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UL】Pretending to…

* 凯伦贝克x柯布,虽然是x但是没有恋爱倾向。

* 技能相关的效果和数据八成以上都是我扯淡(。

* 除了爹以外都是自家有的战士(所以写完这篇爹还会来我家吗……

* 比起爹会不会来我是不是要先担心一下自己会不会被二哥放鱼咬残




作为引导者家里的中坚力量,柯布已经很久没有被派上过探索地图的前线了。最多也就是作为保险一般的压底大将,陪着其他刚加入还未彻底熟悉战斗环境的新人,象征性地当个吉祥物罢了。毕竟大家生前都有着身经百战的积累,再不济也不太至于落到全员危机的地步。

然就像星幽界的天气阴晴不定变脸如熊孩子,虽然几率微小,但人偶的指示也会出错,也会有阴沟翻船烂骰18:9防御穿9的悲剧发生。所以当赤红石榴兜头浇落的时候,柯布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好不容易从威廉那儿搞到的烟草就这么泡汤了。



“柯布先生……真的……非常对不起…………呜呜呜…………”纤细瘦小的女孩子哭个不停任谁都劝不住,仿佛剩余生命值都化作了泪水汹涌而出。这让无端吃了一记直伤-5HP的前Prime One二当家感到血条真正地即将归零。

“有什么好哭的,这不是还没死么。”

“可是……可是……可是这次出门并没有带急救品……”

“有时间在这里哭哭啼啼,把力气花在早点完成进度返程不就全解决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小魔女止住哭声一秒,结果下一秒看见自己身上能力低下8的debuff之后,再次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遭遇人偶和其他同伴数发眼刀攻击的柯布,宁愿干脆再吃一记直伤死回圣女之馆得了。

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很不擅长应付女性尤其是娇柔的女孩子。无力,脆弱,脑回路诡异,想法性格难以捉摸。明明1+1=2的简单明了,偏偏要做成1-1=4的无解谜题。赶紧打完回去治疗难道不是最直接的办法吗,而且这是出于对同伴能力的信任才会得出的结论吧,为什么所有人都一脸责难真是搞不懂。

柯布靠在树上喘了一口气。揣测别人心思太累,更何况现在的HP还见了红,老实说还真有点想直接死回去得了——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清凉流水的琴音悠悠飘至,如烟似雾悄然缠身。

实质的HP回复了,精神的MP却遭到重击,啧。

“这样,大家感觉应该好一点了吧。”一如既往,那个伪装得高贵优雅温柔的,恶魔。

“谢谢凯伦贝克先生(老师)!”你们不要被表象骗了,这个家伙,本性恶劣至极。

“那边的那位先生,如果已经恢复了,那么可以请你一起出发了吗?还是说,你已经虚弱到无法跟上女孩子与手无缚鸡之力普通人的步伐了呢?”

…………看吧!这个混蛋!就知道开口一定吐不出什么好话!

“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哈。”前Prime One二当家潇洒地一甩西装外套,路过那个人身边时随手甩下特2。

“祝你一路都能顺利开出技能。”



如果这个世界有那什么所谓黄历的话,柯布相信自己的本日运势一定写着不宜出门。

“啊啦啦,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攻击到自己人呢。”一身雪白身材火爆的女将军做出一副困扰的样子道歉,可惜笑眯眯的眼神暴露了毫无诚意的事实,“本来融魂之雨的效果最大可能性是自坏到我自己的,今天真的很难得呢。”

柯布已经提不起力气来发火了,虽然更大可能性是因为正在悄无声息地被推向那边的世界。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硬要描述的话,大概和某一次对战时被对手那位超人教团教主种上诅咒的感受差不多——类似的无力感,相差无几的被逐渐抽干的虚弱,无法开口,以及体温一点一点流逝,四肢慢慢变凉僵硬,最后就连呼吸也即将一并失去。

小小的引导者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对不起,不过已经没有圣水了,所以只好让你就这个样子直到回去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体验濒死……柯布勉强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那么,凯伦贝克,柯布就交给你了。”

等、等等?!凭什么……

“今天队伍里的男性,除了你,就是他,其他女孩子,不行的,做不到。”人偶扫了眼181cm的柯布,眼中写明了你没得选择。

……不,还有的选,那就是直接让我死回去……

然而恍惚的时候,一边的胳膊已经被拉起,架在了另一幅对于成年男性来说略单薄的肩膀上。

“放心吧,一定会好好把柯布先生带回圣女之馆的。”那个人微笑着做出了保证。



“你也不用太纠结,如果不是你刚才对我放了个酸蚀者,也不至于让没法参战的我来照顾你。”

说不出话的柯布,只能狠狠瞪着眼前这位从生前到死后都与自己不合的仇敌,试图用眼神召唤食人鱼咬烂那张云淡风轻的脸。

可惜手上没有剑4枪4呢,二当家。

“说起来,你一定在想要是能直接死回去该多好对吧,可惜引导者的意思是要把你全须全尾地带着直到圣女之馆,所以怎么都不会让你(轻轻松松)死掉的。”

做不到嘴炮回去的柯布索性彻底装死。让那个人单方面去浪费口水吧……虽然是这么打算,但事实上体力也基本快到极限了。沉重的死亡化身巨剑悬于头顶,残存的自坏倒数时间正是那细若毫毛的固定线,随着秒针滴答而摇摇欲断。

意识一点一滴滑向虚无的暗黑深渊,声音之后视力也在渐渐失去,耳边聒噪的嗓音不断远离,不断混进轰鸣的杂音……直到唇上传来湿润柔软的凉意。


知觉的世界像烟花一样炸开,五感争先恐后回到原位。最先恢复的味觉和触觉鲜明地将生命之水的存在反馈给身体,随着那股涓涓细流的滋润,新生的血液融化了冰冻灵魂的死亡,重新将鲜活的生命注入。

在最后恢复的视力前展现出来的,是那个人浅藤色的前发,以及微笑着的唇角。

“从黑山羊小姐那里偷学来的‘丰收之吻’,看来效果超乎想象的好嘛。”


丰收之……吻…………吻……………………卧槽。


Prime One二当家恢复了体力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掏出了剑3枪3特1。

当然,下一秒就被超合金小提琴殴打回去了。


“你还是不要勉强战斗的好,”毕竟现在的你也肯定打不过我。后半句凯伦贝克还是很好心没说出来,因为光是看着一脸铁青眼神死掉的柯布就已经足够有趣了。

他一点也不喜欢柯布,但这并不影响他用偷偷藏下来的圣水以救人的名义好好捉弄前Prime One二当家一番的恶趣味。

牺牲一个吻换来对手精神上的巨大打击,还是相当值得的嘛。


“凯伦贝克,柯布,已经没事了的话就跟上其他人,要返程了。”圣女之子无机质的声音简直像是目睹了一切知道所有真相一般,恰到好处插入进来,“以及,麻烦帮柯布恢复一下HP。”

“如您所愿,好的。”既然被揭穿了那也没必要装作无法使用技能了,不死的小提琴手以优雅的姿势端起了琴弓。

“那么,准备好聆听我这把扎吉的音色了吗。”




END



“凯伦贝克,为什么柯布回到圣女之馆的时候又是自坏的状态?”

“嗯……大概是我搞错了技能吧,笑。”





这回是真的END了。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