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社障一般不主动互粉,交朋友看心情看缘分。

—— 先輩なんてどこがいいんだよ(2)

前辈什么的到底哪里好(2)

* 我流PERSONA公寓其之二,基本设定同前。
* 本章出现的主人公们用名:藤堂尚也、有里凑、鸣上悠、雨宫莲。
* 依旧没有明显cp倾向,如果有也都是单箭头:敢问有谁不爱鬼太郎呢。









早就应该清楚的,千早的占卜是真货。 
你的命运看似与他人交集,实则游离于更高层面之上。 
这一代的“HERO”就是你吗?总之欢迎入住啦。 
年轻怪盗看着眼前自称前辈的1234人,脑内第一时间出现的居然是“超游的高位设定,低位代码也能用塔罗牌算出来?”这样的哲学疑问。 




不过既然能理所当然一秒接受殿堂、阴影、人格面具之类的存在,刚和同伴洒泪(?)挥别转身就回到监牢被告知还要loop一年时光无数次的冲击感,就自然远远比不上情人节翌日九艘跳的心跳节奏了。 
反正当做有史以来最高难度的怪频委托来完成吧,拳打圣杯脚踩伪神的17岁少年内心一如既往毫无波动。然而经历了无所事事又无人问津的两天后,雨宫莲终于没忍住在大门口随机拦下一人,询问公寓里是否有自己能力所能及帮忙的地方。 
不幸被选中的鸣上悠上下左右酝酿了许久话语,最后也只是在新人后辈肩上拍了拍,一言不发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生真幸福啊”的虚无表情走出大门,逐渐融化在夕阳中的背影述说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好不容易有了后辈以为自己终于能从加班地狱中解脱出来下一秒就接到Never More其实是EverMore哒这种高位精神打击,说到底也不能怪你。”
另一边的肩膀同样感受到了力度,雨宫从记忆阁楼扒拉出之前收到的自我介绍们,再艰难与眼前面孔画上等号:“……藤堂前辈?” 
“直接叫名字就行,都是同龄人。” 
“……尚也前辈,加班是指?” 
“太受欢迎也是很沉重的负担,你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切身体会,然而作为被时代遗忘的我是不会有这种烦恼的,”看似自嘲的台词却听不出多少不满,落伍的前辈目光转向后方,“你也能明白这种心情的对吧,凑。” 
雨宫莲这才发现两人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另一个存在,后者完全不在意自己悄无声息的举动是否打击到了怪盗轻灵敏捷的自尊,开口说出的是比行为更打击人的无情台词:“我的人气可一直比你高太多了所以恕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而且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要和新来的一起去跳舞拯救世界。” 
“什么不但要和4后辈一起画迷宫还要和5后辈一起跳探戈?!呜呜呜连身为亲戚的我都还没能和凑一起合唱一曲キミの記憶……” 
“打扰啦,您的快递请签收~” 
蓝发的前辈熟练签下姓名,对于自称亲戚的另一位前辈哭诉熟视无睹的同时大发慈悲将注意力分给在场唯一的后辈:“反正还早,一起打个游戏?” 
咦,啊,好。 
雨宫莲注意到的是,快递单上的汉字是有里凑,而非几天前听到的结城理。 






超游,可以有;不同时空的人共处一室,也可以有;身处狭间还能叫外卖网购还不会引起时空乱流……好吧也许这就是高位生物的任性,习惯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和同样身为制作出来的“HERO”前辈,“一起”玩以自己为主角的RPG游戏……精神错乱的恍惚感就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了。 
“makot……3前辈,”暂时没想通姓名的秘密,雨宫谨慎地选择了暧昧的叫法,“之前说的是,‘一起打个游戏’,对吧?” 
“对,所以?” 
“所以……现在为什么是我在玩,而前辈坐在一边看着我玩。” 
正在咔嚓咔嚓嚼薯片的3前辈舔舔手指,举起红黑基调的光碟外壳指了指某个角落,细小的字体清晰写着:适合一人用。
哦。雨宫莲面无表情按下“因为我也喜欢你”的选项,面无表情盯着跳出来的“已经无法回头了”的提示框,仿佛正在九艘跳ing的角色只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陌生人。 
“真好啊,还能有复数的女朋友。” 
“前辈既然这么羡慕不如我们交换?” 
“被时代抛弃了的我连队友都不能直接操作,次时代新主机就更操作不来了哟。” 
在“这年头队友由队长直接指示不是默认设定吗”和“明明昨天我还看见3前辈和鸣上悠前辈一起玩PSV”的选项中斟酌片刻,资历最浅的后辈将脑内光标移向了选项三:“……我也想试试前辈作为主角的那一代作品。”
嚓嚓嚓的声音停下了,一时之间只有Beneath the Mask -rain-的沙沙雨声清晰可闻。 
目不斜视盯着屏幕中捻着刘海发呆的那个自己,雨宫莲突然有将日记本掏出翻回十秒前记录的冲动。
“好。” 
“我就随口一说其实也没那么想……嗯?”
“那么问题来了,”比自己矮上小半个头的前辈不知何时绕到了电视前方,背景里雨天阁楼的昏暗光线为他镀上一圈模糊轮廓,隐去表情细节。
“你是想见一见PS2的我,PSP的我,3DS的我,或者,BD的我呢?”
“……”我全都要





藤堂尚也推开门,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们新鲜出炉的后辈端坐于电视机前,关到最小的音量隐约能听见“要闭上眼睛吗”的台词。而亲身经历过这一幕的当事人则如同当时做出的选择那样,伴随着规律的鼻息在角落里安静地睡着。
藤堂吞下原本要说的台词,转而默默在电视前与雨宫并排坐下,下一秒,又默默递出一盒纸巾。







Mona,你现在过得好吗?
雨宫莲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划掉重写。
主人公不在的场合其他角色会怎么样,自从得知所在世界的秘密之后雨宫对这个问题根本不敢细想。但有些事情说出来(写下来)多少比一直闷在心里轻松。
一直都觉得是我们怪盗团,是身为“诡骗师”的我,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战场上无数次打败了伪神,然而时至今日再重新思考,既然我们能不为人知地拯救世界,那又怎能断言没有其他HERO的存在和活跃。
其实想想也是啦,超游都能存在,那世界肯定不止一次面临毁灭的危机。
再过不了多久我也会变成前辈的吧……到那时说不定就能够分担一部分他的“责任”了。

·END·





对不起最后部分画风突变(。)
或者大家可以当做终于要切入主线了。 
对,这玩意还真的有所谓的主线——最初就是打算和几年前的34脑洞合并写成一整个背景的剧情的,所以也差不多该入正题了。
当然也不排除接下来还是东扯西拉……反正离年底CP还早嘛哎嘿(。)

综上所述,因为之后我也不知道会写成哪种所以这没有下回预告(淦)

评论(6)
热度(13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