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粉丝提醒已关,社障一般不主动互粉,交朋友看心情看缘分。

—— 大人のいない游园ノベル

沒有大人存在的娱乐小說


因为中文版翻译误导,导致这篇的某些基础设定出了很大BUG,暂时还没想好怎么改,总之先放着……看出来的同好也请不要声张_(:з」∠)_


* 被虐のノエル(被虐的诺艾尔)德雷斯兄弟无差。

* 轻微派森→普后倾向,一句话的拉塞尔卡隆。

* S7典礼袭击前,摸鱼超短打。




“来一杯吗。”

奥斯卡·德雷斯花了五秒后意识到,对方搭话的对象是自己。

“如你所见,这里除了你我之外都是未成年人,在搞清楚大恶魔的头部构造前也不好贸然去约卡隆,所以。”有着爬行动物之名的前黑shou党笑得仿佛人畜无害,“巴莫尔陪着公主殿下散心去了,稍微喝点也不用担心被弟弟说教对吧。”

“……如果您不介意我的身份和不善言辞的话,我很乐意。”



酒应该是好酒,哪怕以奥斯卡浅薄的鉴赏知识来说也能尝得出年代沉淀出的醇香,虽说在大家都在与jing方捉迷藏的当下酒的来源值得商榷,但显然现在并不是谈论这种话题的好时机。奥斯卡在“您调配物资的能力的确百闻不如一见”和“其实大恶魔是能喝酒的”选项之间斟酌片刻,想了想还是选了最安全的第三条:“弟弟,受您照顾了,真的十分感谢。”

“也谈不上什么照顾,更确切说,是我们擅自聚集在了巴莫尔周围,而他没嫌弃地赶走我们而已。”

“怎么会嫌弃,普后应该是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我能感觉得到。”

“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双生子的心灵感应吗,”前黑shou党笑着摘下眼镜,视线依旧长时间停留在杯缘外壁,“老实说有点羡慕,毕竟我们这种人没有体会过血亲之间的羁绊。”

“血亲吗……其实严格来说我和普后相处的时间可能还没有他和你们一起的日子多,毕竟小时候我身体很差基本都是在医院度过,普后那时候也就是在学校和家来回之间瞅着空子偷溜来……”

“在这一点上也很像,你们两个。”

也许是感受到了奥斯卡疑惑的目光,派森也就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巴莫尔大多数时候话其实挺少的,但只要碰到任何和你相关的场合就立刻滔滔不绝起来,虽然他本人不承认。”

“拜这点所赐,我们可是在还没见面之前就几乎把你从头到脚都熟悉了一遍呢,比如痛阈特别低之类的。”

“说起来你的耳钉、发型,这些,都是和巴莫尔再会之后才改变的吧,恩,所以每次你追我逃回来之后,他都会变得特别易燃易爆。”

“惩罚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对双方而言,也无法衡量哪一方更加疼痛。”

“但疼痛越剧烈,不也正说明感情的越深刻吗。”

“所以真的很羡慕你们,羡慕你。”

“有血缘上的,无法改变无法超越的优势,能够肆无忌惮地拥有永远的领先权……”



奥斯卡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刚刚喝下去的酒液似乎化作了胶水,将他的唇舌齿颊紧紧黏合在了一起,结果依旧还是善解人意的前黑shou党率先打破沉默拯救了他的讷讷无言。

“…………我大概是有点喝多了,说了些有的没有的,请忘了刚才的对话吧。”

“…………好。”









“原来你们在这里,”大恶魔的声音穿过酒精的屏障与暧昧的空气,“奥斯卡,普后找……嗯?哪来的酒?”

“是GRANDE CHAMPAGNE COGNAC(注一),要不要一起?当做预祝作战胜利的提前庆祝。”派森朝卡隆举杯示意。

“白兰地吗……从7年前开始我就不碰它了,所以,好意心领了。”





·END·



注一:是本人前一篇拉塞尔卡隆假车里用的白兰地品种,嘛,就是那个意思。


评论
热度(62)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