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社障一般不主动互粉,交朋友看心情看缘分。

—— Zeno's Tortoise

芝诺的乌龟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德雷斯兄弟,弟→兄。

* S8之后的妄想再会剧情,如有BUG请指出。

* 给心之友 @Black Hole 的投喂。






普后·德雷斯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奥斯卡·德雷斯虚弱、憔悴的模样,毕竟在他们屈指可数的相处时间里,大哥不是躺在病床上,就是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这样的状况哪怕是经过了长久的分离与再会,两人身份立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后,也依旧没有太大改换。

他只是没想到一个月能将一个人从头到脚毁坏成这样。


诺艾尔用非常简洁明了的语言叙述了一下分别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尤其在后一个月的部分格外惜字如金——更正,是在奥斯卡的部分额外只言片语。普后能够理解她的体贴,也很惊叹自己在见到奥斯卡后居然依旧平静,如果派森没有拽着托多斯拉格悄悄往卡隆方向躲了躲的话,说不定在其他人看起来也是如此。

他ma的,以后再也别想让他老老实实听从大哥的指示了,哪怕要将大哥一直坚持的“正义”踩在脚底,他也再不会允许自己松开好不容易抓牢的手指。

啊,手指。

“手,给我看看。”

不出所料奥斯卡的反应是下意识将手背起,这证实了他的猜测。虽然诺艾尔的叙述里略过了详细的描述,但双生子的羁绊足以察觉一切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蛛丝马迹。

“大哥,手给我。”

“没有什么的,魔人的恢复能力很强,普后你也知道……”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兄弟俩(大概是诺艾尔,回头去道个谢好了),他也就懒得假装自己只是死火山了,当然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估计也有一样甚至更好的效果,可此时此刻他不想拐弯抹角:“不要让我再说一遍啊大哥,还是你想让我直接动手?”

说归说,他还是没等同意就抓过了那双藏在黑色皮革下的手,并在奥斯卡反抗之前掀开了那层遮挡。

“…………”

“……已经不痛了,真的,别担心。”

“是那个叫丝碧卡的大恶魔干的?还是说那个什么什么里佩里奥?”

“已经没事了,你看,虽然指甲恢复得慢一些……普后?!”新长出的皮肉突然覆盖

上了柔软的温度,是普后的嘴唇,“你,你在做什么,放,放开……”

回应奥斯卡慌乱的是更加温暖潮湿的触感:“是你教我的,舔舔能好得更快。”

“……小时候的无稽之谈怎么能……”

“啊啊,不管是大恶魔也好还是OCT的那谁也好,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没对大哥除指甲以外的其他部分出手,否则他们连骨灰罐都不用准备了。”

“……普后?”

是了,大哥的手指是属于我的,那个位置,只有我能触碰。

这样想着,普后虔诚地在那个位置献上一吻。

他最爱的大哥,左手无名指的位置。



·END·












没想到ノエル的第一篇献给了弟兄(闭眼)

第一次在接触一部作品不到半个月的情况下就写了文,紧张到写的时候脑内一片空白……本来按我的习惯没把原作吃透到能倒背如流的程度是绝对不敢轻易下手的_(:з」∠)_(所以万一有什么细节或设定的错误请务必留言告诉我_(:з」∠)_)

阿泰你看我多爱你,还不快粮我(发出了“粮我——”的声音)

下一篇就是本命的卡隆拉塞尔相关的黄色废料了,嘿嘿嘿(但我考不到驾照.jpg)




最后关于标题。

其实就是著名的“物理学四大神兽”之一,也叫作芝诺悖论、阿喀琉斯追乌龟的故事:若慢跑者在快跑者前一段,则快跑者永远赶不上慢跑者,因为追赶者必须首先跑到被追者的出发点,而当他到达被追者的出发点,慢跑者又向前了一段,又有新的出发点在等着它,如此循环就有无限个这样的出发点,跑步者永远到不了终点。

然而就像是这个悖论出现没多久就轻易告破一样,大家都知道阿喀琉斯能够捉住乌龟,跑步者肯定也能跑到终点。奥斯卡能够和普后并肩战斗,普后的心意也肯定能够传达给奥斯卡,只要坚定地一直追赶下去。

然而扯这么多,会这么命名的根本原因是,游戏里

普后→→→→→→→奥斯卡

奥斯卡→→→→→→→普后

两个平行线单箭头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才ry(。

不过比起平行线更像是衔尾蛇?这样的感觉吧


以及有没有人从标题里发觉到我更深层次的暗示有的话请务必和我做朋友TVT

评论(8)
热度(167)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