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社障一般不主动互粉,交朋友看心情看缘分。

—— 从“物理学四大神兽”看《被虐のノエル》

注意!!!本篇内容含到第八章为止的大量剧透!!!请自行选择是继续还是直接退出!!!

不要被标题吓到,其实它就是个脑洞向的考据。

 

回忆了一下上次我这么zqsg写类似的长文,还是P4GA的共犯线解读——作为本命之一的作品不敢说了如指掌,至少也是翻来覆去烂熟了好几年的程度,写起来无可厚非。

而诺艾尔这部从吃安利到沉迷甚至COS都出了,只花了一个多星期…………

真香.jpg

 

 

 

回归正题。

先解释一下标题。所谓“物理学四大神兽”,指的是芝诺的乌龟、拉普拉斯的恶魔、麦克斯韦的妖精、薛定谔的猫。他们分别对应微积分、经典力学、热力学第二定律、量子力学。具体内容不多说,有兴趣的可以自行谷歌百度,这里我们只讨论最眼熟的那一个。

拉普拉斯的恶魔(Laplace's Demon):假设有某种智者,一种知性的存在,他能领会大自然运作的所有力量,以及期间所有存在的独特情境。此一至高无上的智慧必是浩瀚无穷,足以把所有资料都纳入考虑。他必然能够理解一切的法则与运动,无论是宇宙中最巨大的星体,还是最轻盈的原子,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确定的。未来和过去,都尽收他的眼底。这段话中拉普拉斯所说的“智者”,即后人所谓的“拉普拉斯的恶魔”。

相信盲生们都发现了以上描述中的华点:拉普拉斯,恶魔。

从到目前s8为止高能迭起的剧情来看,作者肯定不会随手为故事主舞台的城市取了个拉普拉斯的名字(公式书入手后这点实锤了:作者明确说了就是用了“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概念给城市命名的),既然有深意,那恶魔又是指谁呢?假设拉普拉斯的恶魔指的是拉塞尔·巴洛兹的话,作为可以全知全能看到过去未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存在,那么他在s3和s7里很多言行就解释得通了。

先说s3。绝大多数人经历此章的第一印象应该都是:修罗场气息察知!责问卡隆的出轨过去!哇市长年轻的时候好青涩好甜(甘い)卡隆你看看你都把好好一小孩教坏成了什么样,诸如此类。那么有没有人想过,拉塞尔8年前表现出来的一切其实都是演技,真正太甜太天真的是卡隆才对呢。

仔细观察一下对话和立绘表情的话,还是能发现不少蛛丝马迹的。

从最初召唤卡隆开始,到最后分道扬镳,从头到尾,拉塞尔一直都没有透露过自己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对,他是说了“如果对黑shou dang屈服,如果不能站在拉普拉斯市的顶点的话,那就如同和死没有区别”“我想要的并不是独裁者的位置,而是不用屈从于任何人的权力”感觉是想要成为市长,拥有市长的权力对不对,但实际上卡隆每次在这个问题上追问他为什么不直接许愿成为市长,反而要拐弯抹角纠缠于说法的细微差异时,他都三言两语含糊其辞带过了。

 

 

在引发两大黑手党冲突的头天夜里,当卡隆提出拉塞尔父亲作为现任市长会是明天计划、也是拉塞尔愿望的最大绊脚石,能做到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么,大家还记不记得拉塞尔的立绘和对话框。

停顿一下,一个玩味的笑容,之后才是回答:我能弑父完成这个计划。

真正有心理负担的人会露出这种“我等这个时候很久了”的计划通表情么?

 

 

从标红了这一点来看,也许这一句会稍微更接近一点愿望的本心。

 

 

在说新晋演员一步一步走向影帝的过程的同时,我们也去看一眼卡隆。说卡隆太年轻太甜不是没有根据,就连墩布条西撒和幼女丝碧卡这两大恶魔前辈都或含蓄或直接地说过相同的台词,稍微留意一下剧情也能看出,在拉塞尔之前卡隆接触人类的机会不会太多,甚至在拉塞尔一再对真正愿望含糊其辞的时候也毫无怀疑,甚至在契约达成、代价却迟迟未支付的时候,甚至在面对面拉塞尔近乎直截了当说“我就是在利用你”的时候……

他做了什么吗?

一走了之。

“比起契约被践踏的愤怒,精神上的打击更大。”

你特么是一片真心献给初恋结果被劈腿抛弃的纯情少女吗?!

那么问题也来了,以拉塞尔·巴洛兹这种做事谨慎小心滴水不漏的性格,哪怕只考虑能不能成为市长这一点,似乎也不会选卡隆这么个不靠谱的大恶魔吧?恰恰相反,拉塞尔要的就是这么个涉世未深的“未熟的大恶魔”,才能最大程度上欺骗卡隆、利用卡隆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也引申出了第二个问题:恶魔召唤还能想招谁就招谁啊?答案是,能。

故事一开头就在反复强调,恶魔召唤是违法的,然而就像笑话一般,诺艾尔从被诱骗召唤出卡隆的那一刻开始,碰到的每一个角色,有几个不是魔人,简直多到了异常的程度。

如果“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猜测成立,我们不妨大胆假设,巴洛兹这个家族应该是有和恶魔契约的传统,所以在这方面已经很有经验了,才使得拉塞尔能对西撒那个级别的大恶魔想招就招,招了还能束缚起绝大部分力量;同时也能让拉塞尔在决定利用恶魔契约实现“真正愿望”前,得以反复试验,什么样的召唤阵什么样的祭品能召唤出什么大恶魔,从而确保自己真正召唤的时候,招出的是卡隆这么个还不成熟的个体。

如果真的因为恶魔召唤是违法而没什么人去做的话,s3的旧议事堂里也不会藏着那么多记载着恶魔召唤咒语的资料了(或者说,这都是巴洛兹家族积累下来的记录)

那么,拉塞尔·巴洛兹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他想摆脱的、想切断的到底是什么,他之前又是被什么所支配和拘束?

s7好像是说了,还是通过本人亲口。

(颜色不对是因为这是s8的回忆,但台词是一样的,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但这能看出什么吗?除了能看出拉塞尔对拉普拉斯这个城市仇恨很深,其他一概迷雾一团。至于对城市的仇恨何来?可以参考s3拉塞尔在对自己父亲扣下扳机前的自白。

在拉塞尔的回忆里前市长的确是说过,身为巴洛兹家族的一员,你注定要为这个城市献出一切,这是自诞生在这个家族的那一天起就决定好的命运。

原来巴洛兹家族是拉普拉斯市的地缚灵。

要解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回到本文最开始的设想:全知全能、通晓过去和未来的“拉普拉斯的恶魔”。假设拉塞尔因为这个设定得知了长久以来巴洛兹家族和拉普拉斯市之间的联系,得知了会让自己陷入无法逃脱的命运的罪魁祸首正是因为这个拉普拉斯市,他会怎么做,一目了然。

连卡隆在s3在最后都承认看走了眼,拉塞尔其实是个拥有很无情的素质,很有野心的存在。




s7里本人干脆就自己承认了,“拉塞尔=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个设定,基本能看做已实锤。

 

 

 

也许有人要问了,既然拉塞尔都已经是全能全知的拉普拉斯恶魔了,那他怎么会那么想不开把卡隆介绍给诺艾尔,导致后续一切风波动荡的展开?

因为他闲得慌。

最初我是觉得其实就像官方四格里那样,这个故事也很可能在第一天晚上因为诺艾尔睡过头没赴约而直接结束,所以也是有无数的分支结局和可能性的,当时拉塞尔哄骗诺艾尔的时候也没料到后续发展,而全知全能太久了没有新鲜感缺乏情绪起伏的拉塞尔,说不定会觉得有趣而保留下这个不确定的点任其成长起来作为消遣。

直到我注意到s6的诺艾尔。

在与MME·克彬的黑杰克对决即将终盘的时候,一举扭转败局正高歌猛进的诺艾尔已经抽到的两张牌加起来点数是20点,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继续抽牌,卡隆也强烈建议就以此点数决胜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画面和BGM一起变了,诺艾尔突然感到了不祥的预感。

如果在此停下,我一定会输,所以,我要继续拿牌。

看起来毫无道理的念头,但最后事实证明,诺艾尔的预感没错:她下一张拿到了对双方而言都是能彻底奠定胜局的Ace。问她为什么坚持要拿牌,她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一定要拿。

看起来很像纯粹为了增加戏剧性的伏笔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说是女主光环,纵观其余章节诺艾尔也可以说是幸运EX加成在很多随机的选择上都能获得更大收益,但这是在《被虐的诺艾尔》的世界里,一个高能不断的剧本里,真的是所谓的第六感吗?在面对“命运的魔女”的时候,真的会有那么碰巧的幸运吗?

 

谁才是真正的“拉普拉斯的恶魔”。

或者说,拉普拉斯的恶魔真的只有一个吗。

 

s8卡隆觉醒之后的称号变成了“慧眼的大恶魔”。

慧眼:佛教用语,为五眼之一,指上乘的智慧之眼,能够看到过去和未来。

又是过去与未来。

拉塞尔和诺艾尔产生联系的契机是什么?是卡隆。

那卡隆看到的过去和未来,是否就是指拉塞尔和诺艾尔?

也就是说,拉普拉斯的恶魔,不是指单独一个个体,或许是指复数集合体才对。拉塞尔是“过去”,诺艾尔大概就是“未来”,如此一来就能解释拉塞尔为什么会想不开指示希比乐诱骗诺艾尔,让她召唤卡隆——因为他看不见“未来”,看不见日后诺艾尔和卡隆会带来的破灭。然而诺艾尔作为“未来”目前还不够成熟(毕竟整个故事流程下来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成长)所以自然暂时还无法与拉塞尔抗衡。

如果诺艾尔和卡隆一起,继续前行下去呢。

结局谁也不知道。

 

 

 

那拉普拉斯市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s8明确告诉我们了:

拉普拉斯市,存在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巨大的秘密。

为什么不惜亲手弑父也要成为区区一个地方城市的市长。

为什么要不惜一切支配、rou lin拉普拉斯。

为什么仅仅一个地方城市的事件,就让中央甚至出动了包含魔人在内的3名队长级别的OCT前来干涉。

这样的土地之下,究竟孕育出了什么。

 

这一切的谜底,只能期待作者在接下来的章节里逐渐为我们揭开。

所以说s9什么时候出?!(敲碗)

 

 

 

评论(7)
热度(577)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