌人的话,也算是为你报仇了吧。这么想想的话倒是有了额外的干劲。

 

我回来了,沐秋。他轻轻在心中道。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也许是尘封已久的空气再次开始流通带起了微小的气旋,叶修隐约听见瑟瑟掠过耳畔的风声仿佛有人在说:

欢迎回来,

我一直在等你。

 

 

 

突破的过程略过不表,因为实在是枯燥乏味又艰难。

“我原先,从来没觉得,第二庇护所内部,有这么大。”甩落一长串空弹壳并指示仲魔给予回复,苏沐橙说话的气息显得略有不稳,“怎么好像走不到尽头似的。”

叶修没立刻回答,他正尝试着重启控制门禁机关的终端。虽然过去了这么久这里奇迹般地没有断电,但这些开关是否还能正常运转实在令人堪忧。一路过来除了源源不断冒出的各色恶魔外,他们已经遇到了无数打不开的门,进不去的房间。虽然生命探测雷达上没有显示一门之隔后的未知空间里存在活物,但没有亲眼所见到失踪DB们的尸体总是还让人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侥幸。

给我打开啊,像是呼应叶修心中所想,一直暗着的屏幕伴随无声的震动终于亮了起来。不过同时打开的并非一直以为的门禁,而是像整个庇护所平面图一样的东西,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在那之上靠近尽头的空间处,两个孤零零的绿色亮点。

缓过劲了的苏沐橙凑了过来:“欸这是内部地图?那两个点应该是我们吧……这么看似乎离最深处的房间没多远了。”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习惯性换用眼神望向对方:直接一鼓作气解决?停下原地休整再做打算?

她原以为照叶修一直以来的性格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被封为神的召唤师之王从不轻易停下前进的步伐。然而就像王的决策从未有人能预料到一般,苏沐橙也料错了叶修的决定。只见那个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大一点也不像英雄的人,那个万人之上的第一人,温柔地对着自己的仲魔说了声辛苦了将其收进COMP之中,然后笑着看了过来:“一路过来很累了吧,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沐橙太拼了,这不是还有哥哥我么。

这是女孩子专属的特权,所以安心呆在我身后就好。

累了吧,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全部交给哥哥。

 

若不是拼尽全部意志力压制住不受控制的声带,苏沐橙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就这样失声叫出来。

哥哥!

沐秋哥哥!

我的,哥哥……

 

然而最终她只是悄悄捏紧了拳头,不露一丝异样痕迹地对那个并不是故人的人笑道:“好。”

 

 

“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

“再休息一会儿,时间还很充裕。”

“嗯。”

简短的对话后,气氛再次陷入冰点。

“…………………………太安静了。”

“的确,原本像年末超市大抛售一样出个不停的恶魔很久都没冒出来半个了。”

“……想说的不是这个,”叶修一反常态地率先挑起了话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来聊天?”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渴望交流,大概……是为了驱散心头那莫名出现的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名情绪。但硬要追根朔源的话,从踏入第二庇护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内里的某些东西,变得不太一样了——用世人的话来说,那便是名为直觉,预感,思念,追想,一类的成分,而它们组合出来的混合物,却找不到可以用来命名的词语。

一定是触景生情想太多了。他这样告诉自己:“唔说点什么好……”

“说说你和哥哥的事情吧。”不料苏沐橙抢先将话题决定了下来,“毕竟当时只有你,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

完全没料到对方会在此时此刻此地提起本该刻意回避的往事,事后回想起来叶修猜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变幻得异常精彩。足足好几十秒后他才找回了说话的能力,但开口的声音是那样地艰涩晦暗:“好……啊,可是我们实际相处的时间,也不过短短数日罢了。”

 

“最初刚见面的时候,听完他自我介绍的下一秒就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

“原以为会是个老练的A级作为导师,结果来的居然是个只有B级执照的同龄人。”

“心想‘完蛋啦,我的前途生涯一片黯淡啦’,不料他直接用行动粉碎了我全部的疑惑。”

“真的是特别厉害,虽然他自称不过区区枪手,但我有生之年真没见过还能有比他更全职业精通的人了。”

“从那时起,我就默默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DB。”

“但是苏沐秋那么全能的家伙,哪是随随便便努力几天就能追赶上的目标。”

“所以我一直想,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用不了几年绝对就能赢。”

“只是没想到时间根本不等人,没想到实战来得那么突然。”

“说不紧张不害怕都是骗人,但是他告诉我,他会保护我,放心吧。”

“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我竟然就这样被安抚了。看着他坚定的背影,甚至产生了只要有他在就能战无不胜的念头。”

“明明最初是想超过他的,在那个时候却只感到他那无与伦比的强大。”

“他真的就有那么神奇的力量,能让人无比信任的力量。”

“即使事后明白这一切不过是盛大的错觉。”

“但是,他没有骗我。”

“他做到了对我的承诺。”

“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说到最后,其实都不太清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他只是拼命地将心中关于苏沐秋的全部记忆用尽全力一点一滴拼凑起来,试图用这些残缺的碎片在眼前还原出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苏沐秋,即使知道这样的努力到头来只可能是徒劳。

苏沐橙一直一言不发安静地听着,直到最后:“如果,如果哥哥还能回来,你会对他说什么呢。”

“……人死不能复生。”

“所以说是如果。”

 

“如果……如果还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想亲口对他说,谢谢,以及……”

 

猛然闪烁起来的雷达突兀地打断了叶修来不及说完的后半句,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扑到了终端前。屏幕上,那代表着尽头最后一个房间的空间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莫名多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绿点。那代表着什么,两两相视的二人恐怕心中同时想到的是同一个答案。

没有进入仇恨范围的敌方恶魔是不会显示在雷达上的,自己的仲魔正静静呆在COMP中,而且即使应召唤而现身显示出来的也该是白色亮点。所以这个只可能是……

没有言语上的交流,能走到这个地步的DB早已不需要别人来指导该怎么做。召唤,整备,魔法蓄力,枪弹上膛。得到了充分休息的精神和身体蓄势待发。

“我先进,背后就拜托了。”在按下门禁开关前,叶修说道,之后在苏沐橙的目送下,率先闪身闯进了最后未知的区域。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原本稳稳开启着的大门,在叶修进入之后毫无预兆地,突然关闭。

 

 

 

“还是不行。”通过通讯器传来的声音,听起来有种相隔甚远的错觉,实际上他们之间不过是一门之隔。“无论如何门禁开关都没有反应了,强行破坏也不行。”

“我这边也是,”叶修的回答同样充满了无可奈何,“没有开关,不能破坏。”

“里面的情况如何?有没有危险?”

“目前还不清楚,里面太大也没有照明,看不到深处的情况,但是雷达上的绿点还在。”

“……小心点,不要勉强。”一秒就明白了叶修想要做什么的苏沐橙,也只能出声提醒一句而已了。对方简短应了一声,之后便再没有说话,耳机中能听到的只剩轻微绵长的呼吸。虽然看不见,但苏沐橙依旧能在脑内模拟出叶修的一举一动,放轻脚步,隐藏身形,尽可能悄无声息地接近目标……

“唧————————!!!”突如其来的刺耳电子音险些刺穿没有准备的鼓膜,苏沐橙条件反射地将通讯器扯离双耳,这使得她只模模糊糊听到了半句叶修完全变调了的惊呼。

“为,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如果这是上天最恶意的玩笑。

血液停止了流动,它们全部逆行而上,只留下冰冷僵硬的四肢无法动弹。

如果可以选择重逢的方式。

心脏被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一下一下艰难的跳动都带来了难以忍受的剧痛。

如果多年前的选择会换来这样的结局。

大脑像是被强行擦除运算方程的白板,一片空白,再也无法得出任何答案。

 

为……什么……会是……你……

仿佛损坏了的磁带,反反复复不断机械重复着的,只剩这么一句。

 

 

眼前的身影,分明是记忆最深处的那个模样,但那在暗色中血红的瞳孔,扭曲成不正常角度已化为森森白骨的右手,以及半掩在破损衣物下闪烁着妖异光芒的球形内核,都在无情地诉说着一个事实。

“叶……修…………不要………来……………”那个身影,拖着沉重的脚步,缓慢接近。本能告诉自己要赶紧离开,离那个人越远越好,但是,双脚拒绝接受命令。

“要…………保护…………必须……要保护好…………”短短几米的距离,即使是残破的身躯也能够轻易跨越。越来越近了,再不动起来的话……

“不要…………不要看……不要看这样的………………”虽未得到命令,但仲魔们早已不约而同进入到了最高级别的临战状态,但主人的声音迟迟没有出现。眼看“敌人”已近在咫尺……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看这样的我啊啊啊啊啊!!!”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那个“人”突然就陷入了狂暴,下一秒冰冷的寒光几乎贴着脸颊擦过,“他”开始了攻击。第一击仲魔挡下了,但随后第二击业已来到,眼看巨大化的骨爪就要插入召唤师的身体……

 

叶修隐约感到自己的手动了,下一秒咒文也自口中流出。这该感谢一直以来都在尽职尽责发挥作用的良好战斗本能吗?然恍惚间,繁复的魔法阵已结成。

 

“以圣洁的力量,赐予你永远的安眠。”

白光骤起。

 

 

谢谢你,叶修。

 

 

 

“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阖上双眼看不到那红色的瞳孔后,时光就像从未在那张脸上停留过一般,一时间一切仿佛都倒退回到了几年前。

“别说话了……沐秋……”

“哦对,现在得叫你A级召唤师叶修了呢……感觉就一小会儿没见,你就比我还厉害了,有点不甘心啊……”

“沐橙就在门外,等她进来了,我们带着你一起……”

“结果,还是被你看到了我这么难看的样子,怪不好意思的……”

“我们一起回去……我们三个人一起……”

“呐叶修,最后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

“不!我不答应!我们要一起回去!”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相信你一定不会拒绝的对吧?”

“不……我拒绝…………说好的……三个人……”

 

完好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抚上那早已泪流满面的脸颊,说出口的话语一如几年前那般温润柔软,像是耳畔最甜蜜的情话。

 

趁我还能被称为一个人类的时候,将我……

 

 

 

 

谢谢,最后还交给你这么强人所难的任务。

但是,也只有你做得到,对吧。

因为,那个人,是你啊。

 

 

 

 

 

如果,如果哥哥还能回来,你会对他说什么呢。

如果……如果还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想亲口对他说,谢谢,以及……

 

再見。

 

 

 

 

 

 

TBC?

 

 

 

 

 

大门的开启就像关闭时一样突如其来,一直靠在门上努力找着开关的苏沐橙几乎是跌进了房间内。

“叶修!叶修你在哪里!”没有回答,周围一片漆黑,她焦急地四处摸索寻找,忽然脚尖一痛,似乎是踢到了什么。借着通讯器上的微弱照明苏沐橙总算看清了那个东西的真面目。

咦。

这……不是……那个……吗?

 

 

 

 

 

 

 

 

 

 

“可以麻烦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吗?”一手拎起邪教馆主的衣领,叶修面无表情地一字一顿道。在他身旁,苏家兄妹带着不约而同的苦笑,正犹豫着要不要阻止一场腥风血雨的降临。

嗯你没有看错,是苏家的兄妹,而且是活蹦乱跳与常人无异的苏沐橙,以及,苏沐秋。

 

“也就是说,当初掉落的那个其实是隐藏插件,凭借它就能在邪教之馆合成出名为‘DB苏沐秋’的特殊稀有仲魔,是这样没错吧。”

中立都市的某个角落,三个人愣是把本该感天动地的重逢搞得像在进行谈判,气氛几乎称得上剑拔弩张,引得路过的各位DB纷纷侧目又纷纷绕道而行,一时间身边竟像是清场了一般空无一人。

“如果我说我也是在半小时之前才刚刚得知这个事实的你会信我吗?”苏沐秋使尽浑身解数摆出了生平有史以来最纯良的表情,只差没在额头上贴一张“看我如此真诚的眼神怎么可能会驴你”的标语了。

“是我不好,没有及时把插件的事情说出来。”这边厢苏沐橙展开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亲情攻击,“本来是想给叶修你一个惊喜的……对不起……”说着说着竟已是泫然欲泣。

看着兄妹两人完全不同但本质目的根本一样的表现,叶修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装不出名为生气的虚张声势,最终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转向苏沐橙尽量将语气放缓:“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半小时前呀!”有人擅自抢答。

“闭嘴,没人问你。”

“嘤几年没见阿修变得好凶好可怕……”

“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苏沐秋’了。”叶修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朝刚刚死而复生的某人逼近,“不过是个小小仲魔而已,身为主人的召唤师多得是办法让你牢牢记住身为仲魔的本分,你说对吧,前DB苏沐秋大大?”

“…………”感受到了饱含生命危险的寒意,某人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问题了,“沐橙救我啊啊啊啊啊快把我收回COMP里避避风头————”

“哥哥不要闹了啦,你是叶修的仲魔我怎么可能收得起来。”

“放心吧一点也不痛,毕竟是重要又稀有的战力我不会吝啬圣复活术这点法力的。”一边说着,一边已开始了咒文的吟唱——赫然是威力最强的攻击魔法。

“沐橙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不会眼睁睁看着哥哥再死一次的吧吧吧吧吧TAT————”

“我能做的只有一样:为你点蜡,哥哥。”

“接招吧,单体特大万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修快住手!!!!”

 

 

不远处。

路人DB甲:“那边怎么回事?PVP?”

路人DB乙:“魔法砸上去一点伤害都没有,分明是组着队利用同队豁免打情骂俏吧= =”

路人DB丙:“啧啧啧真是世风日下狗眼一瞎。”

 

今天的中立都市,依旧飘荡着与其他每一天相同的平和轻松日常。

 

 

 

 

 

 

 

指间的COMP闪烁出明亮的光线。

“以恶魔召唤师之名,缔结我们之间的契约。”

双唇轻触白光中的戒指,虔诚得仿佛正在亲吻情人的面颊。

“呼唤你(我)的名字,以此为纽连接二者的命运。”

半透明的召唤阵中,无比怀念的身影正逐渐变得清晰。

“请和我一起(再次),并肩战斗吧。”

 

 

 

欢迎回来,沐秋。

我回来了,阿修。

 

这一次,不会再擅自丢下你了。

  

 

END

 

 

 

 

P.S.指环型COMP的召唤动作是亲吻戒指,就像吻手礼那样。顺带COMP的位置是在中指。


评论
热度(7)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