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社障一般不主动互粉,交朋友看心情看缘分。

—— Fire Eater

噬火者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德雷斯兄弟,左右自由心证。

* s6共斗后的剧情展开妄想,如有BUG请指出。

* 本子没手感,摸个短小换换心情。





爆热的魔人Boomer有很多不成文的原则,“能动手解决的绝不动嘴”算是其中能排在前五的之一——废话,要是能以眼传心以话语就能沟通心灵的话,大恶魔岂不是统统失业再无人界立足之地,大家一起手拉手高唱巴洛兹赞美诗集体上天堂。

不过再怎么把“不好好说话”的理由包装得高大上,上述台词翻译成人话依旧是:普后·德雷斯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的哥哥,奥斯卡·德雷斯正常相处,不论从前,还是当下。

久远的童年记忆早就失去了参考价值,再之后便是长久到懒得计算年月的生离,好不容易重逢的代价是变成敌人……其实要是一直敌对都还不会这么烦恼啊……

肾上腺素起落的速度堪比拉普拉斯海潮翻脸,过度使用力量的副作用灼烧着视线和咽喉,如果MME克彬的通告再晚20秒响起,这场战斗的结果搞不好就连大恶魔也不敢下断言了。骨传导耳机里传来的少女嗓音让人安心的同时,也终于在强撑着的肩膀上放下最后一根稻草。

“普后酱体力好差的呢~”脑内突然出现刚退场某人的嘲笑,声情并茂音画俱全。

……@#¥%*&,F**K。

下一秒朝空中假想出的那张脸挥拳的右手被牢牢握住,与自己别无二样的鲜绿色双眼出现在视线里,轻易将刚平复下来的心跳重新驱赶至近乎濒死的节奏。

…………明明一直当敌人就好,明明只要互相厮杀就好,明明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语言就好,明明……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变成同伴的你,你怎么可以擅自就改变了前行的方向追赶上来。

“普后,”罪魁祸首看起来毫无波动且满脸写着无辜,“抱歉让你久等了。”



正义的魔人Ripper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哪怕经过了难以计算的年月和各种云霄飞车般的变故,即使以基诺警督那种严于律己的基准来评判,也完全能称得上贯彻了头尾。

奥斯卡原以为自己就会怀抱着这种看不到尽头的原则和感情,与拉普拉斯的海潮一起归于静寂虚无,直到独眼单手的少女出现,骄傲坚定地宣告:我会背负着所有重要的东西一起走下去,这就是我的信念,我的复仇。

封闭已久的房间被凿开一线光明,胸中翻滚沸腾沉郁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黑色物质,尖叫着无所遁形……也说不定是被100km/h时速的那一下全部撞出去了的缘故呢,总之前·拉普拉斯公务员,奥斯卡·德雷斯莫名其妙就想通了。

原则并没有任何改变,更确切地说,是本质依旧的情况下,进化出了更进一步的方针和行动。虽然还有很多想不明白的细节,但只要在身边的话,只要能朝一个方向并肩向前的话,总会有找到答案的那一天。

既然语言传达不到,那就用行动表达吧。

“普后,抱歉让你久等了。”这只手,不会再放开了。




普后觉得奥斯卡有哪里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就像你没法正确揣测猫咪这一秒的心情是想踹你还是想舔你一样,不过不管是舔还是踹都是主子表达对铲屎官爱意的方式,所以普后也没觉得大哥的这种变化有什么不好。

大概彼此都多少变得圆润柔软了吧,虽然突然抱上来还是很吓人。

僵硬在空中的双手迟疑了几秒,最终还是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啊啊,是和记忆里一致的温度;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血脉相连的至爱。想到这里,什么该怎么相处,什么该说些啥的之类的烦恼,全部一股脑儿塞进了水瓶航运公司的海底迷宫。

“欢迎回来啊,笨蛋大哥。”

“……我回来了,普后。”




“大哥,你干嘛二话不说突然就抱过来,吓我一跳。”

“对不起,其实是刚隐隐约约好像听见卡隆和诺艾尔的声音,似乎从你身上传过来。”

“不是吧这样都能听见?那用这种隐蔽性的耳机还有什么意义……等下你要干嘛!?”

“嗯……稍微和诺艾尔说两句?”

“等、等一下!不要贴这么近!喂不要对着我的耳朵说话!奥斯卡·德雷斯——”

“嘘,不要闹,诺艾尔会听见的。”

“……………………靠。”




卡隆面无表情地切断了监控画面。










“卡隆,我想到一个问题。”

“怎么了,诺艾尔。”

“我们每个人带着的骨传导耳机都是独此一份的对吧,而且这个没有特殊工具是无法随意取出来的对不对?那后来才和我们汇合的奥斯卡,刚刚是怎么和我通话的?”

“……这个嘛,”在监控里看到了一切真相的赤眼大恶魔,下意识避开契约者充满求知欲的视线,“我觉得等会儿你可以直接去问一问普后。”



·END·




我……原本只想写个骨传导,也就是最后一段爽一爽的,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这样……………………

自从看过公式书里那篇《深巷里的魔人们》之后就再也无法直视奥斯卡·问题很多·德雷斯了……每次重温S4都会想起,这时候的奥斯卡正是那个嫉妒到堕天的钢铁弟控…………

然而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只是砍了卡隆两刀,对诺艾尔甚至只是用力推开(仔细看能发现被“打出去”的诺艾尔都没倒下而且立刻就跑开了可见根本没造成伤害),这种克制力真是让我叹为观止。

果然还是基诺把他养得太好了吧,唉。


顺带,奥斯卡一直坚持的唯一原则当然是:弟弟!即!正义!



说起来,入坑两个月,明明本命是拉塞尔,结果写得最多的反而是兄弟…………………………

我杀我自己.jpg




评论(4)
热度(96)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