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静かに舞い降りる


鹤丸国永 @封人  

一期一振:樨(管理员)


摄:Cooky_v &坂田辉夜子 

后勤:卧倚听岚&菠小萝

后期:樨&千里



分镜脚本脑洞基本都出自鹤球,17只是提议了个BE(。

脸上的亮片和闪粉象征艺术品的金属感。

这次的片子得到的深刻教训是:后期一定要一次性完成否则就会出现至少五六种以上的色调……………………


前6P都是大长条,流量请注意。

その声消えないよ。


鹤丸国永 @封人 

一期一振:樨(管理员)


photo:Cooky_v&坂田辉夜子

后期:樨



丢个速报的预告就跑。

「愛してる」

「それはあたりまえでしょう
だって、私たちは兄弟だよ」


                                                                                                       ——それは、嘘です



BGM:薬箱-倉橋ヨエコ (http://www.xiami.com/song/3485561)



药研藤四郎 @_郄 

一期一振:樨(管理员)


photo @封人  @猫熊 

后期 @_郄 &樨




想法就是用断开的红线,和假面上的红色,来表达虚伪的血缘和爱(红色是血的颜色)

能看到的是表面上的相亲相爱,看不见的是水面下的暗潮汹涌。


部分放不下的单图在【http://bcy.net/coser/detail/376/349029】


顺带最后一张其实是下一套的预告(。

场照变正片系列(x)

暂时只是个预告。



药研藤四郎 @_郄 

一期一振:樨(管理员)


photo @封人 



尝试了一下据说是主流的后期调色风格,然而感想只有一个:眼睛好痛哦((

一期一振:樨(管理员)


photo @猫熊 

妆&后期自理。


P太多客片感觉都不会P自己的照片了…………挖套旧片子出来恢复下手感(。)




我似朝露降人世,转去匆匆瞬即逝。


一期一振:樨

photo @猫熊 



刀镡有bug我知道……但是买的木刀质量太好了实在是拆不下来…………………………

下次正式内景的时候一定会换一把没有BUG的_(:з」∠)_

上周末本地漫展的场照。

其实远不止这两张但家里的旧本本带不动LR……就当个预告吧(。


鹤丸国永:风哥

一期一振:樨


photo&布景:宅叔

—— 【刀剑乱舞】金木犀

*药研藤四郎x 一期一振。

*复健+答应 @_郄 摸条鱼给她吃。

*短,无脑,有私心,无逻辑无考据。

*OOC和BUG都属于我,他们都属于DMM。

 

 

察觉到的时候,嘴唇传来了一如既往的触感,一触即离仿若不真实的白日梦。

“早啊,一期哥。”比亲吻慢上半拍的,是更加熟悉到即使蒙上双眼也能立刻辨认出来的嗓音,“准备早餐什么的我来就好,对于一直都在一军的一期哥来说,更重要的是休息。”

可是,作为兄长,怎么能够……反驳的词句消失在了相触的唇间,再一次地。然而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浅尝辄止。

几次轻轻的碾磨变换着角度,稍高的体温就这么传递了过来,点起无形的火。时不时有柔软湿滑诱骗似的在唇瓣上打着圈,引诱着,如果一不小心被带进了对方的节奏……

口腔内部传来的酥麻猛然窜过脊椎,不知什么时候舌尖早已突破最后的防线。如同有生命一般,它温柔地一一舔过所有的齿龈,同时也不忘恶作剧般四处探秘;以为捕捉到了,它却依旧灵活得像一条小鱼轻易逃出,回过神来它早已回到外侧,最后以一个纯粹的触碰作为结束。

“不要总是忘记呼吸啊,一期哥。”耳边传来对方没有恶意的轻笑,“这都第几次了,依旧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晕倒,也应该习惯了吧。”

……如果此时此处有个地洞的话,一定已经忍不住——说应该习惯什么的,这种事情,这种,并不想变成一种习惯啊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期哥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毫无预兆地,某一天内番的时候被突然这么问起。有吗?是错觉吧。笑着打圆场试图转换话题,同时一边默默自我检讨情绪太过外露。原本自己不该是如此轻易就能被看穿的类型,但这世间事事有例外,更何况是他们这样才得到人类身躯没多久的刀剑男子。

弟弟太过能干独立一点也不依赖我这个哥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纠结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哦——原来是觉得寂寞了。”

……欸?

“弟弟太过能干独立一点也不依赖哥哥我——刚一期哥小小声说出来的。”

咦?咦咦咦?!

“噗噗噗耳根都红透了,没想到一期哥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镜片后的紫色眼眸随着情绪而扬起愉悦的一抹深粉,下一秒这一对漂亮的粉紫色已近在咫尺,“呐一期哥,你希望我更加亲近你,和你更加亲密吗?”

啊,嗯……是的吧,毕竟是你的兄长,却不能被你所依靠的话……

“那么,有一个请求。”

对方忽然收起了笑容,即使有着镜片的阻碍也无法遮挡那双眼睛中所包含的认真和不容拒绝的气势,它们像一记强力魔法,牢牢控制住了全部注意力和视线。只记得那口型开开合合,然后下一秒便听见了自己的回答。

好,我答应你,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在想什么?表情很微妙哦。”

不,没什么……只是偶尔会觉得这世上真的有时光机就好了……说起来主人不正是依靠政府开发出来的某种机器才回到这里与大家相遇的吗,所以说如果去请教一下的话……

“怎么,后悔了?”

不,绝不是后悔,只是……

“只是?”

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再不动手准备的话弟弟们可都要起床了所以我们……

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好好度过这一段两人世界吗?

什……唔!

 

 

“这个香气,是金木犀?”

“啊啊,也到了开花的时令了。”

来到本丸那天的樱吹雪仿佛还在眼前,然不料时光转眼即逝。

我们,会这样存在多久?

不久的将来,也许又会再次迎来别离。

 

 

药研藤四郎张开双手,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主动抱紧了自己的兄长。

“能和您再次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嗯,我也是。”

 

·“xi huan ni。”

·审神者所用语言,作为近侍的药研特地去学的(

 

 

 

 

 

`END

 

 

 

 

P.S:木犀的花语:吸入你的气息。

P.P.S:听说画什么来什么,那我写什么能来什么吗(。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