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
爱发电主页https://afdian.net/@rabbitxi
欢迎投喂><

—— 先輩なんてどこがいいんだよ(1)

前辈什么的到底哪里好(1)

 

* 我流PERSONA公寓,以后大概会成系列总之这篇标个1。

* 主人公们用哪个名字都有特殊意义,本篇出现的有:藤堂尚也、鸣上悠以及          。

* 基本都不会有明显的CP倾向,本篇略偏番长→鬼太郎,前者单箭头,后者属于世界。

 

 

哇靠居然说我有MGC……直接上图片了!

 

PS:2500fo感谢!之前评论点文的第一弹~

 

照片属性的时间说明一切(。

明明,是我们先的ry

所以官方真的没有偷偷关注各种同人和cos吗(。

—— 夜の底 朝の淵

* 虽然没出现但脑内设定的主人公用名:来栖晓,有里凑。

* 没什么CP倾向,硬要说的话,波特→鬼太郎。

* 大概算有剧透。

 

 

 

“事先声明,此刻于此地发生的一切你将无法保有记忆,即使如此也要继续?”

“那么,还请尽情享受这仲夏夜之梦。”

 

 

 

我们是不是在某个时间的某处见过?

这种老掉牙的搭讪套路本不该出现在天下第一怪盗大人的脑内,然而鉴于脑门正中刚被开了天窗的前提下,也许哪来的思维渣滓就这么随着子弹登堂入室也说不定。

啊他看过来了,难道一不小心说出了心声?

电棍敲在栏杆上哐哐哐中断意识跑车的奔驰,精致如BJD的美腿萝莉除了无法给予温柔体贴,格外擅长制造身体心灵多重创伤。真是没用的囚犯!要收回之前对你的称赞。附赠品照旧为高压电流的滋滋火光,明灭之间恍如人生一瞬最后的走马灯,歪打正着唤回先前记忆。

背叛,逮捕,自白剂,传达失败的意图,以及顶在额头消音器的冰凉。

The show is over,所以接下来就算被天鹅绒之屋住人冷嘲热讽也不意外……

“这的确是毫无胜算的不合理游戏,但你的旅途不应止步于此,因为你所背负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命运。”

咦,台词不对。

透过铁栏投下的身影拉出陌生高度而显得迫力,传入耳膜的话语却比人偶多了灰烬的温度。双子不知何时已退回主人身侧,取而代之站在眼前的,是似乎在哪见过的“那个人”。

“被选中的Trickster,为了这个“世界”(为了我),再次、重新站上博弈的棋盘吧。”

一片纯蓝和黄金之中,那人灰色的眼眸越过长长额发如汪洋中一抹星辰。从天而降的雪白羽毛之下,内心有什么混沌不明的东西正呼之欲出。

普通进出天鹅绒之屋都不会出现的第三人,只有在这种时候。

等等!我们是不是——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吧。

熟悉的天鹅绒之屋,熟悉的长鼻老者和长发少女,陌生的第三者——明明色系和整个房间和谐融为一体也很难无视掉的存在在视网膜烙下挥之不去的既视感,像是随着枪声落下的防水闸门,在记忆里刻下仿佛已无果无数次的救赎失败。

如果这都不是错觉,那么怪盗团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因为团长死亡而任务失败。

“……死于告知之钟的扭曲嫉妒是第一次。”

出乎意料地收到了回应。是和外表一致的声音以及和年龄不一致的,某种因未体验过而无法形容的……等一等,刚那句算是默认我已经重复轮回过程很多次了吗?

麻烦解释一下。

“每一次你都会这么问。”

你又是谁。

“总之还不是时候,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去搞定圣杯当好救世主,好走不送。”

回答我的问……喂直接丢道具赶人就是你们的待客之——

 

 

 

 

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你。

对方的答复是劈头盖脸糊来的羽毛和下一秒开始被光芒逐渐笼罩的自身。

“有空用俗套手段搭话,不如先把满脑门的血擦擦,好好思考怎样才能不在第一个宫殿就扑街如何?”

就连初次耳闻的这个声线,都熟悉到与想象中的配套神情重合的地步,更进一步从侧面证实了自己的推断。可世界线重合的时间转瞬即逝,不惜用团灭代价换来的机会已经被对方压缩到只剩道具效果发动的短短几秒,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告诉我,是不是只要我没有达成成功拯救世界的结局,就能在这里见到你?

 

「       。」

 

 

 

 

 

 

只要放弃拯救世界,不要迈向真实就行了是吧。

“好,我同意这个交易。”

 

 

 

波特看罢,因笑道:“这个前辈我曾见过的。”番长惊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波特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番长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波特便走近鬼太郎身边尬了个舞,又公路花滑一段,因问:“前辈可曾拯救过世界?”鬼太郎道:“救过无数次,然后都被你毁灭了。”波特又道:“前辈可有后宫?”鬼太郎垂眸不语,从胸口掏了伟大的封印出来糊在他脸上,波特更是开心,又跳电车又穿马路地唱着歌道,“妙哉妙哉,便收你做我第十船罢!”

 

·END·

 

羽毛=黄昏之羽,就P3用来原地满血复活的那个道具。以及主人公用哪个名字都是有意义的。

 

本来想写个“只有世界线出现异常(BE)时作为守护和修正者才会出现在天鹅绒屋的鬼太郎,而为了见他轮回多周目最后选择了BE2的波特”这种的故事。

结果今天突然想到,波特他们在殿堂和绵绵吐司搅动大众意识(造成心理改变),而鬼太郎作为门锁挡住的正好是人类负面情感和黑泥造就的怪物,那么,这样的因果关系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至于最后那一段,就当作是PQ2的妄想罢(。

以及鬼太郎说的【   】那句其实是【少自作多情给我增加工作量】(。

sleep walk まぶたが
梦中游荡
思い出の闇へ誘う
双目坠入回忆的黑暗之中
雪が花を
冰雪
そっと枯らすように
悄然枯萎了花朵
知っていたはず
虽然知晓
くり返すものなんて無い
东流之水不再复来
時の針が
时针
僕を消してく
终将擦去你我
だけど 不思議
但不可思议的是
熱く今 涙
此刻热泪却开始盈眶


輝いて見えるよ
稀松平常的一切
ありふれた全てが
都变得如此炫目
人いきれの街の
人潮涌动的街头
煙る空さえ
热浪恍惚的天空
なにげない時間の
悄无声息的时间
燃えるような煌めき
亦如燃烧般闪耀
失くしたくないから
为了不失去这些
いま歩き出す
此刻我迈步前行


grayish dawn 夜明けが
灰色黎明
またひとつ夢を暴き
晨曦又唤醒一场幽梦
温もりさえ
那温暖
砂の手触りに
如细沙般轻柔温和
でも歩くよ
但我仍要前行
そこに何が待つかじゃない
有什么在彼方等待
これがきっと
那一定
僕の証さ
是我活着的见证
遠い 未来
向着遥远的未来
胸に秘め 歌う
唱出心中潜藏的歌声


輝いて見えるよ
稀松平常的明天
ありふれた明日が
都变得如此炫目
同じ声と出会う
愿心声相互回应
ただそれだけが
仅望此希冀实现
痛みが削り出す
痛楚渐渐雕刻出
僕という命を
我生命的形状
明々と揭げて
照亮前进之路
いま歩きだす
此刻我迈步前行


till my soul たとえ
直到我的灵魂
僕が思い出に変わる
我变成回忆
それでも
尽管如此
冬枯れに響いた
在冬雪枯木之中
はしゃぐ誰がの love song
回响着谁的情歌
自分のことのように
像是为自己而唱
胸を震わす
胸口不禁为之一震


輝いて見えるよ
稀松平常的一切
ありふれた全てが
都变得如此炫目
手をつなぐ刹那の
在手相牵的瞬间
息遣いさえ
呼吸都变得急促
なにげない時間の
悄无声息的时间
燃えるような煌めき
亦如燃烧般闪耀
失くしたくないから
为了不失去这些
いま歩き出す
此刻我迈步前行

—— 如果蝴蝶掉进可乐该怎么办?

主人公用名“有里 凑”。
哈姆子就是哈姆子!





 

事后仔细回忆起来,一切似乎是发生在存档之后。
说是存档,其实也只基于玩过的游戏里的设定罢了,否则没法解释,为什么现实的自己在触碰青色蝴蝶之后若是遭遇强敌团灭之类的事故,还能通过某个神秘的狭间时光倒流起死回生。
“Leader?Leader你还醒着吗?”
然而对于看不见天鹅绒之屋和存档点的同伴,自己的行为更像是原地发呆甚至打瞌睡……是了,正常的现实世界也不应该出现影时间、Shadow和Persona,所以存档点的存在也就很合情合理了……毫无障碍地自我说服之后,有里习惯性地在进入塔尔塔罗斯之前与小蝴蝶亲密接触了一番。
于是“意外”就这么不知不觉发生了。

 

“顺平,你偷偷带了零食进迷宫吧。”
“这根本就不是推测而是肯定句!?真田前辈你到底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原来不是错觉真的是顺平!难怪从刚刚起就一直有可乐的香味!”
“等等尤加利亲?!这是诬陷?!”
“汪!嗷呜嗷呜——”
“真相只有一个,犯人就是Leader——BY虎狼丸。”BY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萝卜娘倾情翻译。
“……抱歉有里,不应该勉强没吃饱的你带着大家攻略迷宫。”
“桐条前辈!赤果果的差别待遇啊差别待遇!”
面对众人的视线,我们的男主人公,只是无言地挽起剑花,将隐藏在转角之后的敌人戳成一缕青烟。
“讨伐成功,大家辛苦了!以及我顺带查看了一下leader的状态,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呢。”
“所以,可乐的气味究竟从何而来呢……”作为队伍里最小的成员,天田稳重地做了总结发言。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啊……猛然成为话题中心的有里在碳酸的包围中默默放飞。难道是可乐口味的新敌人?不知道能不能吃,要不一会儿打个半死带回去试试开发个新料理好像也不错……啊不对还没确定到底是不是新型敌人的锅……
在众人眼中,散发着焦糖二氧化碳风味的leader,仿佛与往常无异、实则脑洞大开、甚至比其他时候更加效率地,砍瓜切菜迅速搞定了探索,带队返回宿舍。
啊,有里同学一定是饿了所以才……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完毕后的大家,默契地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然后不约而同对着那个背影露出了慈祥老母亲般的笑容。



 

“唔这次的委托是三个冰霜杰克的玩偶吗,我不太擅长抓娃娃机呀……”红发少女苦恼地揉了揉脸,“对了缇奥,上次你委托我带来的一打可乐,已经全都喝掉了?”
“咳咳,实不相瞒,上次的委托物实为家姐伊丽莎白所求,似乎为的是制造一名为可乐喷泉的装置。”
“哇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不过那么点可乐不太够吧?”
“…………”怎么好意思说,就是因为量不太够所以还跑去找主人出借了能save/load的道具泡在可乐里,反复刷新凑出了和桐条商业广场那个一样大的喷泉呢!


 

私立月光馆学院的某间教室角落里,淡青色的蝴蝶扑扇着翅膀,带起了似有似无甜蜜的碳酸香气。

END



以及可有可无的P.S.:这是P3P背景下,默认鬼太郎和哈姆子平行世界的设定,而电梯组只有一个,所以,嗯。

—— 【P3】揺らぐ想い

*鬼太郎x绫时,鬼太郎x绫时,鬼太郎x绫时,重说三。

*主人公用名“结城理”,设定多有捏造,BUG请指出。

*NC17+的日课练习,所以哭着也要日完

 

 

人类的身体真是有趣。
 银色的正常月光在没有照明的房间里也带来了足够的亮度,望月绫时坐在结城理的床上,朝着窗子的方向伸出手。
 多么奇妙,明明是如此单薄一层却完美包裹着温热的血肉,然而只要一点点光线就会被轻易将内部暴露无遗。脆弱又顽强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看起来NYX做成的自己几乎和真正的人类一模一样,至少看得到的部分完全一致,那么内在呢?
 不过这个问题显然不重要了,因为过了今夜的零时,它就要……
  
 “绫时,”突兀的仅此一句,再也没了下文。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房间主人隐在光明之外,仿佛无人知晓的时间缝隙里才会出现的异样生物,只有腰间的召唤器依旧闪过冰冷的锋芒。
 然而绫时却笑了起来:“呐,已经决定好了?”
 “嗯,决定了。”结城理一步踏进月色,逆光将他的轮廓镀上银边也将他的表情同时隐没,然而他的声音依旧平静:“无论我对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了对不对。”
 “有一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要杀要剐都随你了哦。”一半玩笑一半真实的话语随着张开的双臂,毫无保留地朝那个人打开。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望月绫时从执拗的唇舌纠缠中好不容易喘过气,缺氧导致的昏昏沉沉还没来得及散去几分,又再次被禁锢了呼吸。对方像是料到了他会逮着机会就问个不停,丝毫不给予任何开口的机会。不得不说,这很有效。毕竟一开始就已拿走了四肢活动的自由——绫时认为是对方下手时不想自己挣扎以免带来不必要的痛苦,所以非常配合地任由有里将自己的手脚全部束缚在了床上(虽然地点有点微妙但出于百分百的信任什么都没说)——肉体的活动被控制后,将情绪和思维也一并掌握就不在话下了。
 颈动脉处突然传来湿腻且带着温度的触感,很慢,却执着地一下一下,仿佛正用味蕾测试猎物的滋味与状态。随着它的动作,一股陌生的热量从脑髓深处蔓延开来,像一朵不为人知的花苞悄然绽放的冲动席卷全身。
 “还真的是一模一样呢,这个身体。”肩窝处传来闷闷的震动,是他在笑?“如果不是听你亲口说出,我根本就不会去怀疑现在自己拥抱的并非人类。”

毫无预兆地,舔吻变成了咬,突如其来的尖锐痛感在意料之中榨出了绫时的声音:“唔!理……理……”明明终于获得了能够说话的机会,但却只是反复呼唤着正带给自己甜美痛苦的始作俑者,就好像这么做能够降低皮肤的热度、安抚蠢蠢欲动的无名野兽。可他浑然不知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只会使得事情朝更糟糕的方向发展,还好死不死继续着火上浇油的只言片语:“理……从刚才起……就一直不肯看我……果然还是生气……啊!”

回答他的是锁骨上狠狠地噬咬,下一秒,蠢动的唇舌与手指忽然开始朝更多的地方移动。

 

结城理一直努力压抑着想要将对方全部拆吃入腹的念头。

曾经的他也有过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自己的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本就情绪波动极小,在经历了幼年那场事故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的缺少喜怒哀乐,原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外人能对自己造成大起大落的影响,直到这个人出现。

外人啊外人,结果搞了半天根本还是同根同源的存在,哦,还不是人。想到这一点结城理更加闷闷不乐起来,泄愤似的在对方大腿内侧咬了下去,换来一声压抑在咽喉的模糊呻吟,以及皮肤上浮起的,雪中红椿的痕迹。

心情莫名就好了那么一点点。

说实话,即使是已经知道了真相的现在,哪怕正在亲身体会上下其手的触感,也很难相信这具身体在今夜的零时之后将要化为虚无。NYX的代言人,末日的告死者……只不过是一个符号,一个容器,真的有必要做得如此真实吗?亦或者,如今自己正在经历的,其实同样是仲夏夜的光怪陆离一场?

然而这反应,未免也太人类了,以至于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加做些过分的事情去试探其模仿的底线。

结城理保持俯视的姿势稍稍撑起身体,月光绕过影子照亮了身下人白得几乎透明的肌理,因为刚才的撩拨而染上了淡淡血色。相触的胸口正随着绝无仅有的急促呼吸起伏,在感受到心脏跳动的同时也不禁沉醉于仿若能吸住手掌的柔韧。也不知是NYX的恶趣味还是造物的奇迹,眼前的这具肉体,分明是以完美为标准制作出来的吧。平时穿着衣服时只觉得这家伙怎么能那么纤细好看,到了此时此刻肌肤相亲的亲密距离才发现,绫时瘦归瘦,却也不乏肌肉,年轻温软的身体没有一丝瑕疵,延伸的腰线带着引人遐思的弧度隐入下方阴影中,仔细看还能发现自己刚刚种上去的点点红痕。
 “Ma……koto?”大约是长时间的停顿让绫时感到了不安,他小小声地、迟疑着喊了结城的名字,而被呼唤的人也下意识视朝上看去,结果两人的视线在今晚首次不期而遇。

宝石色的瞳孔湿漉漉的,生理性泪水将这碧蓝浸染得愈发深沉,左眼下的泪痣在眼角一抹红色的衬托中竟显得楚楚可怜了起来。迷惑不解,惴惴不安,求不得又全身心信赖的情绪就这样通过目光传递了过来,若不是亲眼所见,绝对无法将眼前的这个绫时和平日里的那个绫时重合在一起。

望月绫时自出现起都是保持着额头全部露出的发型,清爽可难免带来几分轻佻感,如今刘海散落下来胡乱遮住眉眼,酝酿出额外风情的同时也让结城再次确定了一件事:这家伙,真的和自己长得太像了,像到绝不可能是自然而然的造物。

也正因为如此,今夜零点之后就会失去他的这个预言,的的确确就这样,变成了无法撼动的真相。

 
 “理?你怎么了?不舒服?还是,在哭?”双手被固定在床头,没法触摸到对方的绫时只好出声询问了那个,从刚才起就将脸朝下埋在自己胸口的人。
 “哭的人是你才对吧。”过了许久才传来闷闷的回答,重新抬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早知道能看见望月绫时如此的姿态,我就不会忍耐那么久了…………”
 “…………呜哇理好可怕,居然一直想对人家酱酱酿酿。”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不合时宜的调笑是作死?不过也对,你是第一次。”而且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默默将后半句扼杀在声带中,结城重新凑上前啃咬那似乎还想说什么的唇瓣,趁着它们尚未来得及闭合前将自己挤了进去。

 

今天的理很奇怪……然而我也变得奇怪了起来。在接吻的间隙,绫时迷迷糊糊地想,只是念头才刚转过一转,就立刻被对方察觉到了走神:作为惩罚的是舌尖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说不上是痛还是刺痒或是别的什么的感觉,几乎同步反馈到了脑髓中,然后又被大脑暧昧地放大,沿着脊椎一路下行,下行,直到……
 大腿内侧根部最幼嫩的部分,轻轻瑟缩了一下,之后又更加放肆地紧贴上来,像是寻求着对方手掌的庇佑。比双手自由度高一些的双腿无意识地合拢,又分开,时不时蹭过身上之人的肌肤,时不时又像不够满足似的摩挲着床单。
 怎么回事……好奇怪……好难受……想要更多……又不想要更多……
 “理……理,我这是怎么了……”隐隐带上了哭腔的声线化身为猫咪的细爪搔挠着理智,再次被泪水充盈的双眸更是在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前加上了重重一击。
 结城理深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太过暗哑:“呐绫时,你说过我有两个选择对吧。”
 低下头,凑近那早就染红的耳廓,呼吸代替手指唇舌轻柔地挑逗:“杀死,也分很多种方法,你知道吗。”
 伴随着这句宣告一般的发言,结城理的手指毫不迟疑地对方双腿间探去。

 

 

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发觉到的,作为“人类”的不完整和不合理之处,例如,懂得异性之间的甜言蜜语与风流,却不懂得比爱更直观的欲望的具现。

拈花惹草纯如稚子,这般两相矛盾的特质摆在这个“人”身上,居然也成了致命的引力。

结城理伸出的手直接握住了绫时的弱点,手指接触到那早已颤巍巍半勃的性器的瞬间,身下一直最多小幅扭动的身体突然化身被扔进沸水的鱼,猛然弹跳之后剧烈颤抖起来。

“唔不要碰!好奇怪……那里……”再也蓄积不下的泪水顺着潮红的脸颊滑下,在唯一的银色照明下闪闪发亮。

可是你一边说着不要不要一边却在无意识中把自己往我这儿送啊……结城理条件反射暗暗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凑上前安抚地亲了亲对方通红的眼睑,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当结城手指划过顶端的冠状沟与头部并稍加力揉按下去的同时,绫时闷在咽喉的模糊呻吟再也压抑不住,逐渐清晰且高扬起来,双腿也早已分开缠上了身上之人的腰背,催促似的来回磨蹭。

明明是第一次……但是坦率的样子我并不讨厌呐。结城理笑了起来,感到自己的体温也随着对方的动作而越来越炽热。还不行,还要再忍耐一会儿,虽然再清楚不过对方不过是个伪装出来的容器,虽然告诉自己哪怕做了再过分的事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对不起,到最后我还是没法做出会伤害你的事情。结城理喃喃着将一个温柔纯粹的吻印上绫时的左胸口,心脏跳动的位置,同时手上加快了速度。

 

 

绫时觉得自己大概失去了几秒钟的意识。白光在眼前炸裂开的时候,他只感到自己变成了一张被拉开至极限的弓弦,正发出无声的悲鸣崩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打散融入夜色中。

待重新拼凑起知觉时,身后某个隐秘的入口传来越发清晰的手指触感。未知的恐惧激活了本能的危机感,绫时拼尽全力——然而被结城一只手就轻易压制住了——挣扎起来,徒劳地。

“嘘,不要乱动,乖一点。”听起来就很敷衍的哄骗,先前还在入口徘徊的手指就这么突然用力刺入其中,并尝试着扩张和探索。

惊喘被对方唇舌尽数吞下,全身肌肉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与其说是痛,倒不如说是满涨感,一种无法形容的怪异感觉。肉体遵照本能努力排斥着外来的异物,但心灵却奇异地飘过淡淡一丝期待,就像曾几何时,他们彼此也这样亲密无间地紧紧结合在一起,不可分割。

绫时像是想起了什么,睁开因为害怕而闭上的眼睛,寻找起结城的面孔。果不其然映入视线的,是眉峰紧蹙正极力忍耐压抑着的一张脸。

啊啊没错,在这个世界上,哪怕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也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会比他更珍惜我了。

 

 

前一秒还在拼命挣扎的僵硬身体,下一秒忽然就卸去了全部力气。结城理疑惑地歪了歪头,不等他寻找到答案对方就抢先开了口:“呐理,可以松开我吗,放心吧我不会逃跑的。”

巧妙绑紧的绳结其实一扯就开,只是没想到对方双手获得自由后第一件事是抱了过来,紧紧地不留一点空隙。

“……Ryo,ji?”

“想起来了,从那时起,到如今,我们都是一直一直,从没有分开过。”

“……明明都不记得我的事,还敢说这样的大话。”

“啊啊对不起,不过现在补救,应该还来得及,对吧。”主动送上一个吻,绫时调整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呼吸后,两手顺着结城的身侧滑下,最后小心翼翼又毫不犹豫地按上了某个早就硬得不行的部位。

“忍很久了吧,没事的,没有关系,只要是理的话,想怎么做都没问题的哦。”

“…………”

“唔哦,理的那个居然和长相完全不一样,根本看不出来。”

“望月绫时,你真的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八成吧……嗯我很清楚。”水蓝色的眼眸弯了弯绽放出一个微笑,绫时一半玩笑一半报复似的凑近对方的脸颊,语言带着柔和的魔力如羽毛轻轻拂过:“让我们重新,合为一体吧。”

 

 

 

 

END?


—— 【P3&刀剑】魔法使的生涯

*Persona3与刀剑乱舞的crosscover。

*两作背景时间设定的冲突请无视。

*它就是个随便扯淡的日课!

 

本来就是个过气几乎没有玩家的网络游戏,Y子不在的话,上线之后就基本无事可做了。

盯着游戏里的角色跟着它一起原地发呆好几分钟后,有里凑注意到了页面旁边新添加的广告:成为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们共赴战场——内测开放中!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手指早已不受控制地点了下去。

……那就玩玩看吧。

界面和人设看起来是会相当受年轻女性喜欢的类型,可惜大概不是自己的菜。倒不是对乙女向有什么不满,可有里凑好歹也有身为男人的自觉……哦好像是和历史上的名刀剑有关系的游戏?

有里凑回忆了一下在塔尔塔罗斯捡到的各种武器,没记错的话似乎还真的有不少能包含在有名刀剑里的部分——好奇心有那么一点点被勾起了。

先是强制出战又是强制重伤还有强制手入,就跟赶鸭子上架似的一股脑儿将所有的步骤都塞在了一起,跟着像QB一样可疑的狐狸一步一步完成所谓的新手教程,全程下来完全没发现有除初始刀之外的刀剑影子出现。在那一点点的好奇心快要被耗尽之前,最后总算是来到了锻刀的部分。这下应该能出来什么了吧?这样想着,有里凑按下了加速键。

“我是にっかり青江。嗯嗯,你也觉得这名字很古怪吧?”

有里凑下意识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影时间,身上是不会带着战斗用装备的。

没想到还真是出来了一个认识的家伙。

“ 嗯…对我有兴趣吗?”鼠标移上去,戳。才没有兴趣呢。

“这儿啊,榆木脑袋还真多诶。就算是引诱也不上钩,真冷淡啊。”戳戳。对不起哦这里不会有人被你引诱的。

“确实,有着把我放在身边就能不招来怨灵的说法呢。”戳戳戳。“没想到我的武器会这么臭屁又自恋……”忍不住嘟囔出声,反正也是一个人的房间,不会有第二个人听见……

“什么,没想到主人你居然在玩这个游戏吗。”一个非常熟悉——刚刚才听到过——的声音猛然在耳边响起,大吃一惊之下有里险些摔了键盘:“?!?!???!?!!!”

一时之间一人一刀(?)面面相觑,静默无言。

“……莫非,主人你看得见我?”还是对方先开了口,青绿色的发丝随着歪头的动作滑下,隐约漏出左右不一样的金银妖瞳。

有里凑自认为自己的情绪波动非常小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会被当成面瘫三无少年,然而此时却怎么也绷不住失控的五官。突然发现自己的武器活了还是用见过的脸和声音同自己打招呼这种事情,就跟石化debuff差不多了好不好……

好在表情此刻完全能当做回答解决青江(应该是吧)的疑问:“哦呀,看来是能看见没错呢。”一边眯细了双眼一边露出玩味的笑容,青江朝着有里伸出右手,“虽然并不知道突然能够被主人看见的契机,不过难得见上一面,不来做点什么吗?”

“……嗯,你好,再见,请变回去吧,谢谢。”

刀剑男士僵硬了几秒,然后露出一副被噎住了的神情。

附:后日谈(x

青江:你知道吗我的主人可过分了,第一次见面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叫我变回去。

岩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的主人也是个有趣的人啊!不过像我这边的小姐一样反应的人类应该也绝无仅有了吧!

鬼太郎: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武器是会变成人的……

哈姆子:咦你的刀也变了吗?还以为我的是世上唯一的一例呢!不过岩融真的好大啊目测都有G-cup了手感也好好哦!



嗯,没了。

Leader与Sub Leader愉快的一天(雾)


鬼太郎 @_郄 

番长:樨


photo @封人 欢乐



然真相是最后一张的那啥教集会:索大好!

鬼太郎 @_郄 

番长:樨


photo @封人 &欢乐



亲爱的心之友 @Black Hole 生日快乐!不知不觉已经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呢!

今后也要一直作为心之友一起走下去哟>//////<

“Hey Baby~今日如此良辰美景,不来一起跳个电视(爆个头)吗~”


番长&绫时:樨

photo @小白囧了 


冻成狗也比不上没有后勤的尤桑_(:з」∠)_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